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锦清:扩大内需,没有简单药方

更新时间:2008-12-15 11:46:05
作者: 曹锦清 (进入专栏)  

  左也不成,右也不成,政府要在这种两难困境中维护经济、社会的平衡发展,非常困难。对此,我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好点子。

  社会问题的复杂性,常常被人低估了。对于这一复杂性,我们要心存敬畏。生活是一个矛盾体,从同一个前提出发,完全可能推出不同的甚至截然对立的结论来。两个判断都有真理成分,但是却又对立、矛盾,这样就形成了悖论。

  哈耶克认为现代社会是一个极端复杂的巨型社会,以此来否定实行统一的有效的计划经济的合理性。这种观点是有其合理性的。但是对于今天中国的种种问题,哈耶克的信徒们却认为,其出路,其答案,其解决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的私有化,或者彻底的市场化、全球化,等等。如此一来,私有化成了无所不能包医百病的灵丹妙药。你到底是承认复杂呢还是简单呢?既然承认复杂却为何又开出如此简单绝对的药方呢?这难道不是悖论吗?

  我们中国是一个快速转型中的发展中大国,问题之复杂,全世界首屈一指。因此,对于中国的问题,我们更要心存敬畏,不能简单化,情绪化。目前简单的片面的左派或右派,我认为都不足取。双方对自己,捍卫一点,不及其余;对对方,攻其一点,不及其余。

  右派攻击国有企业,搞垄断,过度榨取消费者,应该分拆、私有化;左派反驳道,国企是经济命脉,关乎民族独立,不能私有化。双方的合理性与不合理性都同时存在。

  对于进城后的农民,右派说,若不能提供保障,那就得给全面自由,这样才能完成城市化。靠贫民窟去完成吗?左派说,要给予农民全面的社会保障,失业、养老、医疗等保险,要与城市居民一视同仁。可左派想过没有,上海的失业保险,每月是五六百元,这比很多地方的农民的收入都要高,果真实行起来,好多外地农民就会不种地跑进上海,啥也不干,白拿失业保险。所以说事情很复杂,与一些人的一厢情愿相反,简单地靠市场,或者全面的社会保障,都是不可行的。

  所有派别的建议主张,都有不足和副作用,就像所有的药都有副作用一样。是药三分毒,我们做事情,最好的方法和结果,就是尽量保持疗效,减少毒副作用。七分药三分毒就不错了,能做到九分药一分毒更好。可你要是反过来了,那就糟了。我看好多人开的药方,比病症本身还厉害。比如,用土地私有化来解决三农问题。

  大夫还知道望闻问切呢,可我们好多学者、好多经济学家,连起码的国情、民情都不懂,一张口就犯低级错误。但就是这样的人,却满脸真理在手的神气,生拉硬拽,牵强附会,知一说十,还高度自信,异常轻松。你这是对大众福祉负责任的态度吗?你这是对病人负责任的态度吗?不管啥东西,一股份就灵,一市场就灵,一私有化就灵,一浮动汇率就灵。真有那么灵吗?

  现在好多学者,不再是学者,而是明星,有的还被冠以社会“良心”之类的头衔。可他们有何德何能呢?前两年还鼓吹出口导向,要求汇率自由浮动。如今,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大量外汇储备面临急剧贬值的危险,他却没事人似的,以先知先觉自居,出来指责别人为什么不早点发现这些问题了。

  有的学者,提倡“为富人说话”。前两年,房价急剧上扬政府欲采取平抑措施,他们高叫不可过多干预市场,房价至少还能涨20年。今年房价走低,他们就改口了,呼吁政府救市,如不救房市,就是不救中国经济,就是不救全国人民。

  如此轻佻无忌,如此自相矛盾,并非个别现象,而是学界普遍风气。原因者何?不以大众福祉为重而甘为少数利益集团“说话”之故也。

  不是说不能开药方,不要简明扼要、化繁为简,而是说不能把问题简单化、片面化、表面化了。简单化、片面化,有好处,那就是容易被理解,容易吸引注意力,容易打动人心,但是常常于事无补。只有简,没有繁,那就是简单化。

  我跑的地方比较多。跑得越多,我就越觉得中国的问题复杂,就越是不敢轻率地下结论,开药方。我只知道调查研究,分析问题,结论却常常不清晰,不尖锐,不明朗。敢对中国的问题化繁为简,这种境界于我相距甚远。

  

  * 曹锦清,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院教授,著有《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合著)、《黄河边的中国》等。

  * 本文据杜建国采访录音编辑而成,已经作者审阅。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327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