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龚小夏:“百日新新政”推动下的美国

更新时间:2009-05-07 13:24:16
作者: 龚小夏  

  

  到四月下旬,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上台就要满一百日了。在金融海啸阴影下入主白宫的新总统就任伊始,就 表示要模仿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对付大萧条的百日新政,来一个“新新政”(New New Deal)。这是个雄心勃勃的计划,要对美国的内政外交政策进行一系列相当根本性的重塑。一百天过去了,这场“新新政”给美国带来了什么?换句话说,美国 在奥巴马新政权之下有什么重大变化?“新新政”的各项内容,对今后美国乃至于世界的发展方向可能会有多大影响?

  要回答这些问题,目前也许还为时过早。毕竟,就连罗斯福的新政的优劣至今依然被人争论不休。不过,人们只要对近现代的世界历史有一定的理解,也还是能够从种种看上去当前杂乱无章的政府政策中看出奥巴马政府的走向。

  本文将讨论奥巴马政府在国际关系和内政管理中表现出来的意识形态及根本性原则。如果没有对这些原则的了解,那么他的政策看上去就似乎是在时左时右,没有连贯性。而如果弄明白了其中的原则,新政府未来推动的方向也就能被描绘出一个轮廓。

  

  外交政策的调整︰从单边主义到欧洲中心?

  

  奥巴马在全国政治舞台上的生涯,是从他公开反对伊拉克战争开始的。他在民主党内之所以能够战胜其他对手,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誓言要改变美国的国际形象,改 变布什政府单边主义的牛仔作风,以亲和力来赢得国际社会的爱戴。去年八月竞选期间,奥巴马在柏林受到二十万狂热的欧洲人的欢迎。奥巴马在欧洲得到的支持率 远远超过在本国。从那以后,他谈起欧洲,总是带着景仰和热爱的声调。

  这恐怕就是为什么虽然新政府面临的主要外交问题依然是美国与穆斯林世界的 冲突,但是奥巴马却将更多的精力放到了欧洲的原因之一。他上任的首次出访,就是前往欧洲参加伦敦的二十国峰会、北约峰会、美国与欧盟首脑会谈,以及到北约 国家——包括穆斯林的土耳其——去进行公关。与布什总统在欧洲引起的反应截然不同,奥巴马在那里受到了公众热烈的欢迎。他在G20峰会上号召各国连手对付 金融危机,在北约会议上争取到盟国向阿富汗增兵,在布拉格发表了世界无核化的公众演讲,在欧洲大陆引起了积极的响应。

  其中,最引起欧洲人注意的是奥巴马在法国与德国有传统争议的阿尔萨斯地区首府的讲演中这样的一段话︰

  “美国方面的失败,是没有能够积极地赞赏欧洲人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在一些场合下,美国表现得傲慢、过于自信,甚至无礼,而不是拥抱你们这个富有活力的联盟,并与你们合作去对付共同的挑战。”

  欧洲人为奥巴马这番谦卑的讲话而欢呼鼓掌,可是许多美国人听着却感到不以为然。他们要问,难道美国人真是如此傲慢自大?难道美国真的就失去了世界领导的 地位?难道美国今后必须承认欧洲的领导权?另外,有许多人尽管不喜欢布什总统,但是觉得奥巴马在国外用这样的语言隐晦地攻击他的前任,同时也捎带批评自己 的国家,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

  著名的专栏作家乔治•威尔在《新闻周刊》上撰文反驳奥巴马的说法,得到了来自许多方面的共鸣。威尔写道︰“奥巴 马在最近出访时,诋毁他的前任,历数美国的不是。他提到‘美国没能积极赞赏欧洲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的时候,用批评美国与讨好欧洲的两手,将政治拉皮条的 做法推至了可笑的极端。”威尔提醒人们说,欧洲在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领导地位,正如不久前巴尔干半岛出现的侵略和种族屠杀事件时欧洲不闻不问的态度中显 示出来的那样。

  的确,尽管欧洲国家不断地强烈批评美国在国际事务上的单边主义,但是到了解决具体国际问题的时候欧洲国家却往往是袖手旁观、畏 缩不前。即便问题就出在他们的家门口——比如波斯尼亚——,欧洲人依然希望美国提供主要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应该说,美国的单边政策——如果存在的话——不 仅仅是美国单边造成的。在目前世界的各个热点争端中,如果欧洲有意介入,美国绝不会反对。可是,在过去二十年里面,欧洲国家对世界的冲突一方面是瞻前顾 后、畏畏缩缩,另一方面对掌握着世界领导权的美国却又动辄横加指责。所到底,也不过就是在危机的时候人人都希望警察到场,而平时又不愿意警察来干预生活的 这种普通心理。

  欧洲认同奥巴马,奥巴马也认同欧洲。可是最终,新政府仍旧必须回答一个最根本性的政策问题︰美国是否要继续扮演吃力不讨好的世 界警察的角色?如果继续的话,奥巴马很容易会失去他在欧洲人中的信誉与爱戴;如果不继续的话,没有警察的世界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则令人很难想象。这个问题 不是奥巴马能够用几场机智的演讲就解决的。

  当然,善于按照讲稿讲话是奥巴马的特长。在他的整个政治生涯中,演讲能力是他成功的基本因素之一。 这种对语言能力的信赖也在新政府的对外政策中留下了痕迹。比如伊朗的核武器问题,布什总统历来采取的是在只有在伊朗放弃核武的前提下才与其进行对话和谈 判。奥巴马却在三月二十日直接通过电视对伊朗人民将说,赞扬伊朗的伟大文明,并试图说服伊朗不能“通过恐怖活动或者武装来在国际社会中获得适合自己身份的 地位,”“去衡量伊朗的伟大的标准不是毁灭的本事,而是要去证明建设与创造的能力。”橄榄枝伸出之后,美国就决定加入俄、中、英、法、德五国,与伊朗进行 会谈。不过,德黑兰的领袖们却在此之后宣布伊朗在核技术有了重大突破。在伊朗那里踫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之后,奥巴马对北朝鲜的核武器和卫星发射也就没有采 取同样的步骤。

  在上任一百天内,奥巴马很快就发现,他在竞选期间尊奉的欧洲以及美国左翼人士在国际政策方面的许多主张在现实中很难行得通。比 如拿关塔纳摩囚犯监狱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来说。奥巴马上台第一个星期内便宣布要关闭这所监狱。可是监狱里的数百名囚犯该怎么办?联邦政府正在与地方上的联 邦法院商议,将囚犯转移到当地的监狱,却遭到了当地人的大量反对。以弗吉尼亚州的亚历山大里亚市为例,那里是华盛顿近郊人口密集的地区。关塔纳摩的囚犯来 到这里,难免会引来各种示威活动,甚至有可能出现恐怖威胁。这是当地人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总之,新政府外交政策的“去美国化”甚至以欧洲的意识形态为中心,在目前这个世界上恐怕还做不到。奥巴马在说过所有的漂亮话之后,仍然还要面对美国利益和世界领导责任这个现实。

  

  政府出手: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能否继续?

  

  “美国特殊论”其实是德国人马克斯•韦伯和法国人阿历克斯•德•托克维尔的发明。他们都认为,作为一个摆脱了欧洲封建等级社会阴影的移民国家,美国人以其 深入的民主制度和刻苦聚敛财富的精神,发展出了现代美国式的政治社会制度。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美国人对政府有着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崇尚小区自治、市场经 济、自我奋斗、个人责任。与欧洲相比,美国的社会福利制度涵盖范围小,政府的税收相对也低。欧洲式的福利国家,在美国民众中历来没有多少市场。

  去年九月发生的金融海啸,从非常根本的方面挑战了美国的制度。联邦政府前后以超过万亿美元的金额投入各种救市与经济刺激计划。在信奉利伯维尔场经济的布什那里,是不得已而为之;而到了奥巴马政府,则是政府有计划地来接管一些关键的经济部门。

  首先是金融业。无容置疑,自从八十年代以来,美国的金融业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畸形发展。一些金融机构——比如美国国际集团AIG、花旗银行——发展为庞然 大物,不仅政府难以监管,而且整个机构的管理完全是个无法探测的黑洞。与传统的资本主义私有财产制度不一样的是,这些公司的资本来自于小投资者,特别是普 通人的退休金和积蓄。真正的投资者无法参与任何管理意见,公司上至高层管理下至一般业务经理,其个人利益在于玩金融纸面游戏,为自己在短时间内赚取大笔奖 金回扣。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这总共几千个金融管理人员最终将金融业推入了一个巨大的陷坑。

  面对着汹涌而来的金融海啸和经济萧条的可能性, 绝大多数美国人呼吁联邦政府大规模入市并加强监管,只有少数人怀疑政府大规模介入经济是否是带来更严重的后果,特别是从根本上改变美国的市场经济。奥巴马 上台后,很快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包括提出高赤字财政预算、全民医疗改革计划、增加富裕人口的税收、增加对穷人的社会福利、投资发展绿色环保项目等等。显 然,奥巴马政府在意识形态上更倾向于欧洲社会民主主义的模式,正在利用经济不景气的时机将美国推向欧洲式福利国家的道路。

  在金融海啸造成的恐慌之中,美国的工商界对于奥巴马的政策多数在最初采取了积极支持与配合的态度。但是在过去的一百天中,有两件事情使得工商界对新总统的治国原则产生了怀疑。

  第一是通用汽车CEO被迫离职。美国三大汽车公司中的两家——通用和克赖斯勒——在面临破产的危险,于是接受了政府一百七十四亿美元的贷款,条件是两家公 司必须向政府提交改组计划。结果是,白宫对改组计划不满意,因此让在通用工作了三十二年的CEO瓦格纳卷铺盖走路。这种情况在美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另 外,政府也提出了要在短期内撤换大多数甚至全部通用董事会的成员,代之以政府任命或者通过的人士。

  第二是AIG的奖金风波。AIG在三月份宣布,给高管们发放一亿六千五百万的奖金,全公司的奖金额达到十二亿美元。而AIG已经从政府那里支取了至少一千 二百多亿的救市贷款。消息传出后,公众群情激愤,纷纷要求政府惩罚AIG。奥巴马对公众讲话,表示自己对此极其愤怒,而且宣布将所有接受政府救助的银行的 管理人员的工资限制在五十万美元以下;国会下院通过特别决议,要向AIG的奖金征收百分之九十的特别收入税。

  工商界的人都很清楚,通用汽车的困境与AIG的奖金有非常多具体的运作上的原因,不能简单地归结为管理人员的无能与贪婪。可是他们看到,白宫正在借着经济 不景气的机会,夺走这些私人公司的管理权,这令许多信奉市场资本主义的人感到不安。人们知道,无论私营公司管理得多么糟糕,政府管理经济的记录还要更差。 大公司国有化的出路,是很多人不愿意看到的。在过去几个星期里面,越来越多的银行——特别是地方上的私营小银行——开始或是拒绝或是归还政府的救市贷款。 就连庞大的高盛公司也在开始执行类似的计划。这背后的动因,主要就是不愿意让政府介入管理。

  拒绝联邦政府经济救助的还有一些州的政府,这是另外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自从金融海啸以来,美国的失业率快速攀升。在三月份,全国工作岗位减少了六十六万 三千个,失业人数超过五百万,失业率达到百分之八点五。在联邦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中,增加失业保险金额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具体的内容包括延长失业者领取保 险金的时间,同时还将原来不包括在保险范围内的半职雇员加进去。由于失业保险是由各个州来执行的,该项税收要由雇主来支付,所以联邦的救助只能提供一时的 帮助,但却会从根本上改变原来的失业保险计划。这个新的计划将迫使雇主为临时工和半职工缴纳保险费,结果很可能是导致雇主不敢轻易雇人,从而使得工作市场 进一步萎缩。目前,密西西比、路易斯安那、南卡罗莱纳、阿拉斯加、得克萨斯几个州的共和党州长已经公开申明将拒绝这部分的联邦款项。而在四月八日,弗吉尼 亚州共和党占多数的议会投票,否定了该州民主党州长的提案,要求州长拒绝这部分联邦拨款,维持原来的失业保险制度。这一举动使得弗吉尼亚成为第一个正式投 票拒绝联邦法案的州。

  

  小结

  

  总体来说,“百日新新政”可以说是美国向左转的一个尝试。从目前的状况来说,奥巴马政府借着经济不景气的环境往这个方向迈出了几个关键的步子。而他的共和 党对手还处于大选之后重组的混乱状态。至于奥巴马政府之下的美国是否最终将在国际上承认欧洲的领导地位、在国内推动欧洲式的福利制度,现在还不能作出结 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02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