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原:转型社会与转型社会学

更新时间:2011-01-13 21:52:42
作者: 沈原  

  

  *本文是沈原先生2007年出版的《市场、阶级与社会:转型社会学的关键议题》一书的绪论部分。

  

  这里收录的十篇文章,是我从1998年以来陆续写下的。虽说时间拖得很长,但还是可以看出,全部文 章都是围绕着三个主题展开:一是“市场”,二是“阶级”,三是“社会”。因此,本书的标题,也就定为《市场、阶级与社会》。在我看来,这正是我国转型期所 面临的三个相互关联的宏大实践课题。当然,这三个主题也是政治学、经济学等相关学科所关心的对象。我在这里,主要是从社会学的角度触及这三个课题。在我看 来,它们构成转型社会学所亟待处理的三个关键议题。

  市场问题

  我们所从事的改革事业可 以称之为“市场改革”或“市场取向的改革”,对于这一判断,时至今日已经成为绝大多数社会成员的共识。用国际社会学界通用的术语来说,这个改革就是指从 “再分配”体制向“市场”体制的转变。我们所言说的“社会转型”,也是指基于经济体制的市场改革所带来的社会、政治等领域的变化。对于“社会转型”的概 念,我们需要有一个比较严格的界定,而不能泛泛而论。

  既然当下的改革主要是市场改革,而社会转型又主要由市场转型所引发,那么,对于什么是市场,如何理解市场的运作机制以及怎样把握市场与其他社会领域的交互作用,就都需要进行深入研究。因此,本书的第一部分就是以市场为中心而展开的。

  本书的第一篇文章题为《社会学的市场概念》,是在我未发表的博士论文部分内容基础上摘录而成的。这篇博士论文写成于1997年,题目是《新经济社会学的 市场理论》,在国内当属较早地系统探讨和介绍新经济社会学的文献之一。在本书中,我把这篇论文中有关经济学和社会学的市场概念章节挑拣出来,略加梳理,形 成一章,力求揭示两个学科关于“市场”概念的联系和区别,突显社会学市场概念的理论意涵和实践意义。

  按照著名经济社会学家理查德•斯维德博格 (R.Swedberg)的描述,经济学的市场概念起先是具体的,包含着地域、买卖者的交往等因素。“边际革命”净化了市场概念,将之变成抽象的价格机 制。这一变化的结果是增强了市场概念的分析能力而简化了其具体内容。所以,在以后的发展中,许多经济学的努力都是通过引入各式各样的因素,推动市场概念重 返具体(Swedberg,1994)。

  与经济学相比较,社会学虽然对市场制度触及不多,但从古典时代起就已奠立了从自己学科的视角出发处理 市场问题的理论基础:把市场理解为一定的社会结构。无论是在“物与物交易关系”的背后看出“人与人社会关系”的马克思,还是强调人们的理解型的经济行动构 造了市场的竞争关系与权力关系的韦伯,就实质而论,都是在单纯的交易关系、价格机制之外,看到了更多的社会要素,并且努力把这些要素与价格机制连接起来加 以理解。到了近代社会学,波兰尼(K.Polanyi)首先提出了“嵌入性”概念,而后被格兰诺维特(M.Granovetter)系统地发展为“新经济 社会学”的理论纲领。按照这一纲领以及按照哈里森•怀特(H.White)等人的研究结果,市场制度是嵌入于社会结构之中的,它不仅有其社会性起源,而且 其运作就本质而言也是一个深受社会关系和社会结构的作用的社会学过程。在这些社会学家看来,那种把社会关系当成“摩擦系数”而加以舍弃的经济学观点走得太 远了,以至于经济学家手中的“纯净模型”(clean model)难以把握日常生活现实。

  新经济社会学的市场研究不仅停留在概念的界定上, 而且还进行了大量的田野研究。我在文章中引用的三个研究案例,分别是格兰诺维特对劳动力市场的研究、博特(R.Burt)对市场竞争的研究,以及格兰诺维 特和马克盖尔(McGaire)对美国电力市场之形成的研究。如果说,三项研究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是他们都把社会结构的观点引入市场分析,把市场概念 构造得更为具体,更为真实,从而证实了格兰诺维特的宣言:在市场分析中不仅应当有社会学的一席之地,而且社会结构的观点在分析市场问题时还是必需的(格兰 诺维特,2005/1985:315)。

  在这里,关于社会学的市场概念,我想补充两个基本论点。由于篇幅关系,这两个基本论点在文章本身中都 没有涉及。第一个基本论点是,就是在新经济社会学学派内,同样是力求将“社会结构”的观点引入市场分析,但在走势上也有非常实质性的区别。实际上这里存在 两条路线。一条是哈里森•怀特的路线。他的理论特点是为经济学的解释模型捆绑上社会学的“脚手架”(Swedberg,1987)。这就是说,怀特不是想 另起炉灶,而是设法利用社会结构变量的引入,改造或完善经济学的市场模型,使之更加逼近现实,更具有解释能力。在这个方面,我个人的看法是,怀特1981 年的经典文章《市场是从哪里来的?》最为鲜明地体现出这个特点。怀特的W(y)模型用生产者社会互动的观点重新定义“供给曲线”,实际上是对新古典经济学 “价格机制”的模型的社会学补充。另一条是格兰诺维特的路线。他的理论特点是在有关市场的所有基本问题上,用社会学的解释变量替代经济学的解释变量。例 如,他关于劳动力市场的经典论文《劳动力市场的社会学和经济学的研究途径:一个社会结构的观点》就是例证。凡是原来用经济学变量来解释的市场现象,如“工 作搜寻”、“企业文化”、“内部升迁”等,格兰诺维特都代之以“社会结构变量”加以解释(参见Granovetter,1992)。至于这两条路线会导致 什么样的结果,现在似乎仍然难以判断。怀特的新著离社会学好像渐行渐远,而格兰诺维特路线近年来也似乎没有什么有影响力的作品问世。

  再说我想 补充的第二个基本论点。我做博士论文的那个时代,国内关于“新经济社会学”的材料甚少。很多书籍需要托朋友从国外带进来。这就极大地限制了我的眼界。再加 上专以介绍“新经济社会学”为业的斯维德博格个人偏好的导引,使得我曾经以为“新经济社会学”主要就等同于“社会结构学派”,即运用社会网络分析来研究市 场制度和市场现象的那个学派,对于其他模式涉及甚少。实际上,就理论分析模式而言, “社会网络分析”只是进入市场分析的若干社会学模式之一。按照弗里克 •多宾(Frank Dobbin)的说法,他们最多也只能说是“三分天下有其一”。另外的两个模式,一个是则立泽尔(V.Zelizer)等为代表的文 化分析模式,另一个是以多宾、弗里斯坦(N.Fligstein)等人为代表的制度分析模式。对这两个模式,国内社会学似乎研究得尚不充分。例如,则立泽 尔的很多著作,始终涉及市场制度的扩展与人类终极价值的冲突,对理解市场制度的本性至为重要。多宾和弗里斯坦等人的著作,则涉及国家的经济政策、制度安排 对企业的模塑作用。他们从另外的角度,不仅把社会关系,而且把政治与文化都引入市场分析,是非常有意义的(参见Dobbin,2004)。

  但是,对我们来说,市场绝不仅仅是学者们在书斋里争论的课题。毋宁说,在转型期,市场更是一个实践的对象。我们正在生产市场。生产市场这件事,使我们占据了 一个得天独厚的学术位置:可以亲眼目睹各种各样的市场的生成过程。这就要求我们走出书斋,进入田野,对市场的诞生和发育做实地的、细致的观察和了解。因 此,在有关市场研究的这一部分,在理论探讨之后,我加上了三篇关于市场的田野调查成果。这些成果来自20世纪90年代后期,其时我参加了一项由北京大学社 会学系王汉生教授主持的研究课题。这个课题的田野调查据点选在HB省BG镇,这是华北地区几乎家喻户晓的一个乡村工业化地带,以生产和交易箱包为业。两年 多的田野调查使我了解到这个箱包市场是如何在制度变迁的大背景下,从各种社会力量的复杂互动中脱生出来,又是如何变化和发展的。《市场的诞生》主要就是根 据调查所得的口述资料,复原了BG箱包市场的产生过程。其余的两篇,则描述了市场中解决纠纷的社会机制,以及商标作为各种地方性社会、政治和文化力量互动 的地盘。这些田野调查当然还是对某一类型市场的非常粗浅的研究,尚不足以对社会学的市场理论做出多大的贡献。但是,我想,它们毕竟代表了一个开端。沿着这 条有一定理论关怀的田野调查道路继续走下去,终有一天,我们会在社会学与经济学就市场制度而开展的学术交流中占据一席之地。

  阶级问题

  市场转型必定引发基本社会群体的演变。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来看,这将主要表现为阶级构成和阶级关系的变化。因此,转型社会学不能不把阶级及其演变的问题 列上自己的日程表,不能不对随着市场转型而生产和再生产出来的阶级群体和阶级关系加以分析。虽说在改革前的近30年中,“阶级”已经是一个被用滥了的字 眼。一提起“阶级”和“阶级斗争”,就难免使人联想起差不多与那个年代中每个社会成员的个人遭遇,以及与整个民族的深重灾难联系在一起的大大小小、数不胜 数的悲惨事件。但是,转型社会学还是需要指出两点:第一,那个时期所言说的“阶级”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政治话语虚构的范畴,而不是马克思所说的“阶级”; 第二,随着市场转型,马克思所言说的阶级确实出现了。因此,尽管人们在主观上对“阶级”颇有忌讳,但仍须将之作为一个社会学认知的范畴凸现出来。不讲阶级 和阶级分析,恐怕很难称为马克思主义学说。

  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学中,面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市场转型,形成了两个不同的学术派别:“新古典社会 学”(Neoclassical Sociology)和“社会学的马克思主义”(Sociological Marxism)。前者以伊万•塞勒尼 (Ivan Szelenyi)为主要代表,后者则以麦克•布洛维(Michael Burawoy)为主要代表。两个学派的共同点在于都看到了社会主义 国家市场转型对于人类命运所产生的宏大历史影响,也正是基于这个意义才能把当今的社会学与“古典时代”联系起来,与马克思和韦伯这样的“社会学建立之父” 的著述联系起来。但是,在如何解释这个宏大历史意义上,两个学派却具有根本的区别。大体上说来,“新古典社会学”是精英论者,他们看重的是资产阶级的历史 作用。因此,他们提出的问题是:当传统的资产阶级已经被社会主义革命彻底消灭以后,要依靠谁来建设一个市场社会?在一部名为《无须资本家来打造资本主义》 的经典著作中,三位著者根据中欧社会主义国家的转型经验,提出在当代的社会、政治环境中,知识阶层是资本家的有效替代,文化资本具有至高无上的意义(参见 Eyal,Szelenyi and Townsley,1998)。反之,“社会学的马克思主义”则主张把研究的重点置放到工人阶级和底层民众身上,研 究市场转型对他们的影响以及他们如何成为转型的动力(Burawoy,2001)。

  在《社会转型与工人阶级的再形成》一文中,我提出,在这两 个派别中,“社会学的马克思主义”是一条更为切近中国现实的研究路线。这是因为,正如我一直强调的那样,当人们异口同声地说,中国正在变成一个“世界工 厂”的时候,其社会学意义正在于:中国正在重新形成一个世界上最为庞大的工人阶级。对于转型期重建的这个阶级,转型社会学应当加以深入地研究。因此,按照 社会学的传统提法,我们应当“把工人阶级带回分析的中心”。

  在我看来,构成当代中国工人阶级的主要有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从农民变成工人,即 我们所谓的“农民工”;另一个部分是原有的国有企业工人转变为市场社会中的工人。当然,也还有其他各种情况,如我的同事和朋友孙立平正在研究的“新失业群 体”,我认为实际上就是城市人口中的青年一代正在沦为“日工”(dayworker)阶层。这当然也是工人阶级形成的一个部分,或许还是我们这个全球化时 代的工人阶级之最有特色的一个部分。不过,在我们的情境下,在当前的阶段上,最主要的还是上述两个部分。

  对工人阶级再形成的这两个组成部分, 可以依据塞尔维尔所概括的劳工研究的两个理论模式,即“马克思模式”(Marx-type labor unrest)和“波兰尼模式”(Polanyi -type labor unrest)加以考察(Silver,2002)。在我看来,“马克思模式”特别适合于考察农民工转变为工人阶级的过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839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