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炼利:拨去罩在“经济适用房”上的迷雾

更新时间:2009-12-16 20:13:00
作者: 王炼利  

  

  只是英国殖民政府是不会在乎港人的感受的。他们只在乎“女王陛下”的感受——殖民政府官员的俸禄地位,是英国王室赐的,不是港人给的。他们可以不把港人的民心民意当回事——这也是政治。

  中国当今的问题,也就出在不把民心民意当回事上——不知道,这算不算政治。

  但我们知道了,市场经济发达国家和地区都有着推行类似“经济适用房”的举措,即使在市场经济发达国家和地区,政府都用了很多非市场化的办法帮助城市居民解决住房问题——这就是政治!

  

  新加坡的住房制度在中国无法实现

  

  现在,很有人推崇新加坡的住房制度。新加坡先是用非商品交易的行政行为进行土地收购,到90年代前期,全国54%是国有地,27%是公有土地由国家租给国家机关使用,少量土地租给民间。这使得新加坡居民大多居住在国有地上。

  新加坡是世界上住房拥有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也是居民住房条件最好的国家之一。90%以上的居民住进了新建的居民楼,人均居住面积达21平方米以上。新加坡还实行了分级提供公有住宅补贴制度,严格按家庭收入情况来确定享受住房保障水平。

  这些,看来是很美。但注定在中国实行不了。

  新加坡的国土面积只比上海的浦东新区多出123平方公里,相当于北京四个老城区再加上朝阳区和石景山区的面积。这么点国土,使得这个国家能够很容易控制“家庭收入情况”,从而能保证 “严格按家庭收入情况来确定享受住房保障水平”。我们这样的处在人口大流动中、又缺乏数字化管理基础的大国是根本无法掌握居民家庭收入情况的,这就使得我们从根本上无法实行新加坡的制度。另外,住房在新加坡是否属于个人财产还是存疑,即使属于个人财产,《新加坡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一条有规定:“政府应有取得、持有和处分任何样财产以及签订签约的能力。”宪法规定了政府有这个能力,而宪法对公民的能力、公民的权利义务均不见有任何规定。当我们知道了新加坡住房保障制度得以制定的宪法前提是“政府应有取得、持有和处分任何财产的能力”,我们该如何借鉴新加坡的住房保障制度就不光是技术层面的问题了!

  

  不需“经济适用房”,只需“有房供选择”

  

  中国平民呼吁经济适用房,实在是出于无奈。他们根本不在乎他们需要的房子叫什么名称,只要自己感到住得合适价格合适,就是自己需要的房子。

  但中国城市居民没有这样的自由——他们不可能选择自己需要的房子。从计划经济时期开始,他们在住房问题上就没有了选择权。“住房商品化”开始了,照市场经济的“理”,他们应该有选择了——因为没有“选择”,就没有市场,不提供“选择自由”的市场,就不是真正的市场。殊不料,中国的住房商品市场是政府大动迁“动迁”出来的“市场”,市民更加没有了选择自由。原住房拆没了,政府指定你几个地方搬迁,这些地方都是你不愿意去住的,但你不得不被迫去买去住、你不得不用不情愿的消费来消费你的钱。这样的“市场化”,消费者没有了挑拣的余地,丧失了挑拣的从容,买卖双方的关系极大不平等,更谈不上消费者应有的自尊。这是病态的市场,是不给消费者有选择自由的市场。是由政府代你作选择的市场。所谓“经济适用房”,也是政府给定的选择,而不是需要房子的普通人自己的选择!

  然而,在经济学的范畴内,人的所有行为都是选择的结果。选择,是自己做选择,而不是让人家代自己做选择。

  这个经济学上的选择问题非常重要,所有的经济行为都是个人行为,个人行为就是个人作选择的行为。打开《微观经济学》教材,无差异曲线、边际替代率、消费偏好都是归入“消费者选择”章节之下的,在真正的市场经济的社会里,没有选择,就没有消费行为的产生。

  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需要进步,需要文明 ,就应该从“让消费者有选择消费的余地做起”。

  这个选择消费的余地,看来需要消费者自己去争得了——记住,所有的公民利益,都通过“争取”得来;凡是不化力气“给”你的,都不是真正的公民利益。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117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