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庞朴:三分法——解读中国文化的密码

更新时间:2009-12-03 01:16:25
作者: 庞朴 (进入专栏)  

  

  对立面之间最基本的关联,就是同一和斗争,它使得对立两面形成了统一物。统合其对立面的三种基本样式,我称之为:包、超、导。这样的三个实体的三分法,是能够涵盖得了一切统一物的状态的。

  记者:先生,早就读过不少您用三分方法阐释中国文化的大作,受益匪浅。现在听说您又有一本谈论三分理论的专著将要出版,这个消息可靠吗?

  庞朴:可靠。这些年,我一直断断续续在摸索三分法的问题。我发现,中国思维方式里面有个密码,那就是“三”。掌握住这个密码,去了解中国文化,便无往而不通顺。九十年代以后,我曾有意识地写了一些单篇文章,来表明这个事实。譬如《相马之相》、《解牛之解》,就是来谈论认识领域和实践领域里的三个境界,或者叫知和行的三个境界的。我还谈到过在道、器之间,有一个象,即道器象三个层面,是中国古代哲学家们对本体的一种认识。

  记者:我们平常都说“一分为二”。按您的说法,岂不成了“一分为三”了吗?

  庞朴:说“一分为二”也可以,如果加以必要的补充,说得更为完整一点的话。说“一分为三”最好,明快而且深刻。不过二者是兼容的。

  我们知道,“一分为二”学说主张世界是二元的,认为任何事物都可分解为两个互相排斥的对立面,正是这些对立面决定了事物的性质,等等。这些当然没错。只是奉行者们往往不甚注意,这两个对立面,并非彼此隔绝的,它们之间,总存在着一定的关联。这个关联,虽不像对立面本身那样实在、可感,却也像对立面那样客观、可知,同样是事物得以如此这般构成的不可或缺的元素,是像对立面本身一样必要的元素。

  记者:是不是可以说,两个对立面是“实”元素,一个关联是“虚”元素,任何事物都是这三者合成的?

  庞朴:可以这样说。不过别忘了,“虚”的也是客观的。而且,这一个“虚”的关联,比起那两个“实”的对立面,就内容来说,更为丰富得多;辩证法的许多道理,正是藏在这个“虚”的关联之中;二分、三分的差别,也源于是否看到了“虚”之存在。

  记者:噢,愿闻其详。

  庞朴:譬如说,我们都知道有“矛盾的同一性与斗争性”之说,它所说的就是对立面之间的关联问题。它告诉我们,在两个对立面之间,既有同一的关系,又有斗争的关系;或者叫存在着相反相成的关系。这关系者双方究竟如何同一和相成,又怎样斗争和相反,更有着种种不同的方式和程度。这些具有不同方式和程度的关系之不同叠加和组合,便决定着对立面的不同对立状态,并进而体现为统一物的不同统一样式。

  辩证法的种种道理,就蕴涵在这些关联之中。列宁说过:“统一物之分为两个互相排斥的对立面以及它们之间的互相关税,是辩证法的实质。”这句话里有三个要点,一个是“统一物”,一个是“对立面”,再一个就是“关联”;三者缺一,都搞不清辩证法的实质,而关联尤为根本。过去我们多半只是抓住“对立面”这一个要点,只爱强调“关联”中那斗争的一面,很少关注“统一物”是如何统一的事实……

  记者:所以一些辩证法的口号,常常是并不辩证的。

  庞朴:是这样。毛病主要出在对“关联”或“虚”的理解和态度上,理论家们常常看不到这虚的关联的多样与复杂,更不愿相信它竟是“对立面”和“统一物”的灵魂,所以在一分为二的口号里,便只是突出实在的对立的“二”,而没有给虚在的关税的“一”留下位置。要知道,任何具有对立两面并统合为一的事物的内部之所以如此对立,其外部之所以如此统一,全都是由关联决定的;有什么样的关联,便有什么样性质和形式的事物,关联的方式和程度不同,对立面的对立性质便随之而异,统一物的统一样式也就大不相同了。

  记者:您说得太抽象了,能给我们一些例证吗?

  庞朴:举个浅显的例子吧,例如用黑白两色石头铺路。这里面,黑石、白石是“对立面”;黑白两色交错的纹理形成石头之间的“关联”;而路,则是由对立面及其关联合成的、二实一虚的“统一物”。没有实实在在的石头,固然铺不成路;而黑白石头如何存在,路的外观怎样呈现,却是由纹理或关联规定的。实在的石头和虚在的关联统一起来,于是便有了路。

  记者:如果黑白石头的排列杂乱无章,没有条理呢?

  庞朴:没有条理也是一种条理,一种关联。当然在正常情况下,事物内在对立面之间的关联,总是有条理的。这些条理或关联,使得对立面形成为统一物,并基于关联状态的不同,而有着统一物的不同统一样式。概括说来,对立面之间最基本的关联,就是同一和斗争,或者叫相成和相反。它使得对立两面或相互肯定、或相互否定、或既相互肯定又相互否定;由此遂形成了统一物统合其对立面的三种基本样式,我称之为:包、超、导。

  记者:有意思。

  庞朴:所谓“包”,是说互相对立的两方A和B,以肯定的方式关联在一起,组成一个亦A亦B式的统一物。譬如我们说,某人能文能武。这位某人,便是包容了文武对立面于一身的统一物;他涵三(文、武及其肯定式的关联)为一,是一尊三位一体者。

  所谓“超”,是说对立着的两个方面A和B,以否定的形式互相关联,构成一个非A非B式的统一体,是为超,超越于对立双方之上。譬如说,不卑不亢,这种待人接物的态度,便是一种超越了卑亢而上之的态度。它由卑、亢及其否定式的关联这样三个要素统一而成。这里要提醒一句的是,否定式的关联,也是一种关联,有时甚至是更重要的关联。

  记者:这“包”“超”两种统一法,看上去似乎也互相反对着,也是互相反对的对立方面。

  庞朴:是这样。它俩一个肯定,一个否定,也是一对对立,因而也有一个如何关联如何统一的问题。我们要谈的第三种形式──导,就是对它俩既包之又超之的另一种统一样式。

  所谓“导”,是说由于对立面的性质特殊,其统一者取对立双方中的一方为主,来统摄对立的两个方面,形成为A统ab的样式。譬如善和恶,你不能用“包”的形式来统一它,亦为善亦为恶;也不能用“超”的形式来统一它,既不为善又不为恶。而只能根据价值判断,以至善来统摄善恶、主导善恶,形成一种亦包亦超式的统一样式。

  记者:这三种样式,能够涵盖得了一切统一物的状态吗?

  庞朴:我想是可以了,逻辑上应当如此。世上万事万物,都跳不出这三种样式。用这三种统一样式去看万物,万物便都是一个“一”(统一物),同时也都是一个“三”(对立面及其关联),而关联和统一,作为表里,又相互为用。老子说的三生万物,《易经》说的太极两仪,无非就是这些意思。我们在实践中需要应对的,多半是这样的三个实体的三分法。不过在理论上,主要就是我们以上所谈的那些,不会再多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104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