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熊培云:真相不能“躲猫猫”

更新时间:2009-02-21 23:06:07
作者: 熊培云 (进入专栏)  

  

  事实上,面对这起悲剧,考虑到现实中的种种,无论是从良知还是功利的角度,公众都有理由知道真相。同样,为了实现正义,公众必须无条件地知道这一非正常死亡背后的全部真相及其之所以发生的悲剧链条。至于如何获取真相,显然不能仅凭看守所单方面提供的证词。对此,公众的期待是有第三方的独立调查介入。

  最近,网络上又开始流行一个新词——“躲猫猫”。谓之“新”,显然不是因为这个词过去没有,而是因为这个词被赋予了新的内涵。

  据2月17日《今日早报》报道,事情的原委是,24岁的云南玉溪北城镇男子李荞明因为盗伐林木被刑拘,2月8日在看守所内受伤,被送进医院,并且在2月12日死亡,死因是“重度颅脑损伤”。发生在看守所里的非正常死亡本来就令人关切,然而就在这节骨眼上,当地警方解释说:死者生前之所以出现“重度颅脑损伤”,是因为在放风的时候和狱友玩“躲猫猫”,结果撞在了墙上。

  原来凶手是墙啊!这个回答显然让许多人深感意外。应该说,在有关监狱题材的影视剧里,因为放风而放出人命来的事情并不少见。然而,犯人们因为玩“躲猫猫”这种只有孩子们才玩的游戏而死亡,的确是绝无仅有、闻所未闻了。难道李乔明有过人的心智,就像电影《美丽人生》里的那位意大利父亲一样,虽然失去了自由,仍然保持着苦中作乐的童心?

  按照通俗的理解,“躲猫猫”不过是孩子们经常玩的猫捉老鼠的游戏。当公众面对这个从天而降的“温馨游戏”时,许多问题仍是挥之不去,萦绕于心。比如,为什么一个健壮的青年,在看守所外平平安安,而当他进了这家看守所后没几天就死亡了?是游戏不小心,还是看守所内治安差?这夺命的“躲猫猫”背后究竟有何“猫儿腻”?既然看守所也是一种封闭的训诫机构,在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背后,是否暗藏了某种心照不宣的惩罚机制或潜规则?以及,“躲猫猫”是不是看守所内某种猫鼠关系的折射……回想起近年来发生在看守所或者监狱里的种种非正常死亡事件,公众自然更有理由追问:这一令人心伤的悲剧,是不是曾经震惊网络上下的孙志刚案的再现?

  显而易见,在“珍爱生命,不躲猫猫”、“今天你躲猫猫了吗?”、“俯卧撑、打酱油、躲猫猫———中国武林三大顶尖绝学”等种种词语短句的背后,其所透射的是一种现实主义关怀,一种致力于追寻事件真相的怀疑精神。就像言论一样,这种怀疑既是一项公民权利,也是一种兼具理性与道义的公民责任。就像去年流行的“我是来打酱油的”、“我是来做俯卧撑的”一样,无以数计的网民继续用自己“被磨碎了的激烈”、“琐碎的怀疑”与“诙谐的日常反抗”,来表达自己对某一具体的公共事件或者公共话题的关心。

  20日上午,云南警方公布的“躲猫猫”事件调查结果说,在玩“躲猫猫”游戏时,普某某用脚踢在李的胸腹部,又一拳打在李头部左侧,致使蒙着眼睛未能防备的李荞明头部猛撞在监室门框上受伤。如此看来,杀害李荞明的凶手又并不是墙。

  不知所为何由,李荞明死前的“蒙眼造型”,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正义女神。在古希腊神话中,这位一手拿剑、一手举着天平的女神,之所以蒙上眼睛,是为了能够用心灵断察案情,不受眼睛和其他不洁之物的蒙蔽,藉此做到正义面前人人平等。在上述案件中,公众虽然远离现场,没有亲眼看到什么,但是他们之所以对“躲猫猫”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正是因为他们不只是用眼睛看,更用而且能用心灵看。

  事实上,面对这起悲剧,考虑到现实中的种种,无论是从良知还是功利的角度,公众都有理由知道真相。同样,为了实现正义,公众必须无条件地知道这一非正常死亡背后的全部真相及其之所以发生的悲剧链条。

  至于如何获取真相,显然不能仅凭看守所单方面提供的证词。对此,公众的期待是有第三方的独立调查介入,期待真相不能“躲猫猫”,不能像李荞明一样被人蒙上眼睛,然后被撞到了墙上,夭折了生命。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4995.html
文章来源:新京报评论周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