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强:社会结构与社会分层

更新时间:2010-04-22 22:51:45
作者: 李强(清华) (进入专栏)  

  

  我不知道大家对“社会分层”这个概念熟悉不熟悉,社会分层是一个很学术化的概念。过去,汉语里没有这个词,你要查古书上更是没有。这个词最初是从英文翻译过来的。是社会学家借用生物学的概念--地球是分层的,社会学家发现人类社会也是有高有低的层化现象,于是大概在十九世纪,就把这个词引入社会研究中来了。研究社会分层,通俗地讲就是分析一个社会的阶级结构。首先,大家有一点都能理解,就是社会肯定是分成不同群体的。我们说原始社会是平等的。其实我觉得那是大家没有经历那个社会,看不见。我们从资源的占用上说,人们要想非常均等的分配资源本身就非常困难。原始部落时期,一般来说人们出于崇敬,往往给部落酋长的条件要好一点。有人研究早期的人类社会的小部落,结果发现有分层现象的占绝大多数。所以从古到今社会分层现象是很普遍的。

  有人认为,社会分层现象在我们国家有一段时间里可以说是弱化了,就是1949年以后,农村要分田,城市里要分财产,到了1956年以后基本上私有化的财产包括私有房屋就变得很少了,这看起来好像分层现象弱化了,但实际上我们如果仔细分析的话,即使从1949年到1979年,也有分层社会。我记得有很多小说,比如《血色浪漫》里描写的干部大院,你就能感到干部大院里就跟普通老百姓的不一样。所以,它也是分层的社会。我写过一篇文章叫《政治分层和经济分层》,我的意思是说,1949年到1979年,经济分层确实有弱化现象,但政治分层很突出。所以,刚才主持人――三味书屋的李老师介绍的时候说到的红五类、黑五类,那都是1949年到1979年的时候发生的现象,那不是典型的分层吗?不过当时更多讲的是政治地位。我只想阐明一个现象,因为大家可能不太熟悉这个词,所以我们就发现这个层化现象在任何一个时候,任何一个社会都是存在的。

  我们中国到今天,什么样的一个层化现象大家认为是公平的、是合理的,这是关键的核心问题,什么叫公平?任何一个社会都在解释这个问题。其实毛泽东发动的土改运动,在1945年的解放区就开始了,不过大规模的土改还是在1949年以后。那么当时从法理上说,土地是属于地主的,就跟今天没卖出的房子是属于房地产商的一样,说我们找一帮人抢过来,那不行,这是违法的。但是,1950年的时候,政务院颁布了一个法律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它先立法了。所以,土地改革运动合乎法理,剥夺地主土地时,讲的是剥夺为公平,当时全民接受了。但是今天你要说有一块地,你带人去抢那可了不得,那肯定要抓进监狱。1949年到1952年这个时期,农民抢地主的土地就是合法的,就被认为是公平的。当然有地主反抗,当时就以反革命给镇压了。大家看葛优演的一部电影《活着》,就是讲的那个年代的事。当时毛泽东提出来一个概念叫公平,他认为大家一样就叫公平。但是,这个理念到今天不存在了。邓小平在1979年提出大家不一样叫公平。要不然他怎么提出一部分人先富呢?所以可见这个分层还真是个很大的问题。从共和国刚建立一直涉及到今天,它基本都是头号问题。

  我向大家来阐述一下基本理念,什么叫公平和公正?我研究这个问题,写过很多书,1988年是第一本,叫《中国大陆的贫富差别》。贫富差别现象1987、1988年的时候开始出现,但没有今天这样突出。后来我写过一系列的文章,大家从网上应该也很容易找到。最近,我们都在做一件事,就是总结改革开放30年。当然我觉得2009年也很重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年。对改革开放30年和建国60年的总结,我觉得两者都很重要。我最近参加了好多关于总结30年的会议,我在会上发表了一些关于改革以来的社会结构变化,以及共和国60年的四个实验的观点,这些观点还没写成文章,但好像网上有人把我在会上不是很完全的讲话记录下来了。共和国在阶级分层和结构上做的四个大的实验,我想今天就大概地讲一讲,这也是我最近的一个观点。

  第一个大实验:打碎阶级结构的实验

  这是毛泽东做的实验。在中华民族3000多年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中,都从来没有发生过毛泽东做的这个打碎阶级结构的实验。中国王朝更替频繁,但它基本上都复制了原来的社会结构,没有把原来的结构打碎,然后建造一种新的结构。大家都知道,把农村的结构打碎,一开始的时候农民挺老实的,你让他去抢地主土地,他不敢。周立波写的小说《暴风骤雨》,就是反映解放区土地改革中的阶级风暴,一开始谁敢去抢啊,都是本分农民。但是共产党就给他们讲清道理,为什么要抢。一般本分农民真的不敢。后来大家一想也是,凭什么地主就拥有那么多土地,最后就把这些土地分了。从理论上讲,我们管这样一种公正观念叫结构公正,就说我不管什么原因,最后大家结果应该是一样的。所以出于这样的理念大家最后接受了。农民分地事件对中国社会的影响非常巨大,直到今天我们都必须承认。为什么呢?大家后来分析了分了土地的国家和没分土地的国家的各自发展进程,发现没分地的国家后期的改革改造特别困难,如泰国就没分地,到现在为止还不稳定,就是说打碎这个土地所有制不能说它没有意义,但是确实也付出了十分惨重代价,为什么惨重呢?你要理解一个村庄怎样生活,中国人是讲仁、义、礼、智、信的,一个社会生活占有财产和不占用财产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更多的是大家得有理念。我们中国并没有很强的宗教,西方的宗教很发达,所以你能理解西方通过宗教来传播它的东西。但中国从来没有一个能让全体民众都接受了的统一的神教。大家说的佛、道,实际上信的是很少的一部分人,而且那个宗教在中国也改变形状了。

  宗教强调的是一个理念,如果求的都是现实目的那不叫宗教。比如说她想生孩子,她去拜观音娘娘,说让我生个男孩子。宗教不是那么要求现实利益的,不是我要赚钱就赶紧去求神拜佛。宗教讲的是一个比较崇高的目的和理念。所以佛教传到中国后都变形了,不是原来意义上的佛教。那这个民族的精神靠什么维持呢?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仁义礼智信这套儒家的思想大家都信了,然后形成一种,梁漱冥先生管它叫家庭伦理本位社会。这个东西就维系着这个民族。这套东西以谁来为载体,来传播呢?隋朝以后建立科举考试制度形成了士绅阶层,这个士绅阶层很重要的,他们占有土地,他们也是一个社会的理念的代表。看鲁迅写的小说,还能看出当时农村里还存在没有破落掉的士绅阶层。费孝通讲过,其实士绅和地主讲的是一回事。地主,我们革命以后就认为是坏极了,是剥削者。其实他们也是文化的代表。那么,当我们把这个土地平分后,把地主阶级摧毁掉以后,那就出现了一个大的问题,就是一个农村该怎么来治理?它还有没有正义的代表了?当然我们出现了村干部,我觉得在这段时间里毛泽东传播了他所创造的思想体系,虽然他认为是继承发扬了马克思主义,其实你要仔细研究老三篇,《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这些也是讲仁义礼智信的,是跟传统儒家道德是接轨的。毛泽东创造的思想体系,被全民族也接受了。

  在这段时间里原有结构打碎以后,农村非常困难。大家要理解为什么老是没有粮食吃,我们从1949年以后,一直到1979年把土地再分了以前,粮食不够吃的问题一直解决不了。在座的年龄大的都知道,一到夏天的时候就得下乡帮助农民去。你想想那时候中国的农民比现在还多,怎么就种不出粮食来呢。我那时候在北京四中念书,一到夏天收粮食的时候,学生都要到乡下去,割麦子,收粮食。农民怎么就不收呢?农民不好好干活。农民是顾家的,如果你强调这是给他家干他绝对好好干。如果你说给公社干,他不太理解你,他不会给你好好干。我们那时候好多人到农村去帮农民干活其实是很荒诞的。你以为农民干不了?农民当然会干,农民只不过是就不干。原有的结构打碎以后我们真的是很困难。直到今天这个“三农”问题还是解决不了。其实核心问题还是农村没有一个道德价值观的载体。因为毛主席的时代好歹还有一个村干部,那个村干部有的时候也自私,但是毛泽东对他们训的很厉害,经常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那时候村干部顶多有一点多吃多占。我不知道大家理解不理解,我们看那个时候的材料,一个村干部到公社去开会,他看人家早点店里卖炸糕,他就买了两个炸糕吃,结果回去就被批斗了。这叫多吃多占啊,这是公款啊,你敢拿公款买炸糕吃。六十年代初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主要就批判农村干部多吃多占这个事情。毛泽东时期的干部大体上还代表一种为公的价值观。像陈永贵就是这种代表,我觉得陈永贵还是挺努力的,不管怎么样,人家是干活干出来的,真的是让那个山西的大寨多打粮食了。当时出了一些榜样。但改革以后就完了,因为大家分田单干了,干部也要有利益,所以干部就不再是正义的代表了。所以农村到现在为止搞不好。其实大家都明白,一个事情要搞好,核心是人啊。现在干部都自己顾自己,他还想多捞一点呢,怎么能把村里搞好呢?所以实际上我们自从打碎这个士绅阶层以后,我们始终没找到一个能组合农村的社会阶级。今天虽然也有村干部,但总有很多矛盾。有一些,像华西村、韩村河,有一些好的村代表,但都是个案。很难像传统的士绅阶层那样有着道德理念,有这样的一种代表。这个阶段的实验大体上是摧毁结构的一个试验。摧毁以后也有一点好处,就是后来的试验比较好做。因为你要不把旧的结构摧毁掉,你后来想做的事情很难做到。摧毁结构的一个试验实际上就是解放农民。

  这个打碎阶级结构的试验先是在农村进行。后来到50年代中期,毛主席决定把它引到城市中来。1956年开始了社会主义改造,就是资本家要把他们的产业厂房都让出来。当然一开始说的是公私合营,但合着合着都合成后来国营集体的来源了。这个事情大家如果看材料的话荣毅仁他们都写过回忆录。1956年夏天,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组织了一个座谈会,把当时最有钱的这些人,工商业主,包括荣毅仁都请去了。毛泽东劝说他们要搞社会主义。当时荣老板带头。毛泽东问荣老板,问他是公有制好还是私有制好。荣老板赶紧回答毛主席,说“公有制好!”。然后所有在座的都说公有制好。毛泽东主席原来设想的社会主义改造的过渡时期相当长。你要理解中国的国情,我写过一篇论文叫“中国人的心理二重区域”,中国人的心里都分成两个东西,一个是对外讲的,一个是不对外讲的,心理学上有这个现象。那明明就是他们家的东西,怎么会说不要了呢?他不是说不要,而是迫于当时那种情况。应该说毛泽东是一个很有感染力的人,毕竟大家接受了他的想法,所以说中国人就很怪。清王朝入主中原之后,强制推行清朝发式:将前额头发剃掉,后面留起辫子,当时有“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之说。一开始汉人是反抗的,大家看历史档案知道,谁要不剃头就砍头,但就有人敢反抗,于是清王朝很震惊。你统治就统治吧,但你连头发都剃,那就过了,你非让大家剃头,不剃就得杀头。清王朝在一开始有点害怕,但后来下了决心,杀。最后还是老百姓怂了。那就剃吧。你说当时人们心里真服气吗?当然不服气了。所以我估计中国人心里二重区域有很长远的历史。

  我们分析文革,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校区有个教授叫黄宗智,Philip.C.Huang,研究过文革,他发现当时报纸上讲的是一套东西,而实际上做的是另一套东西,这是很难以理解的。香港也有个教授研究大陆,也有同样的感受,就是说你文字上写的东西与实际做的是两回事情。直到今天,比如说我们在学校里有政治学习。要到政治学习了,大家发言,大家一定会说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什么的,等到散会了,就说另一套话了。所以我觉得毛主席是一个心理学大师。他那样问“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好?”当时那些民族资本家们能说什么?肯定得说公有制好。不管怎么样,那场财产制度的改革是比较彻底的,所以可以说到了1956年以后,从财政上来看我们原来的财产结构真的打碎了,连房产结构都打碎。在座的老同志都知道,1956年的时候是要把私房交出去的。而到了90年代后期开展了大规模的公有住房改革,最大的事情就是把公有住房分掉了。现在城市里的老百姓70%得到的是房改房,30%是后来买的商品房,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分配结构。住房改革一下子把中国变成了在全世界里住房自有率很高的国家了。而1956年做的是相反的事情,那时要你把私房交公,按道理说这太难了。当时有一个文件,是中央批转了中共中央书记处二处《关于目前城市私有房产基本情况及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意见》,按照文件要求:如果你们家房子很小,就你们家几口人在里面住,这是自住房屋是允许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3180.html
文章来源:三味书屋博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