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肖德生:胡塞尔在贝尔瑙手稿中对两种滞留结构的描述分析

更新时间:2010-07-13 21:45:29
作者: 肖德生  

  

  摘要:胡塞尔在《内时间意识现象学》中对滞留结构做了精微的现象学分析与描述,但在《关于时间意识的贝尔瑙手稿》中胡塞尔以对本原意识的界定为切入点,对滞留结构又重新做了两种考量,即认为滞留结构分别类似于想象结构与图像意识结构。本文试图从形式向度重构这两种滞留结构,阐述这两种滞留结构所面临的困境与启示,进而表明时间意识现象学中滞留的本真特性。

  

  胡塞尔在《内时间意识现象学》中对滞留结构做了精微的现象学分析与描述,但在《关于时间意识的贝尔瑙手稿》中胡塞尔以对本原意识的界定为切入点,对滞留结构又重新做了两种考量,即认为滞留结构分别类似于想象结构与图像意识结构。本文试图从形式向度重构这两种滞留结构,阐述这两种滞留结构所面临的困境与启示,进而表明时间意识现象学中滞留的本真特性。

  在详述胡塞尔在贝尔瑙手稿中对两种滞留结构描述之前,让我们先回顾一下胡塞尔在《一门纯粹现象学与现象学哲学的观念》中所说的这段话:"如果他实际上必须按照一个真正初学者的理想降低其哲学追求的理想,那么他至少就其本身而言在其晚年获得彻底的确然性,可以把自己称为一个实际的初学者。"[1]我们不难看出,这段引文实际上就是胡塞尔对自己一辈子在哲学事业上的写照,换言之,在哲学工作上,胡塞尔始终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哲学初学者。就贝尔瑙手稿中对滞留结构的重新揭示与分析而言,胡塞尔这种初学者的态度依然有效。确切地说,在《关于时间意识的贝尔瑙手稿》中,胡塞尔在某种意义上再次从头开始对时间意识中滞留结构这一课题展开审视与考察。

  

  1、对本原意识的界定作为滞留结构分析的出发点

  

  在Hua X(《内时间意识现象学》)中,为了表明与原印象或原感觉相衔接的不独立的、非再现的、直观的过去意识,胡塞尔有时使用原生回忆或新鲜回忆这两个术语,它们的涵义就等同于滞留。在贝尔瑙手稿对时间意识分析中,胡塞尔则彻底放弃了其原先对原生回忆或新鲜回忆这两个概念的使用,取而代之的是滞留这个术语。不过,时下国外学者就滞留这个术语最先使用的确切时间也存在着某种争议。例如,Hua X编者R·波姆认为,滞留在其中第一次被提到的札记是" 原生的回忆变异",在这篇札记的326页倒数第三行出现了滞留这个术语。R·波姆在这篇札记标题的脚注中标明,"这篇札记的写作日期肯定在1908年10月15号与1909年夏季学期之间。"[2]但Hua XXXIII(《关于时间意识的贝尔瑙手稿》)编者之一R·贝耐特认为,"第50篇札记不可能写于1909年秋季之前。"[3]在他看来,胡塞尔第一次使用滞留这个概念应在Hua X第341页倒数第七行,而这篇札记来自胡塞尔1909年夏季学期在哥廷根大学的讲稿,后来这篇讲稿被编入《认识论的现象学导论》。

  在贝尔瑙手稿中,胡塞尔对滞留结构的阐述是通过对一个本原意识的设定或原体现的设定而切入。在他看来,在意识流中,"我们区分本原意识与非本原的意识,在一种意识中,一个X本原地被意识到,在另一种意识中,则不是。......,而且,在自身原本被意识到的原进程中,我们在各自进程时段之间作出划分,这些进程时段是原本的时段,与它们相对的是其他非原本的时段。"[4]由此引文我们可以解读出如下两点:首先,在意识流中的一阶现前中,胡塞尔析取出一个独立意识阶段,这个意识涉及到内在时间客体的构造,确切地说,事件或内在时间客体在这个意识阶段向我们显现;其次,这个本原意识时段仍然涉及并运用了范式立义-立义内容。诚然,对其在《逻辑研究》以及早期时间意识分析中所提出的范式"立义-立义内容",胡塞尔并非始终不变地对其加以运用,例如,在1907-1909年讲座中,胡塞尔特别论述了"立义内容-立义范式的消融。"[5]Hua X的编者R·波姆也对胡塞尔的范式运用问题作过这样的说明,"因此,这个'最终的、构造着所有体验时间性的意识'的缄默向度显然就是那个感性与意向、原素与立形(或按《逻辑研究》的说法:'第一性〈原生〉内容'或'内容特征'与'行为'或'行为特征'、也叫做'立义'与'立义特征')的'奇特双重性'不再起'主宰作用'的向度,并且最终根本不再起任何可以比拟的作用的向度。"[6]因而,通过贝尔瑙手稿中胡塞尔对本原意识的阐述,我们可以得出这个结论:这种本原意识既不是作为点状的原感觉,又不是最后绝对意识或原意识。因为,首先,在这个本原意识中还存在立义与作为立义素材的实项内在内容的二分,换言之,本原意识有其意向相关项,它是一个意向的意识,而在绝对意识中或原意识中不存在这样的二分范式。在其对绝对意识或原意识的分析中,胡塞尔特别强调,"切不可将这个原意识、这个原立义误解为一个立义性的行为。"[7]其次,关于绝对意识的特征,胡塞尔曾给出这样的描述,"在意识流中,河流本身的统一作为一个拟-时间秩序的自身构造,它是借助于各个滞留变化和状态的持续性而进行的,这些持续性是关于持续先行的持续滞留。"[8]这恰恰表明了绝对意识是在意识流中自身-构造自身的。因而,如果我们在贝尔瑙手稿中给绝对意识或原意识确立一个范围,那么它应处于二阶现前中,一言以蔽之,它就是原进程或原河流。但是,上述原本意识却不是自身构造的,它是处于一阶现前中。

  就胡塞尔意识现象学范式立义-立义内容的有效性问题,笔者认为可以作这样一个概述,这个概述也涉及到胡塞尔思想的一个发展。在《逻辑研究》对感知的意向分析中,范式立义-立义内容具有一定的有效性,尤为明显的是,在外感知中,通过对立义内容的激活或赋义,一个对象向我们显现。只不过,在时间意识结构中,就像胡塞尔本人所指出的那样,这个范式并非是始终有效的。因为,在一阶现前中,在被构造时间性的阶段上,这个区分是不可或缺的,而在绝对意识、原意识或二阶现前中,绝对流本身不可能是通过立义而得以形成,它是绝对的主体性。进一步发问的话,如果它是通过立义得以形成,那么它的绝对性又何在?如果它通过立义得以形成,我们也就不可避免地陷入一种无限回退。事实上,胡塞尔思想的这一发展在Hua X时间意识结构分析的增补札记中不断地被发现,例如,胡塞尔曾对范式的有效性问题作出这样的述评,"在最早的页张上曾讨论过这个难题。无论如何,这里有对我的原初看法、对我的用被体验到的'内容'(例如感性内容)来操作并将它们看作是相应地如此这般被立义的再现理论的各种指责。一切都仅仅是立义的区别,它只是与其他被体验到的和在意识中存在的内容相衔接,并且给它'赋予灵魂'。但这样一种诠释有可能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而特殊的任务就是要在这里创造出完全的清晰性。"[9]R·波姆特别注意到在胡塞尔思想中这种发展,为了表明胡塞尔在时间意识结构的分析中对范式的拒绝,他指出,"被感觉到的东西是否是感性的东西,甚至是否是在感觉之物意义上内在的,换言之,这里并没有回答,被感觉到的东西本身是否已经构造出来,并且是否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感觉之物的东西。--但在这里最好是把这整个区别都搁在一边;并不是每一个构造都具有立义内容-立义这个范式。"[10]此外,J·布洛夫也曾指出胡塞尔思想中的这个变化,他说,"范式的阐释,他的'再现理论'如何理应说明时间意识,胡塞尔对此提供了一个简要说明,但是他接着就发现,'这样的一个阐释可能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在第四十九篇札记中,事实上,他宣布了它是站不住脚的。"[11]因此,按照胡塞尔上述引文中的阐释,时间意识中的绝对流不可能基于立义与立义内容的二分而得到阐释。

  如上所述,胡塞尔在贝尔瑙手稿中对滞留结构分析的出发点是一个本原意识的设定,也就是说,一个内在客体的时间点在原体现中是绝对自身被给予的,是本原在场被意识到的,而后这个本原意识或原体现向滞留持续过渡。事实上,在Hua X中,当胡塞尔对原生回忆与次生回忆作出区分的时候,我们便可以看出,由原印象向新鲜回忆或滞留的连续过渡是时间意识分析中的一个中心课题。只不过,在贝尔瑙手稿中,胡塞尔指明原体现具有这样一种特征,"原时段并不展示,或者(如果人们愿意)它展示自己自身。"[12]胡塞尔的意识是,尽管我们可以在原体现中根据范式在立义内容和立义之间作出区分,但在原体现中不存在像外感知中那样的展示,原体现意义上的感知是相即感知。后来,胡塞尔又把在这种原体现的感知与外感知之间的区分,描述为在展示的感知与自身提供的感知之间的区分,"看来,最恰当的是在术语上区分自身提供的感知与展示的感知。......。这个自身被提供者意味着内在的,而被展示者(无论是在一个作为切身被展示的感知的意义上,还是作为在自身被展示的感知的意义上)意味着超验的。"[13]换言之,在一阶现前内感知的原当下中,我们无法区分显现和被显现之物,在作为内感知的原体现中不存在在外感知中的"多余的超出(plus ultra)。"[14]也正是在此意义上,我们有理由说,在意识现象学对感知的分析中,与外在超验感知相比,内感知是更为相即的感知。

  

  2、滞留结构类似于想象结构

  

  在贝尔瑙手稿中,当明确界定本原意识之后,胡塞尔有时把与本原意识相衔接的滞留称为第二性的当下,即那些先行的事件点在其中被给予的样式,他说,"我们每次具有一个原当下点,每次恰恰具有作为'登场'而被给予的事件点,以及与此合一地具有一串第二性的当下性。"[15]此外,他有时又把这种滞留称之为后体现意识(das Bewusstsein der Postpräsentation),并且认为在本原意识或原体现向这种后体现意识的变化中,我们有一个连续的变化,这个变化保持着意识种类上的一般之物。现在,问题在于,滞留、第二性的当下或后体现意识又具有怎样的结构?胡塞尔在贝尔瑙手稿中对此结构作了两种考察。首先,胡塞尔把滞留视为一个变异的再造性想象。因为,在胡塞尔看来,"在这个现在意识中,一个非现在被给予,或者,在另一种意义上,一个现在,但不是一个当下的现在,而是一个非当下的现在被意识到。"[16]当然,胡塞尔对滞留结构作出这种阐释,其原因首先就在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在由原体现向滞留过渡中发生了某种变异,"由于这个滞留,作为本原展示的自身展示持续地渐渐变为一个'间接地'贯穿不明白之物的展示,后一个展示在展示,但带有各个偏离。"[17]而在其意识现象学对想象结构的描述中,胡塞尔也确信,想象是一种变异的意识,是一种变异的述谓,是作为对感知的某种变异。由此,胡塞尔推断出,滞留结构中的变异是一种可以与想象变异相比照的变异,是一种可以与当下化的变异相比照的变异。简言之,想象意识是基于感知的一种变异意识,是一种彻底的变异;滞留是基于本原意识或原体现的一种变异意识,想象立义内容与滞留立义内容都涉及到一个合感觉的意识,因而滞留是一种当下化,其结构可以按照想象意识来界定。

  当然,我们必须注意到,在贝尔瑙手稿中,胡塞尔对想象作出这样区分,即区分为明白的想象与不明白的想象:"明白的想象在'仿佛'中给予一个当下的实在性,它当下化其本身"[18];"一个不明白的、不稳定的想象通过衰弱的、部分流逝的、不恰当的'各个想象图像'表象客体,例如,'就像通过一层雾'使得客体成为表象。"[19]因而,在胡塞尔看来,在作为变异的不明白的想象意识中,不明白之物只是一个展示的媒介物,而贯穿于所有不稳定的是意指的同一性,我们所意识到的同一之物并不随着这些不明白性的被给予方式或各个显现而变更自身。同样,由于在滞留也存在着一个对象意向的保持,即对同一之物意义的持守,"在以某种方式各个展示素材渐渐消逝的地方,在强度与充盈减弱的地方,先前进行的对象意向得以维续。"[20]胡塞尔由此认为,尽管滞留不是明白的想象,但它与不明白的想象有类似之处,即它是具有某种变异特征的被给予方式。不过,胡塞尔指出,如果同一类型的对象的立义存在,并且这些素材是展示性的,那么看来这些已变化的感性素材却是不同的,并且在连续中必须产生各个变化的对象。易言之,相对于原体现而言,在滞留中存在着某种变异,即所有东西都向一个新的模糊性的方向变化自身,原现前在时间意识进程中变得越发微弱,并且对所有时间的变化来说,都出现了一种弱化。正是在此意义上,胡塞尔认为,"关于滞留连同其渐渐消逝的各个展示,对被滞留之物的再回忆当下化过去之物本身,(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4818.html
文章来源:中国现象学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