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天石:蒋介石对孔祥熙谋和活动的阻遏

更新时间:2011-04-02 15:19:44
作者: 杨天石 (进入专栏)  

  

  卢沟桥事变后,国民党和国民政府内部有不少人认为中国和日本之间,国力、军力都相距很大,因此,还不能立即与日本展开大规模的战争。他们主张,仍应以妥协方式与日本达成"和议"。淞沪抗战爆发,中国军队主动向日军进攻,标志着抗战国策的确立和全面抗战的展开,但是,国民党和国民政府内部都仍有部分人主张"和平"。淞沪之战失利后,主和之议更盛,孔祥熙是这一部分人中的重要代表。现存档案表明,中日之间的许多秘密谈判虽由日方主动,但中方的掌控者则是时任行政院副院长、后于1938年初升任院长的孔祥熙。多年以来,人们普遍认为这些活动是国民党和国民政府真实态度的反映,代表蒋介石的意志。然而,事实出人意料,蒋介石对孔祥熙掌控的这些谈判大都持反对态度,曾多次批评,甚至以极为严厉的口吻加以阻遏。这种情况,与我们的传统认识大相径庭,值得郑重讨论,以求推进中国抗日战争史的研究,加深对蒋介石其人的全面认识。

  

  拒绝被孔祥熙视为"天赐良机"的陶德曼调停

  

  1937年11月,上海失陷,南京危急,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接收日本政府委托,向蒋介石提出停战议和条件:1.内蒙古自治,一切体制类似外蒙古。2.华北非武装区扩大至平津铁路以南。3.扩大上海的停战区,由国际警察管制。4.停止排日。5.共同防共。6.降低日本货的进口税。7.尊重外国人在华权利。同月9日,陶德曼通过蒋介石身边的德国顾问法肯豪森威胁孔祥熙:"如果战事拖延下去,中国的经济崩溃,共产主义就会在中国发生。"28日,陶德曼在汉口会见孔祥熙,重申上述条件。29日,孔祥熙致电在南京的蒋介石,告以他本人多次和在汉"重要同志"会晤,都认为"长此以往,恐非善策。既有人出任调停,时机似不可错"。电称:"复查近来党政军各方及民间舆论,渐形厌战。弟意此次战争,我已牺牲甚钜,除非军事确有胜利把握,不若就此休止,保全国力,再图来兹。"30日,孔祥熙再次致函蒋介石,认为陶德曼出面调停,这是"天赐良机,绝不可失",建议蒋"乘风转舵",改变抗战国策,函称:"前方战事既已如此,后方组织又未充实,国际形势,实远水不救近渴。而财政经济现已达于困难之境,且现在各方面尚未完全觉悟,犹多保存实力之想。若至寄人篱下之日,势将四分五裂,此时若不乘风转舵,深恐迁延日久,万一后方再生变化,必致国内大乱,更将无法收拾。"他认为日方所提条件"尚非十分苛酷,多系旧案重提,亦非迫我必须一一接受,尽可作为讨论之范围",建议蒋介石在接见陶德曼时原则表态,至于具体条件,可由行政院"趁此先行停战,稍事整理"。可见,孔祥熙对抗战形势极为悲观,陶德曼出面调停,对他说来,可谓喜出望外。

  蒋介石与孔祥熙不同,这一时期,蒋的抗战意志相当坚决。11月20日,蒋介石发布迁都重庆命令,决心持久抗战。日记云:"老派与文人动摇,主张求和。彼不知此时求和,乃为降服,而非和议也。"他对武将也很失望,感叹道:"高级将领皆多落魄望和,投机取巧者更甚!若辈竟无革命精神,究不知其昔日倡言抗战如是之易为何所据也!"但是,蒋介石不能不考虑前方军事失利的严重情况。29日,蒋介石得悉日本委托陶德曼调停的消息,立即决定加以利用,约其来京面谈。日记云:"为缓兵计,亦不得不如此耳!"12月2日,蒋介石与陶德曼谈话后,一度对日本有过幻想,希冀其能有所"觉悟"。日记云:"联俄本为威胁倭寇。如倭果有觉悟,则几矣。"④但不久,日军即以加紧进攻南京粉碎了蒋的幻想。12月7日,蒋介石离开南京,到达江西星子,日记云:"对倭政策,惟有抗战到底,此外并无其他办法。"9日,研究全国总动员计划,日记云:"团结内部,为国相忍。""统一抗战指使〔挥〕,使共党归服,消除矛盾行动。"⑥26日,日方由于军事上已经取得巨大胜利,通过陶德曼提出四项新的强硬条件:1.中国政府放弃亲共、抗日、反满政策而与日、满共同防共。2.必要地区划不驻兵区,并成立特殊组织。3.中国与日、满成立经济合作。4.相当赔款。四条之外,另附两项条件:1.谈判进行时不停战。2.须由蒋委员长派员到日方指定地点直接交涉。蒋介石认为"其条件与方式之苛刻至此,我国无从考虑,亦无从接受,决置之不理"。27日,召开最高国防会议讨论,参加者多数主和,蒋介石坚持不可,受到于右任等人的讥笑。28日,蒋介石与汪精卫、孔祥熙、张群等谈话,声称"国民党革命精神与三民主义,只有为中国求自由、平等,而不能降服于敌,订立各种不堪忍受之条件,以增加我国家与民族永远之束缚。"29日,蒋介石与于右任及另一位主和的国民党元老居正谈话,表示"抗战方针,不可变更"。他说:"此种大难大节所关之事,必须以主义与本党立场为前提也。"1938年1月2日,蒋介石再次见到陶德曼转达的日方条件,决心"与其屈服而亡,不如战败而亡",决定严词拒绝。但是,当时日军攻势锐利,中国军队需要休整与备战的时间,国民政府不得不虚与委蛇地敷衍日方。1月12日,在孔祥熙和张群的指导下,外交部拟具口头答复稿,认为日方所提四项条件,"太属空泛,愿明晰其性质与内容后,予以详细考虑与决定"。这一口头答复稿的目的在于"拖",以便既不明确拒绝日方条件,又为中国军队争取时间。但是,口头答复稿所提出的要求日方答复的四个问题却被蒋介石否定。这四个问题是:

  1.所谓中国放弃亲共政策而与日、"满"合作,实行排共政策,日本政府意,中国究应采取何项步骤?

  2.所谓非武装区与特殊制度,究拟设在何处?特殊制度之性质如何?

  3.经济合作一层,其范围如何?

  4.日方是否坚持赔偿一点,是否对于中国方面所受之巨大损失,可予考虑?

  蒋介石当时正在河南开封布置防务,见到此件后,认为这将使谈判具体化,立即以"限一小时到汉口"的特急电通知孔祥熙与张群,表示"最后四项问句切不可提"。15日,孔祥熙会见陶德曼,面交英文答复,委婉地表示:"为以真诚的努力寻求在中、日两国间重建和平的可能性,我们已经表示,热诚希望得知日方所提"基本条件"的性质与内容。以便更好地表达我们对日本所提条件的看法。"16日,蒋介石决定,通知陶德曼:"如倭再提苛刻原则,则拒绝其转达。"17日,蒋介石日记云:"拒绝倭寇媾和之条件,使主和者断念,稳定内部矣。"

  陶德曼调停失败后,日本政府极为恼怒,将蒋视为对华"诱和"或"诱降"的最大障碍,必欲去之而后快。1月15日,日本大本营、政府联席会议决定否认"蒋政权"。次日,近卫首相发表声明,声称"日本政府今后不以国民政府为(谈判)对手,而期望与帝国合作的中国新政权的建立与发展"。蒋介石对此的反应是:"此乃敌人无法之法,但有一笑而已。"此后,日本政府即决定,以蒋介石"下野"作为中日"和平"的必要条件。

  

  制裁唐绍仪谋和

  

  日军占领上海后,即企图物色在中国政坛上有过重要地位和声望的人,与重庆国民政府谈判,或直接出面组建傀儡政权。其中之一就是唐绍仪。唐绍仪,字少川,清末任外务部右侍郎、奉天巡抚、邮传部尚书。武昌起义后任袁世凯内阁的全权代表,与革命党人在上海议和。民国建立,临时政府北迁,唐绍仪任第一任内阁总理。此后,唐绍仪历任要职,其地位和声望都符合日本人的要求。上海沦陷后,唐绍仪留居法租界,日本船津辰一郎等人便多方设法,企图拉唐下水。唐的住处,不断有各色人物登门。重庆国民政府为防止唐为敌所用,也不断与唐联系,许以国民参政会主席、国防最高委员会外交委员长或驻德大使等职,任其择一。据说,蒋介石还曾致函唐绍仪,拟聘请其为"高等顾问"。1938年5月,法学家罗家衡到武汉,会见汪精卫、孔祥熙等人。汪称:"现在的局面,只有少川先生出来与日本谈判才是办法。现在日本不是较以前对华主张缓了一步么?从前日本是不以蒋政府为对象的,现在日本仅主张不以蒋个人为对象了。只要少川先生出来与日本谈判,蒋的下野是不成问题的。我只要国家有救,甚么牺牲都可以的。"孔祥熙则表示,最好由唐个人与日本方面试谈条件。

  唐绍仪接受汪精卫和孔祥熙委托后,即于5月底或6月初在上海与日方谈判,其条件大略如下:1.取消以前一切不平等条约,如二十一条、塘沽、何梅等协定。2.日本军队完全撤退。万一拘于庚子条约,其所驻军队亦不得超过欧美各国所驻军队数目之上。3.(中国方面)绝对不赔款,因自动停战议和,非战败和议可比。4.中、日、满经济合作。唐并表示,中国方面如必欲取消满洲独立,可在今后和议中由唐出面交涉。唐绍仪的计划是:在两个月后日军到达河南鸡公山时,或由中国"最高领袖"授意前方将士自动停战,或由孔祥熙邀同戴季陶、汪精卫等与日本素有关系的"老同志",代表政府或人民团体赴香港谈判,他本人届时当前往参加,但决不单独负责。6月17日,日本大本营陆军部决定"鸟工作"计划,准备起用唐绍仪及吴佩孚等"一流人物","建立强有力的政权"。27日,唐绍仪托大女儿(诸昌年夫人)持函,到武汉会见孔祥熙,声称"以国难为虑,渴望于国事有所襄助","欲得公正和平,须中日公开谈判"。7月5日,诸夫人回沪,携回孔祥熙致唐绍仪函,函云:"战争初期,我方别无选择;时至今日,或有公正和平之望。"孔要求唐凭借自己的有利地位,试探日方和平意向,同时,联络中日有名望的民间人士,呼吁双方当局进行和平谈判。④8月上旬,孔祥熙在香港的亲信访问诸夫人。诸称:有日本东京陆军最高长官的全权代表向唐绍仪提出三项条件:1.停止反日运动;2.反共;3.经济合作。该代表称,日方没有领土野心,愿保障中国领土、主权完整,无赔款。诸夫人向孔在香港的亲信表示:"此次因系院座(指孔祥熙--笔者)再三劝慰,少老(指唐绍仪--笔者)始肯与日人见面,探询条件。该日军代表之来,亦极不易,所持条件,可作基本谈判之初步原则。""如我方认为可商,当再与进行详洽。"诸夫人并称:该代表定8月5日返沪,如有所命,请在8月15日前示下,免过时机,在日人前反露我求和之意。8月9日,孔祥熙致电蒋介石,汇报上述情况。

  蒋介石这一时期仍然不赞成孔祥熙的谋和活动。6月23日,蒋介石与孔祥熙谈话称:"敌人至今灭亡我国之野心,固已为我粉碎,即其对粤汉速战、速决之信心,亦已为我消灭。最后胜利于我确定矣。"他嘱咐孔祥熙"不可另自接洽"。7月12日,日机大炸武汉,警报解除后,蒋介石再次与孔祥熙谈话,劝止他的谋和活动。谈毕,蒋介石慨叹道:"庸之对敌行同求和,彼犹不知误事,可叹!"蒋在接到孔祥熙关于诸夫人的活动情况报告后,立即于8月10日复电孔祥熙,电称:"关于少川接洽和议事,弟极端反对。请其于政府未决定整个政策与具体办法以前,切勿再与敌人谈话,以免为敌藉口。"当时,蒋介石对于孔祥熙秘密与日本谈判的情况已经有所察觉,苏联驻华外交官也为此向中方了解情况,因此蒋在电报中特别提醒孔祥熙:"日人近时特放一种空气,甚传兄屡提条件交敌人,皆为日敌所拒。此种空气,影响于我内部心理甚大,而且俄人亦以此相谈。务请兄注意为祷。"

  8月11日,孔祥熙电复蒋介石,首先表示尊重蒋的意见,"承嘱一节,自应注意。"接着,为自己转报唐绍仪女儿谈话一事解释,向蒋道歉:"此次诸夫人谈话,显系买好,原电转陈,藉供参考,不意增兄烦虑,殊觉不安。"关于他本人和唐绍仪发生关系的原因,孔声称目的在于争取唐,阻止唐为敌所用。电称:"少川为人秉性及过去在粤经过,为我兄所深悉。前因首都沦陷后,日方对少川多方诱惑,时思利用。且闻伊不甘寂寞,曾发牢骚,恐其万一为敌利用,影响大局,同志中屡为弟言,嘱早设法,故利用其亲友尽力劝慰,使其为中央用。"关于蒋电所称向日方提交和平条件问题,孔坚决否认:"和议问题,完全彼方自动,时有报告前来,所以未曾拒绝者,原欲藉以观察敌情,供我参考,并未提及任何条件。日人放造空气,原属惯技。与弟绝无关系。"

  在历史上,唐绍仪反对过孙中山。1920年,孙中山在广州恢复军政府,唐不愿支持,退居家乡。1931年,汪精卫、孙科等在广州成立政府,与蒋介石对抗,唐是常务委员之一,后来胡汉民与蒋介石对立,领导"西南派"从事公开的与秘密的反蒋活动,唐又曾出任西南政务委员会常委。因此,蒋介石不喜欢唐绍仪,更反对唐出面和日本进行秘密谈判。当时,日本方面正在动员唐绍仪出面,在南京组织伪政权,1938年1月,蒋介石即得知有关情报,日记云:"其急欲造成唐绍仪为南京之傀儡者,亦无法中之一法也。7月9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9756.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2006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