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念群:学界批评之乱象

更新时间:2010-04-06 15:07:42
作者: 杨念群 (进入专栏)  

  

  前几天,又有一位“名人”被擒斩于舆论界而变成人人喊打的“厉鬼”,这可不是一般的名人,据说是二十一世纪有可能影响中国的一百个人之一,使刀下专斩有名之将的媒体从此多了份自豪与荣耀。托媒体发达之福,这会儿可不比晚清时候,榜单上每挂出一具名人“尸体”,围观行刑的大众肯定比当年要多出几十倍乃至数千数万倍,加上报上早已悬挂出被杀者的画像(肯定是最憔悴的一张),就差如“文革”时在脸上打个红叉,可让大家在怀旧的情绪中尽情品赏辨认这“死囚犯”的无耻尊容。

  网民更是可能击掌庆幸,大呼过瘾,暗想又扳倒了一座心中的“伪神”。看客们则可以放心大胆地围观,直至如酒足饭饱般一路唾骂着放心地散去了,因为这被斩的“名人之头”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既不会化成“厉鬼”夜间报复,也不会有能力再发一声,真真是为民除害,快哉快哉!此番开刀问斩的另一奇效,是学界个个噤若寒蝉,冰彻刺骨,真真收到杀鸡儆猴之效,由不得我们不动情欢呼,我们的舆论监督水平又上一层楼啦。

  列位看官!你道是观看这次判罪行刑的意义缘何重大?容我一一列举出来:

  其一,所谓“学术不规范”终于罪加一等,攀上了“剽窃抄袭”的高端罪名。如开学术法庭定案,“学术不规范”乃指写作时对所引著作文字的改写和引伸,尽管成为作者进一步发展思路的起点,却没有充分予以标示,如以此行为作为“不规范”立说判案当然可以成立,但“剽窃抄袭”乃指成段引述他人成果而不加注明。此次“法官”判罚故意使两者混为一谈,表明我们的舆论监督日益向着简化便利的方向发展,不但有利于发动全民识别那些知识分子“剽窃抄袭”的丑恶嘴脸,而且有利于多快好省地揪出这些不法之徒。别忘了,《炎黄春秋》上曾披露过一条史料,说当年为了跟上“大跃进”的生产节奏,镇压“反革命”都是按县布置枪毙人数才完成指标的,如此下去,既然凡是“不规范”的人都可算作“抄袭剽窃”,那超额完成纠正学风的“大跃进”指标,真可以说是指日可待了。

  其二,媒体监督社会舆论的水平这次得到充分展现。近些年,网络不断网住贪腐的大鱼,把他们纷纷送上舆论批判的平台,“明星”搞绯闻玩诈捐,也逃不过舆论警惕的眼睛,学者成了“名人”就如“贪官”,如“明星”,要一体对待,昭示平等,自然也不能搞特殊化,你没看见吗?女明星一旦显出单身寂寞,就立刻失去票房;男明星则正好相反,经常到处澄清自己的独身身份,以免女粉丝伤心跳楼。这给人很大的启示是,以后学者出名要趁早,出名的捷径,就是用最快速度把自己包装成一名“抄袭剽窃”专家,这样成名最快只需短短一日。学者要想保住名声,还得不断地提高“剽窃”生产力,犹如女星不断制造绯闻。举报“剽窃”者更是成为媒体的义务监督员,他们从此可以不写论文、不发真正的学术文章,面对报纸上那行刑待判的憔悴面容,人们会纷纷发出感叹:搞学问有多累呀!好不容易写出来的东西,不但动辄被指责“不规范”,一不留神就升格成“剽窃”,何不直接指责他人“剽窃”来得容易,而且当“城管”肯定比当“小偷”风光得多,于是在舆论的有效监督下,我们终于解决了一大批学者再就业的问题,媒体有功于学界从此可见一斑。

  其三,千万不要相信“学者上网络就成了垃圾”这句落后于现实的混账话。我们要坚定树立这样的信念,学者讨论学问从“私域”走向“公域”绝对是一大进步。明清时,因为印刷业还不发达,私人通信完全靠毛笔书写,邮驿传送,既不经济,也不迅速。尤其是学界普遍中了钱钟书所说一句名言的毒太深——— 他说过,学问只不过是荒江野屋之中二三野老切磋之事,这不明摆着是把学术当个人私物欣赏的小众心态发作吗?现在媒体这般发达,学问成了天下之“公器”,你还标榜古人那套私人交往切磋的伎俩,还争辩说,只有在相互尊重个人人格的基础上,才能形成所谓“诤友”,实在是迂腐之见。

  其实我自己在这方面也觉悟不高,缺乏悟性,这里拿出一件事做个检讨。有一次,我发表了一篇讨论清代“文质之辩”的文章,有一位湖南的老编辑给我亲笔写来一封长信,他只能用钢笔写信,就其中他认为文中的错漏之处一一指点讨论,我则在即将出版的著作序言中赞其此举颇具古风,心中一直荡漾着感佩之情。自从这几天一不留意成了围观问斩“剽窃抄袭”的一员,看了行刑示众的整个过程之后,自己深受教育,觉得那老头哪有什么“古风”,完全不会与时俱进,早知如此,我也应该把自己五花大绑,头上插根木牌,上书“抄袭罪人”绑到刑场问斩,至少应该把自己的大头像寄到报社,挂在榜上,自己最好给画像上提前打上红叉,以示自己罪大恶极。唯一的担心是自己够不上“名人”的级别,这般鲁莽地把自己送上门去,也许会石沉大海,因为在这个出“恶名”也能获利的年代,想把自己搞臭也是需要很高的公关技巧的。

  以上是我把自己权当看客而获得的一点观感。目前,张榜示众攻伐“剽窃抄袭”的震撼效果已经不仅能促使人争当看客,且使那些曾有信念撑着想当“知识分子”的清高人动了凡心,老想绑架几个“名人”试试自己宰杀异己之刀的锋刃到底锋利几许。学术从此走下神坛,让人触手可及地就能扬名立万,这也算是“学术规范化”后意想不到的一个新景观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2850.html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