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鸣:行政级别没必要成为通灵宝玉

更新时间:2010-03-09 09:35:46
作者: 张鸣 (进入专栏)  

  

  这些天我有点兴奋,喊了这么多年的反大学行政化,终于连官方都认账了,虽然有点琵琶半抱,但毕竟也提要去行政化了。有提议说,要逐步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可是,高兴得别太早。大学里的大大小小的领导们,有谁希望取消行政级别呢?我看没几个。不仅现任领导不高兴,就连有希望接班的候补官儿们,也不高兴。尽管大学里号称学院的单位,无非就是一个处级,跟七品芝麻官一个档次,但是有级别,还是比没级别要强。这两日,我们看到了两位重量级的副部级大学校长的发言,感觉很有意思。

  一位校长承认大学校长不应该有行政级别,却又告诉人们,一旦取消了校长的行政级别,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恶劣待遇,开会坐在最后,某些文件也看不到了,跟党委的关系也不好处了。当然,相应的待遇也会一概取消。还有一位校长比较爽快,直截了当地反对目前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认为在社会上普遍官本位的情况下,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是贬低了教育。

  我们必须承认两位校长的话是有道理的。的确,在官本位作为价值标准的社会,如果单单大学取消了行政级别,那么社会上的一些人肯定会因此看不起大学。我们的官场,也会因此在一段时间内,不知道怎样跟大学接轨,各个职能部门,也不知道如何对学校的相应部门下指令、发文件。我们若干副部级的校长,也的确会从此丧失了好些特权,比如像北大周校长说的那样,开会要坐在后面了。但是,两位校长肯定明白,官本位并不是一个值得提倡的现象。而作为思想和学术园地的大学,盛行官本位,分为世界独一无二的副部级大学、局级大学、副局级大学,绝非是一种可以拿到国际上夸口的中国特色。在去行政化方面,作为大学,理所当然该有点担当。凡是不好的事情,不好的现象,就应该改革。如果连大学的行政级别都去不掉,我们还奢谈什么去行政化?平时谈起大学,什么知识的圣地、思想的田园,话里话外,透着大学应该跟社会不一样,怎么一谈到去大学的行政级别,就必须跟社会跟官场保持一致,人家不变,我们就不能变呢?如果所有的行业都这样想,那么任何的改革都没戏。大家互相扌票着,要坏一起坏。即使向有象牙塔之称的大学,也难免同流合污。人家变了我们才变,否则,我们就等于被贬低了。

  民国时候的中国大学,好像也没有行政级别。如果国立大学有的话,那么私立大学肯定是没有的。但好像没有谁因此而看不起它们的校长。比如辅仁大学的陈垣,南开大学的张伯苓。抗战期间,在陪都重庆,两个政府部长,一个共产党的周恩来,一个国民党的张道藩,在大庭广众之下,给校长张伯苓抬轿子,当时传为佳话。当时的大学校长可以靠办教育办得好而赢得社会的尊重,为什么我们现在就不行?世界上那么多大学,那么多著名的大学,它们的校长都没有行政级别,难道人们就因此看不起他们了吗?包括中国人在内,一提起哈佛、耶鲁大学的校长,还不是照样肃然起敬?

  但愿,我们的校长不是大观园里的贾宝玉,行政级别不是他们脖子上的通灵宝玉,须臾不可分离。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219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