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纪:从中期选举看美国政治

更新时间:2011-01-03 15:35:28
作者: 郭纪  

  

  中期选举是美国政治的一台大戏。2010年美国的中期选举,共和党以压倒多数夺回对国会众议院的控制权,在参议院也增加了6个席位,还赢得了超过一半的州长职位,获得了数十年来最重大的选战胜利,而两年前还如日中天的奥巴马总统及他所代表的民主党则遭遇“世纪惨败”。

  透过今年的中期选举,我们可以发现美国政治的一些真实内容。

  

  经济是中心

  

  几乎所有媒体都把奥巴马及民主党失利的最主要原因归咎于美国经济的表现。两年前奥巴马之所以能挟高名望上台,就是因为小布什政府没有“看管”好美国经济,酿出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使美国经济陷于衰退。美国媒体评论说,人民给了奥巴马两年时间来兑现他竞选时许下的诺言,然而等来的却是失业率更高,贫困人口更多,财政赤字更大,金融领域大量有毒资产没有消化,经济不仅复苏乏力,而且有二次探底的风险。尽管奥巴马在选战中一再提醒选民,是他的政府把美国经济带回复苏轨道,使美国免于陷入更深的灾难,但美国选民显然没有听进去他的辩解,有媒体把这次中期选举称为选民对奥巴马政府的“经济审判”。

  如此看来,经济在任何国家、任何社会制度下,都是政治生活的中心议题。经济事关国计民生,政治不过是经济的集中体现,人民总是拿经济表现来评判政府绩效。经济搞不好,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没用。在这个问题上,美国与其他国家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金钱定输赢

  

  本次美国中期选举,选战的激烈程度相当罕见。按照西方国家选举规律,选战越激烈,竞选的花费就越多。果不其然,据媒体报道,这次美国中期选举的竞选花费高达30多亿美元,最终的费用可能达到40亿到50亿美元,创造美国史上最高纪录,超过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花费。

  2010年1月,美国最高法院作出裁决,企业捐钱资助竞选广告属于“言论自由”,捐资额不受限制。此举为财团、企业操控选举大开方便之门。本次中期选举,竞选广告铺天盖地,企业和政治团体可以直接通过广告宣传支持或反对某个候选人,甚至涌现出一批专门代理此类政治广告的组织。据媒体报道,登记注册的此类组织多达500多家,一个名叫“美国十字路口”的组织接受和投入的竞选资金就达5000多万美元。

  奥巴马的主要政绩之一——金融监管改革,得罪了华尔街金融界。据报道,本次中期选举共和党得到的来自金融、保险、地产等企业的捐款,比民主党多了很多,有媒体估计多出近10倍。美国金融巨头高盛公司曾被视为民主党的“金主”,2008年总统选举期间其政治捐款的75%给了民主党,而这次中期选举却把大头给了共和党。

  其实,美国的民主早已沦为“金钱游戏”、“集团贿选”和资本玩弄民意的过程,竞选活动拼的就是金钱。这次中期选举共和党大赢、民主党惨败,正是大财团、大企业反戈一击的必然结果。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过程中,奥巴马曾经把华尔街银行大亨骂作“贪婪的肥猫”,费尽力气制定金融监管法案,甚至试图拆分那些“大到不能倒闭”的大银行,让人对这位黑人总统心生钦佩。然而这次中期选举,让奥巴马这个“初生牛犊”尝到了得罪“金主”的苦果,也让人们再一次见识了金钱在美国政治中的力量,接下来,恐怕就该见证奥巴马金融改革法案的缩水、变形甚至无果而终了。

  

  选择有限

  

  美国的民主是否真的像他们标榜的那样,意味着人民自由的选择呢?事实上,美国民主提供给选民的,只是有限的选择,甚至是无奈的选择。美国两党制已成固定模式,选民只能在共和、民主两党之间做出选择,或者选“驴”,或者选“象”,想选一匹“马”或者一头“骆驼”出来都不成。这次中期选举杀出“茶党”这匹黑马,据说得到近20%选民的支持,但终归成不了大气候。

  美国选民应该清楚,正是在共和党小布什政府执政期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把美国经济拖入衰退。他们对奥巴马政府施政不满,并不意味着对过去小布什政府满意,更不表明他们愿意再回到过去。一些美国人公开表示,他们不满意民主党,也厌恶共和党。但是他们该怎么办呢?或者不出来投票,或者勉强选一个“不满意度”稍低一些的,就是如此无奈。

  其实,美国的民主就是两党控制下的民主,选举与其说是选民的选择,不如说是政党的选择。无论是国会选举还是总统选举,从候选人的提名、选举经费的筹集到竞选活动的组织,都由政党操纵。有时冒出个把独立参选人,也只能算作例外。两党绝不会允许冒出一个新的政党与它们进行实质性竞争。

  从本质上看,民主从来都是有领导的,完全自发、自由的民主是根本不存在的。现代政党最主要的职能就是领导民主,只不过不同国家、不同性质的政党对民主的领导方式不同罢了。

  

  短期效应

  

  两年前,奥巴马是高喊着“变革”、“我们能”的口号荣登总统宝座的。两年下来,他不仅壮志未酬,反而在此次中期选举中遭遇重大挫折。平心而论,让奥巴马用短短两年时间就解决好小布什政府留下的堆积如山的内政外交难题,真的是强人所难,为此就被选民“惩罚”,也确实有点不公平。但美国的选举就是这样,选民们是没有耐心的,也不会做“换位思考”。

  这种以迎合选民、争取选票为第一考量的选举,必然带来一种“短期效应”:执政党对选民关注的国计民生问题,往往急功近利,只顾眼前,不管长远;反对党也一样,在选民关注的问题上“为反对而反对”,而不管政策的对错、好坏。从长远看,奥巴马政府推出的医疗改革法案和金融监管法案,显然对美国社会是有利的,但短期内见不到正面效果,反倒成了这次中期选举中拖累民主党选情的主要“包袱”。《纽约时报》指出,在美国现行政治体系下,即使明明知道真实的情况和政策的对错,也“不能理性讨论,更不要说采取行动了”。

  中期选举刚过,选举的短期效应已经立竿见影:为刺激疲弱的美国经济,美联储连续实施两轮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滥印美元,在全世界激起公愤,对美国经济来说也是典型的“短期行为”。然而,在美国选举政治的压力下,奥巴马显然在考虑两年后的总统大选,你又能指望他怎么样呢?

  奥巴马在中期选举尘埃落定后说过一句话:“选举与管理国家是有区别的。”这,是一句真话,也道出了美国政治的某种真谛。

  

  政治僵局

  

  中期选举过后,政府还在民主党手里,国会众议院被共和党把持,参议院两党势力几乎势均力敌。美国《赫芬顿邮报》把这种政治现实称作“美利坚僵局”。新的政治格局意味着,奥巴马今后的施政必将举步维艰。在内政方面,奥巴马的两大政绩——医疗改革法案、金融监管法案,都将面临共和党的激烈反对。即使因立法程序的繁复难以完全废除这两个法案,共和党也可能通过阻挠国会拨款等方式,使法案难以实施。在外交方面,奥巴马抢在新的国会正式就职前推动参议院勉强通过新的美俄战略核武器削减条约,而众议院已经通过的《美国清洁能源安全法案》恐怕就很难在参议院通过。实际上美国可能很难再进行全面的气候变化立法,因为共和党是一个气候变化怀疑论者主导的政党。

  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其政治体制中的制衡机制每每津津乐道,然而实践中这种机制常常异化为政治僵局,致使一些谁都知道是正确的事情就是作不出决定。当今时代,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越来越多,国际金融安全、世界经济稳定、气候变化、粮食安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全球性问题交织上升。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和最大的发达国家,如果因选举政治压力和政治僵局而不能采取负责任的行动,人类应对共同挑战的能力将大打折扣,这怎不让人忧虑。

  任何政治制度都需要改革和创新,僵化和停滞只会窒息自己的生机,美国也不例外。当美国卖力地向世界推销自己的政治制度模式的时候,是不是也该反思、检讨一下自身的问题呢?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8153.html
文章来源:求是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