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卢周来:关于美国宪法神话的真相

更新时间:2011-01-20 12:52:03
作者: 卢周来 (进入专栏)  

  至于这"一充公条款"最后演化成对所有私产的保障,不过是他们的无心之果而已。

  这段历史还涉及到中国知识界某些人所制造的关于美国宪法的另外一个神话:即美国宪法的目的旨在于削弱政府的权力,扩大私人的自由。其实,恰相反,美国宪法的制订者之所以要制订这部宪法,目的就在于建立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三)

  中国知识界某位人士曾经这样充满激情地写道"美国宪法保证了联邦政府是一个人民的政府,其权力是人民授予的,它自然也就代表全体人,并且为人民所工作,也就是林肯所说的民有、民治与民享的政府" 。

  说美国宪法保证了民主,则大谬矣。恰恰相反,它从制订过程开始所保障的就是少数人的权力,这与其主要是代表了当时政府公债持有者集团的利益是相对应的。

  首先,联邦党人当时讨论宪法的投票问题时,为了将"大多数人民"排除在外,他们提出了种种理由。

  麦迪逊曾警告宪法制订者们说:"单就利害上着眼,美国的有产者可说是共和国自由的第一安全的受托者。而大多数人民将不但没有土地的财产,而且也没有任何形式的财产。他们将在共同情况的影响下,团结起来;在这样的场合下,财产权利与国民自由将不能在他们的手上保持无羔。或则他们将成为富人或野心家的工具,这是较有可能的;在这样的场合下,其危险正复相同。"

  立宪运动的另一关键推动者、巨额公债持有人诺克斯将军给华盛顿的一封书信里在讨论谢司起义以及立宪的必要性问题时则写道,"人民从来没有付出什么,至多不过极少的赋税。但是他们看出了政府的懦弱;与富裕相形之下,他们直接感到自身的贫困和他们自身的力量,他们决定使用自身的力量借以挽救自身的贫困。他的信条是:'合众国的财产是大家共同努力从英国人手中夺回的,因而它必须成为大家的共有财产。反对这个信条就是平等和正义的敌人,必须从地面上扫掉。'总之,他们决心取消公私的债务......这种人民可以组成绝望和肆无忌惮的团体......他们一旦发展到了这种程度,我们将不免要遭遇到一次反抗理性、反抗所有政治原则以至反抗自由名义的叛变。这种可怕的情形已威胁了新英格兰的每一个讲原则、有财产的人士,怎样才能避免无法之徒的强暴呢?我们的政府必须加强、改革或改变,这样才能保全我们的生命和财产。"

  很有意思的是,在当下中国知识界,也有类似的关于"人民"的理论。其一曰"人民无知"论。有一位学者说:在历史上,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民都处于蒙昧状态"。其二曰"多数人的暴政"论。这种理论认为,民主不是一种好的制度安排,因为可能导致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压迫;宪政才是好的制度安排,因为它保护了少数人的利益。其三曰"有产者有信用",与当年美国宪法制订者那种贵族与精英意识完全可以比肩。这些理论在这里都找到了"源头"。

  其次,为了在制宪过程中将"大多数人民"排除在外,立宪运动领袖设计了一套以财产为标志的选举制度。

  为了避免人民的参与,立宪会议的代表--他们绝大多数为公债持有人一一先在各州议会活动,以使代表由各州议会指派,而不是由各州经选举产生。而为了更进一步限定公众的参与,在立宪运动领袖们推动下,各州于1787年实施了关于投票人和州议员的财产限制。这项限制对于投票人以及州议员的资格规定了最低的财产限度。比如,新罕布什尔州规定,参选择议员的资格必须是新教徒,并且拥有不动产价值在200镑者;马萨诸塞州规定,参选议员必须拥有不动产300镑以上,或者拥有动产价值600镑以上。其他各州对于参选议员资格的财产规定都类似。对于投票人资格,各州也有财产上规定。如马萨诸塞州规定,只有年收入达3镑以上、不动产价值60镑以上的男子才有投票权;康涅狄格州规定,投票人必须拥有不动产价值40先令或动产40镑。纽约州的规定最苛刻,规定只有不动产达 100镑以上的男子才有投票资格。

  除了财产上的限制外,投票资格人还有其他传统的资格限制。通过这些限制,有四个利益集团被排除在立宪运动之外:(一)根据州宪和法律规定的财产标准而无投票资格的多数男子;(二)契约仆役;(三)奴隶;(四)被剥夺公民权而遭受法律歧视的妇女。于是,"在立宪运动中,约有四分之三的成年男子没有对这一问题投票","参加投票的人可能不超过成年男子的六分之一。"

  这样的立宪过程,怎么能保证宪法代表了全体人民的利益呢?因此,比尔德说,充其量不过体现了少数有产者利益,但"他们成功地哄骗一般老百姓去接受一个旨在有利于少数显贵而设计的政体。"

  为了排除"大多数人民"的参与,立宪运动的领袖们所做的其实还不只是对投票权的限制。立宪过程中还有另外一些排除"大多数人民"参与的做法。

  第一,是否召开立宪会议这个问题,就没有交由投票表决。相反,立宪运动的领袖们通过弗吉尼亚州议会,召开各州代表参加的"商讨合众国的贸易和商业制度"的会议,即安那波利斯会议。然后由此次会议提出一个倡议,要求召开另外一次"借以商讨进一步的必要步骤,以此对联邦政府的宪法有所贡献,庶可克服邦联的危机"的会议,即费城立宪会议。

  第二,宪法并未交由人民表决。当然也不是由反对宪法的州议会表决,而是由立宪运动领袖们提出的所谓"州代表会议"表决。即在州议会以外再由选民选举产生一个州代表会议代表,然后由代表再对宪法进行投票表决。

  在不到成年男子六分之一投票选举产生的州代表会议对宪法批准表决时,反宪法派一开始在势力上仍超过立宪派。为了达到使宪法通过的目的,立宪运动的领袖们使用了许多今天看来很卑贱的手段。

  首先,在代表分配上,对于"立宪派"超过"反立宪派"的各地区,分配更多的代表人数;而对于"反立宪派"超过"立宪派"的各地区,分配较少的代表人数。比如,在纽约州,对于立宪派占上风的纽约市,人口仅3.3万人,但分配了9个代表名领 而对于反立宪派占上风的哥伦比亚市,人口与纽约州几乎相等,仅分配了3个代表的名额。

  其次,采用了贿选的手段。根据普选的票数计算,即便通过代表分配上有利于"立宪派"的情况下,反立宪派在纽约州选出的代表也超过立宪派。普选明确不利于立宪派。在此情势下,立宪派通过分配公债券的办法贿赂反立宪者。在纽约州,宪法最后是以30票对27票通过的,而反立宪派中的三个人物--约翰德威特、约翰史密斯与梅兰克顿史密斯就是因为接受了立宪派的巨额公债券转而成了立宪派的。

  此外,还必须考虑到这样的现实,"人才、财富与专业能力都属于立宪派一边"。且这些人集中在城市,能很好组织起来,在宣传与舆论上也可以造势。"他们完全知道新宪法的价值,仅从日后债券增殖而获得的巨额利益中划出一小部分,就足够支付宣传与贿选的开支"。而反立宪派"则遇到种种困难,他们也知道新宪法通过后会使他们的利益受损,但他们要对付立宪派的种种伎俩,同时他们没有金钱可以用于这项运动,他们贫苦无闻--最强大的队伍并不站在他们这边。然而奇怪的是,他们在投票数字方面仍然几乎击败了宪法。"

  关于这点,在联邦政府成立后,曾经参与立宪运动全过程并发挥了重要作用的联邦政府大法官马歇尔在他的《乔治华盛顿生平》中承认:"在某些州,两派是势均力敌的,因而甚至经过了相当时间的讨论后,宪法的命运尚未可知。在许多州,赞成的'多数'也数量甚微,因而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如果没有人的影响,宪法将无法获得通过。毫无疑问,在通过的各州中,多数人民也是反对宪法的。各州提出的许多修正说明了它们接受新政体是勉强的。同时,诱致大家同意宪法的并不是大家对于宪法的赞许,而是大家都畏惧分裂。"

  这里还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立宪运动的领袖们除了要排除"大多数人民"外,还必须排除旧宪法即"邦联条款"的拥护者。最大的拥护者自然是"邦联条款" 下被赋予最大权力的受益者各州议会。

  根据当时的"邦联条款",对宪法的任何修改都必须经过13州议会一致同意,召开立宪会议,并将结果交由13州议会表决一致同意才能进行。显然,在"邦联条款"下,立宪运动的领袖们不可能达到他们的目的。为了避开旧宪法的约束,立宪运动的领袖们进行了一系列"阴谋"活动。他们首先在弗吉尼亚州议会运作,让该议会邀请各州派代表出席安那波利斯会议,商讨合众国的贸易和商业制度。会后经汉密尔顿影响而向国会提出一项建议,要求召开另一次会议"借以商讨进一步的必要步骤,以此对联邦政府的宪法有所贡献,庶可克服邦联的危机"。根据这项十分温和的建议,国会于1787年2月邀请各州"为修改'邦联条款'的惟一的和紧急的目的",派遣代表出席费城会议。而由于"群众的疏忽、无知与漠视,也由于各州议会相信自己可以通过批准权力行使最后的决定权",使得各州议会中立宪运动的热心分子都变成了以上两次会议的代表。

  使各州会议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费城会议于1787年9月17日结束后,新宪法制订者竟然剥夺了各州议会的最后决定权。根据代表们向国会的建议,宪法改由各州重新选举产生的州代表会议代表表决,而不由各州议会表决。同时,代表们进而建议,如有9个州批准新宪法,新宪法就算通过。而这整个程序背离了当时的美国宪法"邦联条款"。

  史学家约翰伯吉斯曾说,费城会议"代表们的行动,如果出于朱利叶斯或拿破仑之手,他们一定会宣布政变"。另一政治学者布鲁斯阿克曼则说,"经过一个夏季的秘密会议,宪法的设计者们不仅宣布'我们人民'想要废弃美国的第一部宪法,即《邦联条款》,而且提请以一种显然违法的方式批准他们以'人民'的名义作出的新的宣告......制宪者们宣称,这种违宪的作法可能会使他们具有比现行政府更为优先的代表人民的权利,到底是什么证明这样做具有正当性呢?现在看来,《联邦党人文集》的第一大功劳就是,它不允许我们把这一权威宣告看成是一场反革命武装政变的结果。"

  由此看来,美国宪法产生过程,不仅不民主,不能代表人民,而且也一点都不讲"宪政",因为对于美国原来的宪法《邦联条款》,它是一次革命。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8517.html
文章来源:中国思想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