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高华:旧本《老乞大》书后

更新时间:2008-11-28 07:34:36
作者: 陈高华  

  旧本中多处提及:

  

  [卖主]:这价钱一定也。俺则要上等择钞,见钱不赊也。

  [卖主]:钞呵,择钞、烂钞都不要。[买主]:你则要一等料钞时,每两官除工墨三分,私下五分家出工墨也倒不出料钞来。似恁这般都要料钞时,亏着俺。

  [买主]:都与料钞,是委实没若干料钞。敢则到的三百定料钞,那另另一十定与恁上等择钞如何?[牙人]:客人觑,偌多交易,索什么争这些个料钞?好择钞也与料钞一般使有。[卖主]:那般者,依着恁,将好择钞来。

  

  在“谚解”本中,第一条改为:“我只要上等官银,只要银子,不赊。”第二条改为:“[卖主]:我这低银子不要,你则馈我一样的好银子。[买主]:似你这般都要官银时,亏着我。”第三条改为:“[买主]:都与好银子是委实没许多好银子,敢只到的九十两,那另的二十八两,与你青丝如何?[牙人]:客人看,这偌多交易,要什么争竞?这些个银子是好青丝,此官银一般使。[卖主]:这们时,依着你,将好青丝来。”可以看出,由于“谚解”本中将“钞”都改成银子,与钞有关的“择钞”一词也就理所当然被完全删除了。

  迄今为止,在有关元代钞法的论述中,都没有提到过“择钞”。这个词对于我们是很生疏的。由于旧本《老乞大》的提示,我们在元代文献中重新搜索,终于找到一件官方文书中有关于“择钞”的记载:

  

  至正十一年六月十七日,准御史台咨,承奉中书省札付,户部呈,检会到至元十九年御史台咨,承奉中书省札付,先为民间有不堪行施钞数,许令赴行用库倒换,每两克除工墨三分。如有私下倒昏钞之人,告捉到官,将犯人所赍钞数,给付告人充赏。累行禁治。今捉获交钞提单司转嘱库官人等,私下倒换昏钞,除对问断决外,又体知得街市专有一等不畏公法窥利之人,结揽昏钞,恃赖权势,抑逼库官倒换。及有库官、库子人等,通同将关到钞本,推称事故,刁蹬百姓,不行依例倒换,私下结揽,妄分料钞、择钞、市钞等第,多取工墨接到(倒),使诸人不得倒换。据大都在城已经委官及札付御史台体察,并出榜禁治。如有违犯,许诸人首捉,将所赍钞数,给付告人充赏,犯人断五十七下。[19]

  

  元朝以纸钞为通行的货币[20]。纸钞容易污损,污损后的纸钞称为昏钞。昏钞在市场上流通,容易引起纠纷和其他弊端,为此元朝政府又制定倒换的办法,昏钞可以到行用库

  (发行纸钞的机构)去倒换无损完整的钞,即料钞,[21]但每两要交纳工墨钞三分,即付百分之三的手续费。本来很明确的规定,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行用库的库官、库子以及“一等不畏公法窥利之人”,互相勾结,“推称事故,刁蹬百姓,不行依例倒换”。如要倒换料钞(完整的钞),就要“多取工墨”,也就是每两高于三分的工墨钞。否则只能倒换择钞、市钞。所谓择钞、市钞,显然是尚能行使但有所污损的纸钞。

  根据以上文书所述,再来看旧本《老乞大》中有关“择钞”的记载,就很容易理解了。在民间流通过程中,料钞最有信用,使用择钞就要多费口舌;择钞中还有上等、次等之分。料钞“每两官除工墨三分,私下五分家出工墨也倒不出料钞来”。正好和文书中的“多取工墨”相印证。也就是说,到行用库去倒换时,按规定每两工墨钞三分,但实际上要想换得料钞,每两工墨钞需五分以上。

  综上所述,旧本《老乞大》中存在而为“谚解”删去的“帖里布”、“择钞”二词。虽然生疏,但都可以在元代文献中找到依据。这也是旧本《老乞大》产生时代的有力证据。

  还应该提到的是“脱脱麻食”问题。“谚解”本中有一处记:“咱们做汉儿茶饭着。”共有七道。“第六道灌肺、蒸饼、脱脱麻食,第七道粉汤、馒头打散。”“脱脱麻食”在元代是颇为流行的食品,在宫廷食谱中写作“秃秃麻食”,“系手撇面”。[22]有的文献中写作“秃秃麻失”,将它归人“回回食品”。[23]元代杂剧《郑孔目风雪酷寒亭》中,描写回回人家“吃的是大蒜、臭韭,水答饼,秃秃麻食”[24]。可见确是当时回回人的食品。“脱脱麻食”、“秃秃麻食”、“秃秃麻失”都是一词的同音译(tutumaš),“这是一种14世纪突厥人中普遍食用的面条……当今阿拉伯世界的烹饪书籍中也都有其名”[25]。一种“回回食品”却被收入“汉儿茶饭”之列,令人不解。现在看到旧本《老乞大》,“汉儿茶饭”的“第六道灌肺、蒸饼,第七道粉羹、馒头、临了割肉、水饭、打散”,并无“脱脱麻食”。也就是说这是后代修改时加入的,不是原本弄错。至于后代修改时为什么加上“脱脱麻食”,也是难以理解的事,但至少说明,修改者对于“脱脱麻食”已缺乏正确的认识。这实际上从另一方面证明了旧本的时代。[26]

  上面讲的三个词,前二个见于旧本而为“谚解”本所无,后一个旧本没有却是“谚解”本添上的。情况不同,但都有益于说明旧本的时代,以及对元代社会生活的认识。类似的情况还有一些,有待我们进一步去研究。

  

  

  [1] 《奎章阁丛书》本《老乞大谚解》,1994年版;《朴通事谚解》,1943年版。

  [2] 商务印书馆1995年版。

  [3] 北京出版社1982年版。

  [4] 《历史研究》1995年第3期;以下简称《交流》。

  [5] 《东洋学报》第83卷第1号。

  [6] 括号内文字见于旧本,下同。

  [7] 郑光《原刊〈老乞大〉解题》中说,“蒙古忽必烈汗时又称燕京,到至元元年(1264)重新称中都,蒙古灭金5的第二年(1272)改成大都”。又说,“至元十六年(1279)灭南宋统一中国后改国号为元”(《[原刊]〈老乞大〉研究》,第8、9页)。这里有几处明显的错误。蒙古取中都后即称燕京,并非在忽必烈时代。蒙古灭金1234年,第二年应为1235年,不是1272年。建国号大元是1271年,在灭南宋以前,不是灭南宋以后。

  [8] 在元刊本《元典章》中,“驱”、“躯”、“□’’三者是通用的。陈垣先生已指出,元刻《元典章》中“驱”、“躯”通用(见《校勘学释例》卷六第四十六《元本通用字不校例》)。“驱”、“躯”、“□”三字通用可看元本《元典章》卷一八《户部四•婚姻•□良婚》。台北故宫博物院影印本。

  [9] 《元明戏曲中的蒙古语》107《罟罟》,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1年版,第296-313页。

  [10] 尚刚:《元代工艺美术史》,辽宁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129页。

  [11] 《元史》卷七八《舆服志一•服色等第》。

  [12] 彭大雅、徐霆:《黑鞑事略》。

  [13] 亦邻真:《元代硬译公牍文体》,载《元史论丛》第1辑,中华书局1982年版。

  [14] 郑光:《原刊〈老乞大〉解题》,载《[原刊]〈老乞大〉研究》,第28、31页。

  [15] 《王祯农书》,王毓瑚校,农业出版社1981年版,第427-428页。

  [16] 《至顺镇江志》卷四《土产•草》,江苏古籍出版社1990年点校本。

  [17] 《元刊农桑辑要校释》,缪启愉校释,农业出版社1998年版,第126页。

  [18] 宋濂:《詹士龙小传》,《宋文宪公全集》卷二三。

  [19] 《南台备要.整治钞法》,见《永乐大典》卷二六一一《台•御史台六》。

  [20] 关于元代纸钞的流行情况,请看陈高华、史卫民《中国经济通史•元代经济卷》第10章《货币制度》,经济日报出版社2000年版。

  [21] “贯佰分明,沿角无缺,京都之下,称为料钞。”(郑介夫《太平策》,见《历代名臣奏议》卷六七《治道》)

  [22] 忽思慧:《饮膳正要》卷一《聚珍异馔》,《四部丛刊续编》本。

  [23] 《居家必用事类全集》庚集《饮食类》,《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本。

  [24] 杨显之作,《元曲选》,中华书局1989年重排版,第1008-1009页。

  [25] 保罗•D•布尔勒:《13—14世纪蒙古宫廷饮食方式的变化》,陈一鸣译,载《蒙古学信息》1995年第1期。

  [26] 《朴通事谚解》记使臣到驿站,站上供应白面,除作匾食之外,“撇些秃秃么思”(《近代汉语语法资料汇编•元代明代卷),第3l3页)。“谚解”本《老乞大》修订时也许受此影响因而添加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rant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2709.html
文章来源:原载《中国史研究》2002年第1期,pp. 123-13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