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伟时:自我定位及其他

更新时间:2010-09-01 17:18:16
作者: 袁伟时 (进入专栏)  

  

  昨天接到友人电话,才知道我的一篇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余少镭兄访问的记录稿——《书、互联网、朋友和世界》上了网。

  用谷歌搜索,发现已经贴到一位朋友的网易博客上,源头是《信孚教育》,而且将该刊编者的按语也保留在上面了。

  按语中有些对我很不恰当的评价。看了后非常不安,理应向读者道歉!

  我的博客都是年轻人帮我管理的,有什么重要反应,他们也会告诉我。我只偶尔上去看看。

  不必责怪这些热心、能干的年轻人。这篇访谈根据录音整理成文后,我同意在《信孚教育》上发表;但不知道他们加了这样的按语!

  借此机会,我想说说自我定位。

  我们这一代学人是在笼子里长大的,总的说来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亏。

  比我大十岁左右的学者,都有机会自由接触中西学术文化,根深蒂固,我们这一代望尘莫及。至今仍在孜孜不倦著书立说的典范是武汉大学的刘绪贻教授,还有105岁的周有光先生。他们发聋振聩的狮子吼,常使我辈汗颜!

  上一世纪80年代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学人,只要有志老老实实做学问,坚守学术良知,也能广泛接受中西学术文化熏陶,成为基础扎实,眼光广阔的学人。他们的成就,着实让我欢欣鼓舞!

  我的同代人中,以吴敬琏先生为代表,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们通常是在80年代开始努力更新自己的知识,冷静地观察社会,成为卓有成就的大家。

  我天资中等,自我感觉有两条优点:第一,心直口快,不愿人云亦云,说真话,说自己的话。第二,不算太懒,年底就要晋升80后了,仍然早午晚坐在电脑台前看书写字。

  当同学、同事大都含饴弄孙、享受生活之际,我仍然劳作不息,为的是什么?

  一是按照上一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标准,已经是“三等残废”:其貌不扬,五音不全,鸡手鸭脚,只会读书写字。当健康状况出乎意料那么良好的时候,我除了干老本行,实在找不到新的职业。

  二是历经人世沧桑,目睹有些人或是欺世盗名,胡言乱语;或是糊涂懵懂;心中有话要说。

  说了,尽了自己的责任。说了,同任何人一样,肯定有对有错。外界的毁、誉、支持、打压,均一笑置之,并解读为社会的缩影,前现代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中的的斑点。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我说的是研究者均能看到的事实,理据都是现代公民理应知道的常识。一堆大实话,水平实在不高。

  我的卑微愿望是自由自在地思考,自由自在地说话。说句悄悄话:这也许就是大地和人民的苦难日益消退的象征。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574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