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威廉·德莱塞维茨:独处能力与领导能力

更新时间:2010-03-27 00:20:11
作者: 威廉·德莱塞维茨  

  

  编者按:本文是作者去年10月对美国西点军校一年级新生做的演讲。

  

  如果你想领导别人,那就要学会独立思考。

  我的演讲题目似乎是矛盾的。独处能力与领导能力有什么关系呢?独处意味着独自一个人,而领导能力必然包括其他人---你领导的人的存在。当我们想到美国历史上的领袖时,我们可能想到军队领袖华盛顿或国家领袖林肯或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他们身后是大批期待得到指引前进方向的民众。当我们想到独处时,可能首先想到独自一个人在树林中生活的梭罗,他默默地与大自然交流,记录下每天的生活。

  领导能力是你们在这里要学习的东西---那些让你适合当排长、连长或营长或者如果你离开部队,领导公司或基金会或大学院系的素质。独处是你们在大学里最稀罕的东西,尤其是大一新生。你甚至没有私人空间,就是一个人独自呆着的机会都没有,更不要说思想上的独处了。但我想提醒你们,独处能力是真正的领导能力中最重要的能力之一。本次演讲试图来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

  我们需要从领导能力到底意味着什么开始。我曾经在像西点军校这样的另一所名校---耶鲁大学里当了10年老师,喜欢讲授有关领导能力的内容。你们中的有些人如果不是到了这里,有可能去那里上学,或者你的朋友可能去那里。如果不是耶鲁,可能是去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等。这些学校像西点军校一样也自认为是培养领袖的学校。像西点军校一样,它们也总是鼓励学生把自己看作同龄人的的领袖或者未来的社会领袖。实际上,如果我们环顾一下美国精英,那些管理政府、企业、学界、以及所有其他重要机构的人---参议员、大法官、总经理、大学校长等,我们就会发现他们中的大部分要么来自常春藤之类名校,要么来自像西点军校这样的军校。

  所以,我在耶鲁教书的时候开始思考领导能力到底包含着什么。我的学生像你们一样精力充沛、成绩优异、聪明伶俐、而且志向远大,但这些就足以让他们成为领袖吗?虽然我非常喜欢甚至佩服他们,但是大部分肯定像我一样不是领袖。我纳闷,当领导就意味着成绩优异和成功吗?学习成绩全优就能让你成为领袖吗?我觉得不是。伟大的外科医生或者小说家或者棒球运动员在本专业领域或许非常了不起,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是领袖。领导能力与潜能、成就、优秀应该是不同的东西,否则领导能力这个概念就没有意义了。在我看来,那就是我在周围的有些学生身上发现的卓越品质。

  自从我在80年代进入大学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一切都变得更紧张,竞争更激烈了。现在你需要做更多努力以便能够进入像耶鲁和西点军校这样的名校,你需要在很早的时候就着手准备。我们不是在等到上高中时才考虑大学问题,或许我们每个人都做了很多课外活动的准备。但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是什么样子。那就是你们必须钻过无尽头的大圈,很早就开始了,或许早在初中时就开始了。上课、标准化考试、课外活动、校外活动,考前辅导课、招生咨询、家教等。几年前我曾经在耶鲁学院招生委员会工作。招生官员在给委员会其他成员提交学生申请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阅读该生的课外活动清单,即招生行话中的所谓“吹嘘”。结果,只有六项或七项课外活动的学生已经有麻烦了,因为招收的学生除了成绩绝对优异外,通常都有10项或者12项的课外活动。

  所以我看到的学生都是已经被培训成为世界一流的钻圈高手的聪明孩子。你为他们确定任何目标,他们都能达到。给他们任何考试,他们都能漂亮地通过。正如其中有人说的,他们是“优等生”。我不怀疑他们将继续钻圈,取得全优成绩,进入哈佛商学院、芝加哥法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高盛集团、麦肯锡咨询公司(McKinsey consulting)或任何其他机构。这个途径确实能让他们在生活中非常成功。当他们返回母校参加25周年聚会时或许已经是伟凯律师事务所(White & Case)的合伙人,马塞诸塞州总医院的主治医生,或者国务院的助理国务卿。

  这恰恰是像耶鲁这样的名校在谈论培养领袖时所表达的意思。培养那些在世界上功成名就的人,那些拥有炫目头衔的人,那些大学可以拿来吹嘘的人。那些爬上高位,能够爬上自己所属的等级体系的滑杆顶端的猴子。

  但是我认为这个思想中有些非常错误甚至危险的东西。要解释为什么,我想先花费几分钟谈谈你们中很多人可能读过的小说《黑暗之心》(英国著名作家康拉德的小说---译注) 如果你们还没有读过,或许看过根据这本小说改编的电影《科波拉传奇》(Apocalypse Now)。小说中的马洛(Marlow)成为维拉德上尉,由马丁·希恩(Martin Sheen)扮演。小说中的库尔茨(Kurtz)成为库尔茨上校,由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扮演。但小说不是关于越南战争的而是在越南战争之前三代人的比利时统治下的刚果的殖民主义战争。马洛不是军官而是商船船长,受比利时王室特许来管理这个国家的公司派他沿着刚果河溯行寻找隐身在丛林中变成强盗的经理,正像电影中库尔茨上校做的事。

  现在人们都知道该小说是关于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种族关系和位于人类心脏中的黑暗。但是在我讲授这部小说时,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它也是关于官僚体制的,即我一分钟前提到的等级体系。毕竟,像任何官僚机构一样,公司就是这样的机构:有规则,有程序,有当权者和争夺权力者的等级差别。你们可能要加入的官僚机构如大型律师事务所或者政府部门或者大学也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讲官僚机构的原因。官僚机构往往包含负面的意义,但我没有批评的意思,只是纯粹的描述,美国陆军就是一个官僚机构,而且是世界上最庞大、官僚化最严重的官僚机构。毕竟,是美国陆军给予我们不可缺少的官僚机构缩略语“snafu” 或者“situation normal: all fucked up”(情况还是一样,只是都乱了)之类东西。它来自二战时的美国陆军。

  你需要知道当你编入现役,你就加入了一个官僚机构,不管你在军队呆多长时间,你将在官僚机构中生活。虽然军队在很多方面和社会上的其他机构不同,但在这点上,官僚机构都一样。所以,你需要了解官僚机构是如何运作的,知道什么样的行为或者性格会得到奖励,什么样的行为或者性格会得到惩罚。

  所以,现在回过头来谈小说。马洛像电影中的维拉德船长一样一级一级溯河而上。首先他来到外部战位,库尔茨在内部战位,中间是中央战位,这里马洛花时间最多,我们也最清楚地看到官僚机构的运作以及其中的成功者。下面就是马洛对中央战位负责人,顶头上司的描述:

  他在相貌、举止、声音上都很一般。中等身材,体格一般,通常显得忧郁的眼睛特别冷峻。他的嘴唇表现出一种无法确定的模糊含义,一种偷偷摸摸的笑容,或者不是笑容,我记得但我说不清。他是个普通的商人,从年轻时就在这些部门干活,再没有别的东西。别人听他的话,但他在人们心中引起的不是爱也不是恐惧甚至也不是尊重,而是不自在。是的,不自在。肯定不是怀疑,是不自在,没别的。你不知道这个人的效率如何。他没有组织天才,没有创意天才,也不善于下命令。他学问不多,也不聪明。但他占据了领导岗位,为什么?他没有任何创造性,但他能让日常工作运行起来,就这么简单。但他很厉害。他就是因为这说不清楚什么能控制这个人的小东西而厉害。他从不泄露秘密,或许他身上根本就没有秘密。这样的怀疑让人们停下来想想怎么回事。

  请注意这些形容词,通常的、普通的、常见的、普遍的。这个人没有任何异常之处。这个段落我读过10遍,我认识到这是对很可能在机构环境下取得成功的那种人的最佳描述。我这样做的唯一原因是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对我也是其中一部分的官僚机构头目的最佳描述(我是系主任)---他们拥有这样的笑容,就像鲨鱼让你感到不自在,就好像你做了错事,只不过她不会告诉你什么。我很抱歉这么说,在你们与军队机构打交道时,或者在此意义上在服役后进入无论什么机构,不管是微软公司还是世界银行工作,你们遇见的许多单位领导可能像这个经理一样。他们没有组织天才,没有创意天才,没有管理天才,没有学问,没有个性,也不聪明,只是有让日常工作运行的能力。正如马洛问的,领导岗位偏偏让她占去了,为什么?

  这真是官僚机构的最大秘密。为什么最优秀的人往往被卡在中间,而那些爬上管理岗位上的人多数是平庸之辈呢?因为优秀并不总是能让你爬上滑杆的东西。能够让你高升的是你的运作能力。巴结上级踢开下级。讨好你的老师、讨好你的上司,挑选掌权的靠山,靠他的提携平步青云,最后从背后给他捅上一刀,取而代之。不断地钻一个又一个圈,“但求照章行事,以求相安无事”(Getting along by going along),成为别人希望的那种人,这样最后似乎就像中央战位的经理那样,你的内心已经空荡荡了。不要采用愚蠢的冒险,如试图改变运作的方式或者提出为什么这么做的问题。只要让日常工作照常运行即可。

  我告诉你这些是要预先警告你,因为我敢保证你会遇见这种人,你会发现进入到这种循规蹈矩能得到最佳回报的环境中。我告诉你,这样就你可以决定成为不一样的领导。我告诉你还有其他的理由。就在我思考这些东西,把我从前的学生、他们得到的领导能力培训、我在学校中看到的那种领导等零散东西归纳起来时,我认识到这是全国性问题。我们这个国家的任何一个机构都已经陷入领导能力的危机。不仅是在政府部门,看看最近几十年美国公司发生的事,像通用汽车公司或者美国环球航空公司(TWA)或者美国钢铁公司等恐龙的瓦解。再看看几年前华尔街上发生的事。

  最后,我知道我现在处于敏感地带,看看伊拉克战争前四年发生的事。我们陷入困境。这不是士兵或者非战斗人员或者低级指挥官的错而是高级领袖的错,不管是军方还是地方还是两者都有过错。这不是我们没有取得胜利的问题,我们甚至没有改变方向。

  我们陷入美国领导能力危机是因为在前辈领导人赢得的巨大权力和财富让我们心满意足,在太长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培养只知道保持日常工作运行的领导人。能够回答问题的人,而不是知道如何提出问题的人。能够实现目标的人,而不是知道如何确定目标的人。知道如何做事的人,而不是知道为什么值得做这些事的人。我们现在拥有世界上最伟大的技术专家,在某个具体领域接受过良好训练但是对自己专业领域之外的任何东西都没有兴趣的人。我们缺乏的是领袖。

  换句话说,我们缺乏的是思想家,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能够不管是为国家、为公司、为大学或者为军队提出新方向,提出新的做事方式,新的看待事物的角度,也就是新的视野和远景的人。

  现在有人可能说太好了。告诉耶鲁的孩子们这些东西吧,为什么给西点军校的学生谈这些呢?大部分人在提到这所学校时首先想到的是任何人都不会认为这里是谈论创造性思考、培养思想独立的合适场所。毕竟,这是军队啊。“军团”(regiment)这个词是“系统化标准化”(regimentation)这个词的词根决不是偶然的。在座的各位最终必须是遵守纪律的人,必须是全盘接受现状,没有任何改变兴趣的人。不是考虑世界,考虑大问题,质疑权威的那种年轻人。如果你们是,你可能去著名文科学院如艾姆赫斯特(Amherst)或波莫纳(Pomona)了。在西点军校,你们是要学习如何行动而不是如何思考的。

  但是你知道这些是不正确的。我也知道,否则我就不会被邀请给你们做报告了。在校园里呆了几天后,我现在甚至更相信了。引用你们的课程主任斯科特·克劳切克上校(Scott Krawczyk)去年给英语写作2的学生做报告的话:

  从这个国家创立之日起,我们的官员模式就是与众不同,该模式是建立在公民素质和反思性的民主理想基础上的。官员应该具有以独立判断、自由衡量行动和表达不同意见的民主精神,以及绝不容忍独裁的最重要的责任。

  现在更是这样了。任何关心过去几年情形的人都明白战争变化的本质意味着包括低级军官在内的各级军官都被要求比从前更能够独立地、创造性地、灵活性地思考。能够在流动的复杂的情境下部署整体技术力量的能力。事实上担任伊拉克某省省长的中校,或者被委托负责管理阿富汗某个边远小镇的上尉。成为知道除了听从命令和实施日常工作之外更多东西的人。

  请看看大卫·彼得雷乌斯(David Petraeus)将军,他是他那个时代最成功的,最受称赞的或许是最好的战士。他是从官僚机构中因为正确的原因而得到提拔的少数人之一。他是思想家,是知识分子。实际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2629.html
文章来源:正来学堂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