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力:梦幻长安·梦行大唐·梦回中国

更新时间:2009-07-07 10:42:27
作者: 江力  

  

  自西安回京,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样子。但每一次想到大明宫,想到那个炫梦如海的大唐芙蓉园,想到那个艳阳照耀中国的上午,我们沐浴着不知道是周、秦或是汉、唐的阳光,穿行在历史与现实的空间里,我的心灵充满奇异、惊喜、震撼••••••至今思来,都让我有心向往之的玄妙之感。

  这次西安行活动,是陕西省作协、《美文》、大明宫保护办的约请举办的“2009年海内外作家学者大明宫笔会”,著名作家陈忠实、贾平凹、余秋雨(听说第二天来的)、香港《明报月刊》的总编潘耀明、中国文化书院院长王守常、《十月》主编王占君、《人民日报》的副刊主编徐怀谦、《美文》的常务副主编穆涛,中央军委总后的上校顾伯冲、中国作协的研究员李东华、中山大学教授的郭冰如、苏州大学文学院院长王尧,北京大学中文系的江力,以及吉林大学、西北大学的专家,学者也来到了这里。

  活动行期也非常紧张,除了恢宏典雅如皇宫的大唐御宴宫接风晚宴,观看《梦回大唐》、《梦回长安》、现代神话水幕电影,参观大唐芙蓉园,大明宫含元殿、麟德殿遗址,也都成了非常有趣的看点……。

  最能反映曲江人,或者说大明宫人文化理念的,是大唐芙蓉园,还有大型秦腔交响诗画《梦回长安》。“兢兢黄帝、穆穆周礼、赫赫秦制,泱泱汉风,煌煌唐韵”……,融秦腔交响、歌舞、舞美诗画为一体的大型剧目,再现了代表远古中国文化的周、秦、汉、唐漫长的历史风云变幻。无论是凤鸣九天剧场,还是漫步在大唐芙蓉园,目不令人叹为观止。

  于是我们走进了凤鸣九天剧场,走进了大唐芙蓉园,在晶莹玲珑的酒怀里,在我们含着期待的目光里……,我们无不感受到视觉、听觉的巨大冲击,绚丽多彩,惊艳娇人,如梦如痴,如泣如述,风云雷电,幻影重叠,弦歌绝响,直入云霄。我们行进在历史的路上,长安古道,玄奘西去,李白南来,摩肩接踵,灿如繁星,丝绸之路从这里出发,释伽牟尼在这里生根,老子李耳从这里隐没,长恨一歌在这里决绝,中华始祖在这里开篇,文王访贤,昭君出塞,历史在这里回旋……,中国禅宗佛教文化在这儿发源,中国儒、释、道文化在这里繁衍……,我多想插上隐形的翅膀,超越时空,时光倒流,穿过漫长的时光隧道,追寻千年梦幻的盛世大唐。

  今日的西安,昔日的长安,一样的繁华,一样的强盛,一样的光华,我如同朝圣时遇到了西施、贵妃、昭君、貂禅,真是惊若天人,这里与美有关,这里与丰腴与关,这里与富贵有关,这里与一切有关……。

  那里分明是英姿飒爽的贞观天子,那里分明是红叶飘流宫墙赋诗的宫女,那里分明是仰天长叹、慷慨流涕的诗仙,那里分明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光辉、最灿烂、最艳丽的一页,大唐文明,我爱……。

  看惯太多的灰色,看惯了太多的沉重,看惯了太多的肃然,而这种鲜活,这种艳丽,这种天籁……,我被震撼了!是啊!多年的战火烧过了一次又一次,少去了人们多少汗水、泪水、心血与希望,而烧不断的人们的憧憬、智慧与梦想,这史诗一般壮观的水晶宫殿似的建筑啊,楼台亭榭,碧树蓝天,如同魔幻,又如此真实,如同梦里……。

  一排排健壮威武的武士走过去了,一排排形体丰美的少女们飘过去了,荷、露、亭、琴、晶莹、娇艳、俏丽、若花、非花……我的目光飘忽了,我的心凝重了,我的脚步停留了,我怕我再也无法忍心,无法离开这个美丽的人间天堂••••••我知道,我的每一步都渐行渐远,都是洒泪而别、步步回头、依依惜别的痛楚,失恋一般泪如雨下,情同天隔,我爱上了这片土地,又恨这片土地,而我即将离去,难分难舍,如同即将失去我最心爱的女人,这个世界将不再明亮••••••

  梦回长安,梦回大唐,我也回到了我的家,中国古老文明的家,如梦如幻的灯光消逝了,如泣如诉的音乐似还有余音 ,身穿华彩炫丽服装的演员谢幕了••••••我似是从梦境回到人间 ,如同酒醉的诗仙,拭去泪眼边的朦胧,我知道,这似是梦境,又不是梦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874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