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晓律:全球化进程中的民族主义

更新时间:2009-01-15 15:27:12
作者: 陈晓律  

  (其具体数目保密)沙特阿拉伯同意不在商品冲突中以石油价格作为武器。一个不曾言明的工作协定就是:沙特阿拉伯和其它欧佩克的阿拉伯产油国可以“自由决定石油价格,只要石油供给不被干扰,而且石油收入也不用于削弱现有的经济体系。”33最终,第三世界试图对抗世界强国的联盟破产了。

  这种在资源控制与反控制方面的争斗令人信服地表明,民族国家依然是各个国家人民经济福利最基本核算单位,任何试图抛弃民族国家,直接谋取本民族利益的想法,都是不现实的。

  但20世纪毕竟不是19世纪,世界各国的政治军事力量的发展也不允许历史在强权逻辑的前提下机械地重复,因此,当今的全球化浪潮,尽管有着种种世界强国将自己的意图强加于他人之上的实质,它与19世纪相比却还是有很多不同之处,即在这种全球化的浪潮中,较为落后的国家只要自己能够有效地把握机遇,就能在这种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下获益。这中间一个重要的前提是,殖民主义的时代毕竟已经过去,世界强国通过赤裸裸的军事占领或是其他方式公开掠夺发展中国家,已经成为历史,甚至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也是得不偿失的。于是,这种优势转化为发展中国家生产低端产品,而发达国家控制高技术领域。这种分工依然是不平等的,但比起赤裸裸的掠夺,毕竟还是一种历史的进步。这种全球化新的国际经济大分工,以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为标志,表明我们已经承认这种不尽合理的全球化体制,还是能够给我们带来某种机遇。这种机遇,使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力或是其他的优势换取我们急需的技术和资金,还能够使我们从根本上调节产业结构,最终建立起较为先进的经济体系。因此,我们并不拒绝加入这样一种体系。

  然而,强势民族主义与弱势民族主义的界限在目前的形势下依然存在,强势民族主义主要产生于综合国力较强的国家,而弱势民族主义则自然是产生于较弱的民族国家。但若干较小的国家联盟则可能建立起较强的国家集团或类似的组织,以便使自己获得较为有利的发展空间。欧盟就是在此形势下的一个产物,这种趋势也给全球化带来了一些变数。托克维尔认为,“如果只有小国而无大国,人类可以自然更自由、更幸福。但没有大国这一点又无法办到(即不可能的)。这就使世界上出现了一种繁荣国家的新因素,即力量。一个民族如果终日面临着被蹂躏,被征服的威胁,那么它的自由自在的形象又有什么用呢?……小国常常是贫穷的,其原因不在于小,而在于弱。大国常常是繁荣的,其原因不在于大,而在于强。所以,对一个国家来说,力量常常是幸福,甚至是生存的首要条件之一。因此,除了某些特定的情况外,小国常常最终要么被大国粗暴的并吞,要么自己联合起来。再也没有比既不能自卫又不能自足的民族更为可悲的了。”34

  因此,为了更有效地维护自己的利益,欧洲的众多国家开始了联合起来共同发展的历史进程,这在人类的现代发展史上的确是一个新的现象。在北美和东南亚地区,区域性的经济合作组织也开始出现。但尽管如此,民族国家的一些基本的原则还是没有改变,仅从欧盟来看,它的发展过程就显示了如下一些特点:

  

  1,主权的让渡同时也表明了主权可以收回,也就是说,主权的让渡并不表示原有民族国家已经消失;

  2,欧盟各国政府关于各种贸易条件的谈判(包括欧元的使用),表明各个民族国家仍然是维护本国利益的主体和代理机构,而不是别的什么机构或组织。欧盟最近与美国进行的一系列贸易争端,其实质仍然还是一种民族国家利益之间的冲突,而欧元与美元之间的明争暗斗,更显示出区域间经济利益冲突的特点。

  3,国防与安全方面的利益无法统一。西方盟国在国防安全等方面的确开始了寻求利益一致的某种联合,但欧盟与美国争夺决策主导权的斗争激烈,双方的分歧依然没有解决。

  所以,全球化与区域性的经济联盟并未取代民族国家原有的地位和作用,但表述形式有所变化:有着共同利益的国家开始以国家集团的形式与另外一些强国展开竞争,以便更有效地捍卫自己的利益。即便是一些发展中国家由于金融危机等因素爆发了反对全球化的浪潮,但正如一些学者所指出的那样,他们反对的不是全球化本身,而是反对全球化的游戏。35其后果,是这些民族国家的政府以更加积极的态势来争取全球化进程中自己应该获取的利益。

  从这种角度看,可以说今日民族主义的作用并未减弱。民族主义的核心就是一个具有共同血缘和区域生活传统的人们对自己的利益有着共识,这种共识意味着只有共同利益的人们才会结合在一起并为这种共同的利益而奋斗。世界经济的发展使各国人们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但依然不能使这些地区的人民共同分享经济全球化的利益。由于世界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各地的经济利益自然会有很大的差别,因此,即便按照亚当·斯密的经济自由主义原则,本地区的人也是自己利益的最好评判者,这就使民族主义仍然拥有坚实的基础。到目前为止,全球化过程中的发展还是以民族国家为基本单位的发展,不是以全人类为基本单位的发展,而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也是如此。在这个基础没有改变的前提下,目前国际政治运作的基本原则------即尽可能地利用本民族的国家政权来捍卫本民族的利益----就不会改变,尽管形式上也许会发生某些变化。

  

  原载《世界历史》2001,第4期

  

  【注释】

  1 参见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新华出版社1999年版;A.G.Frank,“Historical Studies of Chile and Brazil”New York,1969.;Immanuel Wallerstein, Ed,“The Capitalist World-Economy”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7;罗兰·罗伯森《全球化:社会理论和全球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萨伊德《东方学》三联书店1999年版。

  2 沃勒斯坦《资本主义世界经济》(I.Wallerstein, The Capitalist World-economy)剑桥大学1979年版,第153页。

  3埃立克·霍布斯鲍姆《民族与民族主义》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20页。

  4 卡洛·奇波拉《欧洲经济史》第一卷,商务印书馆1988年版,第282页。

  5 彼得·克拉克与保罗·斯莱克《过渡期的英国城市》武汉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40页,67页。

  6 艾德温·库尔特《政治与政府的原则》(Edwin m. Coulter, Principles of Politics and Government). 美国1994年版, 第 27页.

  7 埃立克·霍布斯鲍姆《民族与民族主义》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39-40页。

  8卡洛·奇波拉《欧洲经济史》第二卷,商务印书馆1988年版,第483页。

  9 汉斯·科恩《民族主义的观念》(Hans kohn, The Idea of Nationalism)纽约1945年版,第4页。

  10 雅克·阿达《经济全球化》中央编译出版社2000年版,第35-36页。

  11里查德·贝茨《冷战后的冲突》(Richard K. Betts, Conflict After the cold war.)波士顿 1994年版,第 12-13页.

  12卡洛·奇波拉《欧洲经济史》第二卷,商务印书馆1988年版,第223页。

  13 弗郎索瓦·克罗泽“18世纪英法经济的比较”转引自《英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的现代化》南京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356页。

  14 道格拉斯·C诺斯《经济史上的结构与变迁》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第164页。

  15 杰伊·曼德尔,“全球化的正面影响”(Jay Mandle, the good side of going global)载于《公共福利》1997年7月18日,总第124期,第11页。

  16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第51页。

  17保罗·斯塔罗宾,“俄国堡垒:西方是否应当害怕?”(Starobin, Paul "Fortress Russia': Should the West Be Afraid? ")载于《商务周刊》1999年12月27日,总第3661期,第74页。

  18 罗伯特·埃克尔谢夫主编《英国自由主义》(Robert Eecleshall, ed, British Liberalism) 朗曼出版社1986年版,第69页。

  19 戴安娜·拉维奇主编《美国读本》(上册)三联书店1995年版,第38页。

  20 转引自黄心川著《印度近现代哲学》商务印书馆1989年版,第11页。

  21 保罗·克鲁格曼"自负的美国",转引自《改革》1998年第4期,第9页。

  22 汉斯·科恩《民族主义:它的含义与历史》第179-180页。

  23 萨伊德《东方学》三联书店1999年版,第412-413页。

  24 汉斯·摩根索《国际纵横策论》上海译文出版社1995年版,第414页。

  25 J·M·凯恩斯“全球经济”(J·M·Keynes,The global economy)载于《新国际主义者》2000年2月,总第320期,第24页。

  26 沃勒斯坦《现代世界体系:16世纪的资本主义农业与欧洲世界经济的起源》(I. Wallerstein, the modern world system:Capitalist Agriculture and the origins of the European world economy in the sixteen century)伦敦1987年版,第7章。

  27 沃勒斯坦《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第73页。

  28如于1944年在美国布林顿森林体系诞生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该组织的创始国共有36个,现有成员国167个,资金1200亿美元,该组织增加基金后的主要资助国有美国(19.62%)德国(6.1%)法国(5.48%)日本(6.1%)英国(5.4%)沙特(5.48%)意大利(3.4%)加拿大(3.2%)荷兰(2.55%)中国(2.5%)。成员国认交的份额越大,所享有的表决权也越大。它并不是一个世界政府,但却是一个世界性的金融监督机构。它往往在出现严重危机的情况下进行干预,这也使它的权力变得越来越大。同样明显的是,美国等国家拥有在表决中的压倒性优势。

  29 格拉德·博克斯贝格与哈拉德·克里门塔《全球化的十大谎言》新华出版社2000年版,第5-6页。

  30 陈晓律《英国福利制度的由来与发展》南京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201页。

  31 转引自《国际问题研究》2000年第5期,第14页。

  32 西里尔·奥比“非洲的环境保护”(Cyril ·Obi,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 Africa)载于《非洲政治经济评论》2000年3月, 总第83期,第47页。

  33道格·班顿《美国在促进第三世界发展中的作用》( Doug Bandon, The US Role in Promoting Third World Development," )华盛顿1985年版,第23-24页。

  34 转引自雷蒙·阿隆《社会学主要思潮》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年版,第246-247页。

  35 公共舆论:“全球化:值得吸取的教训”(Public opinion: Globalization: Lessons learned)载于《商务周刊》2000年11月6日,第228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on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4294.html
文章来源:世界历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