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鑫:从次贷危机看“裙带资本主义”

更新时间:2008-12-10 13:24:23
作者: 张鑫  

  

  与一些亚洲国家以“姻亲”、“朋党”勾结为特色的“裙带资本主义”不同,“美式裙带资本主义”表现为私人资本与政府相结合,政府成为私人资本的保护伞,假公济私,大搞“权钱交易”与“权力寻租”。面对世界经济金融危机的挑战,剖析美国经济和金融制度中存在的缺陷 ,举一反三,我们尤其要保持清醒

  

  上世纪末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使人们关注“裙带资本主义”。按照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的定义,所谓“裙带资本主义”,是指“商界和政府通过合作使国民福利最大化”。克鲁格曼认为,在经济发展的某个阶段,政府官员和商人团体保持一种互惠共赢的密切关系,固然可以把整个国家的力量引到最有利于经济发展的途径上,但这种关系发展到一定程度也会带来监管不力、内幕交易和垄断等低效率的现象,还有通过权势和关系网寻租致富等腐败现象,如政策性的行业垄断、政府官员在企业兼任职务、利用公共工程牟利、侵吞国有资产等,最终将扼杀市场竞争,降低整个社会的经济效率。所以,“裙带资本主义”是导致一些亚洲国家经济增长难以持续的制度性障碍,是引发亚洲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

  

  美式裙带资本主义:官商勾合的典型

  

  事实上,“裙带资本主义”或“权贵资本主义”在全世界是一个普遍现象。这次美国爆发的次贷危机就与“裙带资本主义”有着密切的联系。比如,次贷危机的源头——美国最庞大的房地产金融机构“两房”(房利美和房地美),是官商结合的典型。与一些亚洲国家以“姻亲”、“朋党”勾结为特色的“裙带资本主义”不同,“美式裙带资本主义”表现出以下几个特征:

  一是私人资本与政府相结合,政府成为私人资本的保护伞。“两房”是由私人投资者控股的公司,但这两家公司都得到了美国政府的资助和支持。在政府的扶持下,“两房”利用宽松的贷款条件和金融产品创新政策,迅速发展成为私人拥有、政府经营的超级怪兽。

  二是“两房”享有特权,可以发行得到政府“隐形担保”的债券,能方便地从市场筹集资金,还可以得到低于市场利率的贷款,结果业务越做越大,经手的住房抵押贷款总额达到5万亿美元,几乎拥有或担保了美国市场上大约一半的房产按揭,成为“房地产泡沫”的最大推手。

  三是在议会和政府中培养自己的政治代言人,利用金钱和游说对政治家的决策施加巨大影响,以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两房”都是美国政治捐款的大金主,过去10年间达到1500万美元。“两房”还在重量级参议员的选区开设了“伙伴办公室”,专门进行“公关”。由于在政府和国会中建立了良好的“人脉”,使国会负责监管“两房”的联邦房企监督办公室形同虚设。

  四是假公济私,大搞“权钱交易”与“权力寻租”。“两房”利用政府的隐性支持为管理层和股东牟利。特别是“两房”在陷入破产的困境时,不仅得到了美国政府的紧急援救,其高管还能全身而退,拿到极为丰厚的报酬,反而成为危机中最大的“赢家”。被勒令离职的房利美首席执行官丹尼尔·马德将拿到930万美元离职金等补偿,房地美首席执行官里查德·赛伦至少能拿1410万美元的“遣散费”。“两房”就是利用与政府的密切关系,发展成为美国最庞大的房地产金融机构,进而能够操纵美联储,对美国经济产生重大的影响。

  

  “权力寻租”产生的腐败行为危害严重  

  

  其实,本世纪初被揭露的安然丑闻表明,“裙带资本主义”的毒瘤在美国早就存在。安然公司之所以能创造“神话”,依靠的就是在政界遍撒金钱,通过编制一个庞大的关系网,使自己的利益得到政府的特别“照顾”。事后人们发现,在白宫,从总统、副总统到总统经济委员会顾问、司法部长、财政部长、商业部长、国防部长都与安然公司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众多重要行政部门的关键人物都持有安然公司的股票。安然公司的崩溃质疑的是美国的公司治理制度,而“两房”引发的次贷危机则震撼了美国的金融制度,它更蔓延到全世界,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大地震。虽然两者影响的领域和带来的后果不一样,但同样表明“美式裙带资本主义”的危害非常严重。首先,政府为私有公司的产品提供保障,存在巨大风险。道理很简单,政府支持企业意味着利润归股东和管理层所有,而既得利益者的行动成本则由政府或全社会承担,由此必然产生“道德风险”;其次,官商结合能使企业轻易地获得政府的各项优惠政策和大量转移支付,这种“收入”远比通过自主创新提高企业劳动生产率赚钱来得容易,从而导致企业缺乏自主创新的动力,进而降低整个社会的经济效率。尤其严重的是,“裙带资本主义”不仅违背了公平竞争的原则,必将破坏市场经济正常的秩序,由此产生的腐败行为还会加深社会矛盾,影响社会和政治的稳定。

  对于我国来说,几千年封建社会遗留的裙带关系和观念在人们心目中仍然根深蒂固,目前社会经济生活中仍然存在的种种“寻租”现象,就是表现之一,由此产生的腐败行为已经成为阻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完善与发展的重要因素。因此,我们要加快建立全面配套的公司治理和宏观经济治理体系,切实提高透明度,构造公平的监管和法律框架,培育良性有序的行业竞争格局,特别要注意从源头上防止腐败的产生,坚决制止各种权力寻租行为的发生。面对世界经济金融危机的挑战,剖析美国经济和金融制度中存在的缺陷,举一反三,我们尤其要保持清醒。(张鑫/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314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