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厚泽:对贵州“四清运动”的一次谈话

更新时间:2010-05-10 19:04:37
作者: 朱厚泽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九日下午三时半, 李井泉同志在家中接见了原贵阳市委伍( 嘉谟——编者注) 、夏( 页文——编者注) 、朱( 厚泽——编者注) 三人。次日, 十二月十日上午九时, 又把贵州省委第一、第二书记马( 力) 、池( 必卿) 找到家中, 与伍、夏、朱一起谈话。

  现将井泉同志的主要谈话,回忆记录整理如下:

  关于一九六四年的贵州四清, 井泉同志说:肯定的讲, 打击面过宽, 打击得过重, 把干部伤害了。原来( 指今年春去贵州) 有些话我没有讲, 当时, 我还没有得到中央批准。现在中央批准了, 可以讲了。

  六四年李大章那个搞法, 他写的报告, 邓不理, 不看他的报告。后来贾啟允去了, ——不是现在的贾啟允, 是那个时候的贾啟允——写了个报告, 转送给了主席。主席说, 贵州有个人写了个信( 主席记不起贾啟允的名字) , 我是同意的。后来我又写了个信, 是廖志高带了去送给主席的, 主席看了对他们( 指李大章们) 很生气。贵州四清华主席不很了解, 邓清楚。

  当时与李大章的分岐很大,斗争了几个月, 费了很大劲, 作了好多工作。就是李大章要那么干。李大章讲的什么: “ 一、二、三”, 贵州烂掉了。.. 统统都是错误的。他是对着邓来的。

  李大章要把贵州搞成右倾机会主义路线错误, 我当时就不同意。贵州的问题, 周林的问题,无非是两条: 一条是五九年打了些反党集团, 这个问题, 六二年甄别解决了。另一条是死人以后, 他问我是不是可以把自留地, 三地搞到百分之十五到二十? 我没有同意, 他没有办。下边可能多一点。就是这么两个具体问题, 所以我不同意提什么路线错误。不是路线问题嘛。

  六四年贵州情况已经好转了。李大章说, 是他搞的那个四清促进了生产。我那时驳了他。我说你是秋季才去的, 你去的时候, 农民已经把庄稼种到田里去了, 怎么是你搞的呢? ( 笑!)贵州那个四清, 不承认桃园经验不行。今年我去, 有的人还在讲成绩是伟大的.. ( 笑) 。我听出来了, 我知道到现在还有矛盾。( 马问: 你见到他们了吗?) 我见到了。

  当时的贵州, 是具体工作上的问题, 不是什么路线, 不能归之于修正主义。修正主义的帽子, 统统把它摘掉。

  关于复查四清处理的案件,落实政策, 井泉同志说:这个事情, 我有责任, 本来是我的责任, 现在把责任加到你们( 指马、池) 身上了, 请你们去解决。( 马说: 这是我们应该的, 是我们的责任。) 你们要是有意见, 明年我去贵州, 你们开个干部大会, 批判我, 我来承担责任。( 马: 不是这样, 大家都感谢你。..)

  当谈到复查进展缓慢, 还留尾巴, 马说还有阻力时, 井泉同志说: 就是支黔派和南( 原文无, 系编者所加) 下派的矛盾。把你们( 指伍、夏、朱) 的问题解决了, 再要上告, 他们错了,还要作检讨, 怕你抢他的饭碗。这就矛盾了。我主张, 你们让步, 把你们都调出来, 让给他们去搞。他们也是共产党, 让给他们去搞嘛! 这样落实的阻力就少了嘛。( 马说: 个别交流可以,不能都调。我们还是搞五湖四海, 大家共同把贵州搞上去。我是北方的, 老池也是一直在北方, 搞好贵州, 还要依靠你们。)干部有话, 找他们说的多些到是了。他们听得到的, 有些你们听不到。( 马说: 是这样, 他们是通气的, 他们了解情况, 要把贵州搞上去, 还是要靠他们嘛..

  马还说了些言不由衷的话。伍、夏、朱说。还是按李政委的那个意见, 调出来好。)

  在谈到伍嘉谟同志的问题时, 井泉同志说: 在延安, 他( 指伍) 是留守兵团政治部组织部的, 胡耀邦是联防军政治部的。他们是上下级, 他们熟, 耀邦了解他的情况。他来找我, 我当着他的面给胡耀邦打电话, 你( 指伍) 听着的嘛! 我说, 伍来了, 胡耀邦说他知道, 我讲了两条: 一条是历史问题, 在延安有结论, 还是那个结论就行了嘛,他说他知道, 他同意。第二条,伍已经来了, 把他调出来, 调出贵州。不光是他, 还有其他四清受害的, 都调出来, 另外分配工作。胡耀邦说他同意。两个问题他都同意的嘛。

  ( 马说: 你的问题——指伍,省委至少讨论了五次, 原来意见是分两步走, 先解决谈话问题,关起来的问题,然后再由组织部作结论。伍说: 第一步已经解决了嘛, 吴实那一关, 叶谷霖那里已过了嘛。还有, 市委也发了材料了嘛。现在就是组织部、崔方亭那里, 请你催催他, 快一点就行了。马说: 他们搞出来了, 还要等你回去, 让你看, 听你的意见嘛。伍说: 我现在治治病, 胡耀邦同志要我在这里治病, 把身体搞好, 现在吃药治肝脏, 回不去。马说, 那好嘛, 叫他们( 指省委组织部) 把意见搞好后, 送来给你看, 征求你的意见。)

  井泉同志又说:他的问题, 历史, 延安有结论; 错误, 缺点, 哪个没有, 我看不影响恢复他的党藉, 恢复待遇。你们一齐把他解决了, 抓紧, 一齐解决算了。我给你们说, 是邓讲的, 快刀斩乱麻, 一齐解决了。( 池说: 是, 耀邦同志讲了, 是快刀斩乱麻。)

  在谈到罗英同志的问题时,井泉同志说: 罗英同志, 我见过, 老老实实, 他不搞什么吹吹拍拍, 是个老老实实的人。

  在谈到×××时, 井泉同志说: 你们有个公安局长, 叫宋什么( 答: ×××) , 我听到过好多反映, 这个人不好, 不能作公安工作。( 马: 已经调到经委,管生产去了。)

  最后, 井泉同志说:贵州的问题, 现在好解决了。一是中央这次会议精神, 另外, 贵州四清, 中央专门有批示, 这就好解决了嘛!这次会上的发言, 辽宁那个姓陈的( 答: 陈璞如) , 你们贵州调去的, 他的发言也谈到了贵州四清, 给贵州说了话。你的发言( 指马) , 我看了。你说贵州是全国的“ 干人”。( 笑) ( 马: 是呀, 是“ 干人”呀, 我们总是要把贵州搞上去呀, 几个同志都是贵州的老人,还是要靠大家一起搞。..还有一些言不由衷的话。)回去以后, 分清是非, 纠正错误, 团结起来, 搞好工作。我还要来贵州, 明年三月,我再来促一促。

  

  注:

  1 .文中的主席, 指华国锋。

  2.李井泉, 原任中共西南局第一书记。

  3.伍嘉谟, 四清前任中共贵阳市委第一书记。

  4.夏页文, 四清前任中共贵阳市委第二书记。

  5.朱厚泽, 四清前曾任中共贵阳市委宣传部部长, 四清和文革受冲击, 改革开放后曾任中共贵阳市委副书记、贵州省委书记、中共中央宣传部长等职务。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3539.html
文章来源:《贵州文史》2008.3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