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景安:重塑中国的价值共识

更新时间:2010-10-16 14:11:58
作者: 徐景安 (进入专栏)  

  

  当今中国最缺的是什么?这个问题似乎很可笑,绝大多数会回答:最缺的是钱!政府以发展为第一,民众以挣钱为首位。中国思想界中不少人认为是制度。必须建立制衡权力、维护人权的制度,否则就会违反正义和平等。这种意见固然不错,但是制度建立的前提,需要理念的指引。这就引起了文化决定制度,还是制度决定文化的争论。一种意见认为,现在谈什么都没有用,最重要的是把制度建立起来。然而,究竟要建什么制度认识不统一,怎么能推进制度建设呢?

  所以我认为,当今中国最缺的是正确的价值理念。这是一切制度改革都面临的问题。要冲破阻力,需要力量,而力量要靠神圣、正义的理念来集聚,越来越多的人在价值理念上达成共识就成为关键。

  

  自由主义的主张与缺陷

  

  自由主义从维护人的权利出发,肯定人追求物质利益的动机与行为。亚当·斯密则把人对物质利益的追求解释为人的理性,人人追求物质利益必然带来社会的繁荣,经济人假设成为西方文明的前提。中国自由主义学派对经济改革是肯定的,因为改革释放了人追求利益的权利,并使中国人解除了人身依附关系,获得了人身自由。自由主义要求推进经济改革,启动政治改革和文化改革,实现经济民主、政治法治和思想自由。自由主义的核心是维护人的权利,亦即人要爱自己。

  爱自己,这本来是个常识问题。人不爱自己,就不能生存。但是,传统社会主义是不允许爱自己的,私是资本主义尾巴、修正主义温床。改革开放以来,追求物质利益,不仅行为合法,而且在舆论上受到鼓励,但在意识形态上依然得不到承认,要求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集体主义的原则。自由主义关于经济改革、政治改革和文化改革的主张,往往被批判为资产阶级自由化。

  中国数千年的传统文化和旧社会主义理念,不允许人爱自己,这是对人性的蔑视,造成了经济的落后、政治的专制、思想的僵化。所有忽视个人的主张,不管罩上多么神圣的光环,最终将酿成对人的压制和摧残。但是,中国的现实是一方面表现为自由精神的缺乏,另一方面又表现为利己主义和物质主义的泛滥。自由主义开出的药方是法治,这无疑是必要的,但不是克服利己主义和物质主义的良药。面对利己主义和物质主义,自由主义无能为力,这本是自由主义思想的内在缺陷造成的。

  

  传统儒学的兴起与争议

  

  针对利己主义和物质主义的泛滥,传统儒学复兴形成了一股热潮。传统儒学倡导孝悌忠恕,从孝敬父母出发,扩展为爱兄弟、爱老师、爱邻里、爱朋友、爱众生,我概括为爱他人。现代文明与这种情感是冲突的,还是兼容的?现代化的日本、韩国、新加坡已经为此提供了实证,但是在中国还在争论之中。

  人爱自己,这没有错。社会应该为人提供选择的自由和不被干涉的权利,但是自由并不体现人的终极价值。一个人物质上的丰裕,只可以给人带来感官的享受和快乐,也可以引来别人羡慕的目光,但并不体现一个人的价值。只有当一个人满足了他人的需要,或者为他人所需要时,就有了价值。价值量的多少,取决于供对于求的数量稀缺和时间的长短。思想家、艺术家、科学家的贡献对于人类的需求来说,既是稀缺的,又是永恒的,所以是最有价值的。对于一个平凡人来说,只要生命存在,给人帮助,使人受益,就有价值。帮助的人越多、受益的人越多,就越有价值。所以,一个人要爱自己,更要爱他人。一个爱他人的人,就不会沉湎于物的享受,就会有精神的追求。所以,中国传统文化是克服利己主义和物质主义的一付良药。

  但是,中国传统文化倡导的爱他人,曾被封建统治利用成为专制的工具。自由主义对传统文化的这一段历史持深恶痛绝的态度,将传统文化同等于专制,视为民主、自由、平等的死敌。而倡导传统文化中的极端派,全盘否定现代文明,提出了十分荒唐的全面复古的主张,引起自由民主人士强烈的反感,大多数人也难以接受。

  不愿区分精华与糟粕,脏水连同孩子一起倒掉,这是思想界各种流派达不成共识和形成对立的重要原因。反自由主义就拿血腥掠夺的历史说事,反传统文化就以封建的专政工具作证。说仁义是吃人,讲自由就是掠夺。人类历史还有什么文化可继承?

  

  社会主义的反省与探索

  

  今天对社会主义存在各种解读,如何才是正确的?我认为,最容易判别的,是能否为中国最广大的群众、包括港澳台同胞以及世界上大多数人认同。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更优越,一个起码的前提是社会主义理念为中国同胞、世界民众所接受,把别人吓跑了,怎么解放全人类?当年,共产党无权无势,进步青年奔向延安,就是因为共产党有先进的理念。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取决于中国和世界绝大多数人的认同,社会主义的优越体现于中国和世界绝大多数人的向往。

  社会主义的原意就是维护、照看公共利益。发展生产力是为保障公共利益提供物质基础。社会主义无疑要重视经济的发展,这与资本主义没有区别。社会主义体现在利益分配的公平、社会保障的健全、公共决策的民主、思想表达的自由、保护环境的重视上。我将社会主义对公共利益的维护,通俗地表达为爱大家。

  马克思设计的社会主义,出发点是维护、照看公共利益,但传统社会主义惨遭失败。有些人把此归罪于个别人的背叛,希望再退回去。但这已经不可能了,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会赞成。什么原因造成传统社会主义的失败?我认为,根本原因是传统社会主义既不允许爱自己,蔑视个人的权利;也不允许爱他人,压制人的情感,以民众的物质贫困、真情丧失、思想压抑,换来经济的畸型发展。抛弃自由主义的精髓,丢弃传统文化的精华,在空白的基地上怎么能建立起社会主义?改革开放,承认人可以追求物质利益,但并没有从理念上认识、制度上保障爱自己的权利;承认继承传统文化,但并没有真正倡导爱他人,而是用政治说教代替道德教育。

  今天的中国迫切需要正确的价值理念的指引,这就是爱自己、爱他人、爱大家,既可以用来治党、治国,也可以修身、齐家。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体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6607.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