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中国国防开支、裁军、军控与武器进出口评估资料辑

更新时间:2008-10-17 13:28:35
作者: 三略观察  

  军队总兵力减至71.5万人。德军计划到2006年,进一步裁减至28万人。未来5年,日本陆上自卫队将由目前的18万人减至16 万人,到2010年,减至14.5万人。

  

  近10多年来,主要国家的裁军可分为三种类型:(1)大幅度裁减型,裁减幅度在50%以上。如俄罗斯已裁军241.19万,裁幅70.94%;越南 裁军56.8万人,裁幅53.99%;法国军队员额减少29.27万人,减幅52.92%。(2)中幅度裁减型,减幅在30%~50%之间。如德国裁军 26.04万人,裁幅45.21%;美军裁减70.23万人,裁幅33.17%;英国军队削减9.56万人,裁幅31.23%。(3)小幅度裁减型,裁幅 在30%以下。如日本裁军只有3.48万人,裁幅12.67%。

  

  各国裁军明显呈阶段性。以20世纪90年代中期为界,各国裁军分为两个阶段。一些国家在第一阶段裁军幅度大,另一些国家在第二阶段裁军幅度大。如美 国第一阶段裁军达26.57%,第二阶段只有14.33%;越南在第一阶段裁减军队员额45.63%,第二阶段为15.38%。法国第一阶段裁军 9.02%,第二阶段裁军幅度48.25%。

  

  发达国家多是各军种全面裁减,而发展中国家是某些军种有增有减。如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在第一、第二阶段,对陆、海、空等军种规模都进行了压缩;而东南亚国家则只大规模压缩陆军员额,海、空军规模却有所扩大;印度陆军规模未变,只扩大了海、空军规模。

  

  为减少军队规模压缩过程中的随意性和盲目性,各国都十分重视制订权威性文件,对裁军进行宏观指导。例如,美国在90年代初就以总统年度《国家安全战 略》报告、国防部长年度《国防报告》、参联会主席的《国家军事战略》报告等文件的形式,为压缩军队规模提供了宏观指导。在90年代中期以后,美国每年都要 出台一些重要文件,指导军队规模的调整工作,如《2010年联合构想》、《四年防务审查》报告、《国防改革计划》等。俄罗斯出台《2005年前军事建设构 想》,英国有《90年代防务》白皮书和《战略防务审查》白皮书,法国有《1995~2000年军事规划法》,德国有《德军97建军规划》,日本有《防卫计 划大纲》和《中期防务计划》,印度有《自主防卫10年计划》,韩国有《国防中期计划》,等等。这些文件为裁军提供了法律依据,保证裁军按计划进行。在这方 面,中国的裁军还缺乏如此的纲领性指导文件和法规。

  

  美国:1990年现役总兵力为211.7万人,其中陆军76.1万人,海军59万人,陆战队19.5万人,空军57.1万人。1994年底,现役兵 力减至165.05万人,比1990年减少46.65万人,减幅为22%。其中,陆军减至55.88万人,减少20.22万人,减幅26.57%;海军减 至48.28万人,减少10.8万人,减幅18.3%;陆战队减至17.4万人,减少2.1万人,减幅10.77%;空军减至43.38万人,减少 13.72万人,减少24.03%。90年代中期至今,美军削减速度减缓。截至2002年6月,现役总兵力减至141.4万人,7年多的时间里减少 23.64万人,减幅14.33%。其中,陆军减至48.55万人,减少7.33万人,减幅13.12%;海军减至38.54万人,减少9.74万人,减 幅20.17%;陆战队减至17.34万人,减少0.06万人;空军减至36.97万人,减少6.41万人,减幅14.78%。

  

  俄罗斯:1991年12月,俄罗斯继承了原苏联约340万人的现役部队,其中包括战略火箭军14.6万人,陆军140万人,防空军47.5万人,空 军42万人,海军45万人。到1995年,俄军总兵力减至171.4万人,减少168.6万人,减幅49.59%。其中,战略火箭军减至11.4万人,减 少3.2万人,减幅21.92%;陆军减至78万人,减少62万人,减幅44.29%;防空军减至20.5万人,减少27万人,减幅56.84%;空军减 至17万人,减少25万人,减幅59.52%;海军减至29.5万人,减少15.5万人,减幅34.44%。到2002年6月,现役总兵力又减至 98.81万人,减少72.59万人,减幅42.35%。其中,战略火箭军增至14.9万人(包括从空军转来的3.8万人),增加3.5万人,增幅 30.7%;陆军减至32.1万人,减少49.5万人,减幅58.85%;与防空军合并后空军减至18.46万人,减少19.04万人,减幅 50.77%;海军减至17.15万人,减少12.35万人,减幅43.33%。

  

  英国:1990年现役部队总员额为30.6万人,其中陆军15.29万人,海军(陆战队)6.35万人,空军8.96万人。至1994年底,现役总 兵力减至25.43万人,减少5.17万人,减幅16.90%。其中,陆军减至12.3万人,减少2.99万人,减幅19.56%;海军减至5.56万 人,减少0.79万人,减幅12.44%;空军减至7.57万人,减少1.39万人,减幅15.51%。到2002年6月,现役总兵力又减至21.045 万人,减少4.385万人,减幅17.24%。其中,陆军减至11.48万人,减少0.82万人,减幅6.67%;海军减至4.235万人,减少 1.325万人,减幅23.83%;空军减至5.33万人,减少0.24万人,减幅4.31%。

  

  法国:1990年现役总兵力为55.31万人,其中陆军28.86万人,海军6.53万人,空军9.31万人。截至1994年底,现役总兵力降至 50.32万人,减少4.99万人,减幅9.02%。其中,陆军减至24.04万人,减少4.82万人,减幅16.70%;海军减至6.42万人,减少 0.11万人,减幅1.68%;空军减至8.98万人,减少0.33万人,减幅3.54%。到2002年6月,现役兵力总员降至26.04万人,减少 24.28万人,减幅48.25%。其中,陆军减至13.7万人,减少10.34万人,减幅43%;海军减至4.56万人,减少1.86万人,减幅 28.97%;空军减至6.4万人,减少2.58万人,减幅28.73%。

  

  德国:1990年现役总兵力为57.67万人,其中陆军39.73万人,海军4.67万人,空军13.27万人。到1994年底,总兵力减至36.73万 人,减少20.94万人,减幅36.31%。其中,陆军减少到25.43万人,减少14.3万人,减幅35.99%;海军减至3.01万人,减少1.66 万人,减幅35.55%;空军减至8.29万人,减少4.98万人,减幅37.53%。到2002年6月,总兵力又减至29.6万人,减少7.13万人, 减幅19.41%。其中,陆军减至20.32万人,减少5.11万人,减幅20.09%;海军减至2.55万人,减少0.46万人,减幅15.28%;空 军减至6.73万人,减少1.56万人,减幅18.82%。

  

  日本:1990年底有现役部队27.47万人,1995年减至27.38万人,2002年又减至23.99万人,两个时期分别减少0.09万人和3.39万人,减幅分别为0.33%和14.50%。

  

  印度:军队规模逆世界裁军潮流而动,10多年来,现役总兵力有所增加。1990年现役规模兵力为126.2万人,其中陆军110万人,海军5.2万人,空 军11万人。到1994年底,总兵力增至126.5万人,增加0.3万人,增幅0.24%;陆军和空军兵力未变;海军增至5.5万人,增加了0.3万人, 增幅为5.77%。到2002年,印军规模又增加到129.8万人,增加3.3万人,增幅2.6%。其中,陆军110万人,与1994年持平;海军5.3 万人,减少0.2万人,减幅0.36%;空军增至14.5万人,增加3.5万人,增幅31.82%。

  

  越南:1990年为105.2万人,其中陆军90万人,海军4万人,空军1.2万人,防空军10万人。到1994年底,现役总兵力减至57.2万 人,减少48万人,减幅45.63%。其中,陆军减至50万人,减少40万人,减幅44.44%;海军增至4.2万人,增加0.2万人,增幅5%;空军增 至1.5万人,增加0.3万人,增幅25%;防空军减至1.5万人,减少8.5万人,减幅85%。到2002年,现役部队规模减至48.4万人,减少 8.8万人,减幅为15.38%。其中,陆军减至41.2万人,减少8.8万人,减幅17.6%;海军和与防空军合并后的空军的现役兵力未变。

  

  四、推进主要国家裁军的主要动因

  

  尽管各国政治制度、国家安全战略、国防和军队建设方针各不相同,但在裁减军队员额方面却有着相同的考虑:

  

  (一)适应社会形态由工业化时代向信息化时代转变的需要

  

  世界各国向信息社会转变的起步时间有早有晚,起点有高有低,速度有快有慢,但都处于这一转变过程中。发达国家已进入信息社会的初级阶段,发展中国家 正在敲击信息社会的大门。信息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运用,引起了精确制导、遥感和探测、卫星通信和卫星预警、全球定位导航、隐身、激光、微光夜视、光电子 对抗等一系列军事高技术的迅猛发展,使武器装备的性质和效能发生了根本变化。

  

  信息革命浪潮中涌现出来的信息化武器装备的一个显著特点,是追求物质、能量、信息三大要素的结合。正是这种结合,改变或部分改变了传统武器那种纯粹 的实体物质的机械性质,增加了两个更为重要的崭新能力,即信息力和结构力。信息要素输入导致形成的信息力,致使武器系统成了某种程度上具有中枢神经、大 脑、眼睛的人机结合体。所谓结构力,使机械化武器装备的分解性单个功能,如目标探测、跟踪识别、指挥控制、火力打击、战场机动等,合成为一个整体系统。信 息化武器系统依靠其信息力和结构力两大性能,提供了有区别地、实施精确打击的手段,获得了实战效能前所未有的大幅度提高。武器装备性质和效能的这种根本性 变化,催生出新的战争形态,进行传统战争时所要集中的“兵多将广”正让位于集中信息和集中火力,必将导致军队组织体制的跨时代变革。从某种程度上看,以信 息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广泛用于军事领域对军队的组织体制提出了新的要求:国防与军队建设必须适应社会形态转化的步伐。

  

  (二)适应国家安全战略和军事战略调整的需要

  

  冷战结束后,特别是“9.11”事件后,主要国家的国家安全战略发生根本性改变:安全的理念发生根本性变化,国家安全不再是单一的领土完整和主权不 受侵犯,非传统的安全观(如政治安全、经济安全、军事安全、环境安全、文化安全)在国家安全内涵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国家武装力量面临着诸如反恐怖等新型任 务,其规模不再是国家安全所提出的主要因素。相反,国家武装力量的快速反应能力和遂行多种任务的能力成为新的要求,从而迫使各国不断地压缩军队规模,加快 新型军队的转型步伐。美国从90年代末期便提出了所谓的“军队转型”,主要做法就是压缩部队规模,减少传统重型装备的数量,保证美军能对全球范围内的各种 危机做出快速反应。俄罗斯、英国、法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军队也都在经历着“转型”的痛苦。

  

  军事战略集中体现国家、民族或政治集团运用军事手段要达到的政治、经济目的。军事战略对于军事领域的各种活动、各种关系具有全局性的指导和制约作 用。军事战略要通过相应的军队体制体现出来;反过来,军队体制又能促进和保证军事战略目标的实现。军事战略的调整变化,必然引起军队体制的调整变化,军队 体制是否科学合理,也直接影响着军事战略的贯彻执行。军事战略对军队体制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决定并制约着军队的总规模和总结构;二是决定并制 约着武器装备的发展及管理体制;三是决定并制约着军事教育与训练制度;四是决定并制约着军队的管理、后勤保障等制度。在军队体制发展的实践中,军事战略的 这些影响是相互作用的,很难把它们截然分开,其对军队规模、结构、体制编制的影响最直接。

  

  (三)高新技术改变了军队数量与质量的关系

  

  军队数量和质量的关系是发展变化的。有时作战力量的强弱主要取决于军队数量的多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144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