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祚来:宽容民间社会才能恢复全社会讲理的风气

更新时间:2010-05-16 16:10:36
作者: 吴祚来  

  

  最近茅于轼先生在《同舟共济》杂志第5期发表文章《全社会必须恢复讲理的风气》,文章开始,茅先生就提出一个严峻的现实问题:社会的怨气特别大,矛盾也特别多。马路上吵架的人也多,火气大,动不动就想打架。一方面大家生活都改善了,另一方面怨气又这么大,到底是什么原因?

  茅老分析说,这个社会正在越来越不讲理,或者要讲理却没有地方。一些人愤闷焦虑,就将情绪发泄在他人身上,造成社会冲突,甚至心理极端者会走上街头、走进校园,制造流血事件。

  我想起去年的一次印度之行,各个城市都有大量的贫民窟,城市卫生更是不如人意,甚至像瓦拉纳西这样的千年古城,大街上连公共厕所都难找到,但人与人之间却和谐友善,牛车马车汽车自行车,相安无事地并行于大道,有时或有碰撞,司机下车也就是看看车是不是还能开动,各自走人,大街上没看到过一起打架谩骂的事情。每晚在恒河边举行的大型宗教祭祀活动,都有上万人参加,但现场却看不见一个警察维持秩序。

  要说文明古国,中国与印度的传统文化都一样悠久灿烂,要说人的素质,中国的文盲率远低于印度,要说城市贫困人口,印度各大城市里的贫民窟里的贫民均家徒四壁,印度行政效率也不高,政府难有作为,官员腐败亦严重,为什么印度民间社会如此安静祥和呢?

  除了制度因素,重要的一条是印度有着强大的宗教文化传统,印度教尽管也有愚昧落后的一些元素,但它通过信仰将人的道德提升到一个高度,并对人的社会行为设定了道德底线,譬如不偷盗、不欺骗、不淫乱、非暴力等等,宗教信仰使道德行为神圣化。更为重要的是,所有的宗教教义中,都倡导道德精神,而轻视物质利益。物质只是用来维持一个人生存的基本需要,整个社会并不着力于穷奢极侈的物质利益追求。政府行为并没有深入到民间社会,民间社会一由宗教,二由法制来维系,总体说来,印度是宗教国家,民间社会是由“神”来监督、管治的。我们有多少村支书、街道管委会、工青妇组织,他们就有多少寺庙。我们是人治,他们是神治。

  我们的社会宗教力量虚弱,而行政力量强大,民间社会靠行政管治来维系,只要行政力量管治不到的地方,就会出问题,而行政力量一家独大,他们本身就有着自身的利益追求,必然会侵害民间利益,而民间社会既无信仰支撑,又无民间组织可以与之抗衡,这样就形成了民间怨屈之声四起,民间冲突此起彼伏,乱象丛生。中国民间社会的败坏,已是严峻的社会问题,各种极端恶性事件频繁发生,就是民间败坏造成的民间自残。

  地方政府的行政应该有法制底线与伦理底线,无论是对待民间社团,还是对待访民上访,一些地方政府都突破法律与道德底线,强行打压,使民间社会处于被动压抑的境地,而地方政府的焦虑只有一条,就是经济发展,而文化的发展、民间社会信仰的发展、基层民主政治的发展,都停滞不前,相比之下,印度的民主制度建设尽管也有各种阻力,也受传统社会势力影响,但他们游泳中学习游泳,在民主过程中学习民主,底层社会因此既受到民主的教育,又获益于选票带来的各种福利。我们这个社会不仅要讲理,有地方讲理,还应该回到常识,共和国里,民主应该是常识,法治应该是常识,权力有效监督是常识,财政公开与官员财产公开是常识,有怨有处申,也应该是常识。

  所以,中国未来30年要发展的,不仅是经济,更重要的应该是真正的民主政治与有信仰的道德文化。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3697.html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评论周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