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晨:欧盟如何向外扩展民主:历史、特点和个案分析[1]

更新时间:2008-08-18 12:51:30
作者: 赵晨(社科院) (进入专栏)  

  

   提要:同国内大量的美国促进全球民主化的研究比起来,研究欧洲地区,特别是欧盟推动民主化的文献少得可怜。实际上所谓民主“第三波”的起源发生在欧洲,本文对二战后欧盟向外推广民主的历史加以介绍,并通过同美国作比较,分析欧洲向外推广民主的特点,认为目前世界上存在着“美式输出民主”和“欧式扩展民主”两种推广民主的模式,并以2004年乌克兰发生的“橙色革命”为例,具体阐明欧盟扩展民主的特点及其产生的效果。

   关键词:民主化、欧盟、橙色革命

  

   我们通常所说的“西方世界”,其主要组成部分是美国和西欧地区各国,它们一般都自认为是成熟的自由民主国家。在巩固了国内的代议制民主制后,这些国家逐步开始着力涉足其它国家的人权,力图促进其它国家的民主化。按照亨廷顿的说法,西欧的民主化政策始源于60年代末,当时体现在欧洲共同体对扩展新成员的态度变化上(彼时希望加入欧共体的希腊、葡萄牙和西班牙还都不是自由民主国家);而美国外交政策转为促进其它国家的民主和人权则发生在70年代初[2]。尽管都抱怀着将它们定义的“民主”推广到全球的普世情怀,但同美国相比,欧洲扩展世界民主(集中体现在欧盟的外交实践上)有其自己的特点,本文即拟从概述欧盟二战后逐步向外推广民主的历程开始,解析欧盟扩展民主的机制,并与美国的政策对照,概括欧盟推进民主化的策略特点,并以2004年12月乌克兰发生的“橙色革命”为个案进行详细说明。

  

   一、欧盟对民主化的政策态度转变

  

   二战后欧洲的民主化进程大致可以分为冷战和冷战后两个阶段:冷战阶段从60年代末到1989;冷战后阶段从1989柏林墙倒塌至今[3],在冷战后半段欧共体及其成员国希望以欧共体的扩大来实现欧洲其它地区的民主化的意图初显,但还没有正式提到政策指导原则上来,而到了冷战结束,人权和民主就已经写入欧盟各项条约和诸多政策的正式文件,成为欧盟价值观和对外政策的核心之一,下面我们分别予以介绍:

  

   第一阶段:60年代末到1989

  

   二战结束后,西欧国家忙于战后重建和发展经济,向外推广民主没有提上各国政府的议事日程。欧洲的民主化进程是随着欧洲一体化取得初步成功,欧洲共同体的扩大而开始的。1957年《罗马条约》签署标志着欧共体成立,随后是欧共体内部贸易大增,欧共体签约六国经济蓬勃发展,取得巨大成功的二十年。在经济因素的吸引之下,其它西北欧国家也希望加入欧共体,比如英国1963和1967年两次申请加入欧共体,但都遭到法国戴高乐总统的否决。转变发生在1970年,继任戴高乐的蓬皮杜没有再次否决英国[4],到1973年欧共体“第一次扩大”,丹麦、爱尔兰和英国这三个“成熟民主”国家加入。

   欧共体态度的转变引发了南欧国家的加盟热情。欧共体向南扩大与当时南欧的民主化进程同步。虽然这两者同步发生,但并没有太多证据显示欧共体接受南欧三国是出于推广人权和民主化意识形态因素。欧共体考虑更多的是扩大市场和维护地缘安全。1974年希腊结束军人独裁,其新领袖迅速开始发展同欧共体的关系,1975年6月正式向欧共体递交申请。当时的卡拉曼里斯(Karamanlis)政府希望加入欧共体可以促进经济发展,打开希腊产品尤其是农产品进入西欧市场的渠道,同时也可以减少对美国的依赖,融入欧洲还可以抗衡土耳其和斯拉夫国家的影响。另外,希腊政治中的中间派和保守集团承认加入欧共体可以“为希腊羽毛初丰的民主制度提供最好的保障”。[5]同希腊比起来,西班牙和葡萄牙两个南欧国家更视加入欧共体为确定自己欧洲身份的一种象征,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强调,西班牙的使命在欧洲,而且与欧洲联在一起。葡萄牙的斯宾诺拉将军说:“葡萄牙的未来与欧洲是明确地连在一起的。”这些情感在两个国家的中产阶级中特别强烈,它也为民主运动提供了社会基础。当然,经济因素也很重要。葡萄牙对外贸易的一半是同欧共体进行的,旅游、贸易和投资也使得西班牙成为欧洲的一部分。葡萄牙1977年3月申请成为欧共体的成员;3个月之后,西班牙也递交了申请。如同希腊一样,在这两个国家民主体制的确立都被看作确保拥有欧共体成员资格,能给自己带来经济好处的必要条件,而且欧共体的成员资格也被看作是民主稳定性的保障。[6]1981年欧共体接纳希腊为正式成员,1986年,欧共体第四次扩大,西班牙和葡萄牙也加入了欧共体。

   加入欧共体就意味着希腊等南欧三国成为了欧洲的一员,民主化,进入“民主阵营”,欧洲就向它们打开大门,提供市场、安全保证和经济援助。1985年7月,针对希腊、西班牙和葡萄牙等新入盟国经济水平较低的问题,欧共体部长理事会启动地中海综合项目,首次将欧洲地区发展基金、欧洲社会基金、欧洲农业指导与保证基金中的指导部分以及欧洲投资银行的资金集中起来,支持地中海沿岸成员国的地区发展项目,如职业培训、道路建设、农业灌溉及中小企业等,这成为后来欧共体平衡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拉动落后地区经济发展的“结构基金”政策的雏形。到1993年,欧共体又设立聚合基金,专门用于促进希腊、葡萄牙、西班牙和爱尔兰4个相对落后成员国(人均GDP低于欧盟平均水平的90%)的经济发展。[7]这些援助资金拉动了这些新民主国家的经济增长,稳定了它们的民主体制。

   在葡萄牙民主化过程中,西欧各国还不仅只是通过欧共体向它被动提供经济动力和政治保护这么简单。当时的联邦德国政府和社会民主党主动向葡萄牙政府和葡萄牙的社会党人提供实际的物质资源支持。他们创造的模式和手段使得美国也介入进来,也进行了经济资助。亨廷顿把葡萄牙的民主运动视作民主“第三波”浪潮的开端[8],并且认为,1975年,由德国人领导的西方介入对葡萄牙的民主化至关重要。[9]南欧三国的民主转型对后来的东欧巨变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美国的波兰裔政治学者亚当·普沃斯基(Adam Przeworski)说:“东欧新的精英分子和民众都希望走向欧洲。‘民主、市场、欧洲’是他们前进的旗帜与方向。乐观的前景就是追随西班牙的道路。自1976年以来,仅15年,西班牙就成功地巩固了民主制度、和平地交接了权力、实现了经济现代化、提高了国际竞争力、由文人控制了军队、解决了复杂的民族问题、扩大了公民权利、改造了本国文化,使自己成为欧洲共同体的一部分。这正是东欧国家人民梦寐以求的。”[10]

  

   第二阶段:1989到现在

  

   如果说在第一阶段,欧洲共同体主要还停留在经济意义上的话,那到1993年11月《欧洲联盟条约》(也即《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生效,欧洲联盟成立,欧洲一体化的政治意义就凸现出来了。《罗马条约》生效之后30多年,欧共体的老成员国们第一次把人权和民主原则要体现在外交政策中写入了条约。《欧洲联盟条约》确定发展和巩固“民主和法治,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是欧盟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的目标;同时它也提出共同体在发展合作领域的政策也要致力于发展和巩固民主制。《条约》第6款集中体现了欧盟的这一要求,具体有以下3点:

   1.联盟建立在自由、民主、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以及法治原则基础上,所有成员国一视同仁;

   2.联盟应当尊重基本人权,它受1950年11月4日在罗马签署的《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的保障,它也是基因于各成员国的宪政传统,它同时还是共同体法的根本原则;

   3.联盟应当提供必要手段实现这方面的目标,落实这方面的政策。[11]

   1999年5月1日生效的《阿姆斯特丹条约》重申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上述条款之外,特别提出要建立一套机制,如果有成员国严重和持续违反人权的行为,要以之加以制裁。2000年12月的《尼斯条约》更加强调了这一点,同时它还要求在与联盟外其它国家进行经济、财政和技术合作时,都要考虑联盟发展和巩固民主、法治,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的目标。至此,人权和民主已经成为欧盟所有有关对外关系方面的一项重要政策目标[12]。

   中东欧是冷战结束后欧盟处理对外关系的重要考虑目标。1989年柏林墙倒塌,原苏联集团的中东欧各国迫切希望加入欧盟,倒向西方。从1990到1995年,欧盟陆续和波兰等中东欧八国缔结“欧洲协定”,赋予了后者“联系国”地位,考虑接纳它们入盟。但入盟要满足一定条件,1993年6月欧盟哥本哈根首脑会议专门为想要加入的中东欧国家制定三条标准,也即所谓的“哥本哈根标准”,如果不满足这三条标准,就不会开启与它们的入盟谈判。第一条就是政治条件:要维持稳定的民主机构,法治和人权,欧盟委托欧盟委员会每年对“联系国”的民主状况进行考核评估,以确定它是否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在政治上接纳中东欧国家之前,欧盟先推出了一系列经济援助措施,引导它们靠拢欧盟,先向市场经济转变。东欧巨变刚一发生,欧盟先是推行“法尔计划”(PHARE),组成西方多国多边援助框架,先是援助波兰和匈牙利,随后扩展到所有中东欧国家,每年拨款金额达到33亿欧元;其次筹组“欧洲重建与开发银行”,提供贷款和投资,支持中东欧的私人资本和私有化进程[13]。欧盟的经济援助也附加着政治上的民主化要求,经过长时间的谈判,最终2004年5月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斯洛文尼亚等中东欧8国入盟,2007年1月1日,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也加入了欧盟,这标志着欧盟认可了它们的民主转型,也标志着这些国家民主化的完成。

   冷战后,欧盟开始强调人权和民主还不仅体现在稳定周边地区,将自己的范围向外扩大方面,还体现在它对其它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援助政策和经贸政策上,另外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和论坛上,在各项国际事务中,其外交政策的表态都突出了“民主”的字眼。而这一现象在冷战期间远没有这么明显。比如,欧共体1975年开始与非加太国家签署的“洛美协定”,本来一直没有民主和人权的内容。实际上协定中第一条有关人权的条款还是非加太国家提出的,在第三个“洛美协定”(1985-1990)期间,非加太国家强烈反对把当时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南非纳入协定,在这种压力之下,欧共体不得不将和南非的合作放入附件而不是正式文本里[14]。但到了1995年11月,欧盟与非加太国家就第四个“洛美协定”签署了新的议定书,就首次将民主和人权问题与欧盟援助挂起钩来,在其中提出了“民主干预”的内容;到2000年2月非加太国家在与欧盟谈判达成第五个“洛美协定”,在对方的强大压力下,它们不得不在人权、贸易优惠制等问题上作出重大让步,将民主、人权、法制和良政(Good Governance)确定为执行该协定的基本原则,一旦有国家违反,欧盟有权中止对该国的援助[15]。

  

   二、当前欧盟推广民主的特点

  

如前所述,欧盟在自己成立和发展的初期,并未正式把在全球推广民主作为自己的使命。但随着欧洲一体化从经济向政治领域不断扩展,欧盟作为欧洲代表的地位越来越巩固,欧盟也开始展现出一定的扩展民主的欲望。欧盟对外关系委员贝妮塔·费雷罗·瓦尔德纳女士2005年4月在布鲁塞尔的一次演讲中开头就说:“杰里米·里夫金写到‘欧洲梦是这个麻烦世界上的一束光,它引导我们进入一个包容、多元、强调生活质量、深刻、可持续、倡导普遍人权、保护自然和维持地球和平的新时代’。我对‘欧洲梦’深信不疑,我们拥有促进全球民主、自由和公正事业发展的潜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01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