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福泉:丹青绘玉龙,神韵在笔底——观杨礼吉画册感言

更新时间:2011-03-27 13:07:11
作者: 杨福泉 (进入专栏)  

  

  我应是最早看到了杨礼吉老师的画册初稿《花鸟得天趣,山水写真情》的人之一。打开书页,一幅幅山水花鸟人物画作奔来眼底,满眼墨云奔涌,明霞流动,令我目不暇接。杨礼吉老师早期的花鸟、山水和人物之画我还比较熟悉,而后期那雄奇壮美的玉龙雪山之画,气势之沉雄宏大,笔墨之苍劲峻拔,令我称奇而惊讶!有士别三日,风神全新的感觉。我就这样一气看下去,细细品味欣赏,不时击节而赞叹,仿佛自己也开始了徜徉故土山水,神游玉龙雪山的又一次心灵之旅。

  礼吉老师嘱我写个序言,我书画无成但一直倾心喜爱之,与礼吉老师又相识多年,所以就欣然写下如下一些文字,不算序言,而是一点读画之感言。

  少年时代,也许是受我生活的丽江古朴而美丽的山水人情所陶冶,我们一些丽江古城的少年同学迷上了画画,而最喜爱的就是涂鸦而画自己熟悉的丽江山水和花鸟,礼吉老师那时就已经是我们心目中年轻的丽江古城名画家了,他家住在五一街小石桥下面不远处,可算是我的街坊邻居,他弟弟杨兆兴又是我小学的同班同学,于是我们常常背着书包带上画笔和颜料等,聚在礼吉老师家,认真地临摹他所绘的山水花鸟画。记得礼吉老师这样一个年轻的大学毕业生,在“文化大革命”浩劫中竟然也遭到迫害,记得他每天拄着拐杖艰难地行走在古城的石板路上,神情凝重,但他在困厄中也从不辍笔,坚守其丹青书画人生。

  杨礼吉老师师从纳西族著名画家周霖先生,上世纪50年代就常去聆听周霖先生的绘画讲座,后又临摹了周霖的很多作品,所以在他早期的花鸟画中,常常能感受到周霖先生绘画的一些风神气韵和风格。难怪有行内人赞他的画很像周霖先生的画。据礼吉老师言,当时听到如此说,还颇为自喜。上世纪80年代之后,他有机会周游各地,博览名画,广交名士,眼界渐宽,又创作了不少丽江和纳西题材的人物画,技艺日益精进。我在1990年和他一起赴京参加亚运会期间的“五大展览”之一“纳西东巴文化展”,我感觉到,杨礼吉老师是个呐于言而敏于行的画家,勤于学习和下苦功。他参与筹备这次展览,连续3年临摹要参展的东巴画和丽江壁画,从中汲取了纳西本土绘画艺术的一些风骨神韵。记得在北京和昆明的展览期间,他和纳西画家木基新、书家周善甫先生等很投入地谈论和切磋受国画影响很深的纳西文人传统绘画和东巴绘画、东巴泥塑和唱腔等的差异和内在的艺术共性。我感觉他们开始深入地思考传统的国画和本土艺术之间的关系和如何从乡土艺术中汲取营养。比如纳西杰出的中年画家木基新当时已经开始探索以国画技法融汇东巴画的风格进行创作。而礼吉老师则广览名家画作,眼界日益开阔,开始思考如何在师承国画大师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和境界方面的一些突破、自我的创新与风格的构建。值得称道的是,他将目光更多地投向了纳西人的神山——玉龙雪山,这座纳西人精神和灵魂的皈依之所,开始他虔诚地观察和朝圣玉龙雪山的艺术之旅。

  他一次次地走进玉龙大雪山中,用自己的眼睛深入细致地观察和欣赏雪山之美,也开始了用自己的笔和心灵解读、表现玉龙雪山的艺路和心路历程。眼之欣赏与心之领悟的结合,是诞生外形神韵俱佳的艺术珍品的真谛。礼吉老师在这个礼敬玉龙、拜望玉龙和解读玉龙的过程中,也使自己的艺术境界得到了升华。他画玉龙雪山千变万化的冰川雪域,峭岩绝壁、云霞星月,也画遍布玉龙雪山的“云南八大名花”,灵禽异兽,还画玉龙雪山下的纳西人。

  观他的玉龙雪山画作系列,有一种将宏大的气象和清新明丽的笔墨融为一体的气势和神韵,写实与写意有机结合,细腻与拙朴相得益彰。所绘纳西女子淳朴健美;花草鸟虫的作品既灵动而清丽飘逸,又有一种浓墨淋漓的厚重质朴;而着力最多的各种玉龙雪山图,更是灵动飞扬,阳刚之气力透纸背,其中既有五彩斑斓的水墨丹青之玉龙,也有主调以黑白为主,非常接近玉龙雪山危崖巉岩、冰川巨峰、雪魄冰魂那本真之境的作品,比如“瑶台玉扇”、“融雪流珠”、“纵怀眠食玉周围”、“夜月双辉”、“墨玉银光”等作品。这些作品酣畅淋漓,大气磅礴,风神峭拔,清新明丽,形似而神似,画出了玉龙雪山那种沉宏而灵动的气韵和超迈雄奇的风神,这些作品,形成了礼吉老师所绘玉龙雪山的突出艺术个性和风格。

  回忆起与玉龙雪山生命和心灵相依的人间丹青缘,我想起上世纪30年代末到40年代在丽江画玉龙雪山的李霖灿和李晨岚这两位汉族青年才俊,他们为玉龙雪山的雪魄冰魂之美所慑服而顿生皈依之心,当时他们少年意气,壮心凌云,立志创“雪山画派”,汪洋恣肆才情毕现地画了很多玉龙雪山的佳作,招惹得他们的老师、文豪沈从文也激动地开始写玉龙雪山的小说;引得他们的同学、后来成一代画坛宗师的吴冠中也魂牵梦萦玉龙雪山数十年,终于在上世纪70年代千里迢迢来到丽江,于是就有了“月下画玉龙”等绘玉龙雪山的系列画作,成全了自己的一段丹青玉龙奇缘和旧梦,而李霖灿先生看到这位西湖艺专的老同学的玉龙雪山画系列,激动地写下了散文《文约雪山行》,与吴冠中先生相约一起重登玉龙雪山,联袂再画这纳西神山。1984年他更是万里迢迢地将自己的一缕白发寄到当时在德国游学的我,托我将白发带回丽江并埋葬在玉龙雪山上。如今,我高兴地看到,礼吉老师作为一个玉龙雪山之子,当代纳西画家的杰出代表人物之一,用自己的画笔和心灵,续上了这千古玉龙雪山的丹青之缘。他在画册的“自述”中也表白说,他在博览了周霖、李霖灿、李晨岚、吴冠中等画家所画玉龙雪山的作品之后,鉴赏品味,细观深察,也“萌发了创作玉龙山水画的想法”。我以为,从他的众多画作中,可以看到他在这个艺术创作的实践中,闯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在前人的基础上有了创新,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立的风格,为“雪山画派”拓广了题材和境界,增添了一缕缕新的奇情异彩和灵气。

  故园有此好河山,古往今来,多少才人为之写意传奇,歌之咏之,礼吉老师乃纳西一布衣之士,丹青妙手,一生栖居雪山下,对雪凝神而援笔以歌,以其妙笔,为山水立传,为雪山传神。他和我等,皆玉龙雪山之子,一生心系其地,魂栖其中。值此礼吉老师画册即将问世之际,我写下如上感言,既为这本上乘的纳西画家之作祝贺,也虔诚地为我们心中的圣地玉龙雪山祝福。

    

  2011年元旦于昆明

   《丽江日报》“文化周刊”2011,1.30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959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