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杰:高山仰止 道德文章——缅怀文化哲人季羡林先生

更新时间:2009-07-23 15:22:33
作者: 王杰  

  

  7月11日上午9时,季羡林先生驾鹤西去,士林哀痛。一时间,各种媒体的相关报道占据显著位置,人们对这位世纪文化哲人——季先生逝世的关注程度,是多年来不曾有过的。北大百年讲堂纪念大厅内临时搭建的季羡林先生灵堂前,开放的第一天,悼念的人群排着超过百余米的长队,有数千人前来吊唁。同时,中央领导同志也通过不同方式,向北京大学转达了对季羡林先生辞世的深切哀悼。一位文化学者的辞世,何以遭致举国如此关注?原因何在?我以为,原因就在于季先生几十年来对学术的潜心研究、孜孜以求以及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丧失做人的良心。一句话,就是在做人和做事方面都堪称楷模,而这正是当今人们最或缺最值得反思的。

  季羡林先生是学贯中西、通古博今的著名学者,是名副其实的学术巨擘,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被范文澜先生誉为“国宝”。在半个多世纪的治学生涯中,季先生笔耕不辍,著作等身,出版了大量学术著作、译著和散文,为中国思想文化宝库增添了无比珍贵的精神财富。纵观季先生的学术研究,涉猎领域非常广泛,主要包括语言学、文学、历史学、宗教学、民族学、翻译学、哲学、教育学等方面,出版的主要学术著作有《中印文化关系史论丛》、《印度简史》、《现代佛学大系》、《中印文化交流史》、《佛教与中印文化交流》、《大唐西域记校注》、《文化交流的轨迹:中华蔗糖史》、《东方文学史》、《东方文化研究》、《禅与东方文化》、《东西文化议论集》、《世界文化史知识》等;主要译作有《沙恭达罗》、《五卷书》、《优哩婆湿》、《罗摩衍那》、《安娜·西格斯短篇小说集》等;由于季先生在中印文化交流方面所做出的辉煌成就,他被印度文学院授予了“名誉院士”称号。他的文学随笔主要有《清塘荷韵》、《赋得永久的悔》、《留德十年》、《万泉集》、《清华园日记》、《牛棚杂忆》、《朗润园随笔》、《季羡林散文选集》、《病塌杂记》、《忆往述怀》等。为了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季老还担任了《东方文化集成》丛书主编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传世藏书》等巨型丛书总编纂。季先生穷其毕生的经历,在学术领域里默默耕耘,其学术成就斐然,后人难以望其项背。季先生还是语言天才,精通多国语言,其中梵文、巴利文、吐火罗文几乎是绝学;除了学术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外,季先生还先后兼任过各种学术团体的领导,如中国外国文学学会会长、中国南亚学会会长、中国民族古文字学会名誉会长、中国语言学会会长、中国外语教学研究会会长、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及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会长等。

  季先生近些年来,对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问题都给予了关注,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如对“和谐”问题,季先生认为,我们讲和谐,不仅要人与人和谐、人与自然和谐,还要人内心和谐。和谐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中国自古以来就主张和为贵,主张王道仁政,反对霸权,和谐是中华民族送给世界的一个伟大礼物。对季先生的观点,温家宝总理深表赞同。对2008年在中国举办的夏季奥运会,季老认为,办好奥运会,不是建几座模仿外国的大楼,而是对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扬,奥运会正是一个展示我们国家和民族伟大形象的机遇。而孔子是中国文化的象征,所以,季老主张在开幕式上将孔子“抬出来”,奥运会开幕式上,在“孔子周游列国图”的背景下,诵读了《论语》中的六句格言,或许就是季老这一倡议的体现。对汉字的简繁之争,季先生认为,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延续至今,汉字起了巨大的作用。读古文必须读繁体字,中国文化的信息都在那里面了。季老提倡的用简识繁与最近台湾马英九提出的用繁识简可谓异曲同工。对中华文化,季老认为,中华民族拥有五千年的灿烂文化,对人类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文化软实力是非常重要的国力,是民族的生命力,应当进一步弘扬中华文化,推动文化大繁荣大发展。很难想像,如果世界缺少了中华文化会是什么样子。对当前兴起的国学现象,季老深思熟虑,适时提出了“大国学”的概念,他强调指出:“‘国学’就是中国的学问,传统文化就是国学”,“现在对传统文化的理解歧义很大。按我的观点,国学应该是‘大国学’的范围,不是狭义的国学”,“国内各地域文化和五十六个民族的文化,就都包括在‘国学’的范围之内……敦煌学也包括在国学里边……而且后来融入到中国文化的外来文化,也都属于国学的范围。”

  季先生之所以被人们所敬仰,除了他的学问外,还有一个方面就是他的做人,他的人格力量。阅读季先生的书籍和文章,我们时常可以看到陈寅恪、瓦尔德施米特、西克、胡适、傅斯年、汤用彤、王寿朋、胡也频、李长之、何思远、林庚、冯友兰等一长串的名字,季先生没有忘记他们的知遇之恩,用满腔的真情去感激他们对自己的帮助。对晚生后学,季先生更是不遗余力地褒奖推荐,许多年轻人往往都是在受到季先生的鼓励推荐后,走上了国学研究的道路。就是对文革时期那些伤害他的人,季先生也没有去追究个人的原因,而是通过回忆录《牛棚杂忆》,检讨追溯社会及体制上的根由。季先生则始终坚守自己的道德良知,“即使在最困难时,也没有丢掉自己的良知”,可谓“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季先生的爱国之情,更是溢于言表,说即使把自己烧成灰,自己也是爱国的。季先生恳辞国学大师等桂冠,也表明先生的谦谦之风,香港著名学者饶宗颐以“笃实敦厚”来评价季先生,他身上所体现的正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那种大丈夫精神和高尚道德人格,因此,季先生被央视列为2006年度“感动中国”的十大人物之一。“心有良知璞玉,笔下道德文章。一介布衣,言有物,行有格,贫贱不移,宠辱不惊。”2006年感动中国的颁奖辞正是对先生道德人格的最好概括。

  天长地久,人生几何;泰山崩摧,北斗摇落;高山仰止,万众追慕;斯人虽逝,精神悠长。作为晚辈后学,作为孔子基金会季羡林研究所的一员,心中感念先生之道德人格,特此作文,谨表怀念。学习时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928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