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梁峰:规则与自发秩序:哈耶克社会理论的构建

更新时间:2008-10-19 20:00:58
作者: 梁峰  

  我们还是可以从个人主义的一般性原则中学到许多东西”。[13]这就意味着,哈耶克的今后的社会理论方向,必然是通过对规则的研究来实现对社会自发秩序的讨论和建构。这包含了两个方面:(1)必须对规则的内涵和性质,进行探讨。例如, 在当时,哈耶克就附带提到了规则的抽象性,还简要地作了一项推论,说明规则必须成为“长期有效的规则”。而我们知道,后来,尤其在《法律、立法与自由》中,哈耶克不仅对规则作了“内部规则”(nomos)与“外部规则”(thesis)的界分,而且还推出了独创性的作为其理论“阿基米德支点”的“正当行为规则”概念,并在此概念的论域下,详细地辩明规则的各种性质如一般性、客观性、否定性等等,而实现了社会自发秩序理论的完善。(2)由规则的探讨,必然把讨论范围拓展,尤其是向法律哲学方面延伸。哈耶克在当时,就已经洞见到规则问题,乃是一种摆脱道德问题讨论的知识问题(即对无知的应对),且本质上就是一个法律问题,必须在法律哲学的论域下才能使之得到恰当说明。他当时就遗憾地指出,由于论题所限,“在这里,我无法对一种有效的个人主义制度所需要的适当的法律框架这个引人关注的论题做进一步的探究”。[14]这清楚地表明,当时哈耶克就已经给理论界预示了他的社会自发秩序理论乃至整个自由主义政治哲学的方向,是要靠最终建构一套法律哲学体系,来实现对自由社会的说明。就此,我们不难理解,哈耶克在《法律、立法与自由》中所作的努力,尤其不难理解在法律哲学框架下,规则与秩序的密切关系。所以,我们就更为深刻地理解了,时隔近20年后,哈耶克在《理性主义的类型》论文中所作的回顾:“在对法治下的自由观、传统自由主义的基本理论和由此产生的法律哲学问题作了反复思考后,我才为自由主义经济学派长期讨论的自发秩序的性质,描绘出一幅差强人意的清晰图景”。

  

  必须指出,哈耶克在当时,规则的提出使社会自发秩序理论得以确立并定立了其发展完善的方向,并且也已开始对规则进行了思考(如指出其特性是长期性、抽象性,规则体现为惯例、制度),但在当时,总的来说,对规则的认识还是比较肤浅的。例如,没有对规则(rules )与原则(principles)进行清晰界分,常常是混用。所以,在此理论阶段,规则概念,只堪当当时确立社会自发秩序主张的任务。

  

  三

  

  我们再来看对应第二阶段的第二步骤的分析。哈耶克后期自发秩序理论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要说明规则到秩序的演进,或言之,人们如何通过遵循规则而导致整体性的社会秩序得以生成。

  

  这里一个前提性的理论步骤,就是要说明规则与秩序的关系。这包括两方面:一方面,二者必定存在着密切的联系,不然无法说明规则可以生成秩序;但另一方面,我们必须说明规则与秩序之间是不同的,二者不可混同。哈耶克在他的《关于行为规则体系的演化过程的若干说明》中明确指出:“个体行为规则体系和从遵循这些规则采取行动的个体中产生的行为秩序,虽然经常被混为一谈,但它们并不是一回事;只要稍作说明,这一点立刻会变得十分明显”。[15]综观哈耶克的论述,规则与秩序间的区别有以下三方面:

  

  首先,规则是作为个人行动表现的,而秩序则以群体、整体的行动表现;换言之,规则是个人性的,而秩序则是整体性的。“一方是支配群体中个人成员(或任何秩序中的成分)之行为的规则体系,另一方是该群体作为一个整体所表现的行为之社会秩序或模式”;[16]其次,规则与秩序不是完全对应的。人们遵循规则可以形成秩序,它们的相互作用构成整体的全面秩序。但是规则之于秩序间的关系是繁复的。除以上情形外,其他的情形还包括:有些规则不会形成秩序甚或会破坏秩序;有些秩序不用规则也能形成。为此,哈耶克作出这样说明:“并不是所有的个体行为规则都能产生一种全面的群体行为秩序;个体行为的规则能否产生一种行为秩序,以及它是一种什么样的秩序,取决于个体行动的环境”。[17]所以,我们不难理解,哈耶克必定要在其理论中着重说明,什么样的规则会产生什么样的秩序,以及何者规则将产生真正的社会整体秩序;换言之, 我们理解了这一点,对理解哈耶克的论辩进路,至关重要;再次,由以上方面决定,个体行 为规则之形成全面秩序,必须由其他个人和外部环境,相互作用,所以,由此而形成的整体社会秩序,必然是一种高度复杂的现象。换言之,秩序的复杂性,要高于规则。由于人的知识的局限性,决定着我们对于社会秩序的认识,也只能把握其抽象而非具体的方面。因而, 哈耶克后来概括自发秩序的一个特征是:“它是一种抽象而非具体的秩序”。[18]

  

  前提性地说明了规则与秩序的关系,尤其是明确了它们间的区别后,接下来就面临了此处最为关键的问题,即:规则如何产生整体性的社会秩序?我们发现,在哈耶克那里,此问题的解答,主要是通过他对规则的深入思考而逐步完善的,并且,他本人对该过程的繁复精微之特性,有很明确的认识。关于规则产生秩序之具体过程和环节的讨论,不是本文的任务。在我们这里,只能概括论述若干关键性的方面。哈耶克对该问题的回答,集中系统且明确阐述的,有以下三个紧密勾连的方面:

  

  首先,他基础性地、关键性地指明,规则生成秩序的过程之所以可能,乃在于一种力量的推动。[19]哈耶克称之为一种自发的有序化力量(spontaneous ordering forces)。[20]这种力量,来自追求各自目的的个人的行动,换言之,来自往往是只知具体情势的拥有有限的分立知识的个人的调适行动。当然,这种行动,大多是以追求各自利益和目的的行动,自然,由之构成的社会秩序,即是“人之行动而非人之设计的结果”。哈耶克继承斯密以来古典自由主义的根本主张,也旨在说明此种各自的行动如何达致整体性的秩序和公共利益的实现。在斯密那里,因着重于它的不可视见的特征,称之为“看不见的手”,而在哈耶克这里,强调其生成自发秩序的作用,而称之为“自发的有序化力量”。

  

  其次,既已确立规则经由自发有序化之力量导致整体性之自发秩序,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要说明规则乃是何种性质的规则。我们已知,哈耶克认识到规则与秩序间的复杂关系,尤其是 :(1)某些规则可能破坏秩序;(2)不同的规则可生成不同的秩序。所以,他对规则的性质及类别作出了详细的探讨。但在我们这里,哈耶克着重强调了这么一个观点,即:生成自发秩序的规则,毋需是为其要素“所知”的规则。换言之,许多生成自发秩序的规则,可以是以未明确阐述的性质而存在的(即我们后面要谈到的“未阐明的规则”)。[21]按照哈耶克的无知观,此种未明确阐明的规则,在数量上要远多于那些已阐明的规则,并且,对应他对于默会性实践知识的高度重视,此种未明确阐明的规则,在生成自发秩序的过程中,较之于那些阐明的确定性的规则,发挥着更为重要的作用。概言之,我们认识到,哈耶克强调了此种未阐明的规则对于生成自发秩序的重要性。

  

  再次,哈耶克为说明规则如何生成秩序,进一步追问规则的特性问题。我们已强调,这同样基于他对规则与秩序复杂关系的洞见。哈耶克再次指明:“就这个问题而言,更具重要意义的是,在个人的行为中,并不是每一种常规性都一定会产生整体秩序。此外,显而易见的,某些支配个人行动的规则,还会使一种整体秩序的形成成为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因此,我们的问题在于,何种行为规则会产生一种社会秩序,而特定的规则又会产生何种秩序”。[22]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使哈耶克阐明了这样一个基本的认识:“只有当个人所遵循的是那些会产生一种整体秩序的规则的时候,个人对特定情势所作的应对才会产生一种整体秩序”。[23]那么,这会是何种规则?因此,对于能够生成整体性自发秩序的规则,哈耶克再度加上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规定,即规则的经自然选择的有助益性。“因此,只有当那些引导个人以一种使社会生活成为可能的方式行事的规则是经由选择的过程而演化出来的时候,社会才能存在” 。[24]换言之,必须是经过长期的演化和人类社会生活证明的那些对生成社会秩序有助益的规则,才是我们应采用的规则。这里,明显地贯彻了哈耶克之进化论认识方法,或称为自然选择的方法。

  

  但是,为防止误会,需要指出,此种自然选择的规则,并不是完全指那些自发形成的规则。它还包括那些经由人们在自发规则基础上改进的规则,以及那些可能完全是人们刻意设计出来的规则。社会自发秩序,并不必然要求其适用的规则必须也是自发规则。[25]所以,我们要明确一点:哈耶克那里,整体社会秩序是自发秩序,但它适用的规则,只有一部分是自发规则。

  

  综上分析,从一个方面看,哈耶克说明自发秩序的生成,论及了三个主要层面,即个人行动的有序化力量,默会知识或未明确阐明的规则,以及其自然选择的特性。而这三个直接关涉 到自发秩序生成的层面,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又被哈耶克在论述中作为自发秩序的主要构成因素。哈耶克鲜明指出,对于自发秩序较难为人们接受的主要原因,是它不会主动进入到我们的意识中,而必须凭藉我们的智识进行探索,而我们探索与认识自发秩序的方法,其中极重要的就是通过认识它的构成要素来实现对它的认识。“我们不可能用肉眼看到,也不可能经由直觉而认识到这种由颇具意义的行为构成的秩序,而只能够经由对不同要素之间所存在的各种关系而从心智上对它加以重构”。[26]我们认为,哈耶克借助自发秩序生成的论述,也同时揭示出了它的三个主要构成要素。所以,我们又可以说,哈耶克之自发秩序理论,包括了三个构成要素或主要理论部分,即:(1)个人行动的有序化力量理论;(2)默会知识与实 践性知识的首位性理论;(3)自然选择理论或曰进化论主张。不少哈耶克理论的研究者,都有与此相类同的观点。[27]

  

  从另一个方面看,社会自发秩序的说明与生成,贯穿其中的最主要乃是对规则的分析与性质的界定。经由对规则的推进,自发秩序才得以说明。换言之,规则在自发秩序中,发挥着核心的作用。有一部分哈耶克的研究者,也认识到这一方面。[28]

  

  通过以上两大理论步骤的分析和相关逻辑理路的厘定,我们展现出哈耶克社会自发秩序理论由形成而至完善的建构进程。借助规则概念,哈耶克把市场秩序推进至社会秩序,使自发秩序理论得以确立;再借助对规则概念的思考,哈耶克推进了对社会自发秩序的思考,使自发秩序理论得以完善。我们还可看出,哈耶克在其自发秩序理论中,参照借用了其理论体系的其他部分,体现出其理论的严密的结构性;但是,该部分,又鲜明地以规则作为核心,揭示其内在的生成演化机制,又体现出该理论部分的自成一系。当我们确定了规则在社会理论中的这种核心地位,我们就会不难理解,为何后期哈耶克把社会理论落实为对规则系统的思考;但既然规则问题又是一个法律哲学的问题,我们也就更不难理解,为何后期哈耶克的社会理论与法律哲学是紧密地结合为一体的。

  

  

  注释:

   [1]Hayek, “Kinds of Rationalism”, in ?Studies in Philosophy, Politics and Economics?, Routledge, 1967, pp.91—92.

   [2]哈耶克对于《经济学与知识》的重要性,自己也有清醒的了解:它“确实是我从一个新 角度进行研究的开端,在这之前,只不过在发展传统的观点而已。而1936年的演讲让我形成 了自己的思考方式,……我意识到,我是在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来研究众所周知的问题,看到 那篇文章发表的那一刻,也许是我学术生涯中最激动的一刻。”参见Nobel Prize-Winning Economist Friedrich A. von Hayek, ?Oral History Program, ?University of Calif ornia at Los Angeles, 1983, pp.425—426.

   [3][4]Individual and Economic Order,? University of Chicage Press, 1948, p.55 ,p.79.

   [5]参见同上p.89, 哈耶克指出:“这里的问题恰恰在于如何才能把我们运用资源的范围扩 展到任何个人心智所能控制的范围以外;因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1510.html
文章来源:《学海》2004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