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平:“新公益”浪潮将至

更新时间:2010-12-26 15:29:31
作者: 王平  

  

  近几天在北方的天津召开了一年一度的世界经济夏季达沃斯论坛。在那里,今年的主题是“推动可持续增长”。而此时此刻几乎在同一时间,我们在南方的上海聚会,讨论社会公益以及良善社会的建设。我想这并非巧合,而是当今世界的一大趋势,正像彼德圣吉在他的新书《必要的革命》中提到的:“工业时代的泡沫,即过去200年主导发达国家的‘攫取 – 制造 –废弃’”的思维模式,正在走向破裂”,当今世界需要“新思考、新选择”。今天,我们在这里讨论的议题正是公益领域,乃至整个社会发展领域的“新思考和新选择”,即友成所积极推动的“新公益”。

  从出席我们今天会议的嘉宾来看,在座的既有资深的政府领导和企业家,学界的专家,有来自世界各地关注、支持和参与社会创新的朋友们,更有不少年轻的社会创业家朋友。你们的出席,说明这样一个趋势,那就是,未来的世界将不再以经济发展为单极目标。我还坚信,在未来,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会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所以,我用前途无量来形容我们今天的聚会。因为,这个世界除了比比皆是的以经济增长为话题的论坛和琳琅满目的娱乐性嘉年华之外,不能没有关注和讨论用创新的办法解决社会公正和谐发展问题的公益人的论坛,不能没有聚集社会创新参与者的新公益嘉年华!

  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自去年以来,我曾经无数次谈论过的话题。我可以把它称之为友成话题,这就是新公益。即便如此,每次面对这个话题,我都会产生源源不断的激情和按捺不住的冲动。每一次思考都有新发现,每一次发现都产生新灵感。

  昨天,我在网上下载了斯坦福大学关于社会创新的公开课程,这种开放共享的精神一直是我心目中的理想社会;上周,一则报道介绍了美国非营利组织通过创建iPhone和iPad应用程序来进行募捐和资源匹配,以使捐赠者和潜在捐赠者能够通过更加快速便捷的方式进行捐赠或提供志愿服务,让我再次感觉新技术的力量;两周前,我随同国务院扶贫办领导去孟加拉访问,耳闻了尤努斯先生关于社会企业的真切见地,目睹了孟加拉社会组织的创新发展;一个月前,友成对深圳残友进行了深度接触,在被这些残友的精神所感动的同时,我们也为他们成功的社会企业模式而感到赞叹;等等等等……总之,在我的眼前,公益世界仿佛一个巨大的万花筒,每时每刻都有缤纷呈现。

  在我看来,这些令人目不暇给并且光彩夺目的事件,并不是彼此毫不关联的偶然现象,事实上,它们代表了一个正在形成的浪潮。稍微回顾一下,我们就可以从历史中清楚地看见两次同等规模的浪潮。一次发生在公元前500年前后,许多伟大的思想家应运而生,当时的变革尽管同时发生在东西方,但那时的东西方却基本没有联系;另一次浪潮起源于文艺复兴,中兴于资产阶级革命,它发现并建构了人类经济发展的长效机制(市场),尽管那一次浪潮的影响力波及全球,但基本上属于西方文明的一花独放。

  然而我们所身临其境的这次浪潮,无论就其规模和力度而言,都将超过历史。首先,在这次浪潮中,没有东西方之别,因为它是全球化的;其次,它不再强调阶级之分,因为它是市民化的,人类必须共同面临生态环境带来的生存危机和全球化带来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的挑战;第三,人类新的群落方式正在形成,因为网络如同天空中的云(云计算),无处不在。这样的三股力量正纵横交错地汇聚成推动历史变革的巨大动力。如果可以用一个词,来囊括这样三股力量,我会毫不迟疑地选用“社会创新”这个词。这大概解释了为什么我对社会创新总是怀有不可遏制的热情,也回答了为什么友成对“新公益”始终孜孜以求。

  基于这个认识,友成认为,未来数十年至百年间,人类发展至少应该呈现如下三个特点。首先,在社会发展中,当人类财富的生产方式基本形成以后,公益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资源和力量。因为迄今已来的历史经验使我们越来越清楚的看到,财富,包括可持续增长的财富本身并不能自动解决同样持续出现的社会问题,保持增长的正义和分配的公平固然是政府的天职,然而政府的行政力量并不是万能的,在政府和市场之外必将有一个第三部门将对社会公正、公平发展起到不可替代的补充作用;社会性公益组织将在这一个过程中越来越成为重要的推动力量。

  其次,社会创新将成为包括公益领域在内的所有社会领域的核心。这是由于全球经济、技术和政治环境的变化造成的。

  第三,全球化、网络化、社会化所形成的融合将如同化学反应一样形成新的思想和实践,例如,三大部门间的跨界合作、全球公民和全民参与的志愿运动、新的组织方式(社会企业)以及新技术将是社会创新在公益领域的引爆点,而这一切,就是新公益所关注的现象及其本质。

  至此,我已经和大家分享了友成为什么提出新公益。那么,友成关注的新公益包括哪些方面呢?经过不断总结,我们认为,在现阶段,所谓新公益,至少应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这就是倡导新理念、开拓新领域、发现新动力、整合新平台、尝试新方法、采纳新技术、成就新人才。

  首先是倡导新理念。如果将解决社会问题促使社会进步作为目标,那么,就没有什么比改变观念更有效的方法了。尤努斯成功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他使得大批穷人脱离了贫困的状态,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他改变了穷人看问题的方式和角度,赋予了他们改变自己的信心和能力。而尤努斯本人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社会企业家是如何使用金融家的手段解决社会问题的。正如ASHOKA的创始人Bill Drayton所说:“新理念一旦被具有社会企业家精神的人所掌握,就会成为改变社会的巨大力量”。因此,新理念的倡导不仅是对社会大众的倡导,并且也是对公益人本身的反思和改进。友成所倡导的三个理念是:强调精神扶贫与物质扶贫的并举;强调天人和一的系统性发展和减贫方法以及强调爱心传递是永恒的慈善主题。

  强调精神扶贫与物质扶贫并举。我们认为精神贫困是当代社会面临的普遍问题,人类的贪婪、自私、懒惰、愚昧和恐惧导致的社会矛盾乃至战争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产生社会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的原因。新公益强调满足物质需求与精神追求的和谐发展与统一,把人的境界的提升和素质教育当作最大的公益。

  强调天人合一的系统性发展与减贫方法。完全以单纯的经济的增长为发展模式,不仅不会为人类带来福祉,反而会加剧人与环境之间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新公益强调人与人、人与社会和人与自然的关系,实现社会发展的可持续性和公益事业的可持续性。

  强调“爱心传递”是永恒的慈善主题。传统慈善中见物不见人的简单捐助无助于社会和谐进步,相反还会刺激人类负面的本性,制造新的社会关系问题。新公益认为,公益不应是简单的施舍,公益行动是内心的情感投入,是爱心的传递,是尊严的恢复和重建,是能力的赋予和大众的参与。新公益行动的过程与结果都要追求其积极正向的社会影响。志愿精神和社会企业家精神是新公益倡导的主要精神。

  第二是开拓新领域。所谓新领域并非以前完全不存在的领域,而是站在新的视点之上在原有领域发现的新需求。以救灾为例,以前的救灾主要是被动应对式,而非主动预防式,是政府的高度组织性和民间参与的无序性。友成正在实践的救灾备灾管理中心,将灾害的管理从后端提到前端,将为政府拾遗补缺的民间救灾过程中的个人自发行为变为组织行为,也可以视为救灾领域的新拓展。

  第三是发现新动力。新动力来源于社会大众。新公益的实质是动员社会力量解决社会问题。 志愿精神和公民意识是新公益运动中最主要的精神动力。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模式产生的开放、对等的维基精神是对志愿精神的新诠释。本次嘉年华活动中,我们发现了许许多多来自草根组织,来自年轻一代富有创建的思想和方法。这些思想和方法正是推动我们社会未来发展的基本动力。

  第四是整合新资源。新公益的重要特点之一是跨界协作。近来不断出现的如政府采购NGO服务、企业与NGO合作,学界参与的社会创新实践,甚至很多情况下将这些都整合在一起从而形成多方参与和互动的局面表明,新公益不再完全是第三部门的专利和独角戏,政府和企业也是新公益的重要推动力量,企业社会投资的引入使企业家也成为新公益的生力军。

  第五是尝试新方法。新公益是市场经济与社会公益的结合。由市场机制和企业的运作模式的引入而带来公益机构的可持续性是新公益的另一个主要核心,社会企业是新公益的主要形式;是提高公益组织效率的最大创新。友成把支持社会企业作为自己的重要方向之一。

  第六是采纳新技术。互联网彻底改变了人类社会对信息拥有权利的基本格局,新媒体信息网络平台本身凝聚了现代公民社会的某些基本特点,人们对社会的认识及其对社会施加影响的方式因此发生了变化,毫无疑问,这将对公益的变化产生巨大的影响。新公益会比传统公益更加依赖WEB技术实现社会公益目标。友成将努力使自己成为推动这一发展趋势的动力。

  第七是成就新人才。新经济浪潮为以社会创新为己任的新公益人才提供了特殊条件和广阔空间,欧美国各优秀大学正涌现出大批以社会创新为己任的优秀人才,在友成的团队中就有一群80后的“海归”们,他们和本土的许多来自各行各业的受到良好教育的社会创业者一起投身到中国方兴未艾的社会创新事业中来。未来的新公益领袖还将从各个领域层出不穷。

  上述的概括当然不是新公益的所有方面。我们深信并且希望,随着未来的发展,无论是内涵还是外延,友成对新公益的理解都会不断地深化和扩展。因为,一种思想之所以称得上新思想,一定是在不断的变化之中。可以说友成还在新公益的领域内耕耘。如果不是这样,那么新公益对于友成只不过是一种说法,而不再是一种思想,一种动力,一个实践。因此,我诚挚地邀请在座的每一位和友成一起来推动新公益的发展,让新公益从一种观念,变为一种风尚、一种生活方式。

  创新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创新需要承担风险的勇气,特别是社会创新更需要为社会进步承担舍我其谁的责任与魄力,就像当年中国从开办经济特区入手,通过实验和试点,摸着石头找到了中国经济发展之路。今天,我们在社会领域的发展当中,是否也需要社会发展的特区和实验呢?友成基金会正在从事的不仅仅是一项公益事业,其实是一场社会实验,我们愿意和致力于将自身打造成为一个社会发展与变革的实验室,通过实验性孵化、参与式资助、资源性整合和开放性互动的方式,成为“新公益”的探索者、倡导者、支持者、催化者和合作者,推动中国社会创新的发展。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站在今天这样一个历史时刻,我们有理由认为,虽然我们还没有告别经济发展的王朝,但我们确实已经开始步入以社会为主题的时代。创新和变化是我们这个时代所有人都必须面临的挑战。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都需要改变传统的心智模式,直至彼此间有更多的共识;无论是商业企业还是慈善组织将必须不断开放自己的疆域,直至越来越多的融合。优秀的创新不是非此即彼的解决方案,不是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不是用一种问题代替另一个问题的权宜之计。社会创新的目的是形成和而不同的共识而并非一元化的认识,是推动社会融合而不是彼此排斥,是追求共同福祉而非完全的一己私利。在人类现有的生产能力已经完全有能力保障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条件下,人类这种共同的、相互的美好情感将毫无疑问再一次被激发出来,并逐渐进入公众生活。

  

  本文为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创始人及理事长王平女士在2010新公益论坛上发表的主题演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799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