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健:史上最牛公章和村级民主实践思考

更新时间:2008-09-28 10:15:15
作者: 黄健  

  

  贵州省锦屏县平秋镇圭叶村,在去年年末因一枚由本村村民谭洪灿发明刻制的"公章"而闻名全国。他们将刻有"平秋镇圭叶村民主理财小组审核"字样的印章分为五瓣,分别由四名村民代表和一名党支部委员保管,村里的开销须经他们中至少三人同意后,才可将其合并起来盖章,盖了章的发票才可入账报销。这枚印章被网友称为"史上最牛公章"。

  公章源于村民对村干部的不满。因为村里每年都会有县财政下拨的5000元的办公经费,而在一个人均收入不足1000元的山区小村,可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在这5000元的使用问题上,财务不透明引发了村民的不满,甚至发生了多次财务榜公开时被人揭榜。村干部于是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最后形成了这个""五合章"":四名村民代表和党支部成员共同掌管这枚公章,每次报销等需要有三人以上同意才可以,希望由此分散权力于村民,实现权力制衡。

  这是一个土办法,也是一个实现民主的简单的办法。在这一个民主实践中,我们清晰看到了大众对于民主的追求和热捧。有人于是说"民主不仅是好的,也是简单的",这可以说是是中国式的民主典型。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这样的一个传统,如以前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为了实现多人共同执掌权力而将印信分割,在重大事件时合并才可以使用。"五合章"的做法,无疑借鉴了传统的做法应用于现代民主实践。

  民主本身是一个比较难以清晰界定的概念,在多数人的心中民主作为一种追求的价值目标,往往是很朴素的理解。俞可平在《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中说"民主最实质的意义就是人民的统治,人民的选择"。而在平秋镇圭叶村村民眼中,对于民主朴素的理解为"实现大家的意图"。这是实话,民主理财小组的成立,很快的消除了村民对于干部的疑虑,村财务公开更加的透明,质疑声更少了。在这个过程中,民主的实现似乎是十分简单的事情,仅仅通过一个"五合章"就解决了很多的问题,这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五合章"所体现的意义不在于公章本身有多么的奇特,而在与奇特的公章背后所隐含的权利回归和制衡。公章为"公",便代表了公章是公共权力的象征。而将公章分割成五份,由村民和党支部成员共同掌管,是权力的再分配或者权力的回归。公共权力的形成是由与之相关的人将自己所拥有的权利和自由让渡之后而形成的。公共权力的形成,在大家同意的基础上,其行使的目的就在于为让渡权利的人进行服务,维护他们的利益。对于民主,有人认为民主就是人民参与政治决策,即被称作"参与民主"。民主通常是与统治密切相关的,在统治阶级进行统治的时候,民主是否是被宣称为统治阶级所共同享有成为了一个现在十分关注的问题。现在我们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人民当家做主,人民是国家的主人,那么人民能够真正的享受到作为主人的民主权利已经成为广泛讨论的问题。"五合章"这一小小的民主实践事件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也正说明了这个问题。

  "史上最牛公章"为什么能够被大家认可并在被推广呢?这个很传统很土的办法,当地政府却发文推广这一经验,也暗示着民主的要求和呼声在不断的高涨。父母官们开始认真的考虑民众的呼声了。"五合章"将审核的权利分散到五个人手中,使得一把手一支笔的做法没有了实现的可能,村民代表和村支部委员共同执掌这一不小的权力,成为了村民民主理财的突破点。对民主理财的监督也是村民基本的民主意识的觉醒之体现。我们生活在一个臣民社会里长达几千年,这在我们的民族心灵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并时刻的影响着我们的行为。"五合章"出现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山村,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它的出现可以说标志着我们的臣民社会基本的价值理念在瓦解。而这一瓦解,与税费改革和农业税的免除有着极大的关系。税费改革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无疑是体现着国家对于农村的各项事业的关注在加强,而免除农业税则成为国家对农村的历史性的行动,从此皇粮国税不再了。在某种意义上,皇粮国税是一种臣民社会的表象,皇粮国税是这种社会里的一根紧系农民的绳索,农村的任何发展和建设,都与之相关。皇粮国税的免除,也免除了几千年来沉淀在农民心中的忧虑。这一忧虑的摒除,无疑给农民的利益实现带来了更大的机会和自主实现的空间。这些年来一直都在讨论三农问题,毫无疑问,无论那一家媒体都在不断的进行相关的报道。而媒体的作用,我以为在促进公民意识觉醒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媒体的宣传与报道时刻也是在进行公民教育。大众媒体的宣传也是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民主进程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正是在多种因素的作用之下,基层百姓的民主意识在不断的觉醒,人们逐渐的开始寻找一种方式寻求走出"臣民社会"的政治文化困境。

  在当前的民主实践中,基层民众或者说整个的社会对于权威所树立起来的内在的稳定的价值体系开始质疑起来。以前是由党说了算,由政府说了算,因为党和政府在一个历史时期中扮演着家长式的角色,并且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这样一个"依靠父母官"的传统认识。而我党在实行民主的时候,也是先从党内民主开始的。在今天的状况下,个体的力量不断的受到重视,社会于个人也更加的关心关注。在这个风险社会里,每个人都在不停的为自己争取资源和利益,生活规划也更加的个人中心化了,而不像几十年以前那样,有种信仰让社会人不仅仅在考虑自己的生活问题,也将国家民族大义联结起来。现在这样的信仰业已不复存在,个人对个人中心利益的追求在不断的被整个社会所认可和容纳。于是权威的内在的价值在人们个体化不断加强的今天显得苍白,也因此很容易的被肢解。个体化的影响,还在于个体对自己和别人的认知在不断的模糊化,个体对别人的认识往往会停留在想象的层面,并基于此来展开自己认为合理的行动。村民的做法,在无法介入村委内部的运作的情况下,对于张榜的内容认为是不合理的不透明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真正村委的公开信息中有多少不透明的东西,恐怕一般人无从知晓。但是基于现在的大众传媒的传播影响下,人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定格的印象,并影响了大家的真实行动。村民的做法,在另一种意义上也让我们看到了村民对自己的行为产生影响的自信。他们的行动,并非没有把握的,在这个大环境下,他们的是有自己的信心的,即他们的行动对于政治过程的影响是可以实现的。于是,"五合章"的出现,也反映了基层民众在公民意识觉醒的同时,敢于和善于创新为自己的利益发声,无论这一发声的方式是现代的还是古朴传统的。

  "五合章"的出现,使得村民和党支部、村委会等"干部"在个人身份感知上更加的相似了,即在逐步的实现身份的平等,而这又是民主的基础。民主在平等的基础上才能很好的实现,同时,民主也是在为得到更好的平等而努力。民主另外的一个价值则是为自由奋斗。自由是每个人所追求的,无论是积极的自由还是消极的自由,自由的观念或许比民主的观念更加深入人心。无论是谁,不论是在城市还是乡村,都不希望受到行动的限制,这种自由的观念是与生俱来的。在基层的民主实践中,民主更多的就是要帮助人们从已有的陈旧的政治观念中走出来,从臣民社会的那一套思想束缚中解脱出来。追求自由平等和民主相辅相成,基层民主实践就是在这样的关系中寻找自己的生存和发展之道。"五合章"让曾经让渡的公民权利实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回归,同时,村民对公共事务的关心也展示了基层人民在对待政治治理体系的问题上逐渐的将他们"去魅",将他们纳入到自己的日常视野中来。对权力运用的监督,是村民在这一过程中将各种文件理论中所提倡的却很难具体操作的理论用一种古老的方法进行了生活实践,这不能不说是基层民众基于对于民主的淳朴简单理解后的大胆的而又有突破性意义的尝试。

  在这个技术时代中这种依靠非技术手段实现的民主,有着更大的象征意义。然而我们在褒奖它的同时,也应该看看它的不足之处。俞可平讲"民主决不是十全十美的""民主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在"五合章"的实际应用时,我们可以想象,它是只能在小范围内应用的。我们的政府机构众多,官员众多,无法再像这样进行实践,在大范围的应用时存在极大的困难。所要吸取的使这种做法中体现的民主监督和民主决策的精神。通常民主也有它不利的一面,比如降低了行政的效率,造成无谓的管理成本,同时也有可能被利用而成为专制独裁的帮凶。这些都向我们说明民主的实践但是根据具体的情况在不违背基本精神的原则下采取适合的方式方法来实现的。"五合章"在这里可以成为大家都欢迎的东西,但并不一定适合其他的地方。我们的民主实践同时也应该防止出现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五合章"在应用是遇到了一个问题:为村里开会费用不能报销。也许这只是一点小问题,几十块钱的问题。但是仔细看一下,因为掌管"五合章"的成员对于开会时花销的28元并不满意而拒绝报销,造成的不仅仅是对开会的人的打击(也许只是很小的影响),而且会让更多的人看到了在为村里做事的时候,不能捞好处反而还时刻受到监督和指责,这会极大的影响干部的积极性。干部实在有贪污等行为当然是应该"审掉",但是造成的影响却是广泛的,每个在为村子做事的同时也还在担心承担一定的风险,况且五人组是否公正工作是否有效工作是很难规范的。这些造成的效率降低问题,影响的还是这个村庄。很多从事农村研究的学者都发现了,在有的地方有一些恶人狠人村里的公共事务开展起来反而更加的顺利,管理成本因为这些特殊的人的存在而大大的降低了。我无意为专制或恶势力辩护,至少在当前的现状下,适当的集中与民主结合才能更有效的处理事务为大家谋得利益,而这种有效的工作同时也是在构建一种合法性。勒庞笔下的乌合之众,对于民主是喜欢的,但往往会被民主诱导到反面来。民主无限制的实践也可能造成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

  "五合章"这个土办法,也告诉我们民主是简单的。但俞可平说"推进民主政治,需要精心的制度设计和高超的政治技巧",究竟是怎样才能实现民主,我想在基层的实践会逐步的告诉我们,但这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国基层民主实践和党内民主是我们的民主政治建设的两大特色。基层民主政治实践,在不断的探索中前进。基层民主政治实践中,个体的单一的介入始终是很难成气候的,我以为,只有在认识到民主的重要意义和实现的紧迫性后,还应不断的实现组织化的介入,才能团结起来共同推进民主政治建设的步伐。另外,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中,民主也是具有特色的民主。民主与集中的有机结合方式,是必须得到认真的设计的,必须结合国情和我们的传统文化影响进行探索,不能因为民主而造成缺乏效率等损害民众利益,也不能因为过度集中而损害人民利益。建设适合中国的民主政治体制以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我们任重而道远。

  

  黄健,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106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