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钱满素:自由主义正反说

更新时间:2010-05-21 10:08:10
作者: 钱满素  

  便是甘心进疯人院。”

  福山证明自由主义民主在全世界必胜的最大理由是――只有这个制度能满足所有人的认可欲望,可是满足后产生的却是如此不堪的“最后的人”,失去精神,失去目的、道德、勇气等一切被视为可贵的美德,福山对此也很无奈。看来,这就是自由主义的一个内伤,它解决了认可问题,但看来人却不能没有这一问题而有目的有价值地活着。

  

  (三)宽容与道德价值的虚无

  生活失去目的,一个连带的问题就是道德的虚无。生活目的不同,包含着对善恶的不同理解。政府对道德问题保持中立,国民彼此间也不能作评判,这就是当今美国流行的“价值中立”说。人人说话小心谨慎,生怕无意中得罪了某些人“不同的”生活方式。为什么从1960年代末开始,“自由派”(liberal)这个词在美国变成了贬义?原因就在此。总有一些人在无所顾忌地地挑战传统道德的底线,在他们眼里,奉公守法、循规蹈矩的人是令人讨厌的“正人君子”,是资产阶级的平庸生活方式。为了表示对资本主义的抗议和拒绝,吸毒、群居等标新立异成了前卫时尚。谁也不能说这些垮掉派、嬉皮士不道德,只能说是生活方式的不同,自由主义就此成了忍让姑息的代名词。

  然而不能忘记,文明产生于禁忌,禁忌是人类进化过程中由于各种原因逐渐形成的,包含着古人的生存智慧,我们必须谨慎地对待它们。肆无忌惮地冲破一切禁忌,很可能就意味着文明的坍塌。在传统社会中,政府、宗教、家族和舆论会从各个方面给人以压力,迫使你服从主流道德观念。这固然会对个人产生限制和压抑,但有些强制不一定是坏的,戒律是人生和社会所必须的。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就听任其为所欲为,那不叫宽容,而是娇惯纵容,对他的成长毫无好处。孔子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那还是中国第一大圣人,旁人可想而知。

  长期实行自由主义后,强制性的权威似乎都退出了,久而久之,谁对谁都不能作道德评判了。但事实是,各方约束退出的结果只是留下大片道德领域的真空地带,听凭极端分子去占领。因为不管有意无意,每个人的大脑在指导言行时必然遵循一套价值观。我不是主张返回到言论管制,而是认为,越是言论自由的地方,越是不能缺少价值判断,否则很容易变得正邪不分、是非不分、善恶不分、美丑不分,从道德相对到道德虚无不过咫尺之遥。既然虚无是不可能的,这片领域最可能被极端分子占据。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一些人刮起“政治正确”之风,自行对别人言行定下许多他们认定的标准,不然就给你扣帽子,甚至办学习班,居然弄得没人能抵挡得住。

  宽容是一种进步,但当代美国的问题不在于不宽容,而是缺少共识,对一些基本问题也难以达成共识。比如:为什么英语是“官方语言”?谁说的英语又该是“标准英语”?美国宪法确实没有规定官方语言,因为当时谁也不会想到任何别的可能性。而现在,什么都成问题了,比如学校开设什么课程?何为经典?如果仅仅是作为学术问题,也很正常,但它们现在都成了政治问题,连对“何为正义?”也难以达成共识了。试问,没有共同的正义观,又怎么立法?法不就是维护正义的吗?具有强制权力的政府是需要实行宽容的,但并不意味,也不可能,完全退出道德领域,因为政府要立法、执法、司法,而法的基础就是公认的道德。

  当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兴起和西方社会的道德虚无有很大关系,因为他们从这些行为中认定西方文明的堕落。可是在表达自由的法律下,那些冒犯道德的行为只要没有触犯法律,政府就不能禁止,这既不表示政府支持他们,也不表示大多数西方民众支持他们,但只能无可奈何。在美国,要判定一个人犯罪,成本是很高的。这就涉及到自由主义软弱的问题。

  

  (四)对人性的过高估计

  给个人松绑,是建立在对个人会作出正确选择的假设上的,自由主义的软弱很大一部分就出在对人性的过高估计,如果人人都是天使,政府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自由主义可以说是一种君子协定,它假定人都是善的,只是不同的善观念而已,有点一相情愿。当自由主义面对强权时,就像一个谦谦君子碰到蛮不讲理之徒、恬不知耻之辈,能有什么对策呢?他们往往显得是迟疑不决,自缚手脚,因为自由主义主张――即使我不赞成你,我也不干涉你。即使你冒犯我,我也要宽容你。所以你不先动手,我决不可教训你。你无耻,我只能转过脸去不看。可惜君子的宽容未必能感化恶人,他们不是出尔反尔,耍流氓无赖,就是言之凿凿,一付掌握真理的样子,一旦他们占了上风,必定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当年纳粹崛起,希特勒能合法上台,已经说明一个事实――拥有民主宪法、议会共和政体的魏玛共和国根本对付不了这种蛊惑人心、不择手段的强人。他在大权独揽后无所顾忌,采取各种合法不合法的强制手段,调动一切资源,创造经济起飞,人民强壮,舆论一律的局面。对照之下,西方民主国家一个个萎靡不振,不由得德国人信心百倍,自认为优等民族,代表人类前途。战争打响后,西方国家也一度表现十分软弱被动,一让再让,更不可能主动去遏制它。

  再看美国。以枪支管理为例,美国人可以拥有从手枪到机关枪的各式武器,这至少是枪击事件频频发生的条件之一。我想,如果美国政府能够一纸告示贴出来,就明令禁止民众拥有武器,大概总有一届政府会愿意这样做,能省掉多少麻烦和怨言。但宪法规定人民拥有武器的权利,除非修宪,政府无权这样做,所以在对付暴力犯罪上政府就显得很软弱。再如对待色情淫秽问题,也不是政府和民众愿意这样,但涉及表达自由,不可能说禁就禁,也只好采取按年龄分类处理的办法。总之,自由主义由于自身的限制,在很多问题上都只能被动应对。

  怎么解决?我想任何问题的真谛常常在于把握一个度,真理过了度也会成为谬误。而这个度在哪里却不好把握,此一时彼一时,必须依据该时该地的主流而定。既然事物总是有正反两个方面,我们对于那些美丽动听的承诺,还是要保持清醒,保持警惕,想想它们到底意味着什么?有可能引申出什么?世上没有点金术,人类社会永远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的,这不仅因为人不是完美的,而且因为人对完美的概念也大相径庭,如果把自己认为的完美去强加于人,同样会带来不幸的后果。自由主义解决了不强加于人的问题,可是它毕竟解决不了人不完美的问题。谢谢!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3818.html
文章来源:三味书屋博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