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庞朴:四圣二谛与三分

更新时间:2010-04-09 15:05:26
作者: 庞朴 (进入专栏)  

  只有一处是表面上四分着的(见《万章下》,即本文第一节所述),其他四处,都在或明或暗地运用正反合的三分方法进行分析:

  1、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治则进,乱则退,伯夷也。

   何事非君,何使非民,治亦进,乱亦进,伊尹也。

   可以仕则仕,可以止则止,可以久则久,可以速则速,孔子也。(《公孙丑上》)

  2、……伯夷隘,柳下惠不恭。隘与不恭,君子不由也。(同上)

  3、居下位,不以贤事不肖者,伯夷也。

   五就汤,五就桀者,伊尹也。

   不恶污君,不辞小官者,柳下惠也。

   三子者不同道,其趋一也。(《告子下》)

  4、……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

   闻柳下惠之风者,薄夫敦,鄙夫宽。

   ……非圣人而能若是乎!(《尽心下》)

  这里的第一条,明显是正-反-亦正亦反式。第二条,其为正-反-非正非反(所谓"君子不由")式,也是明显的。第三条说三子不同道,其所不同者在于,伯夷正,伊尹反,柳下惠非正非反。至于第四条,可以同第二条对比来看,两条都只提到伯柳二人,第二条从不足处立论,引出一个非正非反的"君子"来,第四条赞扬二人各有其影响所在,显然意味着"君子"应该亦此亦彼,合二而一。仅此数例便足表明,孟子惯用的是三分法;其偶尔一用四分者,不过志在夸大一下绝对罢了。

  老子亦复如此。前面提到,《老子》在生一生二生三以前,加了一个道(也就是○),形成了○-一-二-三的四分方式;但他紧接着便说明,这个"道",在一二三依次生成以后,便藏在三者之中,成为"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的局面了;而"阴、阳、和",当然是典型的三分。

  庄子在"郑有神巫"章中,如前所见,用了正、反、和、无的四分方法,以夸张"道"的神秘性,而在另一些更平实的地方,则是三分法的纯熟使用者。譬如大家耳熟能详的庖丁解牛故事,其"所见无非牛"、"未尝见全牛"和"游刃有余"三部曲,便是绝妙的三分故事。

  佛教也有三种智慧说,尽管不是从庄子那儿贩来的,却与庄子的见解异曲同工。《般若经》分智慧为道种智、一切智、一切种智,与假、空、中三种实相相对应;三者既依次递进,又同时并存,形成为所谓的圆融关系。这种方法,在佛学中相当普遍,正像吉藏谈三种二谛时所说:"一切经论,凡有所说者,不出此三种也。""诸佛说法,治众生病,不出此意。"(《二谛义》)当然佛学中也有许多四分的实例,除吉藏的四重二谛外,还有华严四法界、临济四宾主以及种种四句说,都是将本来以一个"中"字便可概括的现象,分作双是、双非两层,并以双非为最高,摆出四分的架势来。这样做,只能说是他们偏爱空无、执着空无、因而受制于空无的表现,并非真是对客观世界所作出的真实反映。

  这一层,从邵雍的困惑中,可以得到很好的说明。北宋有个邵雍,人道是中国哲学家中力主四分法的主将,他有个《经世天地四象图》,以日月星辰四天象和水火土石四地象为基石,将自然、人事、社会、历史统统截长补短,排作四列纵队,以致朱熹说,"邵尧夫看天下物皆成四片"。可是,当着邵雍不是凭空驰骋而必须面对现实时,他还有个"体四用三"法宝,说是天地之"体数四,而用者三,不用者一也"。这便似乎在说,他的四分世界中,有一分是不实的。据说此"不用之一,以况道也;用之者三,以况天地人也"(《观物外篇》第一)。这种解释,更几乎等於在事实上承认了,实际存在着的世界,只是像天地人这样的正反合三分着的世界;至于那个不用之一,那位第四者,只不过是一个幽灵、一种象徵、一份安慰罢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2906.html
文章来源:孔子200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