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新生-人文主义和人的复兴

更新时间:2003-03-06 11:34:00
作者: 朱孝远  

  

  同学们,今天,我要以人文主义和人的复兴为题,来和大家谈论一下我的思想。在我的心里,没有什么东西要比这个题目更加动人,更加清澈,更加具有说服力了。在我们所居住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比人这样的生物更加能够改变我们的地球了,也没有什么要比人文主义这个词汇能够更加简单地说出我们的感受了。今天来这里相聚的人们,即我们的北京大学最优秀的学生们,都非常知道,随着人的诞生,随之而来的就是文化的诞生,而文化,正是我们这个人类,我们的这个星球,所最不可缺少的东西了。我们对这一点所以有那么深刻的感受,是因为一种异常的东西,一种非文化、非理性的东西,曾经在一个很长的时期内统治过欧洲的历史,那就是黑暗的中世纪,它宁可只要野草也不要文化,宁可只要简单的劳动也不要复杂的创造。它要求把文化束之高阁,或者要文化永远只在想象的空间里去描绘那种动荡不安的宗教肖像画。然而,今天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同了。我们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类创造了物质,但没有文化的物质只会把我们引入歧途,增进敌意。因为,欲望常常会逼迫我们放弃那些更加令人激动的属于人的东西。物质让我们只想起地位、等级、欲望,只想那些金银和房子,只想那些吵吵闹闹的无休止的争辩和骑士们你死我活的决斗,就会感到,没有文化和没有精神,是会让我们很快忘记我们人类的最主要的目标和最珍贵的东西的。(http://www.bdjt.com)

  

  人文主义只是一种感觉,一种对人的生命真实理解以后所产生的感觉。它不是哲学,不是意识流,不是意识形态,不是为艺术而艺术的经院哲学家创造出来的高深莫测的东西,因为,它只是一种感觉。当人们在大街上走过去的时候,有时我们会看到一些很美丽的人,看到一些很美丽的令人感到欢乐的姿态。就在那种时候,一种审美的感觉就产生出来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光、美、爱、灵魂,还有和人的尊严连在一起的铮铮作响的音乐声。当人文精神到来时,每个人都会立刻感到他其实都是很追求美的,一种完美无缺的东西,总是令我们感动。我们是很熟悉这样的一种欢乐的:它在美的形象里,在旋律里,在伟大的作品里,也在春天的草原、天空和绿色里。在某个刹那,它接近了我们,就把我们带到了欢乐之中。

  

  这样的一种感觉是人类独有的。它不是一种欲望而是一种文化。当这种文化的光被某种东西极为神秘地点亮以后,它往往会经久不熄。

  

  现在让我们回到历史之中。14世纪的意大利人,因为战争和瘟疫的关系,已被完完全全地抛进了黑暗和痛苦的深渊之中。14世纪初,瘟疫已经开始袭击这个国家,而到了14世纪中叶,大瘟疫再次爆发,每五个人之中就有两个人死亡。剩下的人们,则要么不是迷信,要么就是悲观失望。那时的意大利四分五裂,更加上法国和德国都对它虎视眈眈,想要吞并这块当时欧洲最富饶的地方。离开威尼斯、佛罗伦萨不远的地方就是伟大的罗马城,但现在那里教皇的宫殿,那个伟大的中世纪精神的象征,其实也已经衰弱了。在彼特拉克十岁那年(1314),因为法国君主的作祟和罗马政治的动乱,教廷被迫迁到了法国南部和意大利交界处的小城阿维农,从此就被法国人主持的红衣主教团控制,教皇就这样被法国的君主左右了许多年。瘟疫、战争、饥饿吞噬着一切,文化和商业都衰弱了。纵欲的人们在没有文化和秩序的时候尤其显得可怕,夜间的街道上根本没有人敢于行走,妇女们遭到了更大的凌辱和打击,她们已经被过多的苦难抹去了脸上的灿烂笑容,过多的折磨和社会紊乱早已经使得她们疲惫不堪。教堂的钟声仍然响着,但已经是一种告示死亡之神来临的哭泣声,人们在叹气,在咒骂,在计算着究竟哪一天就是自己的死期。不管是清醒的还是昏迷的,不管是藉助纯粹的宗教灵感进行祈祷,还是用任何其他方式制造麻痹自己的毒药,都已经无力补天。意大利落入了命运的魔爪,人们有时怀疑井里的水被人下了毒,有时又怀疑自己是否已经真的疯了。每天就在这些天灾人祸造成的苦难中受着煎熬,爱情也已经停止了,任何的感情一旦炸开就马上被堵塞,人们的心冷了,心死了,再也体会不到往日的欢乐。因为,魔鬼把潘朵拉的盒子打开了,欧洲的死亡骷髅舞已经不能被制止。当它蔓延到意大利时,意大利的血就不再能够发酵,它开始逐渐冷却了。至于意大利人引以为豪的文化,那产生过伟大诗人但丁(1265-1321)的国土,现在也听不到诗人的音信了。但丁早已被流放,然后于1321年死去,似乎意大利人已经把他遗忘了。可以想象,这种灾难接二连三的沉重打击把意大利人敏感的心灵弄麻痹了:好像事实上文化和艺术注定要远离这片曾经深深热爱过它们的土地,仿佛人们心中的伟大的理想和那些与时间共存的诗篇,也要伴随着人类的叹息永远地宣告自己的终结。(http://www.bdjt.com)

  

  就是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中,人的生活除了重复还是重复。生活就像是一个大的布袋,过去,什么道听途说的谣言,都可以引起人们的好奇。现在,人的思维既然被局限住,那么,人的愿望也就不能展开。意大利多雨的阴暗天气中几乎没有什么使得人们去做的事情,因为在那里,种子发不了芽,英雄的理想和个性,都在阴冷之中变溶解成灰蒙蒙的一片。

  

  就在这样的一片惊慌、迷乱和无奈中,好像是在一批非常不为人重视的文化人手中,开始传递从阿维农那里转过来的几首小诗。那些小诗也没有论述什么伟大的问题,它只不过是些情诗,是一个名叫彼特拉克(1304-1374)的23岁的人----那个青年的嘴唇还没有碰过女人的嘴唇,私下写就的,好像是要献给他所崇拜的精神偶像劳拉。事情是这样的:在一次教堂的聚会中,彼特拉克看见了劳拉,他们也没有说话,但就是在那个瞬间,奇妙的光亮产生了。彼特拉克看到了劳拉后,就产生了一种赞颂酒神的冲动,他每天都思念劳拉,于是每天就用笔把他的那些真诚的感受写下来。真的是这样的:在真诚的心灵中,语言变成诗歌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因此这个天才诗人能够用一种最为稚气的自然感觉把最丰富的素材转变成为一个包罗万象的宇宙。然而,正如一种真正伟大的爆发力,靠一根微弱的脆弱的导线就可把它点燃的一样,这些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诗,马上引起了人们心灵深处的强烈震动。人们看到了这样的诗,就想起了但丁,就想起了但丁的那部伟大的诗集《新生》。我们都知道,诗的本质很可能是真正纯粹精神化的,况且那些情诗还源源不断地从法国南部传来。局面一发不可收拾了,一个诗的音符已经在法国、在意大利奏响,一个由诗开启的时代由此到来。

  

  于是产生了这样的主题:我是谁?我为什么要活着?我是生活在什么时代?我和其他人生存的目的是什么?我改怎么生活?死是什么--我怎样才能拯救自己?这些题目非常适时的提出,后来却成为永恒--它们直接影响了伟大的托尔斯泰,这位俄罗斯的伟大的文学巨匠,用自己生命的最后30年,逼迫自己要对此加以解答,加以理解。

    

  “我是谁”的问题实在是太难了,尽管寻找生活意义这件事情的本身是完全合乎逻辑的。首先,我是一个生命体,他不仅是一个社会的人,还是一个文化的人,一个具有自我意志的人。一切都翻转过来了,先要认识自己的生命价值,然后才能认识世界。生命是这样宝贵,浪费生命简直就是在浪费上帝伟大的创造。人开始重新打量自己,发现自己的身上具有一种大得无以复加的能量。人简直就是一个一半的神,他可以凌驾于万物之上而代替上帝行牧。

  

  不仅是男性,就是妇女,现在也逐渐变得美丽起来。一个优雅的女性有时就是一切,宫廷中和任何地方如果少了美丽的妇女,那就变得毫无生气。男欢女悦结成了一种朋友的关系,正如妇女由父亲和丈夫暴虐统治现在被认为是野蛮人所干的事情。如果说女性要优雅和美丽的话,那么男子就应精力充沛,有风度,有智慧,同时,还要有充分的控制能力。男人不能再像中世纪那样粗里粗气地撒野了,在抒情诗面前,他的随心所欲显得滑稽可笑。(http://www.bdjt.com)

    

  诗歌把时代也改变了,特别是在意大利,威尼斯的商人和佛洛伦萨的银行家,已经恢复了他们的野心,蠢蠢欲动想要挣钱了。开一些人在谋取让教皇重新回到罗马来的途径。人们兴办了学校,为了生活,或许是为了经商人们必须学习。意大利的惯例是男人没有赢得社会的成功是无法结婚的,尽管闺中待字的少女有的是。这种新的情景完全是不同于中古的社会,它使没有本领的人感到无地自容。人们热爱起文学来了,在出版的书籍中,文学、历史、宗教和历史的作品占到了百分之七十,同时为了满足人们的需要,出现了许多配有图画和预言的著作。教育不仅被允许而且得到鼓励,因为新的君主政府和城市政府都需要大量有文化知识的人们充当办事人。商人和骑士的学习热情也变得空前高涨,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商人都愿意学习文化。大学教育和活字排版印刷也风行起来了,在德国、威尼斯、佛洛伦萨,出现了世俗化的学习潮流。一些署名作家和一些桂冠诗人成为新的偶像,他们的作品在全欧洲风行。音乐也发展了,绘画现在不仅被大大提倡,而且出现了许多真正动人心弦的人体像。文艺复兴时期到来了,它要用自己灿烂的光芒,来驱逐中世纪阴暗的乌云,它让古代的精品重见天日,让一种乐观主义的情绪四处蔓延,与悲观主义和自卑情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相信吗?一首诗促进了一代人的进化!这是因为,这首诗像伟大的但丁的《新生》一样,是对一个单调的世界宣战。因为。单调是一潭死水,里面既没有产生激情的印象,也没有导致人类幸福的人格力量。然而,彼特拉克的诗就不同了,它告诉人们陷入软弱无力之中是可怕的,而生命,则是最有效果而最发人深醒的。我们发现彼特拉克的诗在很大程度上这是与时代的大背景相对立的:那时的人自我觉醒度很低,人的欲望被过分地压抑。当时社会上普遍宣扬人是一种“罪人”时,不仅是劳苦大众,就是深入研究人类思想和意识的知识分子,也真的把自己当作罪人来对待。中世纪贵族的城堡是孤芳自赏和凄凉的,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那么就是一个孤零零的所在,楼下住着些衣裳破烂的年轻人,他们是守卫城堡的骑士,却围绕着火堆喝酒,却仰视住在楼上的主人和主人的小姐。那个时代,死亡距离人们的生活很近,农民生活在死亡的边缘,贵族也活得不好,他们常常因为战争而遭遇不测。然而,现在文化和诗歌出现了,诗歌带动了一个时代又推动了一个时代。诗、艺术、绘画、雕刻像暴风雨般地向人们涌来。每天都有奇迹在发生,每天都有强有力的艺术造型被创造出来。伟大的戏剧已经开始,文化正用它那训练有素的双手从各个方面震撼人心。

  

  这时,彼特拉克已经三十七岁,距离他初次遇到劳拉的时候已经整整过去了十四个年头。这一年,他的朋友们聚集到了罗马,在古老的罗马元老院遗址的废墟前加冕他为桂冠诗人。那时,尽管彼特拉克已经声名卓著,然而个人的卓越艺术才能,已经不再那么要紧了。重要的是,彼特拉克和他的朋友们现在已经结为了一个团体,一个被后来的人们称之为人文主义者的团体,这些人都已经成熟,不仅仅是些浪漫的抒情诗人,因为他们开始同时在两个方面一展风采。一个是形象主义的领域,那就是传播面特别广泛的小说、绘画、雕塑领域,大批作品的涌现足以震撼人心。另一个领域是古典文献,就是荷马、苏格拉底、柏拉图、西塞罗作品的研究和发掘,这些古代的文化精品现在被人用一种新奇的眼光在打量,就成了一种深藏在残花败柳的躯体之下的完美无缺的根基,人们异常惊奇地发现:它仍然是那么有力,那么富于承担,并且时时都能表现出生命的节奏。(http://www.bdjt.com)

  

  一个巨大的、简直是悲剧性的义务这时摆在了这群青年人面前。在整个意大利陷入悲观和死亡的阴影中时,他们曾经奋力而起,用自己的诗和自己的心灵,给世界带来了新生的希望。在这方面,彼特拉克一个人的成就,可以说是相当于整整一个时代的人的成就。然而小说呢?这真实一片未曾开拓过的处女地。那里的紧张感,那里的人物造型,都是简单的心灵抒情无法承担的。这样的任务,彼特拉克无法胜任,作为一个人文主义者,他知道自己的局限性。但是,向小说方向的发展却正是时代所需要的,因为小说更加贴近生活,小说擅长描写,擅长揭露,擅长把唯美主义的东西变成现实主义的事物。不必太勉强诗歌的那令人恐惧令人震颤的脉搏了,它太敏感,太细弱,也太娇嫩了。它无力独自承担与人们血肉紧密相连的生活。因为,生活需要搏斗,生活需要现实的激情而非梦幻的激情,于是这样的搏斗任务,就理所当然地落到了彼特拉克的一位朋友、同样也是一位划时代的天才薄伽丘(1313-1375)的身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41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惠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