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帆:不对称相互依存与合作型施压——美国对华战略的策略调整

更新时间:2011-03-17 12:54:31
作者: 王帆  

  中国通过与美国+接触?拿到了好处,美国的最终期待却无法实现“。

  当然,美国对中国施压的一个直接动机还在于中美贸易长期以来处于不平衡发展的状况。近些年来,虽然两国的贸易总额在不断增长,但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也在加大(参见图1)。

  其次,中美关系处于新的转型期,两者间的相互依存度不断加深,官方和非官方的联系渠道也在不断拓展,这些都为美国采取合作型施压政策提供了更多的条件和可能性。例如,中美之间的接触频度有了明显的增加,每年各级别的接触渠道多达60个,民间交往也非常频繁,这就为美国对华采取合作型施压政策提供了可能。此外,两国间的相互依存关系继续保持着对美有利的不对称态势,这也为其合作型施压政策提供了条件。

  相互依存是中美关系中的重要变量,它改变了美国以往单纯通过硬对抗和硬实力方式施压的做法。中美相互依存以及相互融合改变了冷战时那种泾渭分明的制度之争或意识形态之争。利益的相互交织也避免了敌友分明的对立,于是,对华战略中的“两面下注”成为了美国政策的主流,对华接触政策占据上风。美国不可能以军事战胜中国的方式来实现其利益的最大化,而只能以改变中国的方式来获取利益,这就使得战略竞争的性质发生了变化:立足于改变而不是击败对方。

  当然,这种改变不再是激变对方,而只能是渐变对方。

  最后,奥巴马政府的国家安全新战略表明,美国决心放弃小布什政府时期实行的单边主义政策,重申美国在全球影响力,强调多边主义并认为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主要和最强有力的保障者,寻求全面接触和积极参与的对外事务以及对华事务。但是,奥巴马政府并未能对小布什政府的单边主义政策进行全面突破,例如,在被外界广泛寄予希望的全球气候变化、核不扩散、中东安全等问题上,较之小布什政府,奥巴马政府在这些问题上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也未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在中美关系方面,奥巴马政府也没有多大的斩获。现在,奥巴马政府似乎接受并降低了对世界的预期,争取实现牺牲中国利益来发展美国实力这一较为可实现的目标。与中国的摩擦成为了美国外交的常态。在伊朗核问题,谷歌(Google)事件和天安号事件之后,中美关系被冻结了。一方面,基于接触性政策的原则,美国对华政策的思路很明确,那就是将中国纳入美国所希望的轨道,从内部和外部的多种因素、多个角度以及从国际体制、经济杠杆和其他软性因素等方面向中国施压,将中国纳入多边体制并以此来规制中国。因此,美国对华战略不再是简单的接触,而是通过接触来保证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局面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美国政府很可能将接触阶段推进到融合阶段,这就为美国实施合作型施压手段指明了新的方向。另一方面,我们看到,虽然中美的合作领域增多了,但在合作领域的冲突也同时增加了,这也构成了美国采取合作型施压政策的一个条件。竞争性相互依存和不对称相互依存是合作性施压的关键,美国对华战略的关键是试图使中国根据美国的要求而进行改变,以应对中国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正如美国学者所言,从20世纪90年代起,美国就相信它会面临来自中国方面的一系列挑战,但美国不可能达成“大的妥协”,要抑制中国的武断和鼓励中国按照国际通行的规则办事,就需要在决策的高层对这些挑战给予持续性的关注,以求逐个加以解决。然而,要实现自己的目标,美国领导人必须做得更多,而不是仅仅依赖于政策,也就是要使中国适应并更大程度地融入世界事务,软化中国的武断性,遏制甚至施压仍然是美对华政策的中心因素。

  (二)对华施压的目的

  对华施压的目的之一在于促使中国在美国关心的全球议题中承担更多的责任,尤其在能源安全、气候变化以及裁军与军控的问题上承担责任。合作型施压政策既可以在总体上稳住中国,不至于使中美冲突出现无力应对或难以承受之重的局面,又可以通过合作的诱引促使中国按照美国的意愿进行改变。国际压力已迫使中国改变了对达尔富尔和伊朗核问题的态度,这些压力也可能直接会对中国在全球问题上产生作用,例如气候变化和经济危机等问题。

  对华施压的目的之二是推行美国的“普适价值观”,这是美国对华施压的重要长远目标。美国对该地区的政策应该体现民主价值,让非强制性举措充分发挥作用……美国可以使用人权、法治、民主等普世价值作为其权术的工具。达到这一目标的最好办法就是使用综合性手段。美国与亚太其他国家在同中国接触的过程中,能使自由主义的普世价值发挥作用。

  对华施压的目的之三是引导中国的内部变革,其施压目标可以概括为:使中国进一步公开化、透明化;使中国政治体制发生变革;引导中国的社会变革方向;利用网络舆论影响中国行为。

  对华施压的目的之四是在外部事务中挤压中国的发展空间,影响中国决策者的战略思维。

  合作的目标是谋取利益。奥巴马政府已将中美两国界定为竞争与合作的关系,与中国合作是为了更好地增强美国的竞争能力。而合作型施压的具体目标有两个:一是维护和扩大美国利益;二是要求中国承担更多责任,同时限制中国获取更多的权益。

  合作型施压政策有利于美国保持对华政策的连续性,避免其政策在大方向上发生改变。通过接触与合作向中国施压而不是通过对抗向中国施压来获得收益是美国对华政策的主要目的。美中两国间不仅存在竞争与对抗的关系,而且也存在“合作与协商”(如债务问题以及朝核问题)的问题。

  美国在总体上对华奉行接触政策的同时,也在设法控制所谓的“中国军事威胁”和“不确定”因素。合作型施压是一种牵制手段,其目的在于更有效地影响中国。对抗性施压已经不符合中美关系发展的现实,其效果已经大打折扣。相反,合作型施压政策却有利于美国发挥其影响,即美国通过利用中国对中美合作的重视和依赖,迫使中国做出符合美国利益的妥协以及融入由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

  (三)施压的类型与方式

  美国的对华战略一般通过两种方式获益:其一是制造紧张与冲突并从中获益。

  其特点是:美国通常施压在前,妥协在后;实质让步很少,形式妥协较多;明知故犯,屡错屡犯;犯错在前,认错在后。如上所述,中美之间除了相互依存的不对称之外,还在安全的保障能力上存在不对称:即美国可以不断地制造和利用冲突与危机,并从中获益。

  相比之下,中国缺乏利用中美冲突获利的意图和能力。无论是在亚洲还是在其他地区,美国都是在地区冲突中获得收益最多的国家。因此,通过制造危机而向其他国家施压是美国惯用的伎俩。

  其二是通过接触与合作施压政策从中国获益。也就是说,美国要利用中美间的不对称相互依存关系,利用中国不希望破坏合作大局且有求于美国的局面,对中国提要求、讲条件并从中获益。中美之间的合作与竞争相互交织,合作有时会成为缓和竞争的手段,但合作型施压策略却对合作进行了严格限定,限制了合作的全面拓展,在中美冷和平的状态下出现了一种冷合作。

  简而言之,合作型施压分为直接施压(或称领域内施压,如在经济领域内的施压)和间接施压(或称领域间施压,如在政治上的施压会通过经济事务或军事事务来进行)。一般而言,在经济上直接施压较多,而在政治上直接施压的做法有所减少,通过连环方式以利益交换为条件的施压在增多,如有时是指东打西,占据主动,进二步,退一步。如果中美两国缺乏经济上的相互依存,美国对中国施压的直接效果则不会如此明显。因此,政治与经济的结合以及相互依存因素使美国更倾向于采取合作型施压政策。

  利益诱导是美国对外战略的重要原则。美国认为,仅将中国纳入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是远远不够的,为了达到美国希望的目的,必须以利益诱导为条件,给中国套上“负责任大国”的标签,这样才能避免让中国付出较小的成本却收获较大的利益,进而增强中国与西方对抗的筹码。

  中美两国在汇率、能源、环保、医疗和保健等议题方面具有很大的相似性,且都面临着这些议题的挑战。上述议题在冷战时期并不是两国的共同话题,而现在这些议题却成为了拓展中美关系的新的增长点。与此同时,这些议题也为美国对华采取施压政策提供了范围更广的施压面。

  合作型施压并不意味着直接在合作的领域进行施压,而是有可能通过在合作中的不对称依存关系向其他领域施压,通过制造一个问题来解决另一个问题。比如,利用经济上的依存关系在国际防扩散问题上要求中国与美国协调一致;或者通过对台军售等议题迫使中国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让步;或者是利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领海争端,挑拨中国与他国的关系,从而以仲裁者的身份与中国进行讨价还价。如果这些手段的效果不佳,则以制造地区紧张局势、通过遏制或介入干涉等方式来施加影响。例如,在中国周边强化美国与其盟国的军事遏制态势,或在台海地区制造海峡两岸间新的不和谐因素,以此要求中国在伊朗核问题以及朝鲜核问题上与美国保持合作或采取更有利于美国的行动。这样一来,相互分离的伊朗核问题与朝鲜核问题也被联系在一起,成为美国对华采取合作型施压政策的工具。另外,深度的接触并没有放弃外部的遏制,合作型施压只是接触与遏制相交替、两面下注的另外一种表现形式而已。接触是为了影响和促变,遏制是为了能施加压力来促进这种改变。

  竞争与合作成为了美国对华政策中交替使用的两种手段。例如,美国学者亚伯拉罕·丹马克(Abraham Denmark )就直言不讳地提出,美国应采取接触、融合及平衡相结合的整体战略。国务卿希拉里和国防部长盖茨已经呼吁美国外交政策要注意运用我们可支配的所有手段——外交、经济、军事、政治、法律以及文化。美中关系的规模需要美国政府运用所有方面的国家实力要素,甚至动用那些传统上与外交政策无关的领域,如农业、医疗保健服务业和社会安全行业。

  这种接触、融合与平衡所要达到的目的就是鼓励中国以一种和平的以及建设性的方式对待世界。要达到这一点,就要对其好的行为进行积极引导,而当中国发展有害于美国及盟国利益的目标和能力时,则要力争减少其能够从中获得的好处。

  在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中,这种对话方式成为了探讨合作条件的平台,同时也成为美国对华施压的一个大好机会。在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中,除了两国共同关心的多边国际议题外,双边的经贸议题也占有很大比重。同时,涉及中国进一步开放的社会议题也不断增多。比如,在2006年的第一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中,对话分为5个专题、11个分议题。其中,第三项议题涉及财政、货币、卫生与医疗、社会保障等问题;第四项议题涉及跨省资本流动、服务业和旅游业、市场开放等问题;第五项议题关于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问题合作和提高能源利用效率。从这些议题设置我们可以看出,美国希望通过首轮对话就取得实质性的效果,引导中国金融、服务、财政等领域的改革方向,影响中国的经济社会转型,确保美国在中国市场的商业利益及竞争优势。

  合作型施压政策的领域主要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其目的在于通过不断触及中国的核心利益来达到向中国施压。当然,合作型施压并不是无节制地破坏两国间的关系,而是有条件、有步骤、有限度地触及中国的核心利益而不致使中美关系出现巨大反弹。例如,自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历届总统都没有放弃向中国台湾出售武器或者会见达赖喇嘛的策略,但他们会根据中美关系的发展状况在程度上和时间上择机而动。

  另外,中国不愿破坏中美关系的稳定大局也正成为被美国利用且日益得寸进尺的谈判筹码。除了“国内间”施压外,美国仍会联合一些其他外部力量向中国施压,比如提出过“G2”概念的弗雷德·伯格斯登(C.Fred B ergsten )就明确指出,随着中美摩擦的增多以及中美实力的变化,中国变得越来越不合作,美国应认真考虑组建不仅要有欧、美、日、韩等国家和国家组织,而且最好包括其他亚洲国家的“反中国阵营”。

  当中国发展加快时,美国可能通过促进印度等国提高其发展速度来分化中国的影响力,对中国的邻国采取紧缩或施压政策,其实这些举措还是旧时传统的均势政策的翻版。

  在对华战略中,美国从未放弃对中国进行防范与牵制。近年来,美国试图操控中国经贸政策的事例很多,其中汇率政策是其最大的目标。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美国经济形势恶化,失业率大增,其国内的保护主义声势大振,使得美国操控中国经贸政策的需求和迫切感都在增强。,美国对华经贸施压主要有四种类型:其一是国内施压,即通过美国国内的立法程序和行政命令来抑制中国产品的进口。

  例如,奥巴马总统连续几次发布行政命令,对中国数种产品征收高额的反倾销税等。其二是远程施压,即美国试图遥控中国的金融和贸易政策,(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9461.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10年第1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