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祝东力:危机与应对:关于政府与社会关系的几点思考

更新时间:2009-09-06 02:35:33
作者: 祝东力  

  而中国的情况显然有所不同。因此,尽管中国的确在威权政治主导下发展市场经济,形成了一个新社会阶层,但由于不具备这个美国因素,因此,东亚模式在中国很难成功。中国需要急迫解决的,是怎样化解社会形势所形成的压力。

  

  五、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实际上,西方民主制度包含两个相互矛盾的前提。一方面,市场经济决定了利益主体的高度多元化,导致不同利益集团竞选执政权。另一方面,民主体制又需要维持一个利益共同体,也就是说,人与人之间、各社会集团之间的利益分歧必须控制在一定限度之内,以至于可以用“投票方式”,而不必用“暴力方式”,来解决不同政策取向之间的冲突。一方面是市场经济中现实的利益分歧,另一方面是民主政治所要求的利益共同体,这个矛盾只有通过以下方式来解决:即维持一个昂贵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使底层民众也能有一个温饱有余的生活水平,避免出现贫富两极分化的局面。这是在一个利益多元的共同体内成功实行民主制度的基本条件。

  因此,一旦这个经济基础出现问题,民主政治的那种稳定、有序和文明的日常表象就可能发生动摇。2005年,美国卡特里娜飓风横扫新奥尔良市,摧毁当地的基本生存条件,引发了大规模骚乱;同年,由于法国穆斯林移民社群的生存、就业条件持续恶化,因偶发事件,在克利希苏布瓦市同样导致了大规模骚乱。换句话说,当发达国家哪怕是局部的物质基础动摇的时候,民主宪政之类的制度文化竟形同虚设,并不能发挥预期的作用。

  西方发达世界归根结底由美国霸权所支撑,而美国霸权无非是由三个支柱所构成:一是高科技-军事霸权,二是美元-金融霸权,三是意识形态话语霸权。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风暴已使全世界陷入经济衰退,也导致美国的美元-金融霸权和意识形态话语霸权同时遭受重创。此次全球经济危机,可能标志着西方文明衰落期的加速。因此,随着其优势地位的丧失,建立在汲取全球资源和财富基础之上的西方民主社会,极有可能在几十年内逐步沦落。

  有鉴于此,未来二三十年,中国可能将处于历史的关键时期。换句话说,无论怎样困难,只要中国咬紧牙关,渡过这二三十年,就可能进入一个历史性的利好时期。那时,来自西方世界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意识形态压力将根本缓解,中国将获得机会,进入因西方势力收缩而出现的国际空间,在更加平等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中获得与中国人口规模更相称的财富和资源份额,从而回馈国内社会,在此基础上,彻底解决“发展”和“国家认同”问题,并且更从容地调整自身的政治体制、经济模式、社会架构和文化形式。

  要想平稳地渡过这二三十年的历史关键期,中国所能采取的手段可分为基本面和技术面。基本面是,政府必须痛下决心,集中力量,切实缩小贫富差距。这不仅能有效增加社会需求,提高消费对经济的支撑作用,扭转中国经济依靠国际市场“体外循环”的窘迫局面,而且,作为缓解社会矛盾的举措,它也是根本改善目前官民关系的基础。相应的技术面则是,在维持现有政治架构的前提下,不断开发、推出“民主政治消费品”,例如类似于已有的市民听证会和市长接待日等,适应人们不断增长的社会权利意识,增强人们的政治参与感,以提高官民关系的亲和程度。

  

  六、总结的话

    

  我们必须摒弃浪漫主义的思想方式。目前,客观上没有条件回到共和国前30年的状态,也不允许冒社会动荡的风险大幅调整现有政治架构,不论这种调整的方向是朝左,还是向右。中国只能以缩小贫富差距和增强政治参与感的方式,本末兼顾地适当改善官民关系,渡过未来的历史关键时期,以迎接世界史的新变局。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997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