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龚小夏:发展与稳定——美国工会的角色

更新时间:2009-05-13 15:20:21
作者: 龚小夏  

  

  提起美国的劳工运动,人们的脑海里经常会浮现出一幕幕血与火的场景:从1886年5月1日芝加哥的流血大罢工到19世纪末卡内基钢铁厂工人和资方各自修筑的堡垒,从克利夫兰总统出动一万两千人的军队去镇压罢工的铁路工人,到墨西哥裔的农业工人占领葡萄园长达五年,美国劳工运动的历史上充满了冲突和暴力事件。

  然而,这些历史的故事虽然悲壮,却并不代表美国劳工运动的主流。在工联主义传统绝对占上风的美国,贯穿劳工运动的主线是阶级合作而非阶级斗争。这里的劳工组织不像一些欧洲国家的工运那样热衷于组织政党或者推行某种意识形态理论,而是着重于为工会会员争取更多的经济利益与更好的工作条件。可以说,在美国市场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过程中,劳工运动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都自觉地在社会的发展和稳定中扮演着积极的参与角色。而劳工运动中产生的工会组织,是将无产阶级转化为中产阶级这一现代变革中的重要因素。

  这篇文章将从历史、类型、运作方式几个方面,阐述与分析美国劳工运动的状况。

  

  一、工联主义劳工运动的诞生

  

  美国早期的劳工运动有两个重要的特点。一是从欧洲特别是英国继承了行会制度以及各种社会政治思潮;二是工人大多数都属于某个新移民集团,有着各自独特的语言文化和社会组织。

  工会的前身是欧洲中世纪的行会。工匠们按照行业组织起来,建立行业的工艺与价格标准,并且为本行业中的工匠发放执照。工匠如果不成为行会会员,就无法从业。而要成为工匠,则必须当很长时间的学徒。

  18世纪末期工业革命最早始于英国。一方面,机器开始在生产中取代人力;另一方面,有大量的农民从农业生产中转移出来进入工业。新兴的工业冲击了传统的作坊式生产,新来的非技术工人也冲击了传统的工匠的垄断地位。面对这种威胁,行会的会员进一步组织了起来,在新的工业中建立了新的组织,区分熟练工人和非熟练工人。熟练工人有组织地通过行会与资方讨价还价,为自己的会员争取利益,因此工资远远超过非熟练工人。同时,这些早期的工会也通过各种方式,垄断本行业的就业。比如美国的电工工会,到今天还在为电工发执照。没有执照者不能以电工身份正式从业。这种以行业而不是产业组织起来的工会,被称做“职业工会”(trade union)。后来出现的按照生产单位来组织的工会,被称做“产业工会”(industrial union)。

  在19世纪中叶工业起飞之前,美国是个农业国,多数的人都从事农业和牧业。而当时城市里的工人和英国工人一样,分为熟练工与非熟练工。熟练工有自己的行会。那时候新大陆熟练工人稀缺,所以他们的工资和工作都能受到一定的保障。行会罢工是行会与雇主讨价还价所采用的最极端的手段。纽约和费城的印刷工和鞋匠行会曾经组织过几次很有影响力的罢工,给城市生活带来了相当大的不方便。波士顿的木匠还曾经在1825年组织过一次罢工,要求实现十小时工作制。

  非熟练工人的状况就没有那么好了。他们的工资大概是前者的一半。占城市人口大约百分之四十的居民都属于非熟练工。这中间女工和童工的人数也很多。1835年,新泽西纺织厂中的童工曾经罢工,要求实行十一小时工作日,每星期工作六天。1860年,马萨诸塞州制鞋业的四千名工人——包括八百名女工——也曾经示威要求增加工资,改善工作条件。

  美国工业在19世纪中期开始大发展,主要的劳动力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其中最著名的移民集团有修筑铁路的爱尔兰人和华人、成衣业的犹太人、钢铁业的德国人和波兰人、煤矿业的北欧人和东欧人,等等。他们也将欧洲劳工运动中最流行的社会主义和无政府主义思潮带到了美国。这两种思潮的根本相通之处在于都认为,必须对社会制度进行根本上的改革甚至革命,无产阶级才能够为自己争取到政治平等、经济公平、社会尊严。无政府主义者推崇暴力行动,开展了许多暗杀、袭击之类的暴力行动,不过他们的成员多是一些激进的年轻人,缺乏大规模的组织能力。社会主义者的行动——包括组织政党、工会、国际联盟等——则要普遍而有效得多。当时欧洲形形色色的政治团体都纷纷在美国建立了自己的分支。但是,这些组织在聚会的时候,领导人往往是来自移民国家的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参与者多数说本民族语言,他们的思维也依旧不脱出欧洲的模式。在美国这个民族大熔炉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外国色彩浓厚的组织也开始在政治上褪色。

  更重要的是,那些从欧洲移植来的政治主张到了美国之后很快便水土不服。与人口稠密、民族众多,并具有长期封建等级传统的欧洲不一样,新大陆土地广袤,充满机会。19世纪后半叶蓬勃兴起的工业革命使得工业和城市地区的人力资源供不应求。工人的劳动条件虽然艰苦,但是平均收入比旧大陆多两三倍。同时,西部边疆的大规模开发,包括金矿的发现以及政府无偿分配土地,又吸引了许多人前往。沉浸在“美国梦”中的劳工阶层因此对暴力革命、重建政府、改造社会之类的政治主张并没有多少兴趣。工联主义因此逐渐成为劳工运动的主导。

  工联主义思潮(trade unionism)最早起源于19世纪中叶的英国。工联主义者主张在不改变现存政治经济制度的前提下组织工会,用集体的力量为劳工争取更多的经济权益和政治影响。他们认为,雇主与雇员之间有一种皮毛依附的关系,双方存在共同利益。雇员可以通过集体谈判的方式来达到在现有经济框架下的利益最大化,同时也让雇主能够有一个稳定的工作群体,避免出现罢工怠工甚至暴力之类影响经济稳定的突发事件。

  美国的土壤极为适合工联主义的发展。这个移民国家的劳工阶层与雇主阶层一样,绝大多数人对自由资本主义及其自由雇佣制度深信不疑。除非冲突到了极端的地步,否则工会的领导人与会员都奉行与雇主“双赢”的信条。而美国人对司法制度的信心,也推动了劳工阶层更多地愿意遵循法律与和平的手段去促进自己的利益。

  1869年成立的劳动骑士团是工联主义劳工运动发展的里程碑。发起成立这个组织的,是宾夕法尼亚州费城的服装裁剪工。这个工会的会员包括熟练与非熟练工人,并且进行了跨行业的组织工作,使得组织中既有大批传统的手工业工匠,也有新兴的大产业中的工人。十多年之后,劳动骑士团已经拥有七十万名成员。其中甚至还包括妇女、黑人的成员和组织。据估计,其妇女会员有大约一万人,另外还有五万名黑人会员。这个劳动骑士团,就是后来美国大型劳工组织的雏形。

  劳动骑士团的主旨,在于通过谈判、示威、罢工等手段为劳工争取更多的利益。当时他们提出的目标,除了提高工人的工资、改善工作条件、保障工作之外,还专门提出了八小时工作制、保护妇女条例、禁止童工。不过,劳动骑士团与后来的工会组织有一些非常重要的区别。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对雇主与雇员没有区别对待,雇主可以和雇员一同来参加这个组织。当时劳动骑士团的领袖人物对提倡阶级差别、阶级斗争的社会主义学说颇为反感。他们认为,工业生产中的雇员与雇主有一定的共同利益,剥削他们的是金融巨头。所以,劳动骑士团也允许雇主参加。这样一来,在许多工业冲突中,这个组织就没有办法发挥工会的作用。

  1881年,有位来自荷兰的名叫塞缪尔·冈帕斯的雪茄工人挑头组织了一个工会联盟,五年后,这个联盟发展为美国劳工联合会,简称劳联。劳联是一个行业工会的联盟。作为该组织的创始人,冈帕斯担任了劳联的首任主席。劳联的首要目标,就是要为工人争取更多的利益。与劳动骑士团不一样的是,劳联的工会纯粹是工人的组织,不包括雇主。罢工是他们经常采用的手段。无论就组织能力还是就战斗力,劳联都要高于劳动骑士团。当时资方经常采用解雇工会会员并将他们列入黑名单,使得他们无法到别处去找工作这一类办法来威胁工会的组织者。很多雇主在与雇员签署合同的时候,就写明不许他们参加工会。这类合同被称做“铁壳合同”或是“黄狗合同”,直到1932年才被法律禁止。

  美国劳动节起源的历史,就鲜明地反映出了劳动骑士团和劳联之间的区别。

  1882年,劳动骑士团决定于9月5日在纽约市组织庆祝游行,显示劳工组织的力量。两年之后,劳动骑士团通过议案,决定每年都在9月初举行这样一次和平的庆祝活动。

  然而,在当时劳资关系的环境下,越来越频繁出现的不是这类和平的集体活动,而是暴力冲突。1886年5月在芝加哥干草市场发生的那场著名的暴力事件,标志着冲突达到了一个高潮,也标志着劳动骑士团的衰落。当时劳联已经提出了争取八小时工作制。为了配合推动有关的立法,美国和加拿大的一些劳工团体——包括劳联在内——决定在5月1日举行总罢工。罢工提出的要求是从是日起法律应该规定每天的劳动时间为八小时。当时美国工人的平均劳动时间超过十小时,在一些繁忙的企业比如钢铁业中,平均劳动时间甚至超过十四小时。当时劳联属下的各个工会都在与资方谈判,要求缩短工作时间。但这些谈判绝大多数都没有结果。

  5月1日那天,大约有五十万工人参加了全国性的大罢工。拥有七十万会员的劳动骑士团虽然对这次罢工持反对态度,但是该组织的地方分支以及成员也积极参与了罢工和示威活动。工业重镇芝加哥有八万名工人举行了游行示威。到5月3日,示威已经举行到第三天,有六千名伐木工会的会员在麦考米克收割机厂附近举行集会。这个厂的工人已经举行罢工,但厂方雇佣了一些临时工去顶替罢工工人。这些临时工被称做“破坏罢工者”,最受罢工工人痛恨。正在集会过程中,工厂下班,往外走的临时工被集会的群众围住。这时守候在罢工纠察线附近的警察前来阻止,在冲突中警察朝人群开了枪。有一人当场死亡,多人受伤。有三名受伤者后来伤重不治。

  芝加哥当时有大批来自德国、波兰等地区的移民工人,他们中间有很多激进的无政府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一份用德文出版的工人报纸于是号召工人第二天在干草市场集会,抗议警察的暴行。第二天晚上,干草市场就聚集了三千名示威者。警察前来驱散这次集会,声称集会为非法。正当集会组织者与警方交涉的时候,有人向警察扔出了一枚炸弹。警方立即开火。在冲突过程中,八名警察以及至少四名示威者死亡,许多人受重伤。第二天,在离芝加哥不远的密尔沃基市,当罢工工人前去封锁一家轧钢厂的时候,当地的治安武装开枪打死了九名示威者。后来还有不少示威的组织者被判刑。

  事件过后,世界社会主义和劳工运动不断出现呼声,要求纪念这个血腥的日子。美国总统克利夫兰担心五一纪念会成为暴力活动的标志,赶紧在1887年宣布支持劳动骑士团的提议,将9月第一个星期一定为劳动节。1894年,美国国会通过立法,使劳动节正式成为联邦政府的法定节日。而在1889年7月,劳联派出代表团去欧洲参加第二国际的大会。这个大会通过决议,宣布5月1日为国际劳动节。1890年5月1日,世界上许多地方举行了五一劳动节大示威,从此奠定了这个劳动节的传统。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庆祝劳动节的时间和别的国家不一样的起因。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是美国劳工运动腥风血雨的年代。在这个时期里面,法律着重保护的是资方的私有财产权与契约权。虽然根据宪法结社自由的原则,法律允许工人自由组织工会,但是资方也有权随意解雇他们不喜欢的工人,特别是工会的组织者。工人有权罢工,资方也有权雇人去顶替罢工者。法律在这里同样保护的是资方。工人如果因为组织工会而遭到开除,被列入黑名单,那是没有地方申诉的。

  这个期间工会运动特别激烈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兴起了一系列的公司镇。许多大公司、大工厂——比如钢铁公司、煤矿等——设立在一些相对偏僻的地区,当地的大部分居民如果不是工厂中的雇员也是家属。其他的居民——像商店、饭店的店主一类——也间接地依赖这些公司来生存。公司经常会拥有整个地区的大批不动产,包括房地产、商店和其他设施。工人租房子、购物都直接通过公司来进行。这些消费甚至往往直接从工资中扣除,导致了雇员对雇主的依赖。

  而就工人的组成来看,在不少地方,这些公司镇的居民也是来自一个或少数几个欧洲地区的移民,相互之间存在各种各样的亲朋关系。这种情况给了工会的发展以一定的有利条件。在这些地方如果出现工会罢工并与资方发生暴力冲突的事件,往往会导致整个市镇、整个地区,甚至整个行业都出现骚动。

  1892年,宾夕法尼亚州有一个属于卡内基钢铁公司的公司镇,名叫镇赫姆斯特德。该镇居民总数有五六千人。当时这里一家工厂的工会要求增加工资,厂方非但不肯满足,还要降低工资总额的百分之二十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18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