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克中:走向社会主义的美国与走向资本主义的中国

更新时间:2008-11-02 07:17:25
作者: 郑克中  

  比如限价,最低工资制度、各类出口或进口许可证、国家专营、非常时期的国家物资垄断,等等;用市场或经济手段的干预,就是通过用货币或物资的收、放来实现的干预,主要是针对价格的调控。市场经济运行的核心就是价格,国家用掌握的巨大的物资储备和货币发行权,就可以对任何商品价格进行干预——如果需要的话。

  所以美国和世界各国向企业和银行注资,使其免于破产,没有什么可非议的,这就是用经济手段干预市场的正常举措。市场出了问题,政府必须干预。有人说,政府拿纳税人的钱,去挽救私人企业是不应该的。明白了我在上面讲的道理,就知道了,事实是:首先这些企业不是私人企业,即它们不是属于某一个人的企业,而是公有制(共有)企业,虽然不是属于全民的,但却是属于千百万国民的共有财产,政府当然要救;其次,要救的理由还在于如果它们垮台了,受到影响的就不仅仅是千百万股东了,而是全体国民。

  连美国许多议员也不服气。他们说这些企业高管,赢利的时候,他们都拿着天价年薪,弄出了问题,却让百姓埋单。可以肯定地说,这些企业的高管们最终一定要为他们的不理智的经营行为付出代价的,但这里还要分析,在国家监管和他们本人行为之间应该划分一个责任界限,是谁的责任,就应该由谁承担。至于天价年薪今后如何走向,经历这次危机之后,美国人肯定也会反思,那是美国人自己决定的事情。

  自由派们认为 ,只要国家一干预,一国有化,就破坏了自由市场经济,就是走向了社会主义。他们混淆了是用行政手段干预还是用经济手段干预的本质的不同。如果用行政手段干预,而国家并没有处于战争、灾难等非常时期,那肯定是不对的。原社会主义就是纯粹用行政手段控制经济,用列宁的话说,就是把国家变成一个大工厂,一切都是按计划分配。这样的国家现在在世界上还有,这就是北朝鲜和古巴。中国从八十年代开始改革,向恢复私有经济和向市场化转变,就是向资本主义转变,成绩不小,但问题也不少,问题主要的还是出在人们的思想障碍上,思想障碍又根源于理论,也就是说,我们很少有人对从前的理论做出认真的梳理和研究,在研究的基础上,把真相告诉大家。因为没有这些工作,所以直到现在,比如一提到社会主义,大家立刻就想到,那是一个充满公平、正义的社会。年轻人可能不知道,难道经历过的人还不知道吗?在那样的一个历史阶段里,除去极个别的人,谁真正体会过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你是农民,你体会过与城里工人的平等了吗?你是老百姓,你体会过与各级领导人的平等了吗?你是地、富、反、坏、右和他们的后代,你体会过社会的正义了吗?俄罗斯如此,东欧国家也此,现在的那些所谓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也如此。所以所谓社会主义的公平、公正等只存在于人们的理想之中,是一个理想的肥皂泡。

  对这样的现实一般人可能只有感受,很难从理论上说情。最让人不解的是那些理论家们,他们既没有感受,也不看事实,只是一味地还在为这个行将逝去的社会主义辩护。他们总把它的垮台归咎于个别领导人,说什么社会主义制度是好的,坏就坏在领导人犯错误,把社会主义搞垮了。在这个时候,这些人没有了一点历史唯物主义。他们忘记了,任何历史事件的发生,都有其必然性,政治人物也不可能随心所欲地创造历史。全世界的社会主义都没有搞好,这能仅仅归结为个别领导人的错误吗?为什么不从社会原因特别是制度上去反思呢?

  中国到现在为止,还不能说已经是市场经济的国家了。欧洲委员会不久前发表报告称,中国不是市场经济,这可能让许多人不服气。中国不是早就加入了WTO了吗?凭什么还说我们不是市场经济?实事求是地讲,我们虽然正在向市场经济转化, 但离完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首先,国家的私有化程度还很低,国民的私有财产量还很少,私有财产还没有真正确立成为整个社会经济、政治的制度基础,政府还垄断着大量的国有企业,特别是管理经济的方法主要的还是行政方法,等等。所以,说中国已经是资本主义社会了还为时过早,只能说开了个头。现在还在犹豫:是前进还是退回去,或者就此打住。这次金融危机,可能又给想走回头路和维持现状的人增加了斗争的底气。

  波及世界的金融危机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这就让今天的的政治家和经济学家们也不得不去思考市场经济的一些最根本的问题。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人们以为找到了可以克服周期性危机的良方,社会主义阵营跨塌之后,人们又以为资本主义战无不胜,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经济学家们开始离开了政治经济学这一最基础的领域,以为经济学就是像自然科学那样,研究一些纯粹的事物之间的量的关系就可以了,因此,建立方程,运用高深的数学技巧,去说明经济生活中的一些旁枝末节、琐碎小事,并以此哗众取宠,浪得虚名。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人们还没有弄清到底要不要政府干预以及用什么手段干预的问题,也没有弄清什么是社会主义和什么是资本主义,不能不令人困惑。经济学,尤其是政治经济学,与历史和现实生活的联系最为密切,所以不研究历史,不懂社会史,不了解真实的社会生活,所有的研究成果只能成为屠龙之术和狗皮膏药。

  中国是世界最早懂得用经济手段干预市场的国家。其创始人就是生活在公元前五百年左右的越国大夫文种(《史记·货殖列传》中记载的“计然”),他最早建立国家储备粮制度,用储备粮调控市场的粮食价格。这就是所谓的“计然治国七策”之一。那时的人就知道了市场经济必须要有国家干预,现代国家也不例外,并且干预的责任不是小了,而是大了。在古代,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的物资主要是粮食、布匹、食盐等,并且量也有限,国家进行储备,用以调节市场价格,应该是不难;而现在,国家仍然需要储备,从粮食、棉花到能源,到关系国家安全的各种战略物资,没有国家储备,任由大炒家去控制,就无法保证市场的平稳和有序。在今年,石油、黄金、粮食、股市等等东西暴涨暴跌,有的在几天或几个星期之内就涨跌百分之几十或一半,这样的经济不出乱子是不可能的。

  当然,由于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发展,一个国家的力量已不足以稳定这个市场经济秩序了,所以各个国家必须联合起来,进行合作。但这其中的经济学的理论必须要弄明白,否则,连政府应该干涉与不干涉都弄不清楚,今后也难以太平。这次共同对付金融危机,实际上等于宣告了世界经济已经一体化了,没有国家可以独善其身了。市场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既适用于一个国家,一个区域,也适用于全世界。没有干预的市场经济是难以想象的。所以今天的事件,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是一个好事。它告诉了人类,遵循自由市场经济的发展道路,人类最终将走向全球化、一体化,走向大同世界。但是现在必须进行深刻检讨。检讨现存的金融、经济秩序,以及国家之间的对立,有多少东西还与这种发展趋势不相适应或成为障碍的。如果不适应,如何改造,这将是世界今后面临的理论和实践的最大挑战。

  美国政府一再说明,救市措施不是国有化,等危机过去,政府还会把股份卖给企业,抽身出来。即使不抽身出来,也不能因为国家控股几个企业就说是走向社会主义了。自由市场经济,也不能说绝对不要国家办企业了,关键是看为了什么办,以及怎么办。美国的邮政一直就是政府在经营。自由市场条件下的国营企业必须要遵循如下的原则:首先是出于调控的目的;其次不以是否赢利为标准;再其次,只要民间有积极性,在不损害全体国民利益的情况下,尽量交由民间去办;最后,国营企业的管理必须实行彻底的民主化。其实美国政府最该收归国有的就是联邦储备委员会,因为货币的发行隐藏着巨大的利益和责任,只有国家代表全体国民才配享有这个利益和承担这个责任,中国人早在宋代就知道这个道理了。

  综上所述,结论就是:美国没有走向社会主义,到目前为止,中国也没有完全走向资本主义,要完全走向资本主义,还要国民下很大的决心,起码现在还没有看出要下定这个决心。

  

  2008.10.25.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185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