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萧默:央视总部“色情门”事件回眸

更新时间:2010-05-16 00:11:11
作者: 萧默 (进入专栏)  

  

  内容简介:荷兰建筑师库哈斯设计的央视总部方案,从2002年中标开始,就不断引起争论。2004年库氏出版了《Content》一书,并未引起国人太多注意。2009年元宵节央视配楼大火,公众对央视总部开始重新关注,发现库哈斯在《Content》中表达的设计“理念”竟是赤裸裸的色情,央视“色情门”事件遂成为网上议论热点,库氏被迫发表了自辩声明,争论更加激烈,网文数以百计,影响至于国内外媒体,至8月下旬达到高峰,至今持续未休。

  本文对整个事件过程作了比较详尽的记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关键词:央视总部 色情门 库哈斯

  

  读者可读过我在2004年写成并发表的《从ABBS鸟瞰CCTV》(原载《建筑意》第3辑,2004年,署名《建筑意》编辑部),那是对ABBS网站针对CCTV大楼总约10万字的几篇文章和网友意见的综述。那篇文章可真花了些工夫,首先得把这10万字读完,摘其要旨,还得读读别的材料,努力把事情搞清楚,并提出自己的看法。

  但现在重读那篇东西,却不禁为自己的书生气哑然失笑了。第一是根本没用。尽管仅我所知当时就有一些有社会责任感的的建筑学家或其他方面的学者对库哈斯的方案提出了反对意见,尽管网上有更多的反对声音,库氏方案却总是岿然不动——由有关部门指定的14位国内外建筑专家组成的评审团一致对它投了赞成票,评曰:“这是一个不卑不亢的方案……实施这一方案不仅能树立CCTV的标志性形象,也将翻开中国建筑界新的一页。”还有一帮子粉丝在旁边拚命叫好,《现代性的当代注释》一文的作者们宣称:“伴随着中央电视台新址的落成,库哈斯领衔的OMA(库氏所在的荷兰大都会建筑事务所)已为中国城市掀开了崭新的一页……”。更把“将”字换成“已”字,将来时变成了完成时。还有人找出什么“流动文脉”的伪理论,声称:“城市所处文脉的概念应理解为操纵社会发展的资本,权力,资源,劳动力,科技等一系列流动元素,而不仅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乌托邦式的意识形态。”(《流动文脉——CCTV方案解读》)说白了,就是谁有钱谁有权谁就掌握了“文脉”!钱和权都是“流动”的,所以“文脉”也是流动的……等等从高热病房发出的昏话,结果是为库氏自己当时也不肯说的真正意图抹上一层迷人兼吓人的色彩。而媒体动不动就会接到的所谓“淡化处理”指令,使得不同意见不能与公众见面,只能退缩到建筑专业网站和刊物上,无声无息地自然消失。公众不知情,评委们不屑一顾,官员们装做看不见,倒显得这些意见是故意搅局了!

  第二是除了官方公布的资料,公众和未预其事的专家几乎一无所知。尽管在我写那篇文章时也曾力图搞个明白,到头来仍是枉然。当时我知道的造价是50亿,其中包括为了在一百多米的高空玩悬挑游戏多花的15个亿,已足惊人。以后知道的却是100亿,增加的50亿纯粹是为了“确保”悬挑游戏不要演砸了。以后,有人告诉我说,库氏的主楼和配楼竟表现了两性生殖器!我还以为不致如此,最近,骇然看到了朋友发来的几张图片,方坐实了这椿公案,只有惊诧莫名,不知所以矣!原来是库哈斯在CCTV大楼中标以后,意犹未尽,为了证明自己如何高明,在他2004年出版的《Content》书中阐释了他的设计“理念”,登出了几幅图画,读者自己看看,用不了解释什么了。有的比我在这里张示的更加露骨,赤裸裸的阴阳和合,不堪入目。曾经被本人仅认为是游戏而大大低估了的悬挑,竟然真的蕴有深刻的“内涵”——主楼是一位双膝跪地的裸女,屁股对着观众,辅楼则作阳具状!“content”有“内容”和“满足”二意,用在这里都很合适。前者是指这些个极其不雅的、在世界现代建筑史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东西,就是CCTV大楼的艺术“内容”;后者虽不能肯定是不是指这种“和合”的满足,却可以断定是张示库哈斯的心满意足。不是吗!骗术成功了,大把中国人的钱拿到手了,又获得了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世界最奇特的建筑”称号,名也有了,岂有不满足之理。至于是不是把“好心”劝过他千万别把真话说出来的 中国心腹出卖了,更是不是一点不给有关决策者和13亿中国人留下哪怕一点点面子,在这 小子看来,是根本不用考虑的。但这本书当时并未引起国人更多关注。

  2009年初央视副楼大火,国人对央视总部开始重新关注起来,央视大楼“色情门”事件逐渐成形,本人在6月9日发表了博文《CCTV总部与臀部的“异质同构”》。为了应对中国人越来越强烈的抗议,8月22日,库哈斯被迫在他OMA网站发布了中文自辩声明:“书籍的封面图片设计师建议了一些有关OMA项目的漫画/讽刺画。OMA拒绝了这些设计……书籍的设计师将被拒绝的封面图片作为缩影放在书的附录中。……造成误解和猜测。……OMA没有制造这些图片,其内容并不以任何方式代表我们的观点。”有趣的是,本人已贴在“萧默的博客”上两个多月的上述博文刚好在此声明发表前两天即8月20日被屏蔽了(经本人抗议,现已恢复)。

  自辩声明只有中文,没有英文,据8月26日《环球时报》载“知情人”披露,是有意阻止此事在西方产生更大影响。当西方媒体也已报导了此事后,才不得不加上了英译。

  自辩中使用了“被拒绝”(rejected)一词,指的是那些邪淫图片。好了,库哈斯既然这么说了,在他看来,就没他什么事了。你们去吵吧,反正我就是背着牛头不认帐,来一个抵死不认,你们能拿我怎么着?这种态度,用天津话来说,叫做“青皮”,《水浒传》上描写的牛二与此相类,施耐庵称之为“泼皮”。但是,这些图片还是被放在了署有作者的公司和作者本人名字(OMA / REM KOOLHAAS)的《Content》的附录中,那么,它们到底是“被拒绝”了还是没有“被拒绝”呢?事实上,“被拒绝”了的只是用它们作封面,因为太露骨;并没有“被拒绝”放在作为整本书的有机组成部分的附录中,因为它们正代表了作者的“理念”。

  一位曾准备翻译此书的建筑评论家至今还言之凿凿地为库氏打保票说:“书中……绝对没有关于灵感出自色情玩笑这样的内容。”“我觉得这本书一点都没有对央视大楼的色情影射。”“通篇都没有说央视大楼的设计灵感来自男女生殖器。”还认为,央视新大楼是世界建筑史上一座里程碑式的建筑,这样的建筑能够出现在中国是一种骄傲(转引自8月26日《环球时报》)。8月22日《中国日报》刊登的一位先锋艺术家的文章也肯定说:“简单的生殖器模仿不是他(库哈斯)的灵感来源。”

  偏偏著名设计理论家王受之先生[1]也读了这些书,9月14日,王受之在洛杉矶发表了《库哈斯添乱》一文:“库哈斯的新书《内容》(Content)……全书文字散漫,内容混杂,观点不清晰……类似CCTV大楼的设计动机,这个动机倒是十分耸人听闻。我当时觉得有点目瞪口呆的是看见书的几张把CCTV两个楼和男女生殖器放在一起比较的图片,说构思其实就是性器官和交媾;……自然,推出这样一本书,给自己的建筑事务所做广告是主要的目的。”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王先生在文章中明白无误地指出:“他在书里直接说到,也用图片显示了自己的这个CCTV大楼设计的实际思路,不过就是一个男性和女性的生殖器(male and female genitalia)和交媾的形式而已。”“书内关于CCTV建筑设计的题目都很刺激:‘你从来没有见过的建筑’(Architecture like you've never seen it),‘让你湿的(?)模型’(Models that make you wet)”。

  然后,王受之几乎全篇引述了我的博文《CCTV总部与臀部的“异质同构”》。

  他痛心地评论说:“这段文字很痛快,但是我看了也很苦涩。我们在最近的十年中,在这样巨大的国家工程上犯了太多的错误,造成和我们自己都吞不下的苦果。被民众怒称为‘大笨蛋’的国家大剧院,CCTV两个大楼,还有尾大不掉的‘鸟巢’,再把全国大城市这类所谓地标性的建筑放在一起,足可以编辑一本‘世界恶搞建筑’大全了。每个单体都要耗费上百亿元,就仅仅换来一个今生今世都无法说出口的痛苦,一个恶咒,这就实在太过分了。”

  王先生还透露了一些他在纽约一次OMA公司所作的讲演中了解到的库哈斯在北京的作为:“在整个过程中,他们用大量的幻灯片讲解……讲话中对中国人时常有无知的嘲笑和讽刺,说因为中国人看不懂OMA的设计,他们不得不请北京的模型公司在五天内作出中国人看得懂得模型;也看了几张幻灯。是在某一次CCTV项目会议上,主席台下坐满了记笔记的中国人,他们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要记同样的笔记,为什么女人们也在记笔记。感觉上中国人是傻瓜,这个项目是他们去拯救中国人摆脱建筑无知而做的。”王先生愤怒而直率地指出:“很难想像在全世界任何商业项目中,作为乙方的建筑事务所敢如此狂妄的戏弄甲方,居然还可以拿了钞票走人的。……他基本是把中国人当作给他耍了的傻瓜看的。”库哈斯“对于这样能够把甲方玩弄于股掌之中的能力很得意。”

  王先生最后评论道:“如果细细看看《内容》这本书,他那种拿学术做遮掩,骨子里的狂妄、自以为是完全跃然纸上。咱们是给人家卖了,还在给人家数钞票那类,怨死了还以为很荣耀呢!”

  原谅我只能作这样的转述了,好好读读吧。不要以为中国人都是那么好蒙骗的,可以任由外人欺负。

  至于库氏的自辩,更是不值一驳。本人多少也出过几种书,至少读过几本,并非对“书”毫无了解。凡书者,一般由三大部分组成——前导、正文、附录。附录一般包括作者写的后记或别人写的跋,往往正是点题之所在,以进一步点示本书主旨。不管怎样,除了版权页由出版社处理外,其他一切包括附录,其内容都由署名作者负责。这是全世界的通例,可库哈斯却把附录载入图片的责任一股脑全推到了书籍设计师身上。这就奇怪了,没经过署名作者的同意,书籍设计师怎么能够擅自把“被拒绝”了的图片载入附录呢?

  问题的关键是,虽然老库“没有制造这些图片”(相信央视大楼也没有他留下的手印),却真实体现了他的意图,那就是以那种邪淫的“理念”有意侮辱中国人民。按照老库——责任该由制造这些图片的人承担——的逻辑,岂不是央视大楼被建成为这副邪淫样子,使得展示中国形象,宣传“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建构和谐社会”的声音都被迫要从这个邪淫形象中发出,要由中国工人来负责了?老库知道,他的“理念”需要形象化,这个任务由书籍设计师帮他完成了。画出的图很合乎他的心意,完全没有“拒绝”之意,并放到附录中,代替后记或跋,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如果我是那位书籍设计师,我会拚着老命和老库打一场官司。好嘛!是你请我来体现你的意图的,你把你的“理念”交待给了我,我体现得很好,你很满意,放到了你的署名书的附录里,现在出了乱子,倒说是我“建议”的,把责任全推给我,要我来淌这摊子浑水,老子才不干呢!只是老库大概又付了一笔不菲的“封口费”,至少到现在,还没有见到这位倒霉的书籍设计师吭过一声。

  库哈斯的声明不但没有丝毫起到自辩的作用,反而是对中国人智商的又一次挑战和又一次严重侮辱!

  现在,就连西方人也看不下去了,尽管库哈斯原是想尽力降低此事在西方的关注度的。从8月中下旬以来,这种报导就多起来了。最早报导这一事件的伦敦《标准晚报》就斥责库哈斯“敢于大胆融入匪夷所思、包括在常人看来令人作呕的符号元素,并在重要建筑中予以体现”。纽约《艺术之窗》说,“库哈斯是一个喜欢在严肃设计中夹带私货的设计师”。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和BBC也报道了“央视色情门”事件。就连库哈斯老家的《鹿特丹邮报》也承认库哈斯在中国“招致了广泛批评”。王受之也是在海外发出抗议之声的。

  至少从1840年鸦片战争算起,中国人已进行了170年维护国家尊严的斗争,直到现在,还有人在不断挑战我们的尊严。

  但我们的一些官方媒体却似乎不以为然,不但不能为国为民执言,却倾向于为侮辱我们的外国不良人士辩护。与库氏自辩声明几乎同时,央视报道了采访库氏的录像,库氏还在发出狂言:“我现在特别衷心的希望网上的一些不负责任的谣言能尽快终止”。这段录像,被网民们批评是“央视记者与库哈斯合伙上演‘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把戏!”8月21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余人月《别把央视大楼和国家形象扯起来》的妙文,公然说“‘生殖崇拜’既然古已有之,并不色情,就算是被老外借央视大楼发扬光大了一回,又岂是对国人的大不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366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