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樊锦诗:沉痛悼念一代学术宗师季羡林先生

更新时间:2009-07-17 15:33:50
作者: 樊锦诗  

  

  北京大学季羡林先生治丧办公室:

  

  惊悉季羡林先生于2009年7月11日上午九时在北京301医院逝世,巨星陨落,哲人其萎,我谨代表敦煌研究院全体同仁以及我个人表示沉痛的哀悼!

  季羡林先生毕生孜孜矻矻于学术研究,勤奋钻研,笔耕不辍,其研究著述广泛涉及印度古代语言、印度历史与文化、中印文化关系史、中国文化和东方文化、佛教史、比较文学与民间文学、散文创作等诸多领域,为我国印度学、历史学、东方学、敦煌学、佛学、比较文学、翻译学等诸多学科的创立和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成果丰硕,著作等身,誉满天下。先生学术精深,品德高尚,堪称学界泰斗、一代宗师。先生的逝世实为我国文化学术界不可弥补的重大损失。

  先生生前曾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以七十多岁的高龄亲来敦煌莫高窟考察,由时任敦煌文物研究所副所长的我接待先生,先生曾对我作过一番语重心长的教导,表达了先生对改革开放初期如何化解“文革”遗留矛盾、搞好敦煌文物工作的真切关怀,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此后我还曾多次有机会面谒先生,每次都亲承先生耳提面命,谆谆教诲,令我终生难忘;

  先生于上世纪1984—1988年十余年间主持编写《敦煌学大辞典》,我院作为主要参加编写单位之一共有30余学者参与撰稿工作,此书的编写和出版对总结国际敦煌学研究成果和向大众普及敦煌学知识发挥了重要作用,我院许多学者也因此有缘在先生直接领导下工作,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

  先生自1983年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成立后终生担任学会会长,为团结组织中国敦煌吐鲁番研究工作者积极开展学术研究和国内外学术交流、出版学术研究成果、扶持奖掖中青年学者成长呕心沥血,为促进我国敦煌学研究事业的长足进步,改变“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的被动局面发挥了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作为国内外最大的敦煌学研究实体,我院二三代敦煌学专家学者都曾亲身见证了几十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国敦煌学发展进步的历程,也格外深刻地感受到了先生作为我国敦煌学界领袖的人格魅力和感召力量;

  先生数十年来对敦煌学的杰出贡献,业已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推崇,得到党和政府的高度褒扬。2000年8月,在莫高窟举办的“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发现暨敦煌学100年纪念活动”期间,国家文物局与甘肃省政府隆重举行了“敦煌文物保护研究特殊贡献奖颁奖仪式”,颁予先生“敦煌文物保护研究特殊贡献奖”,那九层楼广场灯火辉煌的颁奖场面令人难忘;

  我院很多学者都曾有幸在多种场合面谒先生慈颜,感受过先生质朴无华、蔼然长者的风范,珍存着亲承先生教诲、如沐春风的美好回忆••••••

  这一幕幕难忘的情景犹在眼前,而先生却已溘然长逝,人永天隔。先生的逝世使我国文化学术界失去了一位堪称师表的宗师,使敦煌学界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领袖,使敦煌学者失去了一位和蔼可亲的导师,我院学者为此感到深切的哀痛!

  在此谨向贵办表达并请贵办向季羡林先生家属转达我院全体同仁以及我本人深切的悼念,请季先生家人节哀珍重。

  谨愿我敦煌研究院全体同仁的悼念之情化作心香一柱,奉献于先生灵前。

  安息吧,一代学术宗师季羡林先生!

  

  敦煌研究院 院长 樊锦诗

  2009年7月12日于敦煌莫高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917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