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颖:灰色化的黑市教派*——基于湖南L市的调查

更新时间:2011-01-03 18:26:57
作者: 谢颖  

  L 市的相关部门告诉笔者,对于三赎基督教,政府密切保持关注。只要该组织没有集体抗议、诈骗和强迫入会等行为,在没有上级干预和群众上告的情况下,政府并没有取缔的计划。而对于“东方闪电”,政府相关部门的态度则要严厉得多,L 市宗教局的一名官员W 证实了三赎基督教徒举报“东方闪电”教派的事情。对此,他说:“‘东方闪电’恶名在外,总是吓唬老百姓,还说自己是国际性的组织,打着老外的幌子骗人,行动也很反常,我们对他们秘密活动的区域很注意。”

  (二)教派的组织结构和资源

  笔者调查获知,三赎基督教的活动是有组织的,通过逐层管理传播教义、发展教徒。以全国来说,三赎基督教会设有总会、大会、大分会、小分会、大分点、小分点、聚会点七层机构,有专人负责,有固定的活动据点,组织内有专人进行单线联系。

  在访谈中发现,教会中越是高层,其警惕性越高,他们不愿意透露组织的详细情况。在起初的几次传福音集会中,笔者试图询问教会的组织形式,但是活动中一个中年女性每次在谈到这个话题时总是很简洁地告诉笔者,传福音是为了别人好,并不存在管理和分层负责的事情。从她的回答和神态中可以看出,她对笔者的询问隐约有些不安和警惕,并且一直在怀疑笔者的身份。事后得知,该女性正是L 市的负责人之一X ,她和另外一名中年女性负责把上级的“道”和“见证”抄送给L 市各个分点的负责人。

  实际上,笔者第一次参加传福音集会时曾直接向教徒询问其组织结构,但并没有获取任何有意义的信息。实际访谈中,对教会组织形式的了解是笔者在同远房亲戚H 深入学习三赎基督的过程中逐步得到的。在取得H 的充分信任后,他才向笔者介绍三赎基督的组织结构。根据H 的讲述,三赎基督教在L 市设有小分会,据H 称2008年4月它们开始采取分层管理。以前的见证会和传福音集会的大分点和小分点的负责人都会参加,现在一般是分层负责,即小分会的负责人只负责召集大分点的负责人一起学习上面的最新“指示”,以此类推。上层的“指示”以每个月一次或两次的频率下达到下层。三赎基督的组织形式为每20个人组成一个小分点,由3个人管理,成为分点执事。分点执事必须是信教一年以上的信徒,要学习分点执事守则后才能上任。聚会的规模不大,3个人每个人各领大概六七个人聚会。X 强调政府规定不能聚众活动,要遵守政府的规定,所以教会从不组织大型的学习和集会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教会从2008年开始禁止使用电话,要求教徒靠祈祷联系(宣称可通过感应联系)。H 说:“只要去其他教友家之前的那天晚上跟神祈祷,告诉神你要去,那个教友必然会在家等你。”在他看来,通过祈祷和感应来协调成员之间的见面是神的伟大力量的显现。

  了解三赎基督教组织结构的过程显示,尽管三赎基督教对有兴趣的局外人表面上持欢迎态度,但其组织者仍然心存警惕。对于没有威胁的局外人,传教者可能会宣传其教派的全国性组织以增加吸引力。三赎基督教派对不同的接近者有着不同的策略,对于无法确定来意的局外人,更是三缄其口。尽管笔者有与虔诚教徒H 是亲戚的密切关系,但仍无法获取更高一级领导的信任。由此可知,三赎基督教的“科层制”管理中,越高级别的领导越清楚其“合法性”的脆弱和危险。

  维持组织的生存和发展需要有相应的资源。

  对此,笔者的调研过程显示,三赎基督教获得经济资源的途径十分有限,组织收入远远低于能组织大型礼拜活动并且获得捐赠的三自教会。教派始终强调入教是绝对免费的,所有的花费只是一本《圣经》的钱,而《圣经》是严格按照标价出售的。他们的《圣经》就是三自爱国会的标准《圣经》,而且价格还要稍微便宜一点,书每本10元,十字架每个15元(白布上面一个红十字架)。据调查,所用的十字架也是按成本价提供,是由专人购买原材料定做的。

  在教会中不需要捐献,同时也禁止捐献。在当地的传教过程中,至少在县级市一级,笔者并没有发现各级执事有可能通过传教敛财。没有丰富的经济资源意味着三赎基督教派必须控制活动成本。由于不用租用大型活动场地,不需要请专业牧师和公开参与社会慈善活动等,教派的传教不需要太多的经济成本来支持其活动。

  三赎基督教除了《圣经》以外的其他学习资料均为手抄本。不用印刷品而靠手抄本的传播方式也可以减少信徒的经济负担,只需廉价的笔和纸就可以完成《圣经》的学习。虔诚的教徒通过不断抄写新的“见证”故事来见识神的伟大之处。平均每两个星期可以接到一次“道”和“见证”,“道”大概有4张材料纸左右,“见证”约6张材料纸左右,认真抄写一份要大概两个小时,同样是逐级负责抄送,其领导人抄送的份数依照其直接负责的对象人数确定。

  2006年,教会曾经买了4万元的书,大概4000册。据称,这4万元的《圣经》是当地一个信徒先垫付的,该信徒有一个很有钱的儿子。他们家也是接待外地信徒的聚会点。而每发展一个会员,分点执事便会从他那里购买书。采访中发现,L 市的负责人认为,这些书的数目就是L 市教徒发展的大概数字。因为入他们的教是进入天国的窄门,信教的人数肯定是有限的。

  三赎基督教的组织与管理方式对教派的生存和发展至少有以下三方面的影响:第一,禁止捐献可以赢得教徒在道德上的优越感。当地三自教会做完礼拜后都固定有捐献的仪式,而三赎基督教强调教派的活动和教徒之间的互相帮助并不涉及到金钱。这种策略可以更加吸引普通民众的参与。

  第二,三自教会可以公开地开展捐献,而不用担心其合法性,而三赎基督教派的“不捐献”策略则可以保障“非法敛财”罪名的不成立,减少了法律上的风险。第三,对学习资料(包括《圣经》解读和“见证”)的抄写方式既降低了组织运行的成本,同时因为非虔诚教徒不会有完成抄写工作的足够奉献精神,这种形式能有效减少“搭便车”的现象,确保信徒的纯洁性;同时,费时费力的材料抄写过程,能潜移默化地塑造教徒对教义和集体的认同感,不断地强化教派内部的道德共同体,而且没有印刷品也能规避非法出版的法律风险。

  (三)宗教仪式和话语

  宗教组织需要惯例性的宗教仪式不断激活和强化成员的群体认同,主要包括读经、定期聚会分享“见证”和安息日集体祷告等。通过宗教仪式,教徒们不断强化自身的群体资格,不断体验和构筑神圣共同体的群体资格,生产和再生产群体社会认同。

  三赎基督教的教徒每星期守安息日,学习上面传下来的“道”和“见证”(手抄本),聚会的地点是在信徒家里,聚会时间由信徒商量而定,一般会在某个固定的时间,但也允许因具体情况而微调。

  聚会过程中的话语包括唱灵歌、分享“见证”、《圣经》学习和祷告三项内容。灵歌是将一些民间小调或流行歌曲的曲调配上改编过的歌词,这些歌词也是他们的“道理”,是劝人悔改信神、地狱恐怖、天堂永生和跟从主之类的教导。在他们学习完“见证”和“道”之后,就会开始祷告。一般每个信徒的家里都有一个红色的十字架,在祷告中他们都必须面对十字架跪着,祷告中要不停地大声呼喊:“主啊!神啊!三赎!”

  聚会过程中的讨论内容可以分为两类:“道”和“见证”。所谓“道”就是手抄本的《圣经》学习指南,类似于教会的查经(Bible Study )。其内容强调对神的崇拜和敬畏,对《圣经》章节进行逐字逐句地解读,这和笔者在三自教会接触的查经大同小异,并没有特意强调三赎基督之处。实际调查中,笔者发现“道”与正统基督教的学习资料类似,由于“道”带有强烈的神学性质,没有神学素养的老百姓很难对此产生亲近感,因此“道”名义上重要,实际上只是给三赎基督教的话语罩上一层基督教的外衣。

  “见证”才是教徒传教的首要传播话语。各地手抄本的“见证”内容为某个地方的信徒信了神后发生的奇迹故事和信教带给教徒的好处。比如瞎子重见光明、瘸子能够正常行走、患者大病痊愈、邪鬼离身等。在实际的传教过程中,教徒以复述“见证”为主。在笔者参加的聚会点的活动中,对《圣经》的解读往往一笔带过,而对“见证”的宣扬则会不遗余力。“道”和“见证”只能够手抄,不允许复印,不允许在电话中谈论,以示虔诚。如上文所述,这种形式能保证具有“合法性”的《圣经》是教派唯一的印刷品,同时有助于营造神秘性和群体认同感。

  根据距离教徒实际生活的远近,“见证”的内容大概可分为两类:琐事和神迹。凡涉及自己的“见证”大都是生活琐事,与实际生活有关。笔者在“见证”分享会中记录下信徒讲述自己的某些例子:

  信神不要钱,不要粮,只要有信心。老婆爱打麻将,我说了几句,第二天就喉咙痛,我就晓得是神让我不要去指责别人,而是要去传福音。于是,我就跟神祈祷,让他原谅我,并且跟老婆一起祈祷,第二天喉咙痛就好了。

  有一天我感冒,病得很重。有知道我信神的亲戚看望我的时候说风凉话,说什么你的神怎么不保佑你了。我就跟神祈祷,求基督治好我的病,让我能成为神的见证。结果正好过两天一个亲戚六十大寿请客,当天我就好了。我明白是神显大能,让我能够在亲戚聚会的时候现身说法,成为神在地上的例子。

  前段时间我便秘,比较痛苦,我想这是神给我的暗示,暗示我最近没有勤于出去传福音,所以让我不能顺利排便。祈祷以后,我开始花更多的时间传福音,第二天果然马上就好了。相信神以后,身体就属于神,身体的疾病就是神的指示。脚痛,表示让你多出去走动、传教。下身痛,提醒你不要有邪念、不能淫乱。肚子痛,表示你要出去传教、多说话。

  “见证”过程中,信徒们强调对于病痛,信多少好多少。如果病痛不能完全好,则是你的虔诚度不够,唯有继续祈祷和传教才能好得更彻底。而对于不是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其神迹色彩明显比身边事情浓厚得多。如一个手抄本的“见证”讲述湖南S 市有一个老人,是个瘸子,心脏一直有问题,但他很顽固,一直不信神。老人最后病危,心想自己反正行将就木也不想再让大家不高兴,勉为其难就信了,但并非真正从内心完全相信。后来三赎基督宏恩的爱唤醒了他,最后他因说了“我相信神”

  这一句话,当场起来行走,心脏病瞬间平安,他在神的大能面前终于获救。于是他到处凭无愧的良心说出自己的经历,希望大家能够认识神、敬畏神、感谢神。

  四川“5.12”地震后也出现了很多神救世人的“见证”:

  北川城郊,陈弟兄作见证(教友互称弟兄姊妹),在“5.12”地震来之前,家里的人在地里干活,自己在家祷告,祷告完了后坐在椅子上,突然空中有声音说:“快出去!”只见一白衣人一闪而过,随即见一只大手把自己从椅子上提起,抛到20米远的安全地方。一声巨响地动山摇,废墟一片,两分钟过后,到处是死尸,房屋成了废墟,但自己与全家三人都平安无事,连声感谢神,并立即寻找所牧养的弟兄姊妹,见到他们都平安,如县医院的李、景二姊妹在地震时,李被圣灵感动刚从医院出来到院坝里去了,景到院坝中间上厕所(此医院除这三人外全部死亡)。李琼英老姊妹在家正祷告,是一只大手把她提到安全地方。之后,他们劝说弟兄姊妹二十多人信主,并劝回亲友二十多人归主,继续作见证之中。

  其他“见证”均大同小异,要么是天降神兵,要么是天使降临拯救信徒的故事。神警告或者不救助不信教的人,而对于虔诚信主的人则大显神迹、大施救恩。以上神迹的分享显示了三赎基督教与当代基督教主流教派的区别,显然,在三自教会的教堂里听到如此神奇的当代故事并不容易。三自教会公开传教中的大部分事例都是家庭琐事,偏重道德说教,神迹色彩明显较弱。笔者多次参加三自教会的礼拜,牧师的讲道如果要宣扬神迹,则以《圣经》为限,仅以《圣经》中的故事为例宣扬神的大能,而不会涉及当今社会中的神奇事件。而根据S 的说法,“东方闪电”的聚会过程中,总是说信主就能逃脱世界末日,聚会中以唱歌和情绪激动地祈祷为主,一般不涉及具体的生活事例。与前两者不同的是,在三赎基督教中,发生地点较远的“见证”由于教徒无法验证,神迹色彩往往较浓厚,以彰显神的大能。身边的“见证”则总以自身为例娓娓道来,极具亲切感。在这样的氛围中,“见证”的分享一次又一次地让教徒们感受到神的力量,憧憬来世的天堂。

  (四)教徒面对现实困难的选择

  尊崇《圣经》和上帝的教派话语体系中,天堂的存在是教徒信仰的动力。通过三赎基督的“窄门”进入天堂是教徒的梦想。然而,教徒们始终在现实世界中生活,教徒必须直面生活中的痛苦。

  一个关于“白血病”的“见证”折射出信仰的“能”与“不能”。2007年,一位信徒家的大儿子突然生病,信徒起初试图通过祷告治愈其病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8166.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0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