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晓律:牢牢把握发展的主导权

更新时间:2009-06-04 14:53:16
作者: 陈晓律  

  要牢牢把握发展的主导权,也意味着我们必须强身健骨,练好内功,为发展奠定一个稳定的基础。我们只能在自己的主导下,按照自身的利益决定内部改革的节奏,协调好内部的关系,才能够使全体民众自觉地集聚在国家的发展战略目标下并为之奋斗。换言之,能否把握发展的主导权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对内和对外两个层面上的工作。这一点,俄罗斯的改革经验很值得我们反思。

  

  俄国的镜子

  

  自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一直在寻求可以加速发展的道路。但俄罗斯初期却将发展的期望完全寄托在西方国家身上,尤其是戈尔巴乔夫所谓的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的指导思想,给自身的发展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于是,从冷战结束以来,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经历过两次起落:第一次是在1992年叶利钦当政之后的整个90年代,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处于所谓的“蜜月”阶段,但这种蜜月基本上是以俄罗斯出卖自己发展主导权为代价换来的蜜月。西方要求私有化,俄罗斯就私有化;西方要求自由化,俄罗斯就自由化;西方要求休克疗法,俄罗斯就实行休克疗法。所以,当西方的政治家们十分满意地夸奖俄罗斯时,俄罗斯人却在为丧失了发展的主导权而痛心疾首。一旦俄罗斯不再出卖自己,它与西方的关系马上恶化。而90年代末的科索沃战争更是打破了俄罗斯人的梦境,冷战后的西方依然是要以确保自己的地缘政治利益为先,并不顾及俄罗斯与巴尔干地区的传统关系。1999年科索沃战争爆发,俄罗斯民意对于西方的看法跌到最低点。第二次是2000年普京上台之时,调整与西方的关系曾是他的外交重点。尽管普京在初期放低了身段,但他的目标却是明确的,那就是夺回俄罗斯的发展主导权。在俄罗斯依然处于弱势的背景下,他通过迂回接近西方,或者是寻机主动向西方显示诚意的方式,谋求与西方大国之间的平起平坐。普京先是高举“回归欧洲”大旗,企图接近欧洲。然后,又借“9·11”之际,主动支持美国反恐,甚至让出大道,允许美国直接进入中亚。这曾经是冷战时期美国梦寐以求的战略目的。但是,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随着俄罗斯元气的恢复,形势急转直下,俄罗斯对西方态度趋于强硬。其标志之一,是与德法两国结成反战联盟,坚决反对伊战;标志之二,是在俄罗斯最大私人能源企业尤科斯问题的处理上,坚决不理会西方,把涉嫌经济犯罪的董事长霍多尔科夫斯基打入监狱。同时,开始对俄罗斯的军事力量进行全面的重整和现代化,这一系列措施使得西方目瞪口呆。

  英国广播公司的一项调查表明:86%的俄罗斯人认为普京执政对俄罗斯与世界的关系起到积极作用,77%的俄罗斯人相信生活质量得到改善,64%的俄罗斯人认为普京对俄罗斯民主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与在西方获得的负面评价相反,普京在发展中国家和一些新兴工业国受到普遍好评。俄罗斯的这种内部改革的逆转,在于俄罗斯从一系列挫败中,终于意识到,需要牢牢地把握发展的主导权。而其最大的意识形态创新,就是提出了“主权民主”的概念。主权民主概念的提出,是普京反对西方颜色革命,确保政治机器的有效性以及确立根本发展道路的延续性的基础上提出的。其实质就是将市场经济与民主的普遍原则与俄罗斯的现实有机结合,反对戈尔巴乔夫的世界主义与民族虚无主义,注重俄罗斯自身的利益,普京认为,只有这样,俄罗斯才可能把握发展的主导权,俄罗斯才会有美好的未来。目前来看,俄罗斯的道路应该是正确可行的。

  

  反观中国

  

  当前,我们面临的问题并不比俄罗斯少,在某些方面甚至更为严重。我国人口基数很大,资源相对不足,环境的承载能力有限,虽然国力日渐强大,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政治体制改革步伐过慢,民主滞后,法治难张,腐败之风得以盛行,权贵经济与门阀政治相互勾结的弊端日益突出。近年来一系列使人震惊的群体性事件,更使我们感到了解决此类问题的迫切性。如何处理好三农问题,大学生就业问题,城乡协调发展问题,环境污染问题,社会保障问题等等重大的国内问题,已经刻不容缓。所幸的是,中央政府已经开始着手解决这些问题。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中指出了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和任务。就是要按照统筹城乡发展、统筹区域发展、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统筹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的要求,更大程度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增强企业活力和竞争力,健全国家宏观调控,完善政府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强有力的体制保障。2008年10月27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尹成也表示,在金融危机影响下,我国就业形势总体保持稳定。主要是部分出口型企业面临经营困难,出现就业岗位流失的现象。对此,国家将帮助生产经营遇到暂时困难的中小企业度过难关,鼓励企业减少裁员,稳定就业岗位。而胡锦涛总书记先后在不同场合表态,强调中国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对世界经济的最大贡献,更是令人鼓舞。它表明,中央始终把牢牢把握发展的主导权放在首位来考虑。

  面对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我们当然不会无动于衷。但我们必须按照自身的利益采取行动。10月28日,温家宝总理访俄期间中俄签署能源合作文件是一个良好的信号。根据协议,中国将向俄罗斯提供200亿到250亿美元的贷款,中国则可以在未来20年中获得来自俄罗斯的3亿吨原油。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协议商定这项石油交易由本国货币结算。这是中国采取救市的一个十分具体的行动,也给出了中国参与国际救市的优选方向。与其他经济体相比,中国没有外汇储备之虞而有能源和技术储备之虞,这是中国和其他国家最不同的地方。中国为俄罗斯提供美元资产可以帮助俄罗斯度过油价下跌后的财政危机,同时缓解中国的能源瓶颈压力,由本国货币结算则是在全球建立更为可信的多元化货币体系的一次实践,同时有助于提高人民币的市场地位。这是一个值得打高分的选择。相对于中俄合作,欧美目前对于中国的合作邀请,强调的是自己获利的一面,缺少中国获利的说明。实际上,目前主要经济体合作的最大障碍不是钱,而是传统的战略戒备。这个问题同样是今年11月15日布什的国际金融峰会的最大障碍。在俄罗斯,温总理还用六个字点出了政府主导投资的三大方向:铁路、汽车、煤矿。这是一次少见的明确表态。继国务院批准铁道部的2万亿元铁路投资计划后,有消息称,交通运输部门正在酝酿一个未来3~5年内投资5万亿元的计划。记者采访的几位交通运输系统人士和知名物流专家都对这个计划表示了支持,认为当前经济形势下,用加大基础建设投资来拉动内需极为必要,但是,更需要对使用资金合理规划、合理布局以及有效运用资金。此前,铁道部“十一五”规划中的投资总额为1.25万亿元。10月下旬,为了顺应铁路建设的新需求,国务院批准了将铁路建设资金规模调整为2万亿的申请。铁道部人士此前曾表示,铁路投资对经济拉动作用明显,如基建对钢材、水泥的需求,还会带动电子、电器、橡胶和玻璃等行业发展。而在增加就业方面,据记者了解,仅一条京沪高铁,不包括铁路系统的职工,施工人数就达到10万余人。也就是说,中国目前的主导方向是扩大内需,稳定国内经济发展的势头。正如总书记所说,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做好,就是对国际社会负责。

  当然,国际金融的形势是不断变化的,我们的对策也不可能一成不变。G20会议的召开,就显示了 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的原则性和灵活性。但无论在今后的一段时期内,我们采取何种对策应付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有一点是坚定不移的,那就是我们必须牢牢把握发展的主导权。如果忘记了这一根本原则,那么,即便我们在个别的领域取得了某些成绩,也不足以挽回我们的总体损失。 在这个意义上,把握发展的主导权,就是要使中国人民在全球化的时代,获取全球化的正当利益,而不是使自己成为国际金融大鳄的提款机,或者是全球化进程中的垃圾场和血汗工厂。

  

  (原载《社会学家茶座》2009年第一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73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