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中国可持续增长的机制:证据、理论和政策*

更新时间:2009-05-19 17:38:59
作者: 中国经济增长与宏观稳定课题组  

  

  从国际比较看,麦迪逊归纳了四条发展经验:(1)技术进步;(2)物质资本积累;(3)改善人力资本;(4)经济之间的相互作用,即开放。世界银行归纳出为了摆脱"中等收入陷阱"亚洲国家和地区需要进行如下的三个转变:首先是多样化趋势的减缓,然后出现逆转,这是因为很多国家在生产和就业方面将更加专业化;其次是投资的重要性下降,创新越来越重要;第三,教育体系从为工人提供技能培训转向使他们适应新技术,为今后能够生产新产品做好准备(世界银行,2008)。不论是国际经验还是现代经济增长理论都会得出在规模收益开始递减,低成本竞争难以为继之后,如果没有技术创新和持续的人力资本改进,就难以完成持续的增长。这一转变对东亚政府干预型的经济增长模式来讲,政府转型是至关重要的。世界银行一项问卷调查显示,有很高比例的公司(柬埔寨56%,印度尼西亚41%,菲律宾35%,中国27%)都认为资源配置功能扭曲是影响它们商业经营的主要的或严重的障碍之一。东亚模式这种有组织的资源配置功能扭曲对经济增长既有激励效应,也造成了危害,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逐步消除有组织的资源配置扭曲,更多地采用市场机制激励创新是未来持续发展的根本,这就是政府转型的逻辑基础。

  中国作为大国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政府主导着资源的配置,经济增长仍处在规模收益递增的阶段。中国2001年人均GDP 超过1000美元,完成了"贫困陷阱"的超越后,面临着福利的弥补或赶超阶段,要特别重视这一阶段的发展和转型。一些拉美国家经过了上个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的辉煌后,进入到了"失去的十年",至今仍处在"中等收入"的停滞区间,发展比较缓慢,中国一定要以此为鉴,加快转变增长机制。新的增长机制首先要改变赶超时政府为了发展经济而过多地采用动员和干预资源配置的机制,将政府配置资源的权力让渡给市场,让市场能更有效地激励企业的创新和优化资源配置;而且,政府在公共目标制定上要兼顾经济发展的阶段特性,保持福利支出的可持续性,以市场方式提高福利支出效率。总之,新增长机制形成的核心在政府职能的转变上。

  

  四、增长机制转型条件和政策选择

  

  政府福利支出目标转向是一个客观的过程,也是正确的选择。但仅仅依赖于政府进行福利转向和刺激发展是困难的,很容易陷入到我们前文分析的两种困境情景中。政府在公共福利支出转型的过程中往往先将自己的行政资源膨胀起来,从而过多地占用公共福利,这在中国已经显现出来。同时利用行政权力过多地干预动员和配置经济资源进行寻租也是普遍性的一个问题,这就破坏了政府的公共福利目标转向。所以,我们认为,政府行为的转变是可持续经济增长机制形成的关键。

  可持续增长机制转型形成的条件包括:(1)政府的公共支出不能超过经济发展的程度,即政府在城市化阶段努力提高居民的福利时,须在中国经济发展的限度内提高公共支出。(2)新增长机制的转型速度应恰当。如果转型过快,企业难以适应技术创新的环境,转型失败则导致增长失败;如果转型过慢,中国则会失掉经济发展的大好机会。(3)政府的扭曲应尽量调整,扭曲过大也导致新增长机制转型的失败,扭曲消除会激励企业创新。

  政策建议为:

  1.合理限定政府的目标函数。政府不是万能的,可持续的增长机制,就是要求政府向公共福利支出转型的过程中,能有效地降低政府的运营成本和减少在动员和配置经济资源中的权力。核心是政府的利益要独立化,降低他们对公共资源的占用,解决当前存在的政府行政资源占用过多、行政费用增长过快和相应行政配置资源权力过大的问题,将财政支出中的经济建设支出和行政费用,以及借债性的生产性支出压下来。政府应采取的政策:(1)在政府公共支出不超过经济发展的程度下,尽力压缩行政性开支,降低福利支出的刚性核心在于压缩政府自身的利益,将有限的财政支出用在公共社会福利;(2)调整税收结构,让税收上缴与未来福利相匹配起来,对资本、资源、能源、环保进行纳税,让财政收入更为透明,减低费的比重;(3)矫正政府配置资源的扭曲,通过反垄断等法律措施来促进市场竞争,让市场发挥配置资源的作用。

  2.放松政府管制,减低行政区划对资源的分割,加快发展城市服务业。中国还处在城市化景气的上升阶段,也是转变机制的最好时期。中国当前社会的第一福利目标是就业,就业增加,则个人收入提高,未来的社会福利水平才有保障,激励就业和对劳动力的就业保障是我国现阶段最为关键的福利和发展的根本。需要借助于城市化过程中的服务业发展和制造业的创新升级来促进中国持续发展。

  中国现代服务业的发展关键在于政府放松管制,金融、能源、电信和传媒等大量现代服务业处于明显的政府支持的管制和垄断中,大量的行业外围辅助性的中小企业基本处于在这些大型寡头企业的垄断和盘剥下生存,而这些大型垄断企业技术进步缓慢,更不会为社会就业提供任何机会。城市化过程中的服务业发展还要取决于城市的规模化发展,如果按现有的行政区划分割体系,公共服务资源很难集中使用,形成规模化,空间资源优化是中国中长期成功的一个重要方面,它直接关系到政府行政体系和资源规模化的矛盾,也阻碍未来服务业的发展。服务业的发展与城市化规模收益相伴而生,现代服务业的发展更与人的素质水平高度相关,中国当前的人力资本积累也到了发展现代服务业的阶段,其发展是承接中国经济现代化的关键,但服务业发展高度依赖于政府管制、政策法规、行政区划等环境,这都是中国乃至整个东亚模式中最为薄弱的部分。因此加快政府和市场化的改革是推进现代服务业的关键。

  3.用市场激励的方式促进技术创新。中国所有的企业成本都处在上升过程中,技术创新是抵抗成本上升的唯一方法,市场激励是最为重要的技术创新来源,这方面也需要政府在税收上给予正向激励。技术创新机制的建立要充分发挥资本市场的作用,资本市场能有效地激励技术创新和优化资源配置。应利用现在我国较好的宏观经济环境,利用资本市场、教育资源、经济和法律手段,把握好新的经济增长转型的节奏,推出减税激励创新的计划和充分发挥资本市场激励创新的功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362.html
文章来源:《经济研究》2008年第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