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开亮:联邦-民主:早年共产党人的建国理想

更新时间:2009-07-13 13:21:36
作者: 杨开亮  

  

  作者按语:该文为去年年底所作,因近日发生新疆问题忽然想到此文,遂打开博客意欲一睹芳容,孰料早已不见踪影。急忙登陆后台寻觅,方知已被打入冷宫达半年之久,瞻仰量仅为40余次。呜呼,中央要问计于民,杨老的大计被屏蔽得七零八落,心血虚掷不说,扣压重要国是奏章,贻误军国大事,这个责任由谁来负?该文意义重大,联邦的思路仍不失为解决民族问题的一个方案。为避明珠暗投,决定一字不动找家慧眼网站贴出。

  

  关注海峡两岸和平统一进程,奉献和解方案民间政治智慧,是全中国人民——包括台湾人民及海外所有爱国华人的义务和责任。作为一个政治建言和统一构想,中华联邦共和国的提出,正反映出民间智慧的介入,对于政府的前瞻性决策提供了民意上的倾向,两地朝野完全可以就其主张的创新性、瞻前性、可行性方面做出思考、评价、取舍、必要时交付全民自由讨论。并收鼓励公民参政议政及宪政教育之效。

  然而,近来一些充满浓烈火药味的大有“文革”遗风的批判文章在网上频频出现,把“中华联邦共和国”的主张者斥责为“汉奸卖国贼”、“走狗、叛徒”是“承认台独”“变相独台”,甚至要顺藤摸瓜“清理在党内的代理人”。这不能不令人引发对“文革”的联想和警惕。给“联邦”扣上如此骇人的高帽,不是对“联邦”的诬蔑,就是对“联邦”的无知。

  中华联邦共和国的主张,是中国共产党早年提出的庄严宣言。

  早在1922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国共产党的精英们制定并通过了大会宣言:“由人民统一中国本部,建立一个真正民主共和国;同时依经济不同的原则,一方面免除军阀势力的膨胀,一方面又因尊重边疆人民的自主,促成蒙古、西藏、回疆三自治邦,再联合成为中华联邦共和国,才是真正民主主义的统一。”

  这个划时代的宣言和主张,字里行间无不闪耀着早年共产党人的高超智慧和远见卓识。反映出对国家、民族、宗教、社会、经济、文化理性分析,流溢出解决统一问题高瞻远瞩的政治智慧。《宣言》认为“联邦的原则在中国本部各省不能采用。至于蒙古、西藏、新疆则不然。这些地方不独在历史上为异种民族久远聚居区域,而且在经济上与中国本部各省根本不同,”而强其统一于中国本部还不能统一的政治之下,结果只有扩大军阀的地盘,障碍蒙古等民族自决自治的进步,并且于本部人民没有丝毫利益。所以中国人民应当反对割据式的联省自治和大一统的武力统一。

  《宣言》没有提及台湾问题,是因为当时还没有出现台湾问题。时台湾为日本所占。按照中共早年的“联邦”思路和“民族自治”原则,收复后的台湾也应该是一个“自治邦”的行政区域,与大陆板块和几个民族自治邦共同组成“非大一统的武力统一”的中华联邦共和国。

  虽然由于多年战乱,加之中共高层人事更替,“中华联邦共和国”的伟大理想没能一以贯之得以实现,但民主统一中国的理想,是中国共产党人一直到1945年仍然没有放弃的建国理想。

  时隔12年,即1936年9月1日,时为抗战前夜,中共为了’和平统一“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宣布“中国共产党宣布赞助建立全中国统一的民主共和国,赞助召集由普选权选出的全国的国会,拥护全中国统一的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并且承诺:“在全中国民主共和国建立时,苏区可成为统一民主国(原文如此)的一个组成部分,苏区代表将参加全中国的国会,红军将服从统一的指挥”。此段文字彰显出共产党人以民族大义为重的襟怀。同时,由于蒋介石坚持“攘外必先安内”,中共主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所以中共要求“争论应付之全国人民的公决”。虽然公决没有最后产生,但由于这一要求的无可置疑的民主性、程序性、合法性,应该以经典的法制意识而垂范后世。

  与此同时,为显庄严起见,同年9月17日中共又以“决议”的正式文本重申了建立民主共和国的主张。内容更加丰富,论证更加有力,特别强调了建立民主共和国的必要性:“这是团结一切抗日力量来保障中国领土完整和预防中国人民遭受亡国灭种的惨祸的最好方法,而且这也是从广大人民的民主要求产生出来的最适当的统一战线口号,是较之一部分领土上的苏维埃制度在地域上更普及的民主,较之全中国主要地区上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大大进步的政治制度。”同时,认真地总结了民主制度好处:“民主共和国不但能够使全中国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参加到政治生活中来,提高他们的觉悟程度和组织力量,而且也给中国无产阶级及其首领共产党为将来的社会主义的胜利而斗争的自由活动的舞台。”“决议”最后郑重承诺:“民主共和国在全中国成立,依据普选权的国会实行召集之时,苏维埃区域即将成为它的一个组成部分,苏区人民将选派代表参加国会,并将在苏区内完成同样的民主制度”。

  之后,1937年2月10日,中共中央给中国国民党三中全会去电,提出“五条要求”“四项保证”,并希望将各项定为国策。其一是要求国民党“保障言论、集会、结社之自由,释放一切政治犯”;四项保证(一)在全国范围内停止推翻国民党政府之武装暴动方针;(二)工农政府改名为中华民国特区政府,红军改为国民革命军,直接受南京中央政府与军事委员会之指导;(三)在特区政府区域内,实施普选的彻底民主制度;(四)停止没收地主土地之政策,坚决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之共同纲领”。

  通观电文,可以理解为:这是中共对9月17日《决议》关于民主建国的条文化,是实现“统一的民主共和国”的法律性陈述,为和平统一、民主合作指明了方向。可就是这样一个充满民主色彩的利国利民利党的方针,也竟被党内外有些人诬为“企图分裂中国”“共产党的投降”。由此我们可以悟到:任何前卫性的主张,都可能被异端化的危险。为此,1937年4月15日,中共中央特意起草《告全党同志书》作解释工作,主张“为了巩固国内和平,争取民主权力,实现对日抗战而斗争”,“需要全国各党各派间的互相让步与妥协,需要取消国内两个政权的对立。这是本党多年的主张,也是全国人民所拥护与赞助的。”这些闪光的理念,不仅是过去解决争端的可行思路,而且,即使放在今天,仍可作为解决两岸统一的基本思路和对话的框架。《告全党同志书》以展望未来的眼光提出:“实行国共两党的重新合作,团结全国人民为民族解放、民权自由、民生幸福三大目标而奋斗,乃是完全适合中国革命客观历史行程的光荣事业”。

  在《告全党同志书》中,有两个论断值得今人记取。一、“民国二十余年的历史不但证明用内战统一中国的不可能,而且也证明用独裁统一中国的破产”。二、剩下一条路,那就是以和平的方式进行统一,为此“必须经过政治制度的民主改革与人民自由权利的取得”,同时必须“开放全国党禁,发展民主运动”,“吸收广大的人民参加全国的政治生活,给予人民以言论、集会、结社的权利。也只有全国人民参与国家大事,才能使少数野心家独裁专制的企图失其根据,而使统一的民主共和国得以产生”。

  直到1945年国共和谈时,中共仍然坚持“和平、民主、团结”三大口号的建国方针。毛泽东认为,要跳出治乱兴亡的老路,只有一条新路可走,“这条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不厌其烦引述这些资料,一则是以史鉴,丰富两岸统一的思路和选项,二则希望研究中共党史的诸同志多少读点党史,以免胡乱攻击走火误伤。“联邦”只是一个概念,至今尚无概念可以分裂国家的记录,也没有听说概念会产生如此强大的功效。如果一个概念就能分裂一个国家,那么,我们写上四、五个单词,就能让美利坚合众国四分五裂,“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从此“太平世界,环球因此凉热”,哪里还用得着“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概念就是概念,不是张天师的咒语。

  其实,国名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国家政治体制。英吉利曰“王国”,可却是世界上最老的民主国家。美利坚曰“合众国”,可却是联邦制中最稳定的国家,法兰西曰“共和国”,可却是把民主自由升华艺术的浪漫国家,日本曰“日本”,有名无号,可却是世界经济强国,朝鲜曰“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把几个金子般的概念像糖葫芦一样串在一起,光芒万丈,但义理深奥,令人费解,限于篇幅,恕不点评。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90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