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社会危机治理暨公民社会转型论坛纪要

——依法促进良治、官民共建和谐

更新时间:2009-02-15 19:16:02
作者: 于建嵘 (进入专栏)    

  

  时间:2008年10月18日

  地点:潮江春会所

  主题:社会危机治理学术研讨会

  主办单位:北京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京鼎律师事务所

  主持人:周鸿陵、张星水、王俊秀

  主讲人:于建嵘、谢昌逵、顾海兵、胡星斗、魏兴荣(等)

  评议人:杜兆勇、陈小平、王学会、王德伟、夏鸣远(等)

  下面内容为会议摘要:

  上半场:上午9:30—12:00

  

  周鸿陵:大家上午好,今天的会议开始了,由于有一些事情没有协调好,所以这个会晚了,首先我代表会议主办方向大家表示歉意,今天会议的主要的议题,就是社会危机治理,这个研讨会有两个主题,一个主题是关于危机治理的理论层面的一个讨论,由谢昌逵教授等一些教授讲,还有一个是讨论如何建立一个治理网络以及治理网络如何运作,由来自治理实践的社会各个层面的,像魏兴荣老师,还有张星水律师等等主讲,会议的基本主题是这两个,现在我们就进入这个会议的正式开始。

  我们首先开始介绍今天与会专家,坐在右边的是我们的于建嵘教授。再下面是杜兆勇教授,人民大学的顾海兵教授,博客中国王俊秀,左边的是王学会,我们著名的记者,今天上午的会议的主持人,张星水先生,社科院社会学所的前任所长谢昌逵。来自于山东省人大的信访局处长魏兴荣女士。特别熟悉的老朋友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还有来自米索尔基金会的施露丝女士。这位先生是中国公民社会网的总编全亚东,也是我们的协办方,先介绍到这里,马上开始。

  张星水:我再补充一句,我们是在坚决拥护中央政府构建和谐社会的英明国策的前提下,协助政府进行社会危机治理这种模式的探究的学术研讨会。现在我们就请上午的主题发言人,著名的学者于建嵘教授进入本次专题的发言。

  于建嵘:大家上午好,因为我等一下要去主持一个婚礼(黄钟今天结婚),我今天先讲话了。我今天主要讲特点不讲对策,因为讲对策没时间,这是我为这次会议做的PPT,可能要一个多小时,时间没那么多。我一直认为,观察中国社会,群体性事件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要观察中国可能有很多观察点,但是一从个窗口来说,最集中表现中国社会的某一些特定的问题。中国群体性事件的数量,从93年发生709起,到了2006年到了9万起,去年实际上也是往上走的,今年的情况更加不行,财政他不每年要做一个年终周刊嘛,要我写一篇评论,就是今年一年关于社会冲突,社会群体性事件做的一个评论,他要写一个评论,结论就是今年的情况,2008年更具有标志性。我今年天简单讲讲他们的特点。

  对群体性事件作分类,我一直认为,对于这个分类许多人不同意,但是我还是坚持,我认为有农民维权,工人维权,妇女维权和社会纠纷,社会泄愤有这么几个类型,我今天先讲一个类型,关于农民,我曾经写了一本书叫《当代农民的维权抗争》,这本书讲的抗税,主要写湖南衡阳的农民,今天我不重点讲这个抗税。2004年以后,中国的情况发生很大的变化,实际上一些人认为这个数字不能讲,这个数字是央视《焦点访谈》里的,《焦点访谈》每一天有四五个孩子天天在记录,打电话,他们有一个系统,每天把电脑进入这个视频看一个协议,什么协议呢?《焦点访谈》把他群众来信全部运到我家里去,给我做分析,我每个月要写给他一个报告,这个问题的焦点是什么?所以我有条件觊觎他这个系统,我做简单了的统计,有些人曾经质疑,说你把这些变化计完,没有十年八年听不完,我说根本不要我记,我一个小时,半个小时就搞定了,为什么呢?他已经有电脑登记了,登记完之后我们对农民做一个分析,就发现有土地的问题,我现在简单比较一下,土地问题和抗税有什么区别?

  首先双方当事人就有区别。在抗税的时候,农民的抗税主要是单个的农民,而且主要是退伍回来的,或者原来村里面的干部,或者是原来的村里面到外面打工的人,就有一点社会影响的人都会。那么土地不一样,男女老少都会给予土地抗争,土地问题的给予人不一样,发生的也不一样。抗税主要在湖南,湖北,江西,四川,一些经济落后的地区,那么土地问题主要集中在山东,浙江,江苏,广东这些经济发达地区,所以税费问题主要在偏僻农村的地方,土地问题都集中在城市周边的地区,这个道理很好理解。

  方式也是一样,抗税的时候农民有两个方式,一个方式是逃避你,不理你,你来收税我躲起来,美国耶鲁大学斯博特(音译)教授所说的的弱者的无力的反抗。土地不一样,农民会主动的站出来把这个地方占领,不让你施工,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抗税的时候,农民去年也上访,但是情况有些不一样,行动也不一样。

  实际上。我们了解中国农村的话,你知道,在抗税上面,中共中央的文件写的非常的明确,就是不允许动用武警和特警去收税,所以你看了,中央有这这个方面的情况,但是不像土地问题这么严重,土地问题会不停的有动用武警。语言也不一样,农民抗税的时候,用的最多的语言说减轻农民负担,落实中共中央的文件,那土地问题不是这样的,土地问题农民会说,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存,他有时候用法律文件,有时候不用。为什么呢?因为土地的法律政策是对农民不利的。

  外力介入不一样,这两个外力介入不一样,抗税的时候实际上没有外来的力量介入,特别农民这边,很少有真正去调查,去参加抗税,土地不同,土地有大量的律师介入,为什么土地问题有大量的律师介入呢?与这几年公民教育有关,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今天可能来了很多的律师,实际上我认为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有利益,。因为我给你打完一个官司,你可以给我多少钱,这是一个实在的东西。所以讲,但是对方也一样,去年抗税的时候有动用黑社会去收税的,但是政府不会明目张胆的要黑社会去对抗农民,或者打农民。土地不一样,土地会动用警察,还要动用黑社会。最有名的案件就是定州的案件,土地问题出现了一种新的情况,今年2008年的3月,澳大利亚大使馆的大使,向社科院提出要来拜访我,当时社科院做了很多分析,说这个大使来拜访你,可能要讲什么话,最后发现他都没讲,就讲了这三个问题,最后把这几个对话,已经做了个对话发表,实际上他和我谈话的内容,全部讲的是有三个案件,农民宣告,说土地是我农民的,你们法律对我没用,土地是我农民的,所以不因你的法律而改变,为什么?就是农民对土地的希望。

  大家都知道,这是我们非常著名的律师做的,但是我想这么一个观点,不管是不是律师做的,农民签字了,就说明农民认可了这个宣言。环境问题也是将来农村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大家都知道这个案件,这个案件曾经发生了很有影响的一个作用。那么我再讲一下工人,我也写了安源煤矿,实际上工人的问题一直是重要的问题,工人的抗争这几年来就是表面来讲,不显现,实际上非常重要。工人抗争的原因和农民不一样,农民抗争的原因非常明确,就是什么?土地问题。工人抗争的原因比较复杂,你看,有改制,拖欠工资,社会保障,他这个比较复杂。工人抗争的方式也有上访,但是我说工人抗争的方式最主要的是静坐和所谓罢工,阻塞交通,实际上你们将来会注意到,工人这个罢工是假的,为什么?实际上罢工的工人都是没工可罢的工人,但是他们为什么没工可罢还要罢工?你去访问他,他们告诉你说“因为说罢工,工厂很怕”。

  那么工人的警民冲突也比较严重,但比农民好一点,工人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走向联合,开始走向联合,像农民我们已经发现了一个现代联合,我写了一个县城,衡阳县,他们组织了农会,所以衡阳县组织农会的人,被评为了今年改革开放30英雄的农民,因为他组织农会,对中国的减免税费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

  我的一个简单判断,劳资冲突将是工人维权抗争的主要方式,这个主要是指完全资本主义体制下的工人的问题。就是雇佣工人的问题,可能是将来很大的问题。市民的维权,我们有做专门的研究,有一本书叫雄伟(音译),是我师妹写的一本书,她现在在深圳市党校,她这个书有一些她的观点,她说我们都知道,到北京来上访的市民主要是拆迁问题,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市民维权的方式,也相对讲比较有限,象工人、农民可能先想到上访,但是市民一般很少上访,他们知道没什么用,他们的方式就是不交物业费或者什么的。

  好,我们对维权做一个简单的归纳。维权问题我认为有三个特点,他是利益之争,不是权利之争,这一点大家都比较明确。去年5月我陪我们的一个国家领导到广东调查,5月8号到广东,5月2号到10号,就是汕头的农民组织了一支抄家队,专门抄村长的家,镇长的家。为什么?就是你把我们的地卖了!当时去的时候,广东省委书记就讲了这么一句话,说你们不要看到我们广东很乱,广东的问题是人民内部矛盾。什么是人民内部矛盾?就是可以用人民币解决的矛盾,这句话表面很小,但这句话很对,就讲对了一个观点,就是利益之争。不是权利之争。所以能用人民币解决就用人民币解决,这是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规则意识大于权利意识。这个观念是美国哈佛大学培黎(音译)教授最新发表在美国的一个文章,就提出来中国的工人和农民,你们不要看这么多的问题,没有关系,他们是讲规则的,是按照你共产党制定的规则行使的权利,这就是共产党的,不是可怕的,是很好的,他维护你的规则,当有一天他说,我不按照你共产党的规律,而是按照天赋人权,那主张权利的时候,你就危险了。所以讲,第三个目标的合法性和行为的非法行同时存在。所以这个问题,是我对维权问题的一个简单的总结。

  我再讲一个新的问题,就是所谓瓮安事件。2008年6月28号,发生瓮安的事情是什么问题?这个事情发生震撼了整个中国,但是有不同的评价,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评价,就是政府讲的瓮安事件是黑社会操控的违法行为,当时我写了一篇文章,我说瓮安事件不是黑社会控制的,他是一个社会泄愤事件。对于社会泄愤事件我最近发了几篇文章,我一再强调,在目前的中国已经产生了一种新的形势,就是社会骚乱的形势就是泄愤,这个问题实际上2007年10月30号,美国的一个大学请我做演讲,但是这个问题我还没讲完,没有回到北京,有关部门又往中央写了一个报道,说社科院于建嵘教授在美发表演讲,他说中国现在产生一个新的泄愤事件,泄愤为什么就是发泄愤怒,就是说由于发泄愤怒,什么原因带来愤怒?就是不满,为什么不满?就是维权体制,就是由于维权体制,管理体制的问题。所以这个报告上去之后,中央领导做了批示,他们要我回去,我就回到社科院和我谈话,我问那个和我谈话的领导,你看了我的演讲稿没有?他说没看,我说没看不谈,看完再谈。我们领导看完以后讲了这么一句话,说我们认为你是忧国忧民的好同志,还不错。为什么不错?你们大家注意一下,实际上瓮安事件发生之后,现在大量的社会泄愤事件,这个是我编出来的,我当时在美国讲,我想到这个泄愤事件,包括中央编译局的都用了这个名词,都用了这篇文章,把这个演讲稿原文稿发了,因为当时我在外地,他们没有联系到我,他们修饰了这个文件,供你们参考。

  我简单分析一下,泄愤事件有什么特点,为什么我们有三个泄愤事件,第一个特点,突发性很强。实际上早就发生过这个事情,2004年10月18号,重庆就发生了这个事情,两个人挑担,一个挑担的挑夫姓于,撞了一个姓曾的妇女,和这个妇女吵起来了,之后妇女的老公打了挑夫一巴掌,这个人说你怎么打人?这个丈夫说,我是国家公务员,打死你也是白打。这句话就带来了骚乱,老百姓开始说,公务员打死人了,而且公务员保护公务员,所以老百姓就最后把冲进政府去了。

  第二个特点,最关键的特点,就是没有时间利益冲突,参加的人,这点不是黑社会,我一再强调,这种问题他是老百姓处于一种愤恨,不是黑社会能够组织的,所以瓮安事件发生之后,贵州纪检站的副站长把所有的材料拿了之后,到了北京来,到了之后,他把这个材料拿给我来看,要我分析一下,始终讲到黑社会的问题,他说这个省委定位是黑社会组织的,我说你相信我,我不相信黑社会,当时瓮安事件放火烧公安局的档案的那人抓了,是一个小孩子,抓了之后,就问他,你为什么放火烧公安的档案?他说,我要做个我老大看,当时审判人员特别高兴,终于抓到黑社会了,你老大,你老大是什么人?,他说叫什么,最后发现老大只有16岁。所以,这种事情,一般没有多少利益关系,瓮安事件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小孩,儿童是一个主要的。这又向我们讲起了法律的骚乱。

  最关键的问题,现在社会发展问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网络和短信,短信这个东西,他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点对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486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