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书成:美国宪法争议及方法:2008年评述

更新时间:2009-09-20 20:17:27
作者: 王书成  

  在他们的宪法之下,不承认同性婚姻(Same-Sex marriage)是一种法定权利。而2008年加尼福利亚州最高法院以4比3表决而宣称禁止同性婚姻的州法(state law)构成非法歧视,因为家庭伴侣关系并不能足以替代同性婚姻。认为婚姻是加利福利亚宪法第一条第七项规定的基本权利,因而认为以前存在的禁止同性婚姻权的两部相关法律是违反宪法的,一部是1977年制定的,另一部是2000年通过创制(initiative)方式通过的。法院的判决基础则是任何建立在性别歧视基础的法律都是具有违宪可疑性。[18]也就是除非承认同性婚姻,否则违反平等保护而构成非法歧视。但是,法院的判决更是把争论引向了深处,因为法院并非民意机关。这种宪法审查的正当性问题在美国的宪法理论中本来就属于一个历史性、持久性的争议,从马伯里诉麦迪逊案一直延续至今。为此,加利福利亚人民通过创制(initiative)的方式,提出了加州第8条提案(Proposition 8)。[19]第8条提案要求修改州宪法从而限制婚姻的定义为异性之间,从而消灭同性之间的婚姻权利。支持者认为排他性的异性婚姻是社会的核心制度,如果宪法允许同性婚姻存在则会教育我们的孩子同性恋婚姻是可以的,这样同性恋还会为每个人重新定义婚姻,这样会对社会伦理、道德秩序都造成不良影响。同时在基督教文化中,同性婚姻也是一种罪,被强烈反对。反对者认为,婚姻自由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加州宪法应该保证每个人相同的权利和自由。提案强制性地为同性恋设置一套规则,而为其他人又设置另一套规则。所以他们争辩道: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重要的宪法原则!

  这样,通过公民创制投票的方式来决定是否让同性婚姻合宪,是典型的以民主方式来解决宪法问题,即一切交给人民来处理。由于通过投票方式来创制式(initiative)地修改加利福利亚州宪法要求简单多数(simple majority)的通过,那么宪法修正案也只要在超过了简单多数的选举后便会产生效力。然而,最终的投票结果是52.30%支持第8条提案,而47.70%反对第8条提案。这样“简单多数”决的结果当然是使得那些伸张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那“部分人民”大为失望。这样,洛杉矶、圣迭哥、旧金山、萨克拉曼多等诸多加州城市都停止了给同性恋者签发婚姻证(marriage license)。[20]

  当然宪法案件与政治也是紧密不可分的。在同性婚姻的合宪性上,共和党与民主党也是分歧明显。共和党整体上赞成第8条提案,而民主党则反对。在2008年的奥巴马和麦凯恩竞争性的总统选举中,其也会明显地表露出各自的政治倾向。这项提案在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也会存在分歧,麦凯恩,作为共和党被提名人,试图恢复婚姻歧视,即只承认异性婚姻,而奥巴马则赞成创制,加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芭芭拉.鲍克瑟(Barbara Boxer)和迪安妮.菲因斯坦(Dianne Feinstein)当然也站在奥巴马的阵营里。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美国宪法案件一般也很难逃离政党因素的影响,不管这种影响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因此,美国的宪政一定程度上是与政党政治分不开的。

  选举结束后,由于禁止了同性恋婚姻,故而大量的诉讼涌向了加州最高法院和政府部门,要求以前已经被确认的同性婚姻的有效性及其效力。不论如何,2009年,加州最高法院将会预期审理这些辣手的案件。同样,这一宪法争议也不会因为最终的选举结果而得以停息,相反可能将争议进一步引向深处。比如选举以微弱的简单多数通过了第8条修正案,这样典型地使得民主的局限性、多数主义的暴政等问题得以显现。从本案也可以窥见美国社会制度中法院的司法、人民的民主实践、多数决原则、国家权力之间的制衡、政党政治与宪政等暗含的诸多实践性命题。

  

  三、堕胎、宗教与宪政

  

  2009年年初,七个州起诉联邦政府刚刚颁布的一个新规定,因为这个规定扩大保护了那些拒绝参与堕胎手术和其他由于宗教和道德反对而进行的医疗程序的这些医生和其他医务工作者的权利。[21]为此,康涅狄格州的检察长Richard Blumenthal,代表加州、伊利诺斯州、马萨诸塞州、新泽西州、俄勒冈州、罗得岛州,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这些州试图寻求法院能推翻这项新的规则。他们认为布什政府颁布的这个规定将会影响州法对于妇女对生育的控制、给予妇女生育医疗卫生服务以及紧急避孕,进而认为该规定违反了宪法,因为其侵犯了妇女的健康保健权。

  这又激起了美国对堕胎问题的又一波宪法讨论。堕胎问题自从罗伊诉韦德(Roe v. Wade)案[22]后,就一直在美国社会中争论不休,而此起彼伏,没有定论,其往往受政党政治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从下面的调查也可以显示其争论及变化程度。

  关于罗伊诉韦德(Roe v. Wade)堕胎案的美国公众民意调查表[23]

  (蓝色为赞成,红色为反对)

  在美国,堕胎是一个持久性的争议话题,自罗伊案后从未停止,也最具争议性。虽然整体上而言,罗伊案同样涉及宪法解释主体的权限、宪法解释的方法、司法审查的功能定位等命题,以及涉及政党政治等相关议题,比如在共和党执政期间,历届美国总统都将推翻罗伊判例作为他们任期内的主要政治目标之一。罗伊判例之后,通过提名大法官而改变最高法院力量对比,成为美国总统推翻或者维持罗伊判例的一个重要政治谋略。[24]虽然大多数美国宪法学者都未从宗教的观点来讨论堕胎案的诸多论点,[25]但是笔者认为,诸多美国宪法案件争论的缘由也都很难逃离宗教这一重要因素,前面的同性恋案件也是如此。[26]

  从宗教的观点来看,堕胎是一种罪,因为它并不是去爱人类的婴儿,而毋宁是故意地去杀害无辜的人类。当人们为堕胎辩护的时候,这样的争辩应该认识到婴儿也是人类,独立于母亲的个体。因此,故意地杀害一个婴儿无异于杀害无辜的人类。母亲应该爱他们的孩子,不允许去杀害他们[27],即使是婴儿也是如此。圣经启示人们,母亲并不能够去选择堕胎,因为这一切将通过耶稣基督的血来获得真正的宽恕。如果我们遵守耶稣,来到他的面前,上帝自然就宽恕我们。[28]

  然而当奥巴马政府执政后,又会引起新的争论。因为布什政府,由于其保守性,整体上是反对堕胎的。而奥巴马政府则不同,其并不反对堕胎。之前的政策是禁止美国机构在国外提供资金给任何国际性非政府组织来从事或推进作为家庭计划的堕胎,禁止资助这些活动,包括提供建议、咨询或关于堕胎的信息。当然这些限制不适用于由于强奸、乱伦或怀孕妇女有生命危险的情形。这项的政策,近乎已经被贴上了政治标签,因为不同的政府往往具有不同的态度,从里根到克林顿、奥巴马等。[29]上任后的奥巴马,取消了联邦基金使用上对于推进和提供外国堕胎国际组织的限制,一反布什政府的社会政策。同样可以想象在社会上引起的已经超越了法的范畴的社会性争论。

  同样,在2008年大选中,堕胎问题也为选举竞选活动的重要价值标签。天主教也因为堕胎问题而出现了选举政治上的分歧。[30]当然,排除宗教上的因素,从世俗法学的观点来看,其涉及的也是妇女与婴儿权利之间的冲突、生命权的保护、科学技术与宪法等诸多争议性命题。由于堕胎案也涉及到了人类科技发展的局限性,及诸多尚未解决的未知因素,使得该案长久性地在美国争论下去。当然如果回到罗伊诉韦德案,其也会涉及到最高法院的宪政角色等争议性命题。

  

  四、述评

  

  当然,现实中的宪法争议并不仅仅局限以上的堕胎、同性婚姻等。如对于纠偏行动(Affirmative action)[31]与平等保护等问题,同样在美国社会存在持久性的争论。美国现实生活中的问题很多,如果从宪法学的视域来看,似乎每个社会问题都是“宪法问题”,也都可能成为社会上讨论的宪法问题。如就连奥巴马当选总统是否合宪,也会存在一些讨论。因为按照美国宪法规定:无论何人,除生为合众国公民或在本宪法采用时已是合众国公民者外,不得当选为总统。而有人认为奥巴马可能并不是出生在美国,而可能是印尼或其他,从而推测其选举总统可能是违反了宪法的。[32]同样,奥巴马总统在宣誓的时候,由于首席大法官罗伯茨主持时把宪法中规定的总统宣誓的内容中的一个词(faithfully)更换了其在句子中的位置,导致奥巴马在宣誓时出现了比较古怪但很自然的一个停顿。虽然罗伯茨然后纠正了,但是奥巴马仍然重复了罗伯茨原先对他说的宣誓词,但是却是和宪法上的语句顺序不一致的。对此,有学者便认为这是一个宪法问题,因为涉及到总统就任程序合宪性的问题,而主张奥巴马应该重新宣誓,因为毕竟其宣誓的内容和宪法规定的不一致,可能存在程序违宪。[33]2009年1月21日,总统奥巴马在大法官罗伯茨的主持下,在白宫又进行了第二次宣誓。其实,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美国宪法包罗万象,体现了一种开放性、包容性,而这种开放包容的特性也根基于宪法的本质特征——作为人民的宪法。但是在宪法方法的层面,宪法并不调整所有的社会问题,虽然每个社会问题寻根问底都可能与宪法具有一定的关联性,也可能引起宪法上的些许讨论,但这并不一定可以使其成为宪法案件,从而进入司法审查的视域范围。最高法院所接受的宪法案件有其法定的条件,如美国宪法第三条所设定的案件性及争议性原则(Case or Controversy),政治问题不审查原则(Political questions),当事人适格(Standing),成熟性(Ripeness and Mootness),等等。

  因此,从结果取向来看,美国最高法院接受的宪法案件也必定会在全国引起争议及讨论,这是宪法案件的正常表象。这种争议可谓涉及政治、经济、政党、文化、宗教等各个环节。而从以上加州发生一些的案件也可以看出,法院虽然可以进行司法审查,但是法院的司法审查并非可以为所欲为而无所顾忌,其仍然受制于最根本的人民主权理论。其实宪法案件的全国争议性特点也可以说明为何美国宪法理论中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可以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途径对宪法的发展起到主导性的作用。人民可以通过创制性的选举的方式来修改宪法,通过人民运动(如抗议等)来进行一定范围内的宪法解释等等。人民虽然是个极其抽象的概念,但是在美国的制度设计下,人民这个抽象的概念确实可以成为一种推定宪法发展的现实动力。

  同样美国宪法的争议性也是与其所处的特定的社会文化特点是分不开的,比如长期争议的平等保护问题,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美国是一个移民多元化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之下,平等保护便具有了丰富的宪法内容,因为不同语境下平等保护的含义并非千篇一律,而究竟应该采行何种平等保护的标准及措施,自然便是一个持久性的争议。同样纠偏行动这一持久性的争议也是与美国社会的多元性分不开的。诚然,美国宪法的争议性也来源其强势的宗教文化因素。虽然美国确立了政教分离原则。但是美国的宗教对于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影响是不言自明的。从总统宣誓就职、到货币上的“上帝”等等细节,可窥见宗教对于美国的影响。

  然而虽然一直存在这样的争论,但是美国宪法争议在制度上总能在一定的时候以一定的方式找到适当的平衡点。虽然这种平衡点随着时空会发生变化,又会引来新环境下的宪法争议,但是,其实宪政的发展本来就应是一个动态的历史过程,而不是固定不变的机械教条。宪政某种程度上也正是在这样争议性的动态过程中不断地向前发展。而且从以上枪支案与同性恋案的分析也可以看出,美国宪政在独特的联邦制下,联邦与州两个层面的宪法方法也非采取统一的模式,而是各具独特内容!

  

  原载许崇德、韩大元主编:《中国宪法年刊》(2008年卷),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235-244页。

  --------------------------------------------------------------------------------

  * 王书成,中美富布赖特项目(Fulbright)联合培养博士(Ph.D Dissertation Program,中国人民大学,美国埃默里大学)。

  

  本文为2008-2009年中美富布赖特联合培养博士生项目的阶段性成果。在埃默里和哈佛学习期间,文章的构思行文,得到了迈克尔.佩里(Michael J. Perry)教授、马克.图什内特(Mark Tushnet)教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045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