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五四运动与现代中国若干问题

更新时间:2001-04-27 13:23:00
作者: 彭明  

  我非常愿意与北大同学一起过五四,记得第一次过五四是在1946年,当时我还在华北联大,进城之后第一次过五四就是在北大,那时北大还在沙滩红楼。我每次过五四都想为什么不能将红楼开辟为五四纪念馆,我一直这样倡导,最近这个愿望终于得以实现,我今天来就是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

  

  今天让我来讲五四,五四下来就是建党,今年又是建党80周年,我想应该将这两个问题结合起来,利用今晚上的时间来讲四个问题:

  

  (一) 陈独秀与新文化运动的兴起。

  

  毛主席讲如何研究党史时,提出“古今中外法”,即讲共产党历史必须讲五四,讲中国历史必须讲辛亥革命,而所谓中外是指要知己知彼,所以提到建党80周年必讲五四,且必须从辛亥革命讲起。辛亥革命的主要功绩就是打掉了一个封建皇帝,打破了一个封建帝制,但这个革命是失败的。辛亥革命之后,民国交给了袁世凯,以袁为首的北洋军阀统治中国16年,四派军阀,分别为袁世凯,皖系,直系,奉系,各四年。辛亥革命的目的是搞资本主义,搞中国的现代化,但这一切都成为泡影。在此情况下,仁人志士都在考虑革命失败的原因。陈独秀曾是辛亥革命的志士,辛亥革命胜利后,曾在安徽都督府任职,后来革命失败后,到了上海,在那里他有一个老乡,办了一个书局,出版文艺复兴之类的丛书。后又到了日本,在一个法文业余学校学法语,深受法国启蒙运动的影响。回国后便提倡民主科学,当时提倡民主是从提倡人权开始的,由此展开了新文化运动。同时又创办了《新青年》,并在北大任教,以《新青年》为阵营,发起了一场思想启蒙运动,对中国20世纪的影响是深远的。正因为有这样一个思想解放运动,所以中国的被封闭的思想文化界就像被阻的水闸一样,一开闸,各种思潮涌来,于是就有了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应该说,这当中十月革命也起了一定的作用,但这只是外因,内因才是根本,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因而思想文化运动的影响是不能低估的。

  

  (二) 李大钊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

  

  马克思主义诞生于19世纪40年代,《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是此理论形成的标志。但当时中国对此一无所知。中国第一次听到马克思的名字是在1899年,当时广学会出版的《万国公报》上登载了一本有关进化论的译书,这是在中文报刊上第一次登马克思和他的学说。后来又发现了一本书也讲到了马克思主义,此书于1898年出版,但当时没有影响。从这以后,许多人才开始宣传马克思的学说。1912年,孙中山先生公开讲《资本论》,一些散乱的学说才成为系统理论。

  

  毛主席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说,在十月革命之前中国人不知道有马克思、恩格斯,我认为这只能从形象意义上理解,因为其实早在1899年便有报刊登载关于马克思的学说了。1945年,毛主席在七大工作会议上也讲到这个问题,说看来讲马列是国民党在前。

  

  但在十月革命之前马克思主义并未得到广泛的传播,通过李大钊才广泛传播开来。所以说,李大钊对马克思主义的传播起了很大的作用,现在每年纪念李大钊时都会提到他的这一功绩。

  

  (三) 五四运动的五个高潮与中国工人阶级登上历史舞台。

  

  其中,这五个高潮反映了不同阶段的不同特点。1)五月四日;2)五月十九日,挽留蔡元培先生;3)六月三日,运动中心由北京移到上海,为营救被捕学生,上海展开了三罢运动,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运动应该叫六五运动,六月三日是北京学生被捕,到六月五号才开始三罢运动,由上海影响到天津,又由天津影响到北京长辛店,由此才使得中国的工人阶级比较大规模的投入政治斗争;4)六月十四日,罢免曹、张二人;5)六月二十八日,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在这五个高潮中,工人阶级所起的作用在很多材料中都有所记载,我在这里只举一个例子,据说有人报道,当六月二十八日要签字时, 代表一出门就被在巴黎的华工所围困。在《顾维钧回忆录》中提到,“在头一天来了一帮学生,一个女学生拿枪冲着我……”,后来,顾与这个女学生在美国相遇,谈起这件事,那个女学生才说那把枪是假的,二人一笑了之。但由此说明这个报道不是假的。

  

  正因为工人阶级参加了政治斗争,受到教育,觉悟才大大提高。当时工界有一个讲话:罢免代表有什么用?政府还是原来的政府,要救中国必须另起炉灶。这与陈独秀散发给北京市民的宣言是一致的。工人阶级投入进来,提出了要改变目前的政府的主张。

  

  (四)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1920年的五一劳动节,《新青年》发表了大量劳工调查,这些调查是知识分子写的,如果其未到工人阶级中去调查,绝对写不出这样的文章,我认为这是知识分子与工人运动结合的一个标志。因此才有了后来的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各地共产主义小组的成立,有了1921年中共的诞生。

  

  因此,发动《新青年》的陈独秀和第一个传播马克思主义的李大钊当然的成为了建党领袖,存在1921年南陈北李共约建党的事实。当时在青年人中流行一首诗:北李南陈两大星辰,茫茫黑夜吾辈仰承。说明陈、李二人在中共建党史上的作用。这不是对他们的个人崇拜。1949年解放时青年人唱的一首歌中有一句歌词“你是舵手”,我觉得“星辰”和“舵手”都是人民在不同时代对共产党的一种信任。

  

  (五)余论: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历史命运。这里我有两个基本观点:1)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吸收了人类历史上一切最优秀的成果,而且认为自然科学是一切科学的基础。看马克思的著作也可发现其引用了大量的科学数据。就连外国人也承认马克思主义是一个科学体系。2)马克思主义不是教条,恩格斯也说“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方法”,这就是邓小平所讲的“不能要求马克思预见到其死后一百年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所以马克思主义只是一种方法。

  

  基于以上两点,我感到中国的革命建设如果做到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结合的好,则中国的事情就好办;如果与中国实际相背离,则必然遭到失败。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所以说,到五四运动20周年时,毛主席在此时写下了大量的纪念回忆文章,也就是在这年才形成了他的新民主主义的革命理论。自从有了这样一个理论,才有后来解放区的发展,革命的发展,并最终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1961年七千人大会上,讲到革命的教训经验,也是经过很多过程直到抗战初期,我们才知道新民主主义革命应该怎么搞。这便是二者的第一次结合。第二次结合便是关于如何搞好社会主义建设。这也是经过许多探索,才知道从1956年后我们所处的阶段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邓小平在接见外宾时曾说: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我们现在还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一句话,我们还是不够格的社会主义。这也是经历了很多才认识到。

  

  我们要实事求是才能解决建设中的问题。两次结合分别为马克思主义与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结合,由此定出了三步走的战略。正因为有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理论,才有了我们现在经济的发达。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历史命运是好的,在其影响下,产生了中国共产党,并生成了民主革命的理论和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理论。建党80周年,我认为应充分宣传这些。一切左的教条的东西都不能再重复了,而我们的事业必然是开始的时候很简单,到快要完成时却仍很艰巨,正所谓“其作始必简,其将毕必巨”。我们今天提倡“三个代表”,我认为关键在于能始终坚持,只有如此,我们的事业才一定能完成。

  (未完,见下页)

本文责编:王文佳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28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