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福泉: 玉龙雪山下不宜办狩猎场

更新时间:2011-03-27 13:04:17
作者: 杨福泉 (进入专栏)  

  

  (每在故乡看到在我看来不妥之事,都忍不住要说出来,这肯定都要得罪当事人的。但内心有块垒,不吐不快,况且又是生我养我的家乡,因此还是说出来)

  

  最近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来源于《都市时报》(2011年1月11日)的文章《神秘狩猎场隐身玉龙雪山下(组图)》,记者通过调研,用言之凿凿的图文方式透露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有人在丽江建起狩猎场,而且是真枪实弹地打!”

  我知道国内外不少地方都有这种用来进行商业经营的狩猎场,但家乡的玉龙雪山上有了这个“神秘的狩猎场”,我个人对此持反对态度,非常不赞同在玉龙雪山搞这种杀戮动物的游戏,理由如下:

  一、丽江玉龙雪山是举世皆知的纳西人的神山,是与梅里雪山齐名的神山,是纳西人全民信仰的三多神的化身和栖居之地。纳西人现在过的法定民族节日“三多节”,就是祭祀玉龙雪山和纳西族保护神(也是玉龙雪山之神)三多的节日。在这样的神圣之地为商业利益和迎合部分游客的兴趣玩以杀戮动物取乐的游戏,对玉龙雪山和纳西文化都是一种亵渎和伤害。

  二、玉龙雪山又是一座举世无双的“情山”,历史上纳西人有过悲壮惨烈的殉情习俗并产生了凄美的殉情文化,玉龙雪山成为殉情民间文学作品和民俗信仰中著名的“雾路游翠国”(即“玉龙第三国”)的所在地,著名的殉情经典作品《鲁般鲁饶》和《游悲》中都浓墨重彩地描写了这个人与自然融为一体的“山中爱情乐土”,而且其中特别渲染了人和各种野生动物、天地山川、日月星辰其乐融融宛如一家的美丽境界:“雉鸡当晨鸡,红虎当坐骑,白鹿当耕牛;彩霞织衣服,云霓织腰带;青春长相伴,永远不会老”。这是丽江的文化魅力和旅游形象中最为美丽动人的构成部分,给来丽江的无数旅人和游客带来了美丽的憧憬和向往,如今在这样的美丽之地办起以杀动物取乐的狩猎场,会极大地伤害玉龙雪山和丽江留给国内外人士的那种“人地和睦”、“天人和谐”的美好形象。

  三、如今丽江和纳西文化中非常成功的一个形象塑造是“人和大自然是兄弟”的哲学、信仰观念和民俗,这对于推动丽江美好的形象至关重要,对促进玉龙雪山这个国家五A级的旅游胜地美好的形象也是至关重要的。窃以为丽江玉龙雪山应该突出它的一些神圣感,与纳西人的神山、“玉龙第三国”等名气相吻合的一种格调,要想在玉龙雪山赚钱也不一定非要用这种“狩猎场”的方式。

  四、丽江玉龙雪山不仅是纳西人信仰世界的神山,也是与纳西族和藏族、白族历史关系密切相关的重要的历史文化名山,因为它的神圣和在纳西人中有深远影响,南诏王异牟寻和元世宗忽必列都先后敕封此山为“北岳”、“大圣雪石北岳定国安邦景帝”。同时,它也是在“茶马古道”上与梅里雪山等有亲缘关系的著名神山,在藏族的信仰里,梅里雪山与纳西人的神山玉龙雪山有神秘的关系,在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的南端,有一座神女峰,藏民称之为“面茨姆”,相传她是卡瓦格博的妻子,是丽江玉龙雪山的女儿。相传明廷封之为“大宝法王”的噶玛巴十世却英多吉在丽江的漫长岁月中,曾在玉龙雪山上修行。今年青海省果洛州一个很有影响的藏族干部千里迢迢来朝拜玉龙雪山,其朝拜理由就是出生在果洛州的噶玛巴十世曾在玉龙雪山修行过,据他说,果洛的很多民众也想来朝拜玉龙雪山。这是非常好的塑造丽江雪山文化的资源,对于忌杀生的佛教文化而言,在玉龙雪山办狩猎场显然是相悖的,也是与纳西族、藏族的信仰习俗相违背的。

  五、旅游是丽江的支柱产业,是丽江人的衣食之源,而文化是旅游的灵魂,因此,我们要多动脑筋想如何端好这个饭碗,不管在丽江开发什么资源,都要考虑到它的文化意义,要赚游客的钱也不用非要用这种玩杀戮动物的游戏,特别不宜在玉龙雪山。如果非要搞猎杀动物取悦游客的场所,也尽可以放到不是玉龙雪山的地方。

  在保护作为自己重要的心灵栖居之地和衣食之源的神山这一点上,我想我们丽江人也可以从同样是大香格里拉文化圈的梅里雪山的保护和推动神山旅游的方式方法上学习一些经验,多年来,迪庆州的干部群众自觉地保护梅里雪山,甚至由人大立法禁止攀登梅里雪山。如今梅里雪山的朝圣旅游搞得越来越好,对于让人们敬畏神山、敬重藏族文化等方面产生了良好的影响。我们也应该在塑造玉龙雪山文化方面,加一把劲。

  

  载《丽江日报》2011,2,16(鉴雪亭专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959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