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实:转型,增长与收入分配:中国的经验

更新时间:2009-01-03 04:19:51
作者: 李实 (进入专栏)  

  因此城乡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扩大了。全国的基尼系数也不是我们所估计的0.46,而要达到0.50。

  

  当然,更加合理的做法是同时看到高估的因素和低估的因素。我们同时考虑生活费用的差别以及收入定义的差别,并对全国的基尼系数进行调节。这样估算出来全国基尼系数与没有考虑这些因素的基尼系数基本上没有差别,只相差1到2个百分点。也就是说高估的因素和低估的因素相互抵消了。当然这里没有考虑到样本的差别。

  

  很多人都能看到我们的基尼系数在不断的扩大,怎么来解释这一现象呢?一个通常的解释是利用库茨涅兹的倒U型曲线来解释,认为收入差距的扩大与经济增长的阶段有关系。在经济增长的初级阶段,收入差距都是扩大的,只有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收入差距可能才会出现一个转折。这个转折在整个收入差距的变化轨迹上就表现为一个倒U型的曲线,也就是库茨涅兹假说。国内有很多学者认为这个假说是有道理的。如果相信这样的一个假说,那么我们对收入差距的认识可能就不是要试图缩小这个差距。而按照库茨涅兹的解释,这样的收入差距扩大是一个自然发生的过程,是在不同的阶段自然出现的一个过程。我们能够做的是尽力加快经济发展的过程,并且通过加快经济发展的过程使得这个转折点尽快地到来。在这个转折之后,收入差距就会自然缩小,收入分配的状态就会自然得到改善。因此这一假说有着非常强的政策含义。另外一种看法是收入差距的扩大不仅仅与发展阶段有关,还有更多方面的原因。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分析经济增长与收入差距之间的关系。收入增长和收入差距之间可能是一种相关关系。而更重要的可能是因果关系。因果关系有两种:一种经济增长是收入差距原因。如经济增长快了,收入差距就扩大了;经济增长满了,收入差距就小一些。另外一种可能是刚好相反,收入差距影响经济增长。比如说,在收入差距大的一些国家,经济增长可能更高。很多国内的学者认为对应于国内的情况,我们的经济增长与收入差距是同步的,我们正是通过扩大收入差距进而刺激了经济增长。收入差距可以作为原因来解释经济增长。对于这样两个层面的因果关系,我们主要是把收入差距作为被解释变量,主要想解释为什么收入差距扩大,经济增长是否在起很大作用。结合其他方面比较新的设计,我们做了这方面的实证的验证结果,包括通过模型的估算发现经济增长是否为收入差距变化的重要因素,是否存在一个因果关系。

  

  我们的模型一个是时间序列的数据,一个是横截面的数据。如果说要用经济增长来解释收入差距,一般通过这样的两个模型来解释。一个是代表经济增长的收入水平的一次项和二次项都是作为解释变量。这是从总体水平来说的。高收入差距的国家是与高的经济增长相关还是与比较低的经济增长相关。第二个模型则是解释其变化的问题。基尼系数每一年都有0.35左右的变化,它与收入增长之间的变化,收入增长率有着怎么的关系。这是研究收入分配与经济增长之间关系通常使用的两个解释模型了。然后这是我们的分析结果。

  

  首先是第一个模型,我们用了全国20年的时间序列的数据。农村和城市用的大概是25年。对于全国的数据来说,基本上所有的解释变量都是不显著的,也就说这样的估计结果是很不稳定的,很难从估计结果中可以得到结论说经济增长是影响收入差距的重要因素。对农村的数据来说,估计出符号,刚好与库茨涅兹假说的符号是相反的。按照库茨涅兹假说,一次项的估计结果应该是正的,就是说在初级阶段曲线是向上的;二次项的结果应该是负的,即到了一个点以后曲线开始下降。但是我们的估计结果刚好相反,也就是说一次项是负的,二次项是正的。开始阶段是下降的,然后开始上升。诚镇的估计结果与库茨涅兹假说的预期有点相近,并且根据估计结果我们可以进一步测出转折点的位置。现在的城镇内部基尼系数大概是0.36,可能还要进一步上升,上升至0.42左右,这意味着还要有一个十到十五年的城市收入差距扩大期,才可能出现转折点。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一直觉得不太好理解,因为我们观察到城市内部的差距还是在扩大,但是为什么模型估计结果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可能与数据本身有关,因为从收入差距的数据可以看出来。最近几年收入差距的扩大存在着减缓这样的趋势,当然这个趋势跟我们现实的感受有些差距。我们实际上感觉到最近几年的收入差距实在扩大的,而且比90年代更明显,包括福布斯公布的富人榜、媒体报道的,包括炒股、房地产投资各个方面。城市当中富人的数量应该是呈几何级数的增长,感觉上收入差距扩大的幅度可能会更大一些。但是我们数据本身表现出来的是这个幅度在降低。这样的情况可能会影响到估计的结果。还是回到了数据的问题,城市内部收入差距低估的问题可能很严重。

  

  如果用第二套模型的话,做出来的基本上全部下降。就是说GDP增长率本身的变化对收入差距变化的解释基本上没有实质上的影响。也就是说从时间序列的数据来说,能够解释的结果与库茨涅兹假说相吻合的部分是非常小的。很大程度上是不支持库茨涅兹假说。

  

  在另外的一个计量模型中,我们利用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的分析,在这次调查中包括了劳动收入的内容。我们利用这些数据生成了30个城市的基尼系数、工资水平、失业率、外来人口比例。这些是同一套数据所生成的解释变量和被解释变量。数据本身的一致性非常强。利用这些数据我们对库茨涅兹假说用了进一步的验证。在模型中,除了有收入变量,还有失业变量、外来人口比例、外来人口比例的二次方、外来人口与当地人口的工资差别。我们认为这几个变量对收入差距的解释可能更有力。这是估计的结果,第一个模型是验证库茨涅兹假说的验证,只包括收入变量。系数估计值是显著的,但是符号与库茨涅兹假说正好相反。库茨涅兹假说要求一次项是正的,二次项是负的。我们估计的结果刚好相反。其解释可能说明在改革开放的早期,收入差距相对比较低,而且处于下降的阶段,到了一个点以后是一直上升的阶段。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仅仅引入了失业变量,而且失业变量非常显著,而且对收入差距的解释非常有力。引入失业变量以后收入变量就变得不重要了。也就说地区之间的收入差异很大程度上是由失业率来解释的,失业率较高的地方收入差距也就越大。在这几个模型中,我们把失业率引入,失业率的变量都非常的显著,而且数值都非常得稳定。失业率对收入差距的解释都不受其他变量的影响。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经济增长不是影响收入差距的主要因素,失业才是主要因素。另外一个变量是外来人口的比例。这个变量的预期与库茨涅兹假说有点相似,它是一个倒U型的曲线,在其比例较低的时候,收入差距扩大;随着其比例不断上升,到达50%左右时,收入差距出现下降。如果大家看一下库茨涅兹1955年的文章的话,他在解释倒U型的曲线时,他用到的是农业部门的劳动力向城市部门流动,在流动的初级阶段收入差距开始扩大,等到达一定比例以后,收入差距开始缩小。但是从我们的模型来说,外来人口的比例的变化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更重要的还是失业率,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因素。所以说这个结果在很大程度上也不是支持库茨涅兹假说。如果要说支持的话也仅仅库茨涅兹假说强调的某一个层面,并不是对整个如收入差距的变化和收入增长、收入发展阶段存在一种完全的相关性的支持。

  

  如何判断收入分配中的公平性的问题?我们在2002年时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当然这个调查都是主观的问题。如何判断现在的收入分配,有几个选择:很公平、比较公平、不公平、很不公平。那时80%以上的人认为现在的收入分配是不太公平或者是很不公平。判断很公平的人非常的少。但是有些地方,像山西,煤老板比较多,判断很公平的比例相对要高一点。其他像云南、重庆、湖北、四川这些省份不到10%。绝大多数人认为收入分配是不大公平的。一些民意调查,都是把收入差距过大的问题作为当前社会最不和谐的因素。一些包括中央党校做的调查、其他各个省、半月谈这些的调查都认为收入差距是不和谐的因素,也有很多收入分配问题是十几种因素中居于首位。这是民意的一些调查。

  

  收入分配的问题涉及两个层面的问题:实证问题和规范问题。实证问题就是收入差距的大小问题,我们说基尼系数为0.45,这就是实证性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规范性问题,比如说0.45是好还是不好,这实际上涉及公平性的问题。在英语中有两个词:一个是equality 和 equity。我们过去考虑的比较多的是equity,所谓正义的问题,公平的问题,是主观的价值判断。你可以认为0.45是公平的,也可以认为它是不公平的,它不在于差距的大小,而完全取决于差距形成的过程和背后的原因。应该说社会的民意调查都没有很好地区分这两个。有些人认为不公平,但是他认为的不公平仅仅在收入差距中占1%,如果把这1%去掉,导致收入差距仅仅缩小1%。但是受访者的判断完全是一种价值判断,可能仅仅由于这1%的不公平,他会认为整个收入分配是不公平的。所以很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必须进行区分:差距本身的大小是一回事,差距合理不合理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两个问题一个是实证问题,一个是规范问题,要进行区分。我经常给学生讲课都会举例:如果我和姚明的收入算基尼系数,估计是0.9以上。但是这样高的基尼系数我不认为是不公平的,别人也不认为是不公平的。就是说很高的基尼系数不一定不公平,而低的基尼系数也不一定就是公平。从改革开放说起,都是批判走平均主义。这是因为平均主义是不公平的。干好干坏一个样,干坏的侵占了干好的人的收入,所以也认为是不公平的。但是若上升到基尼系数,是非常低的。在80年代企业内部的基尼系数测出来大概是0.1左右。但是企业的职工没有一个人会说这样的收入分配是合理的。所以说这是两个层面上的问题。

  

  接下来讨论几个和政策相关的问题。如何提高收入分配的公平性的问题。第一个是缩小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城乡之间的差距非常大,在全国收入差距中占有很大比重。如果能够缩小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不仅能够解决公平的问题,而且能够解决全国收入差距扩大的问题。第二个是缩小部门之间的收入差距。垄断部门和竞争部门之间的收入差距。第三是教育机会。很多研究文献表明,发展教育特别是提供均等的受教育机会,对缩小长期的收入差距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再一个就是增加收入流动性的问题。最后就是消除腐败收入,消除黑色收入。

  

  对城乡之间收入差距,可以有不同的测量,可以是绝对数量的差距也可以是相对数量的差距。不管怎么看,从80年代以来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一直在扩大。即使按照不可比的收入定义,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已经达到3.3倍了。从近期来看,不太有缩小的可能性了。另外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在全国中占有的比重是非常大的,而且不断在上升。比如说根据泰尔指数分解,把全国收入差距分解成城乡之间的、城市内部的、农村内部的。分解以后,看城乡之间的在全国收入差距所占的比重:88年的时候是37%,95年上升到41%,02年上升到46%。他不意味着城市内部和农村内部的收入差距不扩大,他们也在扩大,但是没有城乡之间收入差距扩大幅度大。这就导致了城乡之间收入差距在全国收入差距中占的比例更大,不断上升。泰尔指数的分解是单变量的分解,另外一种是多变量的分解。多变量的分解是指控制其他变量的影响之外看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比如说引入教育变量等。这时候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还解释了全国收入差距的37%。也就是说城乡之间的差距是影响全国收入差距非常重要的因素。

  

  然后是部门之间的收入差距。关于部门之间的收入差距的数据非常有限。我们利用国家统计局的统计年鉴不同部门、不同行业的平均工资,平均工资的变化。这些变化不管使用泰尔指数来衡量,还是用基尼系数来衡量,应该说从90年代开始,部门之间的收入差距都是在扩大的。垄断行业和制造业,我们把制造业看成竞争部门,垄断部门和竞争部门之间的收入差距也是在不断的扩大。应该说部门之间的收入差别主要还是体现在垄断部门和竞争部门的收入差别。这是平均工资水平的差别。我们利用2005年人口抽样调查的数据,在认为垄断部门和竞争部门存在收入差距的基础上,估算这些差距在多大程度上是由于部门垄断因素造成的。简单的比较平均工资水平,很多垄断部门的人会提出说我们都是高素质人才,高素质人才应该拿高工资。高工资来自于员工的高素质。为了对这个问题做出回应,我们也做了相应的分析:确实高素质的人才可以拿高工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3910.html
文章来源:《天则双周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