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树基:对明代初年田土数的新认识——兼论明初边卫所辖的民籍人口

更新时间:2010-06-24 21:50:22
作者: 曹树基  

  但无论如何,作为一个有如此多的女直人居住的三万卫,其军士中的大半是女直人大概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该卫辖8所, 估计其中约有5所兵力为女直人。其余士卒中可能还有谪戍的罪犯,因为, 三万卫是罪犯谪戍的一个重要场所。

  东宁卫中有2所为谪戍的犯人组成, 其他卫所的谪戍犯人则难以估计。《明宣宗实录》卷一○七称“辽东军士,多以罪谪戍”。可知以罪谪戍的人口为数不少。根据东宁卫的情况,我们假定洪武年间辽东地区迁入的谪戍犯人约为2万,恐怕也不是一个过高的估计。

  这样,在洪武年间近13万军人当中,故元士卒约为3万; 谪戍犯人约为2万,东宁卫、三万卫中至少有女直、高丽族士卒人口1万,而由当地的民籍百姓转为军卫战士的至少应该有2万。如此, 从内地迁入的军籍人口约为5万人左右。 这可能就是上引资料中数万明军戍守辽东的真实含义了。

  再来谈谈辽东的土著。

  《辽东志》和《全辽志》中均有辽东各卫户口的记载,但这些所谓的户口数绝不是实际的人口数,而仅仅是在册的赋役丁额。洪武年间辽东地区的民籍人口到底有多少呢?

  《辽东志》卷一《地理·风俗》中称:“国家再造环区,始以四方之民来实兹土,未几悉更郡县以为军卫,华人十七,高丽、土著、归附女直野人十三。”这里说的是明代中期的情形。推之洪武年间,因此期间不断有女直人和高丽等少数族人口前来投附,可能他们的比例较之明初有所增加,由于他们中的大多数被安置在三万卫等北部卫所及安乐、自在两州,所增最多为万人左右。最让人纳闷的是这一有关人口的比例中,未见到关于蒙古人的叙述。结合上引《明太祖实录》中的有关记载,故元将士大多是作为原居于此的土著来看待的。由于“华人”是单列的,所以,故元军队中的汉人就不会被列入土著之中。由于这里的“土著”一词具有专指性,所以,洪武年间所撤辽东州县中的汉人就不被计入土著之中。

  如上述,故元士卒(其中的汉军姑且不析出)加入辽东军卫的约为3万人左右,加上家属可能达到10万人口。 这批被称为“土著”的元军士卒和他们的家属应视作上引资料中“高丽、土著、归附女直野人”三类人口的主体,即土著占全体人口的20%,其他二类人口合占10%,则辽东地区的总人口就有50万之众。洪武年间辽东军人约为13万,合家属为40万人口。若辽东地区的总人口为50万,则有10万为非军卫人口,这也就是当年由州县民籍转为军卫带管的人口。从军卫人口与所带管的民籍人口的比例来看,这一估计是近乎情理的。

  如果说辽东的蒙古人约有10万之数,根据明代中期的比例,女直人和高丽人仅有5万人口。而回溯至洪武时期,女直和高丽人仅为4万左右。这和我们在前面所分析的约有万名女直士卒居住在三万及东宁两卫是一致的。1万名女直士卒合计家属有3—4万人。

  在洪武二十六年之前,大宁都司中大约有4 个卫的军士可能是由纳哈出部的降民充任的,与家属合计约为7万人口。 另外的一些纳哈出部降民则可能陆续编入辽东地区的军卫。洪武初年,原定居于大宁都司以及整个口外地区的土著居民都为明政府强制性地迁入关内了,原有的州县全部撤消,这一区域没有民籍人口。

  

  2.山西行都司

  洪武年间设立的山西行都司辖境包括今山西北部、内蒙古部分地区和今河北张家口地区。宣德五年(1430年)分山西行都司之河北辖卫立万全都司,治所在宣府卫(今河北宣化)。下文分万全(宣府)地区和大同地区论述之。

  根据《明史·地理志》和《明史·兵志》的记载,洪武年间驻扎于万全地区的只有6卫兵力。《明史·兵志三》中称:“洪武时, 宣府屯守官军殆十万。”可见这一区域的兵力配置是超常的。与家属合计应为30万人口。洪武年间,这一区域的土著人口大多南迁,所以没有民州、民县。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宣府城中设立社学,可推知这一区域中也存在民籍人口。

  由于宣府地区的军卫人口超常配置,所以不能以此军卫人口数作为推算其所辖民籍人口的基数。若以正常的6卫兵力计,只有3—4万, 合家属不过10万余人。若带管的民籍人口如辽东地区一样为总人口的20%,则有2.5万人口。

  大同地区的军卫驻扎于桑干河以北的长城沿线并远伸于长城之外。这一地区州县大都被撤。据《明史·太祖本纪》,洪武二十五年(1394年)八月,命冯胜、傅友德等分行山西,籍民为军,屯田于大同、东胜,立十六卫。可见有一大批边地民人被籍入军卫。这与《明史·兵志》所说的“初,太祖沿边设卫,惟土著兵及有罪谪戍者”相互印证。其他民籍人口则可能成为卫所带管的人口。

  洪武二十六年大同府每县人口平均仅为1.3万。 根据《明史·地理志》,洪武年间在大同北部设立军卫之时,共撤消了白登、天成、平地和宣宁4县,假定每县平均人口也是1.3万人,就有民籍人口5.2万余。 若其中2万人籍入军卫,被军卫带管的民籍人口只有3.2万左右。

  又据《明史·地理志》,洪武年间大同地区稳定的军卫共有15个,按照标准建置应有8.4万士卒。文献资料中记载的数字与此相符。 与家属合计,应有人口25万。洪武以后,虽有军卫调出,但也有新的军卫建立,因此,山西行都司的总兵力并未因此而减少。假如洪武时期大同地区卫所带管的民籍人口的比例和辽东相同,也占总人口的20%的话,则这一区域有带管的民籍人口约6万。由于大同县与大同诸卫同治, 大同县所辖民籍人口不应由卫所带管,所以大同县的3.7万人口应予扣除。 由卫所带管的民籍人口实际只为2.3万。 这一分析所得数据与根据被撤县数人口所作的估计大体一致。

  

  3.陕西都司和陕西行都司

  陕西都司比较复杂,所辖军卫部分属于边卫,部分属于内地卫所。内地卫所与州县犬牙交错,而边卫则孤悬边地,不设州县。

  王越在《屯御疏》中说:“宁夏,即古朔方地。……元置行省,国初弃其地,徙其民于陕西。洪武九年,立宁夏等五卫。”〔6 〕可见宁夏地方已没有土著民籍人口。明代中期宁夏诸卫曾在当地招募土兵,并不能说明宁夏地方还存在未内撤的土著,他们是洪武年间归附的故元士卒。即“故元甘肃行省平章阿寒柏”的部属。被称为“土达”,且归灵州千户所带管〔7〕。

  明代初年宁夏的军卫设置过程相当复杂,其中有多次撤卫和复卫,卫名变更等等。洪武以后,又有新的军卫增设于此,但总的来说,洪武年间宁夏大致有四卫兵力。按标准配置计算,与家属合计为6.9万人。 假设总人口中有20%的人口为军卫带管的民籍人口,就有人口1.8万。 与其他地区不同的是,宁夏军卫带管的民籍人口不是土著,而是来自北方草原的归附者。

  与宁夏东邻的绥德卫,是沿长城的狭窄的一条。该卫设于洪武年间,地处今绥德县地,周围为一批民州、民县所包围,属于内地卫所的性质,却因临边,颇具边卫的特征。杨一清说:“绥德独以一面之险,遮千余里之冲,昔人谓之可守不可弃者”;就绥德城的情况看,“绥德编氓,多散居乡落,城中居民,不数十户,比屋边巷,俱是卫所丁籍。”〔8〕可以肯定该卫不会带管有民籍人口。 明代中期从绥德卫中分析出榆林卫来,绥德卫城因此而迁往榆林,成为一个完完全全的边卫了。因事不在洪武,不予申论。

  陕西都司所辖的边卫还有洮州卫和岷州卫。这两卫均设置于陕西都司的西南部,即今甘肃境内。在这两卫与陕西行都司之间,还隔有临洮府,但临洮府位于吐蕃人居住区,基本无辖县,是一种特殊的边府。

  元代对这一区域的统治主要是通过任命当地的少数民族首领来实现的。这些元代受封的少数民族首领,由于世居于此,且首领多为世袭制,成为统领当地各少数民族部落的土官。元朝派往这一地区的官吏,由于长期生活于此,实际上也成为土官。洪武四年(1371年)河州卫设立以后,明朝“以何锁南普为河州卫指挥同知,朵尔只,汪家奴为佥事。……仍令何锁南普子孙世袭其职”〔9〕。 采取的似乎是和元代同样的管理办法,只是卫所的主要权力仍在明廷派出的官员手中。由此可见这几个卫所中,由元朝军队转来者当有不少,这所谓的元朝军队,实际上也就是当地的土著了。

  这三卫有兵力约1.7万人,合家属则为5万人口。然而,这只是指卫所正规的将士数量而言,除了这些正规的军卫人口外,这一区域也有一批土兵,他们不是卫所的正规军队。土兵的存在暗示这一区域中由卫所带管的民籍人口有一定的数量。由于我们不知当地土著在总人口的比例,只能根据辽东的情况作一类比,若带管民籍人口占总人口的20%,则有万余人口。若其占30%,则有民籍人口2.1万。 从以下陕西行都司中的事例中看,这一比例似乎是恰当的。

  陕西行都司在洪武时期辖有12卫2所。 在《明史·地理志》的记载中,我们注意到在洪武九年凉州卫设立之前,曾于洪武七年设立过一个“凉州土卫”。凉州卫极可能由土卫改来。这说明当地的土著人民有相当一部分在洪武年间被征入军伍,充当卫所的士卒。在陕西行都司的辖境中,已经没有民州、民县,却有民人的存在。梁材在论及当地的军屯问题时说:“可仿古人募民以实塞下之意,出榜召募附近陇右、关西一带人民,令其纳粮以资口食,而不当差,以足屯额之数。”〔10〕说明在明代初年当地的土著被征集入军卫以后,仍有一批民籍人口未被征入伍,而为卫所带管了。

  洪武二十五年凉国公蓝玉奏:“凉州卫民千七百余户,附籍岁久,所种田亩宜征其赋,令输甘肃。”〔11〕合计人口仅0.85万。陕西行都司共有12卫2所,以此数额平均计,陕西行都司共有民籍人口10 万余人。由于凉州卫地处东部,离内地较近,民籍人口的数量较多,其他卫所,尤其是西部的一些卫所,民籍人口的数量可能就没有这么多。考虑到这一因素,陕西行都司带管的民籍人口可能不足10万。这一人口数据不包括明初以后陆续迁入的西域少数民族人口或内附的其他民族人口。

  洪武年间陕西行都司卫所按标准配置应有军人7万左右。 合家属约为21万人口。假定如辽东情况,陕西行都司卫所带管的民籍土著人口占总人口的20%,则民籍土著人口为5万人。若占总人口之30%,则有9万人。这与根据凉州卫带管民籍人口所作分析大体一致。

  

  4.四川行都司

  四川行都司所辖大致为元代云南行省的罗罗斯宣慰司辖境。洪武十五年(1382年)罢宣慰司,二十七年九月(1394年)置四川行都指挥使司。领卫五、所八、长官司四。军卫大多是在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至二十五年(1392年)间建立的,分属四川或云南两省,此时来属。当地没有民州民县,是个典型的边卫。如建昌卫,《明史·四川土司传》中说:“(洪武)十五年,置建昌卫指挥使司,元平章月鲁帖木儿等自云南建昌来贡马,……以月鲁帖木儿为建昌卫指挥使,月给三品俸赡其家。”在最初设立军卫时,是按照羁縻卫来设计的。洪武二十四年,月鲁帖木儿造反,“于是置建昌、苏州二军民指挥使司及会川军民千户所,调京卫及陕西兵万五千余人往戍之。”同时增设盐井卫。由此确立汉族军人对这一区域的镇守。另外,四川行都司的部分士卒由故元将士转来,其地土著当为卫所带管。

  嘉靖《四川总志》卷一五记载四川行都司所辖编户67里,至少有民户7370户,有人口3.7万,与洪武年间相差不大。同样, 以标准兵力配置计算,四川行都司共计3.1万兵员,合家属应为9.3万人口。若带管的民籍人口占总人口的20—30%,则有人口近2.3—4万人,与上述估计接近。

  

  5.云南都司

  洪武十四年(1381年)九月,朱元璋命傅友德、蓝玉、沐英等率军进征云南。次年二月云南平,政府设军卫以屯戍之。

  关于洪武年间云南都司的边卫性质,顾诚指出:“作为地理单位的卫所在云南呈现其特异性,他们往往不仅管辖一般状态下的卫地及人口,还直接管辖部分州县。”如澜沧卫,洪武二十九年始于北胜州治之南筑城为军民指挥使司,领北胜、永宁、蒗蕖三州。永乐年间升永宁为府,正统六年以北胜州改隶布政司,所治仅蒗蕖一州〔12〕。金齿卫也颇类似,洪武十五年设立金齿、腾冲两府和金齿卫,二十三年撤消两府,改金齿卫为军民指挥使司以管理该地。腾冲府变成守御千户所,正统十四年升为腾冲卫军民指挥使司,与金齿卫同隶云南都司;嘉靖三年划出腾冲卫部分地方设立腾越州,转入行政系统,州辖民户八里。而金齿卫军民指挥使司下有编户九里,领县一(永平县)、安抚司一(潞江安抚司)、长官司二(凤溪、施甸长官司)〔13〕。金齿卫管辖的永平县有编户9里,9085户,48078口,官民田地352.94顷。此9里当为90 里之误,否则不可能达到4万余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4485.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1996.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