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厚泽:山之骨

更新时间:2010-05-10 12:09:24
作者: 朱厚泽  

  

  南国友人给朱厚泽信

  厚泽兄:

  遥望京华,冰雪凌寒,念也何似!世俗缺钙,而贵州多山,钙,山之骨也,向为吾辈所珍……

  ××于南国

  

    

  朱厚泽复南国友人信

  ××兄:

  大作及惠书均悉,谢。闪现于字里行间的火热情怀,读之怎能不为所动!

  钙,世代所珍。至于其人,山村野夫也。出身边陲,远离京华。无奈赤诚的良知乘时代的大潮将其卷入风暴漩涡。沉浮之间,身影偶现,时而入人眼目罢了。野气未消,钙性难移,但恐所剩无几矣。

  君不见,遮天蔽日的蒙蒙雨雾,吸附着千年郁积的瘴气与近代生活的污烟,早已把那山之骨溶蚀得满目疮痍。山岩挺立的轮廓,在晚霞的余晖中朦朦胧胧,昏昏糊糊,迷迷茫茫,已经难以辨认了。它正消失在黑暗之中……

  山之骨,它还会于晨曦中,重新披上彩霞,再现它的身影吗?

  是的,当那山之骨从溶蚀它的茫茫酸雨、地下潜流,从浩瀚的林莽深处、野草丛里,渗过泥沙与岩缝,历经艰辛和曲折,沉积、蒸腾、散发,扬弃了那污烟和瘴气之后,它必将会重新凝结出来。

  那洁白透明的钟乳,磷磷闪光的石花,巍峨的玉柱,雄奇的石林,神秘的溶洞……那不是新生的山之骨吗!那新生的山之骨,必将比它的母亲——被溶蚀的朴实无华的野性山岩,千般壮丽,万般诱人……

  对这一天,人们满怀希冀、信心和激情。但是,那只能存在于未来,我们难以触及的未来。它不会出现在明天,或明天的明天。

  不知君意如何。

  握手!

  厚泽 上

  一九九一年一月二十四日

  

  

  【编辑附记】

  朱厚泽,20世纪80年代,曾任中共贵州省委书记、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

  80年代末,朱厚泽离休后,在他继续积极与丰富的人生思考、追寻中,观察世界,感受变迁,亦与摄影结缘。多年来,他自谓“东游西逛,东张西望”,拍摄了上万张图片。最近,人民摄影出版社出版了《东张西望——朱厚泽摄影作品散篇》(参见本刊本期“读书”栏目“8月荐书”)。在这册颇为厚重的摄影集卷首,他以“山之骨”为题,发表了十五年前给一位工作、生活在南方某城市的朋友信札的断片。本刊编辑特向朱厚泽索取了“复南国友人信”原文,刊于此。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3523.html
文章来源:财经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