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试论毛泽东的调查研究理论

更新时间:2003-12-17 21:30:38
作者: 邓兆明  
而不是在它的先头。这就是说,要按照事物的本来面目认识事物,不增加任何主观成分,是什么问题就是什么问题,是多大的问题就是多大的问题,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夸大,不缩小,这就是调查中的唯物主义,有的人,调查之前就已经有了结论,调查不是为使主观符合客观,而是要使客观适应主观,“按图索骥”。用框框硬套客观实际,“合则取,不合则弃”,搜集一些片面的材料来印证自己的结论。这种方法从根本上违背了“从物到感觉和思想”的唯物主义认识路线。毛泽东针对这种情况明确指出:“调查研究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大胆的主观假说,小心的主观主义的求证,这是个很坏的方法。一种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方法。”(12)我们要作科学的调查研究,就要从实际出发,客观地冷静地了解事实本身。

     二是对调查所得材料要认真验证,反复核对,辨别真伪。在社会调查中,由于被调查者可能受切身利益的牵连,或其他种种的局限,反映的情况不一定是完全真实的,因此需要验证、核对。为此,在调查研究中必须做周密系统,深入细微的工作,要有耐心地、有步骤地去工作,不要性急,也不能偏听偏信。

     在社会历史领域中,发现和利用那些触犯社会衰朽力量的新规律,往往会遇到强烈的反抗,即使在我国社会主义条件下也仍然存在某种阻力。比如当调查研究揭示出某一事物的本质和规律性时,常常会触及某些单位,某部分人或某些个人的既得利益,有的还会触及某些传统观念和习惯势力,这就要求我们的调查者要有勇气冲破重重束缚,不要怕挫折,不要怕打击,没有这种大无畏的精神,要想调查真实情况,反映真实情况是不可能的。

     第三,调查研究要着眼于现在和未来,善于发现新生事物,注意事物发展动向,为预测和决策工作服务。

     那些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具有远大前途的新生事物,产生时总是比较软弱无力,居于少数。一般需要人们有意识地扶持才能迅速成长。因此,“我们应当续密地研究新的幼芽,极仔细地对待它们,尽力帮助它们成长,并‘照管’这些嫩弱的幼芽。”(13)在调查研究过程中,如果不特别注意发现新的幼芽,即使新事物就在面前,也可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失之交臂。这样就会使新生事物遭到埋没,延缓了它成长壮大的时机,或者由于不懂得分析鉴别新生事物,说不定把腐朽当神奇,不自觉地压制新生事物。如同毛泽东所说的:“同旧社会比较起来,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新生事物的成长条件,和过去根本不同了,好得多了。但是压抑新生力量,压抑合理的意见,仍然是常有的事。不是由于有意压抑,只是由于鉴别不清,也会妨碍新生事物的成长。”(14)因此,在调查研究过程中,应立足于现实,放眼于未来,为了前进而去发现新事物,支持新事物。

     在现实生活中,及时地发现新生事物,对于预测和决策工作,有着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70年代末,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刚刚出现的时候,仅仅属于个别情况,而且不少人持怀疑或否定态度,我们党及时地作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工作,敏锐地抓住了这个适合我国生产力发展状况的新生事物,迅速打开农业生产的新局面,并且为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拓开出了一条新路子。运动在发展中,新东西是层出不穷的,因此要努力认识新情况、研究新问题、解决新问题。

     第四,要有眼睛向下,甘当小学生,虚心向群众学习的态度。

     毛泽东指出:调查研究“没有满腔的热情,没有眼睛向下的决心,没有求知的渴望,没有放下臭架子、甘当小学生的精神,是一定不能做,也一定做不好的”(15)。

     首先,甘当小学生要有满腔的热情,要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上,抱着为人民服务的决心,一切从人民利益出发,同群众打成一片,关心和解放群众生产和生活中的问题。而要做到这些“主要的一点是要和群众做朋友,而不是去做侦探,使人家讨厌。群众不讲真话,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你的来意究竟是否于他们有利。要在谈话过程中,给他们一些时间摸索你的心,逐渐地让他们能够了解你的真意,群众才能把你当作好朋友看,然后才能调查出真情况来。群众不讲真话,不怪群众,只怪自己。”(16)

     其次,甘当小学生要有眼睛向下的决心。如果以领导者自居,居高临下,没有放下架子的精神,是一辈子也不会懂得中国的事情的。有些人下去调查,盛气凌人,“下车伊始”,就哇喇哇喇地发议论,一开口就是官腔,自以为是,这也批评,那也指责,群众只会望而生畏,根本不愿理采。只有眼睛向下,平等待人,才能知道许多“闻所未闻”的东西。

     最后,甘当小学生还必须有求知的渴望,虚怀若谷。抱着寻求真理的强烈愿望,我们切不可强不知以为知,要“不耻下问”,要善于倾听群众和接近基层干部的意见,恭恭敬敬地、老老实实地向群众学习,不懂就是不懂,不要装懂。客观事物是错综复杂地发展变化的,事物本质的暴露有一个过程,因此,调查研究是一种艰苦的劳动,要搜集大量材料与数据,要反复思考与分析,不花气力,不动脑筋是得不到真理的。

     3.毛泽东调查研究的基本方法。

     调查研究方法具有多样性,研究领域不同,调查研究的方法也不同。随着科学技术和现代实践的发展,调查研究的方法也是在不断地发展。但毛泽东在长期实践中总结出的一套基本调查研究的方法至今仍然值得我们借鉴和利用。其中有:

     第一,普遍调查。

     调查研究的规模和范围应根据所要了解情况的不同来确定,一般可采取普遍调查与典型调查两种方式。

     普遍调查是从面上了解一般情况的方法,可以采取“走马观花”、“周游列国”的方式进行,从整体上掌握事物面貌,如近年来,中央领导同志经常到全国各地视察工作,深入基层了解情况,总结群众创造的新经验,具体指导,及时推广,指导全局。也可以采用填表等书面方法进行,对有关范围内所有的对象逐一的进行调查。例如,人口普查用填表方式便于统计,能具体准确地反映情况。普遍调查的好处就在于它掌握情况比较全面。但是,“走马观花”不深入,只能了解表面现象,得到比较肤浅的材料,不能对事物的内部联系有深刻的了解。因此,普遍调查必须与典型调查相结合。

     第二,典型调查。

     典型调查是深入到具有代表性的一点或若干点上。做“解剖麻雀”的工作,取得更为详细的具体的丰富的第一手材料,然后综合起来,对“麻雀”得出总的概念,这就是“下马看花”。这种方法正确地处理了个别与一般的辩证关系。毛泽东极为重视并经常使用这种方法。他说:“如果有问题,就要从个别中看出普遍性。不要把所有的麻雀统统捉来解剖,然后才证明‘麻雀虽小,肝胆俱全’。从来的科学家都不是这么干的。只要有几个合作社搞清楚了,就可以作出适合的结论。”“这就叫做‘解剖学’(17)。

     典型调查是从了解个别入手,从个别中认识同类事物的共同本质。因此,个别点的选取必须具有代表性,最能够反映同类事物的一般特征。典型的选择可以根据调查目的来考虑,解决问题的不同,典型的确定也不同。毛泽东介绍了两种选择典型方法,一是根据社会政治、经济结构、从地理位置确定典型,寻乌调查就是采用的这种方法。寻乌这个县,介于闽、粤、赣三省的交界,明了这个县的情况,三省交界各县的情况大概相差不远。二是根据事物发展进程作分类调查。调查的典型可以分为三种,一是先进的,二是中间的,三是落后。每类调查两、三个,便可知一般的情形了。

     为了解决某个问题,仅选一个典型往往不够,应该在力量所能达到的限度内由一个典型再及一个典型。因为在一个典型材料中,未必有完全的代表性,而且只研究一个典型材料,有时也可能把它所特有的现象,误认为一般,有了若干点的,详细的典型调查,还要结合面上的情况。这就是说,只有采取普遍调查与典型调查相结合,“走马观花”与“下马看花”相结合的方法,了解的情况才能既广且深,得出的结论也就更全面、更深刻、更正确。

     第三,会议调查。

     开调查会是最简单易行又忠实可靠的方法。由调查者亲自主持会议,每次参加人数不必多,三、五个,七、八个即够。要深明情况有代表性,“应是真正有经验的中级和下级的干部或老百姓。”“以年龄说老年人最好,因为他们有丰富的经验,不但懂得现状,而且明白因果,有斗争经验的青年人也要。因为他们有进步的思想,有锐利的观察。”(18)

     调查会要采取讨论式,只有这样,才能近于正确,才能抽出结论。那种不开调查会,不作讨论的调查,只凭一个人讲他的经验的方法,是容易犯错误的。那种只随便问一下,不提出中心问题,在会议席上不经过辩论的方法,是不能抽出近于正确的结论的。讨论式是调查会的长处,是一个集思广益的过程。由于各个人的经历、环境和职业的不同,看问题的方法不同,难免有各自的局限性,对同一问题会产生不同看法,反映的情况也不完全一样,这就需要探讨磋商,调查人按照纲目提出问题大家一起讨论,摆事实,讲道理,然后才有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除专门召集调查会外,还可从各种会议——干部会、代表会、群众会议等来搜集材料。这些会议上所讨论的问题都是从实际工作中来的,参加会议的人对情况都掌握得具体,为调查工作提供了机会。还有一些会议,如座谈会、汇报会,本来就是调查研究性质的会议,充分利用这些机会,也可以了解很多情况。

     第四,蹲点。

     蹲点实验是深入基层调查的有效方法。有时为了深入地了解情况,发现问题,就不能仅限于开会,访问等方法,而要使调查研究与当时当地的工作结合起来,帮助解决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亲自实践一番,可以在工作进程中得到许多生动的材料,了解问题的症结所在。调查结果是否真实,也可以随时拿到群众的实践中去检验。这样有助于摸到有用的材料,抓住事物的本质。毛泽东指出,为了在实践中逐步地加深对事物的认识,弄清楚它的规律,一定要下一番功夫,要切切实实地去调查它,研究它,要下去蹲点。到乡村,到工厂,到商店去蹲点的过程同时也应该是试点的过程。了解情况,决定采取某种措施,推行某种政策,在全面铺开之前,先在点上试验,发现利弊,使之不断完善改进,以达到“深入一点,取得经验,推动一般”的目的。

     第五,试点方法。

     毛泽东在《关于领导方法的若干问题》一文指出,为了克服领导工作中的主观主义、官僚主义作风,我们共产党人无论进行何项工作,都要采取一般和个别相结合,领导和群众相结合的方法。当正确的意见从群众中集中起来,要重新回到群众中去,在领导意见见之实行时,要将一般号召与个别指导相结合的思想普遍宣传,并在以后应用此方法于一切工作。亦即是“突破一点,取得经验,然后利用这种经验去指导其他单位。”这就是试点。

     试点方法对党的领导方法有什么重要意义?毛泽东认为,如果不进行试点,一下子就把作为领导意见的一般号召全面推开,那“就无法考验自己提出的一般号召是否正确,也无法充实一般号召的内容,就有使一般号召归于落空的危险。”也就是说,试点方法的作用就在于,在工作全面推开之前,通过试点的实践以检验和丰富一般号召的内容。“凡不从下级个别单位的个别人员、个别事件取得具体经验者,必不能向一切单位作普遍的指导。这一方法必须普遍地提倡,使各级领导干部都能学会运用。”(19)以上就是毛泽东对试点方法的论述。

     可以说,试点方法是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具体化。试点方法的普遍提倡,无论对当时的延安整风和大生产运动,对后来的新解放区的土地改革运动,都起过很大的推动作用。建国后党的一切重大工作,如“三反”“五反”运动,土地改革等,都普遍推行了试点方法,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试点方法既然是从属于唯物主义思想路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58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